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1章 这误会大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树上,夜正在树枝的遮挡下,闭眼密切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忽然,身旁枝头耸动,方才竟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夜立即睁开眼,只是眼眸中瞬间迸发的锐利,却在看到是胥的那一刻柔软下来。

    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吗?”胥十分不满!

    为什么见到他不是热烈欢迎,反倒提这种问题,这几天都没有机会在一起说说话好吗?

    简直生气!

    是不是又想打架?

    然而,话还没说出口,忽然想到王妃的交代——温柔一点。

    特别听话的暗卫胥,立刻换上一副表情,清了清嗓子,柔和道:“因为许久未见,有点想念啊!”

    夜的身子忍不住一个激灵,用一脸见鬼的样子看向他:“所以刚才王妃来的时候,跑到我的树上猛摇枝干的是鬼吗?”

    甚至让他晚一步下去,差一点就没有来得及拦住王妃。

    不过这话他懒得说,因为现在王爷吩咐了,要仔细的守候,他可没空和他打架。

    毕竟,打斗的时候不只要防备这家伙没轻没重,自己还得费尽心机的想要怎么让着他,还不能被发现!

    否则这家伙一定吵闹个没完,非得要赢不可。

    简直惹不起。

    所以,他想了想还是说道:“那如今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怎么这么冷淡?”胥愤愤不平。

    真的是和王爷越发像了,这种破性格,也只有好性格的王妃和好性格的自己才受得了。

    真是不知珍惜。

    夜抚了抚额头,无奈道:“我不是冷淡,而是有任务在身,你先回去吧。”

    “任务,什么任务?”胥听到这两个字,便觉自己快要接触到了事情的真相!

    因为王妃根本就是派遣他过来套夜的话的呀!

    夜却只是冷漠的撇了撇嘴,但没有开口。

    忽然,屋内传出一个奇怪的声音,而接着有两个人的对话声不断传来。

    胥的眼睛立即瞪大,不可置信的看向夜。

    夜下意识锁紧了眉。

    以他对这小子的了解,不知道他又想什么有的没的。

    所以赶紧下逐客令:“你赶紧回去,还有,不要对王妃乱说!”

    胥现在的脑子有点凌乱,事情应该不是他听到的那样吧!

    身上肩负着王妃交代的重任,胥咬了咬牙,两只手忽然伸过去,一把抓住夜的胳膊,甚至轻轻地晃了晃,以他所认为的最温柔的方式说道:“夜,好夜,好哥哥,王爷到底在做什么,你告诉我吧。”

    夜只觉自己三观都要被他震碎了。

    看着一向傲娇如孔雀的胥,竟然对自己撒娇,那感觉真的是酸爽的想让他阵亡。

    偏偏,他还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

    说实话,胥虽然身为暗卫,但身材相对于他要纤细不少,脸上的线条也柔和许多,也就是说,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颇为清秀的,而且年岁也很轻,比一般青年都要俊朗许多。

    所以,当初,王爷才将他派了过去,毕竟自己这种五大三粗又没什么表情的人,吓到王妃就不好了。

    因此,虽然他现在做了个恶心吧唧的表情,然而说实话,夜竟然觉得,自己好像还挺吃这一套的!

    甚至觉得,早点叫自己几声哥哥。不是省了那么多的打架了?

    然而……并不能心软!

    所以他扭转过头,尽量不去看他觉得那还有点萌的眼睛,冷淡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回去吧!”

    “哼!”胥一把放开他的胳膊。

    他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这人还不识相,那就算了!

    毕竟他也是有尊严的啊!

    下一次,别等到你求我的那一天!

    胥十分生气的转身走人,完全不再看他一眼。

    夜只好无声叹气,双眼看向屋子的方向,王爷,你真是害惨了属下啊!

    他感觉真的是将王妃的人全都得罪了。

    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了。

    而覃大王妃,此时正等在原地,巴巴儿的望着这边。

    也不知道胥这个家伙会不会成功。

    就算不能成功,也能套出点东西来吧?

    然而,正这么想着,便见胥垂头丧气的回来,简直就像一直被打败的公鸡。

    孟漓禾一看这样子,便知道结果如何。

    不由叹了口气,也是,暗卫的嘴一向都很严,不然也不可能得宇文澈信任。

    所以主动上前,安抚道:“没成功是不是?没关系,那便算了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然而,胥却抬起头说了一句话。

    “王妃,属下的确是没从夜的嘴里问出什么,但是,属下好像听见了一些声音。”

    “声音?”孟漓禾蹙眉,“什么声音?”

    胥简直都要哭了。

    回来的路上他一直都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然而夜特意嘱咐他不要告诉王妃,那就更说明非常可疑。

    一想到王妃一直对自己这么好,这么信任,若是自己再有事隐瞒她,那自己怎么能是个称职的好暗卫。

    可是如果说了,好像又对不起王爷。

    呜呜呜怎么办呢?

    所以,相对于夜的拒绝,胥更受这个的困扰,所以整个人看起来蔫蔫的。

    但是思前想后,如果自己不说,王妃被蒙在鼓里那不是很可怜这个念头打败了一切,胥还是决定一五一十的把当时听到的声音说出来。

    然而当时屋内的情景,是这样的……

    宇文峯在查看宇文澈身上的伤口时发现,因为遇到水后又没有及时换衣服的缘故,伤口的周围很多地方都犯了白。

    所以,按照太医的说法,这些有白色的地方都要用刀去除。

    但是,因为细碎的伤口太多,所以即便是经常舞刀弄剑,甚至在刀口上舔血的宇文峯也有点头皮发麻。

    虽然,太医的药里有一些类似麻醉作用的药,但因为他是个完全不懂医术的人,所以还是十分手忙脚乱。

    终于,在没轻没重的一下之后,成功获得宇文澈的一声闷哼。

    宇文澈此时的额头全是薄薄的汗珠,他真是无比后悔,怎么就相信了宇文峯这个人。

    早知道,还不如偷偷进宫去找太医算了。

    然而事已至此,他也别无选择,只能气急败坏道:“宇文峯,你到底会不会?”

    “疼了吗?”宇文峯的动作一顿。

    宇文澈十分无语,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从来都不是个怕疼的人,但是宇文峯在后面深一刀浅一刀的割肉,这简直就是凌迟!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简直要击垮他的心理防线,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刀他要让你多疼。

    “要不然你亲自试试疼不疼?”宇文澈喘着粗气指责。

    宇文峯脸上僵了僵,但的确是自己心虚,所以不如平时般和他斗嘴,倒是缓声妥协道:“好嘛,是我没掌握好力度,这不是以前没有做这个的经验嘛!”

    “别废话,快点!”宇文澈只想尽快让这噩梦,提前完结掉。

    “好,我尽量轻点……很快就好,你再忍忍。”

    宇文峯也用手背擦擦自己额头的冷汗,接着专心致志的弄起伤来。

    接着,便是偶尔一声闷哼什么的。

    于是,以上的对话和声音,就是胥当时在外面所听,也是如今对孟漓禾所讲。

    孟漓禾的脸色果然白了白。

    什么鬼……

    胥也是一脸郁结,自己这个王妃多好,王爷你怎么能……

    嘤嘤嘤。

    “你当真听到了?”孟漓禾还是不愿相信。

    她宁愿相信这些都是虚构,要么就是幻听。

    然而胥却一脸坚定道:“属下发誓,一字不差,而且夜还提醒过属下不许说。”

    那就是真有问题了。

    孟漓禾的眼睛眯了:“走,过去!”

    倚栏院内,孟漓禾再一次大步流星的走来,而且这一次完全没有停下的迹象。

    夜一愣,赶紧想要飞下去阻拦。

    然而,还没动身,便觉身边一个人影闪到自己面前,明显是要阻拦自己。

    夜不由皱了皱眉:“胥,你让开!”

    然而胥撇了一眼即将走进去的王妃,坚定的挡在夜的面前。

    夜也看到院子里的情景,焦急下不由对胥出手。

    不过,胥本就做好了与他打一架的准备,因为刚才非常生气!

    所以,这会儿看见他出手直接与他缠斗起来。

    而本就急速行走的孟漓禾,在这个空挡便可以毫无阻拦的走向门口,接着一把推开宇文澈的卧室大门!

    然后,屋子里的景象,确实令她惊呆了。

    因为宇文峯此时因着要专心为宇文澈清理伤口的缘故,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姿势,干脆穿着里衣,直接横跨在宇文澈的腿上。

    而听到门的声响,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能让人察觉到他手上的东西,所以竟然下意识藏了起来。

    所以孟漓禾看到的便是,宇文峯衣冠不整的趴在宇文澈身上。

    因为帘子的缘故,以及孟漓禾觉得非礼勿视,故意的避开视线,所以并没有仔细看清楚。

    但是,就那一晃眼间也能看到,宇文澈腰部以下,是没有衣服的!

    且两个人的额头上,都挂着浓浓的汗珠!

    很难不让人猜想他们正在做着什么。

    这个画面的冲击实在太大,就算她方才没有相信胥的话,但是现在看到这个情景,也让她不得不多想!

    所以,三个人面面相觑,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竟然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要怪只能怪这兄弟二人,一个专注忍受,一个专注对待伤口,竟然没注意外面的动静。

    终于,还是孟漓禾打破这诡异的寂静,冷冷道:“你们继续!”

    说完,便转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