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20章 王妃的点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你真的没事了吗?”

    豆蔻看着自家公主,如今的覃王妃,一个人大口吃着饭,喝着汤,脸上惊疑不定。

    方才在池子里,可把她吓坏了。

    孟漓禾镇定的递上碗:“你看我像有事的吗?我只是饿了,快,再给我盛一碗。”

    豆蔻奇怪的看着食量忽然大增的孟漓禾,又想到她今日那虚弱的样子,忽然像想到什么一般,眼前一亮。

    “公主,你不会是……有了小王爷吧?”

    “噗。”孟漓禾此时正端起碗喝下一口汤,闻言直接一口喷了出去。

    她有什么小王爷啊!

    宇文澈和她还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好吗?

    只是,一想到此,孟漓禾更觉得任务艰巨。

    她现在几乎可以确信,宇文澈的身体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而明明,在她挥出那个粉拳之前,他还生龙活虎的。

    所以,真的有可能是自己的缘故。

    她甚至在想,她的伤害可能导致两个方面的结果。

    第一个,就是身体真被她打坏了,但是总觉得又不太可能,毕竟宇文澈常年习武,就算那个地方最脆弱,也不至于这样不经打吧?

    第二个,那就严重了。

    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伤害过他,所以宇文澈虽然身体上无碍,但每次看到她,便想起那次伤害,从而想要远离呢?

    如果是这种心理问题,那就更麻烦了。

    还好她会催眠,必要的话,可以对他进行一下治疗。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和他开诚布公的谈一次。

    想到此,孟漓禾掏出丝帕擦了擦嘴角,准备赶紧吃完便过去。

    然而,豆蔻却又惊道:“王妃,你怎么吐啦,是不是恶心啊!要不要我去请太医。”

    孟漓禾无奈的看着这个小丫头,懂得还真多嘛!

    可是她这哪里是恶心,明明是被她吓的啊!

    看着她紧张兮兮又明显炯炯有神的眼,孟漓禾忍不住眼珠一转,斜瞥向她道:“豆蔻,我看你懂得还真多嘛,看样子也是时候考虑你的婚事了。”

    豆蔻闻言一惊,赶紧说道:“公主,豆蔻不嫁,要一辈子陪着公主!”

    孟漓禾挑挑眉,对于她的话不置可否,毕竟十几岁的年纪,嫁人真的是早了点。

    虽然这个年代的女人大多都嫁得很早,但来自现代的根深蒂固的思想,是让她觉得晚嫁几年还少点束缚,何况她又没遇到什么心上人。

    只不过,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只觉这一招倒是好用,所以孟漓禾佯装怒道:“不想嫁人就给我乖乖闭嘴,本公主什么事儿都没有,不要乱说。”

    豆蔻闻言,赶紧把嘴紧紧闭上,一个字不敢多说。

    “还不快把饭填上?”孟漓禾挑挑眉,十分有威严。

    豆蔻赶紧将满满一碗饭奉上,嘴巴像贴了胶布一样紧密,然而心里却默默在想,有身子的女人都爱喜怒无常,看起来,真的**不离十了啊!好激动!

    看起来,今天新出现的话本新篇——小世子出生有望,的确要发生了啊!

    真是太激动!

    公主不让她说,说不定是害羞,一定是这样!

    接下来,她可要将公主照顾好了。

    所以,更加殷切的端茶倒水,扇着扇子,真是生怕她吃不饱但穿太暖!

    然而,孟漓禾根本没有领悟到她的想法,她只觉得这小丫头,恐怕是被她嫁人之说吓的,所以讨好自己而已。

    也好,省了她啰嗦,不然以后嫁人也是头大。

    事实上,她现在也无心关心这个,因为她要赶紧吃完饭去找宇文澈谈谈。

    而此时的宇文澈其实并没有多好过。

    自从方才回来之后,便率先换了干净的衣服,但是即便是这样,方才伤口处还是碰到水了。

    如果不及时处理,肯定很麻烦。

    所以,派人匆匆给宇文峯捎了口信,而宇文峯接到消息后又马不停蹄的找太医拿药,这会儿才刚刚到了倚栏院里。

    只是,他一看到宇文澈的样子,简直气便不打一处来:“我说尊贵的二皇子殿下,真行啊,让我为你做这种事,都快跑断了腿。”

    宇文澈理亏,所以难得好脾气。

    “欠你个人情,有要求可以提。”

    宇文峯顿时眼前一亮:“什么事都可以答应?”

    看着他贼兮兮的目光,宇文澈只觉肯定没什么好事,所以瞪了他一眼道:“说说看。”

    这叫什么态度!

    宇文峯立即用目光表达不满。

    “别得寸进尺。”

    然而,宇文澈一句话便将他打退。

    这种弟弟,就是不能惯。

    宇文峯在这种淫威下,果然习惯性妥协:“好啦,你放心,我现在还没想到,但是我可以保证,绝不是杀人放火,也不是"jian yin"掳掠,肯定不会伤害别人,最多让你大出血而已。”

    宇文澈这才淡淡点头。

    那就欠他一次,不伤害别人,出点血而已,没什么不可以。

    除了孟漓禾和芩妃,他也没什么不能割舍的。

    “药带来了吗?”宇文澈挑眉问道。

    “带来啦!”提到这个,宇文峯便觉无奈。

    不仅带来了还带来了很多!

    为了让他的伤口不会因进水而严重,太医院的太医们配了诸多涂抹的药。

    这下有的上了!

    作为皇子从小锦衣玉食,自然或多或少都有些洁癖。

    所以,宇文峯干脆脱了外衫,只着里衣。

    因为太医特别交代过,如果发现有溃烂的地方,要先用刀剔除,之后才能上药。

    这简直就是大动作!

    如果不是这家伙死活不肯让宫里熟悉他伤势的太医过来,也不肯让府里的太医知道,他真是不想接这种差事啊!

    然而,刚准备妥当,还没有开始,便听到院中,夜的声音忽然响起:“王妃,王爷与五皇子正在议事,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接着,便是孟漓禾带着疑惑的声音问道:“连本王妃也不行?”

    夜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不可。”

    屋内,宇文澈忍不住额头跳了跳。

    他是吩咐过不假,还特意嘱咐过,尤其是王妃不能进来。

    但你好歹多解释一下,委婉点拒绝啊!

    怎么就直接两个字便打发掉。

    完全忘记自己每次转身离开时是多么干脆,不留一片云彩。

    他现在只想到,夜这样说,孟漓禾的怨气肯定会撒到他的头上。

    接下来,就算这事瞒过去,日子恐怕也不好过了。

    没错,冷王著称的覃大王爷如今就是这么怕老婆。

    听着孟漓禾的脚步声远去,宇文峯问道:“还弄不弄?”

    “当然!”宇文澈斩钉截铁。

    不只是要,而且还要快快的!

    孟漓禾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谁知道这次还会不会忽然返回来。

    要说,知覃王妃者莫若覃大王爷是也。

    事实上,孟漓禾此时虽然是回去了,但的确正在思考对策。

    这样避而不见根本不是个事。

    不过,虽然她基本上肯定宇文澈和宇文峯在一起的,本就是想避开她。

    但毕竟宇文峯在场,她不能直接就这么闯进去。

    但这不代表她放弃了!

    所以她眼珠一转,侧过头看向一旁:“胥!”

    很快,胥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出现在她眼前。

    孟漓禾摸摸鼻子,下次还是不要假装侧头了,不然每次这家伙都从头的另一侧出来,可真是太丢脸了。

    “王妃,有什么吩咐?”胥一本正经的问道。

    孟漓禾却看了看四周,然后看着他问:“胥,你现在和夜的关系怎么样?”

    胥明显一愣,立即道:“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呦,反应咋这么大哩!

    我又没有在调查你!

    你心虚个什么劲啊?

    懒得揭穿他,孟漓禾安抚的拍了拍胥的肩:“淡定,本王妃只是问,你现在见到夜不打架了吧?”

    胥那一点儿也不老实的眼珠转了转,十分傲娇的说:“那也不一定啊!有时候还是会打,只不过是他单方面被我打压,毕竟他武功不如我!”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你确定不是他让着你?”

    “当然不是!”胥一本正经的辩驳,“我和他作为王爷的暗卫多年,武功本来就不相上下,再加上我勤奋好学,所以比他强啊!”

    孟漓禾点点头,勤奋好学是真的,她完全可以证明。

    因为她练的曲子,这家伙都会了。

    闲着没事儿就听见他在树上哼。

    虽然有时候并不在调,但也不能打击一个好学者的积极性不是?

    就是这暗卫当的实在不够暗。

    孟漓禾假装叹了口气:“那要是你们两个的关系这么僵持,那本王妃的这个任务,你恐怕是完不成了。”

    “任务!什么任务?”胥一听到任务两个字便跃跃欲试,要知道,自从跟着王妃以后,虽然王妃的日子过的也不算太平,但相对于之前保护宇文澈时,那任务真是少之又少,加上他这种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性格,听到有事做,赶紧道,“王妃,但说无妨!”

    “真的?”孟漓禾疑惑的看向他。

    “真的!”胥点头如捣蒜,“保证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那好吧!”孟漓禾勉为其难的答应,还嘟囔了一句,“本来还想如果你不行,就去找诗韵呢!”

    “那必须不用!”胥的眼睛都瞪圆了。

    “那也行吧,你过来。我偷偷告诉你。”

    孟漓禾勾勾手指,心里暗戳戳的笑,她也不想找诗韵,毕竟诗韵没有你脸皮厚。

    孟漓禾悄悄交代了几句,接着问道:“怎么样,能不能办到?”

    胥的脸上泛着诡异的红,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什么,用力点点头:“属下……尽力!”

    孟漓禾十分欣慰的看着他道:“记得温柔点儿哦!”

    胥脚下一个踉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