笔趣阁

第324章 诡异的发展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逍遥阁真正的地点,这世上恐怕除了内部人,没有几个人知道。

    不过孟漓禾曾经被绑架至此,再加上她与凌霄的关系,如今过来,自然是畅通无阻。

    凌霄此时并未昏迷,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这让焦急赶来的孟漓禾大大的松了口气。

    不过还是十分担心他的伤势,所以未等神医前去诊治,便问道:“凌霄你怎么样?哪里受了伤?严不严重?怎么会受伤呢?是遭到了暗算还是怎么回事?”

    凌霄此时虽然躺在床上,但眼睛却睁得锃亮,看到她紧张的样子,不由调笑道:“主子,你这是心疼我啦?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让我先回答你哪个?”

    孟漓禾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个家伙还有心情跟自己开玩笑,看样子是没什么大事。

    然而神医在旁边却不愿意了:“喂,臭小子少贫嘴,我和你说,我那个徒夫可不是好惹的!”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师傅,您老这个称呼还真是别致呢!”

    每次听到“徒夫”两个字,她都忍不住与那些五大三粗的卖肉的人联系在一起,真是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偏偏这个师傅还特别喜欢叫。

    也是没谁了。

    “都别废话。”如今有病人在前,神医难得严肃,一边给凌霄诊治,一边皱起眉头。

    甚至于,看到他身上的掌印时,更是颇有些惊讶。

    半晌才收回手说道:“是被内力极高之人打伤。经脉没有受损,内脏有些损伤,我开几副药,好好调理一段时间,你这段时间就好好的卧床调养吧。”

    凌霄闻言,立刻垮下了脸,简直生无可恋,让他在床上躺这么长时间,要了他的老命哦!

    所以,他扭转过头看向孟漓禾,眼巴巴的说:“主子,那我能不能到你的府上去调养,我这个逍遥阁好生无趣呢!”

    “臭小子,又在打我徒弟主意!”神医闻言,用手敲了敲凌霄的头,“不是跟你说了,小心我那徒夫……”

    “得得得!我不去了,我不去了!”凌霄假装捂住脸,“再打我就毁容啦!”

    “毁容才好,省的你一天到晚出来得瑟。”神医又曲起手指对他弹了个脑壳儿,真是玩儿的不亦乐乎。

    孟漓禾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人打闹,这一老一少的,倒让她觉得温馨无比。

    说起来凌霄好像是孤儿,师傅也没有个下一代什么的。

    这两个人要是结为义父子倒是不错。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孟漓禾对于凌霄受伤这件事还有很大的疑惑,所以,不顾他们正在打闹还是问道:“凌霄,昨晚怎么回事?遇到了很厉害的人吗?”

    听到孟漓禾谈及正事,两个人终于不再闹腾。

    神医也到一旁安静的去开方子,不再打扰他们两人谈事。

    凌霄回忆起昨晚的事儿,还有些匪夷所思,所以脸上顿时严肃起来,甚至第一次这样正式的叫孟漓禾的全名。

    “孟漓禾,我记得你的琴声可以达到影响人情绪的效果,对不对?”

    以前为凌霄治疗时,孟漓禾曾经尝试为他抚琴,所以也没有隐瞒他点点头:“对。”

    凌霄继续问道:“那是不是也有可能利用声音,让原本毫无内力之人,忽然内力大增?”

    “内力大增?”孟漓禾皱皱眉,据她对琴谱的了解,琴谱上所有的曲子都没有这个功效。

    所以摇摇头:“这个我没有听说过。”

    凌霄如今也蹙起眉,其实苏子宸从来没有故意隐瞒过自己的身世,所以对于他是迷幽岛主一事,凌霄也知道的非常清楚。

    而在江湖这么多年,自然也听说过岛上流传着神谱之说。

    虽然他没有特意问过,但他一直觉得,很有可能,孟漓禾就是这个神谱的继承人。

    那如果连孟漓禾都不知道,这事情便真的很严重了。

    所以想了想,他还是将昨晚遇到的情况讲了出来。

    “昨晚我们已经侦查好,只有两三个人在守卫,而且,武功应该并不怎么高强。所以,探查好了之后便开始行动,就在我们要抓到第三个守卫者时,忽然,他从衣袖中拿出笛子,吹了一段很诡异的音律,接着,那些原本毫无内力的父母们,突然内力大增,就像武功高强之人所拥有的内力一般,竟连我都无法比过。所以我们这些人一时不备,竟被他们反击的措手不及。”

    孟漓禾神色一凛:“竟有此事?那最后如何?那些人没有救下吗?”

    “救倒是救下了。”凌霄摇摇头,“这些人的内力好像不能持续很久,不过我们的人也是伤亡惨重,若不是那个凤岩门内发信号的人带了一批人来支援,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孟漓禾一愣:“你说的发信号之人,便是之前你说很容易便拉拢之人吗?”

    “不错。”凌霄点点头。

    “那就奇怪了。”孟漓禾越发觉得事情诡异,不由再次问道,“此次不是凤岩门种所有的人都同你们一起去了吗,那这个人带来的援兵又是哪里的?”

    凌霄看了看她,接着,从一旁拿出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说道:“我觉得你倒是应该问问你家王爷。”

    孟漓禾莫名其妙的接过凌霄递过来的东西,然后便是一惊。

    这不是覃王府暗卫的令牌吗?

    “这是哪里来的?”孟漓禾确定之后,不由抬起头急切的问道。

    “自然是我的属下悄悄从那些援兵身上偷来的。”凌霄挑挑眉一脸自豪。

    孟漓禾额头跳了跳,忍不住吐槽道:“人家来支援你,你们竟然还偷人家东西,真的是……懒得说你。”

    “这叫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凌霄脸皮厚到家,完全没有愧色。

    孟漓禾无语:“这句话是用在对手身上的,你这明显是战友好吗?”

    “嘿嘿。”凌霄不置可否,淡淡说道,“没有永远的战友,只有共同的敌人。”

    孟漓禾不想和他争论这个行为正确与否,反正也就是一块令牌而已。

    不过阴错阳差的还得感谢他。

    只是,如果这令牌是真的,那意思也就是说,这次的支援是宇文澈的人?

    这件事怎么会和他牵扯起来?

    那那个发信号之人,也是宇文澈的人吗?

    孟漓禾摇摇头,这事情太超出她的预想,她要回去好好问问宇文澈才行。

    不过现在,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解决,所以继续问道:“那那些人最后如何了?”

    “那声音除了让他们有内力之外,似乎还令他们有些神志不清,但彼此之间却不会攻击,像是受了控制一样,不停的攻击我们,甚至于,连凤岩门的那些亲人们,也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好在时间不长,而我们控制了那吹笛之人,之后,慢慢的那些人便消停下来,不过全都晕了过去,现在暂时先安置在那里,由凤岩门那些子女们守着。”

    孟漓禾点点头,无论如何将人救出来就好。

    只是用声音来使人拥有内力,这件事还是让她觉得奇怪,或许她要修书一封,去问问子宸哥了。

    然而,她尚在思索,一旁的神医却忽然开了口:“凌霄,你们习武之人应该知道,内力那种东西,不是随便就可以有的,就是一个音的话,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凌霄点点头:“所以我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他们拥有内力的时候,就像是傀儡,让人觉得似乎练了邪功一样。”

    然而神医却摇了摇头:“不是邪功,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些人的体内应该藏有一种蛊虫。”

    “蛊虫?”

    “蛊虫?”

    凌霄和孟漓禾异口同声的惊讶出口。

    “不错,古书上曾经有记载,有一种蛊种名为音蛊,又名妖蛊,据说将这种蛊虫放置在人体里,长年累月,以吸人的血和骨髓为生,而这种吸了精血的蛊虫,溶解在他人体内,便可增加内力,即便没有内力之人,也可以通过此蛊虫获取内力。”

    “所以神医,你的意思是这些人的体内可能藏有这些蛊虫,而有人想要利用这些蛊虫获取内力?”凌霄顿时听出端倪,立即想到幕后之人的目的。

    神医点点头:“应该是这样。”

    “那受笛子控制又是怎么回事?”孟漓禾也提出疑问,毕竟刚才师傅说了,这蛊虫,还有一个名字叫音蛊。

    “此种蛊虫本身对声音十分敏感,所以用一定的曲子可以达到控制它的效果,或许是那个笛音可以令此蛊虫暴躁,但这种蛊虫极为罕见,我也没有见到过,所以也只是猜测。”

    “竟然是这样。”孟漓禾点点头,“那既然如此,是不是应该也有声音可以令他们从体内出来?”

    孟漓禾如今最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常年被蛊虫吸取精血,先不说可以瞬间拥有内力袭击人,就说身子也会慢慢被掏空。

    所以既然将人救出来,自然也要想办法将他们治好才是。

    然而神医却眉头紧蹙:“按理应该是这样,但我只是个大夫,至于用什么音能把它们引出,便不得而知了。”

    孟漓禾不由叹了口气,是啊,连她这个拥有神谱之人都不知道该用哪首曲子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师傅又怎么会知道呢?

    只是,忽然想到什么,孟漓禾眼前一亮:“凌霄,那个吹笛子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