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2章 终于暴露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

    “二嫂!”

    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从床的方向传来。

    接着就是两种响动。

    不过宇文澈好歹要提下裤子,所以还是身手矫健的宇文峯,迅速跑到门口,一把挡在正在往外走的孟漓禾的身前,阻拦她出门的脚步。

    “二嫂,不是你想的那样!”

    孟漓禾没有看他,她现在完全不想听什么解释。

    她只想好好静一静。

    这件事情也太冲击了,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眼见她脸色不好,宇文峯无奈的扭头看向宇文澈:“二哥,这锅我可不背,你还是把你的事情坦白交代了吧!”

    宇文澈终于叹了一口气,如今这局面,如果不解释清楚,看来误会可就大了。

    所以抬头看向宇文峯:“你先回去吧。”

    宇文峯这才如释负重地松了口气,然后便拿起自己的外衫,往身上一套,对宇文澈又幸灾乐祸地挤了下眼,才推门走了出去。

    虽然被孟漓禾撞到的那一刻,心情怪怪的,但是想到等一下,宇文澈那即将无比苦逼的表情,他还是觉得心情不错。

    毕竟,谁让你专注坑弟二十年!

    那就让我大笑两分钟,哈哈哈!

    门外,正在打斗的胥和夜,看到一边整理衣襟一边推门而出的宇文峯,顿时齐齐停了下来。

    夜自然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只是皱了皱眉,对着宇文峯行了个礼。

    然而胥就不同了。

    这个样子从门里出来,很明显就是被抓了包,王爷真是过分!

    还有这个五皇子也过分!

    还想让他行礼?哼!

    还是夜看到这情况,猛然给胥来了一脚,让他没有防备之下,忍不住单腿膝盖一弯,看样子倒像是行了礼。

    不过,宇文峯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因为他此时正在高兴于今晚终于不用陪睡了。

    简直不能再好!

    那去哪潇洒一番呢!

    而屋内的情况,却远没有这么好了。

    孟漓禾虽然听话的留了下来,但是脸色阴沉的要滴水。

    这会没有人挡了门,还是非常想离开,简直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这都什么事啊!

    所以说,宇文澈以前不找女人,竟然是因为这?

    那还对自己表白做什么,耍她吗?

    孟漓禾简直要气死了,当然也难过的要死,所以这会连质问他的力气都没有。

    看到孟漓禾的样子,宇文澈无奈的起身,走到她面前拉住她,其实有些哭笑不得:“小雨,你误会了,我和宇文峯,怎么可能?”

    孟漓禾不答,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她一个现代人,什么样的小说没看过?

    什么样的人没遇见过。

    这根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也不是她不能接受的东西。

    她现在生气的是宇文澈明明对自己表白了,但和宇文峯搞在一起,这算怎么一回事?

    看见孟漓禾明显没有听进去,宇文澈只好下定决心说道:“你真的误会了,方才宇文峯是在为我上药。”

    孟漓禾这才有所反应,瞪大了眼睛,疑惑地问道:“上什么药?你哪里受伤了?”

    被她问到部位,宇文澈的脸还是不由僵了僵,但也还是回道:“如你所见,那个地方。”

    孟漓禾不由一愣,那个地方?哪个地方?

    忽然一回想,方才两个人的姿势。

    那照他所说,那刚才露出来的部位就是受伤的地方?

    “怎么回事?”孟漓禾忍不住问道。

    这两天,并没有察觉出来他身上有伤啊?

    宇文澈想了想还是委婉的说道:“那次去求父皇之时,被他打了几板。”

    孟漓禾顿时怔住。

    这才忽然想起,那日在堂上之时,宇文澈一开始是没有出现的,到了最后出现之时,也是脸色苍白,甚至被她一个击掌便弄的身形不稳。

    所以那个时候,他已经是身上带伤了吧?

    所以,后来的匆匆离去也不是为了见赵雪莹怕她误会,而是那个情况下,一同乘马车容易被她发现吧?

    只是不想让她知道,所以,也只能默认了见赵雪莹这个说法。

    那么,这两天的回避也是因为要隐瞒她了?

    孟漓禾仔细回想,把这几天奇怪的事情在脑子里转了一遍,很快也明白了宇文澈的用意。

    想来是怕她担心,或者是怕她内疚。

    毕竟,当日是为自己才受了板子。

    只是,以宇文澈的功夫,若只是打了几板,又怎么可能会是那样的情况。

    恐怕他当日没有及时赶来,是根本爬不起来吧!

    那是伤的多重!

    而且那天晚上还下了很大的雨吧!

    宇文澈又是怎样苦苦为她请旨,才让皇上心软答应的呢?

    一想到此,孟漓禾的心便揪了起来。

    亏她还在想些有的没的,甚至还误会他,没想到……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竟然还让他进入了池中,那他的伤岂不是又一次沾了水?

    要知道,在古代,有很多人都是因为伤口感染,没有有效的药物而丧命的。

    因为现代那些抗生素,在古代是没有的。

    所以,孟漓禾顿时紧张起来,想也不想,脱口道:“脱下衣服,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宇文澈却是站着没动,犹豫道:“不必了吧,刚才宇文峯已经帮忙清理过了。”

    对于十分不听话的病人,作为医生的孟漓禾自然十分的愤怒,然而刚想强制,却想到宇文澈伤的是那个部位。

    顿时脸红了红。

    再看宇文澈那也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立即了然,所以说这个家伙不愿意告诉自己,也有可能就是因为怕自己给他治病吧!

    这人还真是……

    谁说非得要她治啊,府里这么多大夫呢!

    然而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还真的想亲自治……

    因为总觉得自己不看看伤势不放心。

    这到底是什么心态啊!

    所以思前想后,孟漓禾故意板起一张脸凶巴巴道:“宇文澈,你骗我这件事我还没有追究呢,你现在还敢不听话?”

    宇文澈哭笑不得:“我不是怕你担心吗?”

    “那也不行!”孟漓禾义正言辞的教育道,“那若是我以后得了什么病,你也希望我独自隐瞒,自己承受吗?”

    宇文澈却是一愣,的确,易地处之,他比谁都希望自己最先知道,一想到对方可能隐瞒自己独自承受痛苦,便觉得十分揪心。

    就像今天孟漓禾在池中晕倒,即使她说了几次没问题,自己还是担心的不得了。

    恨不得将所有的大夫都叫过来,一个一个诊断之后,直到大家都认为没问题才能安心。

    可是,这个样子给她看,也实在是……

    “澈,你到底在犹豫什么?”眼见宇文澈越来越纠结,孟漓禾忍不住问道,“你还想瞒我什么事?澈,我有没有说过两个人之间有太多的隐瞒,会影响感情?”

    孟漓禾的这句话说的有些严肃,让宇文澈心里不由一跳。

    他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个层面,不过那书上说了,女人是最心思敏感的,可能一个很小的举动,就能让它在心里无限扩大,所以,就是应该把那些不好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由此看来,那些百姓的书,还是派上了很多用场的。

    所以,宇文澈终于咬咬牙,诚实的回道:“因为那里,有点……不好看。”

    “哈?”孟漓禾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所以这位仁兄纠结了这么久,就是觉得自己pp不好看,不想让她看到?

    这到底是什么神一般的逻辑呀?

    那又不是脸!

    哦不对,那好像也是完全可以和脸媲美重要性的部位!

    好吧,不禁想到自己也曾经打着脸太难看的旗号,拒绝了他一个月,莫名又有点心虚起来。

    所以这次干脆打感情牌,一把拉住宇文澈的手,饱含诚意的说:“澈,以前我的脸差点毁容,都没有被你嫌弃,如今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宇文澈的嘴角抽了抽,话虽如此说,但是……就算抛开这个,让她来看自己那个部位也是很诡异的啊!

    这个女人不会害羞吗?

    然而忽然,许久没有发作的恶趣味又应运而生,宇文澈嘴角微微勾起,忽然道:“既然如此,也好,只是,等会儿可别脸红。”

    孟漓禾被他说的瞬间脸就一热,但是也是更不服气的道:“我可是大夫,你的身子在我眼里就是一具**!我会只专注于伤口的,你不用担心。”

    宇文澈挑挑眉,看着她即将红透的脸,忽然觉得,似乎让她亲自来治,也不错呢。

    所以,倒也不扭捏了,径直走回床上趴下,看着她道:“我自己不方便脱,你来帮我吧。”

    孟漓禾这会儿却觉得浑身火烧火燎,脚下也像生了根一样,很难往前挪一步。

    好像也不该这么执着于自己来治吧,毕竟师傅还在,别人不能信,师傅还是可以信的啊!

    然而,宇文澈大概知晓她的心思,轻易一句激将法便将她又引了过来。

    “我的王妃,你莫不是又不敢了?”

    “谁说的,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孟漓禾假装十分淡定,实际十分火速的坐到床边。

    因为,再磨蹭一会儿,她真的会后悔,搞不好要夺门而逃!

    所以,她深吸一口气,动作十分麻利,却又无比小心翼翼的将宇文澈的裤子一把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