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3章 凤岩门解救行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身后,半天再没有任何动静,趴在床上的宇文澈不由好笑的摇头,这个女人,还说自己不会害羞,现在应该已经窘迫得很了吧?

    然而,刚一回头,想要继续逗逗她,却见她坐在自己身后,直直的望着自己的伤口,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溢满泪水,仿佛只要一触碰,便会源源不断的滚落下来。

    宇文澈很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猛的跳动了一下。

    这个女人是在为他心疼。

    那样坚强的女子,即使深陷牢狱之中都没有掉过半滴眼泪,却只因看了他的伤口一眼便如此。

    怎能不让他动容?

    早知如此,还不如态度坚决一点,请其他人来治,也省的让她如此难过。

    想到此,宇文澈身子微微一动,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便听孟漓禾忽然道:“别动。”

    宇文澈只好安静下来,但依然温柔的看着她,接着,就见她用手抹了一下脸颊,然后从衣袖中拿出她那仿佛是自己特制了很多双的手套,给自己戴上,接着,才拿起一旁清理伤口所用的刀具和药物等,闷闷的说:“以后处理伤口这种事,不要让五皇子这种业余的人来做了,如果一个弄不好会留疤不说,而且最主要的是万一处理不好,引发了伤口感染,是有生命危险的。”

    “好。”见她一连串说出这么多话,宇文澈倒是放下心来。

    至少,她没有再把话憋在心里自己难受。

    “还有,以后不要瞒着我了,你的伤口如果再耽误几天,真的后果不堪设想,知道了吗?”

    孟漓禾再次说着,话里有些许的赌气。

    “知道了。”宇文澈十分好脾气的应道。

    孟漓禾这才收起方才的情绪,专心致志地为他处理伤口。

    不得不说,专业人士的手法,和业务就是不一样,宇文峯虽然是一个男子,但因没接触过这些,所以,下手犹豫不决,反倒不如孟漓禾干净利索,虽然过程依然免不了有些痛,但那是一刀爽快下去的痛,而且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孟漓禾便开始给他上药包扎起来。

    宇文澈深呼一口气,看着孟漓禾的样子,担心她难过,便故意调侃道:“还是我的王妃技术好。”

    孟漓禾闻言瞪了他一眼:“那你还找五皇子!”

    宇文澈笑著说:“以后再也不找别人了,就让我的王妃来。”

    “哼。”孟漓禾傲娇一哼,“懒得理你。”

    而门外,因为被夜猛地踹了一脚的胥,自然少不了和夜又打了一架,而刚刚停下,就听见屋内的对话,顿时震惊了!

    听这意思,王妃这是原谅王爷了?而且还……

    这这这……

    眼见胥的思想又在朝着某些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夜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拖走:“别闹了,我告诉你怎么回事。”

    反正这样子看来,王妃也已经知道了,那让这个家伙知道一下也无妨,省的他在那里东想西想。

    胥十分傲娇的想要摆脱他的禁锢。

    然而发现并不能够!

    这家伙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呀,平时跟他打架时没有发现啊呜呜呜,原来竟然是个腹黑鬼啊啊啊!

    而因为宇文澈伤在了那种地方,所以,不论是起居还是出行,都不方便,所以,孟漓禾自然肩负起了照顾他的重任。

    不仅顺理成章的搬到了倚栏院,而且每次换药之类的事,也不假他人之手。

    所以个把月的时间,宇文澈的伤势便已恢复的不错。

    唯一令他难以忍耐的,便是身边有个娇美如花的王妃,却被她频频勒令不能随便翻动,以免影响了伤口恢复。让他感觉,这简直比之前挨板子更苦不堪言。

    不过,好在白天倒是各忙各的。

    宇文澈与宇文峯的确有事,频频商议。

    孟漓禾与凌霄也有密切来往。

    再加上,又是练琴又是学医,孟漓禾难得过得这般充实。

    所以,仅仅不长的时间,孟漓禾已经开始练到下部琴谱。

    毕竟,指法和识谱不再是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熟练度,以及做到可以无谱而弹。

    因此,两个人白日倒是互相不干涉对方的事,只是偶尔有空的时侯,一起弹弹琴,喝喝茶,谈谈小恋爱,过过小日子。

    让孟漓禾一度认为,这样的生活才是她所向往,当真是平静又美好。

    而更让她高兴的是,凌霄那边不负众望,终于在收复凤岩门这件事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听到凌霄的汇报,孟漓禾直接高兴的从凳子上一跃而起。

    “你是说,已经找到那些人藏匿父母所在地了?”

    “不错。”凌霄点点头,一副邀功的样子,“怎么样,主子要怎么表扬我?”

    孟漓禾撇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真的是难得有个正形。

    也不知道平时到底是怎么管理那么个庞大的逍遥阁的。

    “回头让管家给你拿两颗糖。”孟漓禾笑眯眯说着,脸上还带了那种仿佛给了你很大嘉奖的表情,演技必须一级棒。

    凌霄嘴角抽了抽,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做事,报酬是两颗糖的,绝对独此一人。

    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女人对他胃口呢?

    知道逗她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凌霄也收起玩笑,干脆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孟漓禾安静的思索了片刻,这才问起:“我记得之前你说过,已经与传递信号的人达成了合作,是不是?”

    而孟漓禾所问的这件事,也是之前她最先安排的第一个计划,毕竟若是可以和发信号的人合作,那样对日后集合所有人,实在有着极大的帮助。

    凌霄点头道:“对,说起来,此人虽然在凤岩门内地位不低,但是拉拢起来却容易的很。”

    “哦?”孟漓禾皱皱眉,“小心有诈。”

    “应该不会。”凌霄摇摇头,“这个人除此之外,还帮忙铲除过很多门内的高层,应该是真心合作。”

    原来是这样。

    孟漓禾放下心来,若是只合作还值得怀疑,但若是连内部的人都铲除过,那便不应该再有所怀疑了。

    而且,像凌霄这种做杀手的,平时最为警惕,如果他说没事,那她应该可以放心。

    “凌霄,如果我想请逍遥阁的人出来帮忙营救,要花多少两银子?”

    凌霄完全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不过却眉头一挑:“主子,逍遥阁只接杀人的生意,不接救人的生意哦。”

    孟漓禾一愣,面容严肃下来。

    那如果是这样,她要再想办法调集人手了。

    “噗!”然而,看着她还真的当真的样子,凌霄却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我说主子,你这是脑袋不转了吗?”

    孟漓禾莫名其妙的看向他,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我们不接救人生意,就代表只是无偿帮忙,不收银子啊!”凌霄笑意吟吟的说道。

    孟漓禾却是不由怔住。

    原来他竟是这个意思。

    心里不由有些感动,其实她与凌霄相识以来,这个人帮自己良多。

    而实际上,她也就是将他的失眠症治好了而已。

    要说回报,早就超过了。

    而若说做了朋友后,凌霄对于之前绑架她的行为有所内疚的话,如今所做的一切,也早就补偿了。

    所以现在竟然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帮忙,这种事情虽然听起来好像只是出些人而已。

    但这个风岩门背后的势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风险未测的事情。

    如果不是把自己真的当朋友,相信他断然不会这样做。

    孟漓禾此时脸色肃然,神情中没有一丝玩笑地看向他:“凌霄,我孟漓禾在此发誓,要是有朝一日你有用到我的地方,我定倾尽全力帮忙,绝无二话!”

    凌霄一愣,看着孟漓禾认真的样子,知道她言出必行,只觉自己好像更加栽了。

    因为被她这么一说,好像更想要为她卖命了啊。

    他这把贱骨头!

    两个人将计划商量好。

    梅青骏作为凤岩门的内应,也作为那个发信号人的监督,凌霄便是这次救人的主力。

    确定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孟漓禾才作罢。

    她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凌霄把他的人搭进去。

    不过,那个地方地势险峻,又十分隐蔽,基本上可以算作是在悬崖的半腰,但是,若是突破这地势,基本上可以算作瓮中捉鳖。

    而且,经过凌霄这段时间的窥探,大概因为那些父母都不会什么武功,所以看守上并不算严密。

    也没有见过武功特别高的人。

    所以应该解救起来并不难。

    而孟漓禾不会武功,加上近日与宇文澈晚上睡在了一起,也实在不方便离开。

    倒不是她有意要隐瞒宇文澈,而是觉得用一个杀手组织去救另一个反朝廷组织人员的父母,这种事如果让宇文澈知道了,也是为难。

    毕竟他是皇子,按理应该最看不上这种组织。

    所以思前想后,这次三日后的行动,她决定不参加。

    因为她相信凌霄会给她带来好消息。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她看来必定万无一失的行动,竟然在三日任务过后,得到了一个足以让她惊出冷汗的消息。

    “你说凌霄重伤?”孟漓禾望着前来送信的人问道。

    来人点了点头,不过孟漓禾已经无心看了,她此时一刻也坐不住,直接去请上了神医,一道去往逍遥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