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9章 用勾引还不行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还没等孟漓禾稳定下来吩咐豆蔻去拿糖水,就听豆蔻紧张道:“公主,你等一下,奴婢这就去找王爷!”

    “豆蔻……”孟漓禾下意识想喊住豆蔻,但是无奈,此刻太虚弱,发出来的声音也和蚊子大小差不多。

    匆忙向外跑的豆蔻完全没有听见。

    孟漓禾无奈的揉揉额头。

    担心自己有问题,跑去找宇文澈有什么用啊,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找个大夫?

    然而,不对!

    孟漓禾忽然想到,豆蔻的反应其实没有错,因为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适合见大夫。

    可是,其实也不是很方便见宇文澈啊!

    孟漓禾挣扎着想要从水里起身,可是头的确很晕,而且在移动了一下后,还有些恶心。

    甚至于,这股不适,让她的额头都渗出几滴汗珠来。

    孟漓禾大口的喘着气,努力深呼吸来压制那股不适,甚至微微解开一下衣物两侧的带子,让衣服不至于捆的那么紧,这样,本来有些发闷的胸口,也能因呼吸更加顺畅而缓解。

    算了,再休息一下,宇文澈应该也没那么快来吧?

    而且,她记得旁边就有块毯子,等到他来了,就将身边的毯子拽过来遮住就好了。

    现在,还是保住她的小命重要。

    虽然低血糖是小事,但这水温过热,实在不利于缓解。

    万一她真的晕过去就不好了。

    孟漓禾无奈的想着,然而还没有多久,她便感觉到殿门被一股大力推开,接着身边似一道疾风刮过,还没等她睁开眼,便听到宇文澈急促的声音响起:“小雨,你怎么样?”

    孟漓禾闻声将眼睛睁开,本想下意识拽东西挡住,但看到他那焦急而担心的神情,便什么都忘了,只是赶紧安抚他:“我没事,就是头有些晕。”

    然而,大概说出的话相对于平时太过虚弱,宇文澈不仅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加皱起眉头。

    看了看她身下的池水,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纵身跳了下去:“我先抱你上来。”

    说着,双手抱起孟漓禾,直接从池中飞出,放在一旁的毯子之上。

    而这间屋子,本就格外凉爽,孟漓禾从温热的水里出来,即便没有放在地上,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宇文澈不由皱皱眉,察觉到这屋子里非同一般的冷,所以没有多做犹豫,直接用地上的毯子将孟漓禾裹紧,接着,便再度抱起她,朝着离合院而去。

    将孟漓禾连毯子一起放到床上,宇文澈这才安抚道:“你先躺着,我马上请太医过来。”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关系,空腹泡澡的时间太久是会这样的,桌子的第二个抽屉里有糖,你帮我兑白糖水喝就好了。”

    “你确定?”宇文澈显然不是很放心。

    “当然。”孟漓禾笑笑,“你忘了,我本来就会看病,而且现在又拜了个神医为师,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啦,快去帮我倒一杯来吧。”

    虽然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但是想到一杯糖水而已,孟漓禾到现在应该还没有吃过饭,让她喝一杯垫垫肚子也好。

    而且,她现在的样子……也的确不太适合见太医。

    虽然方才没有仔细看,但也知道她的穿着绝对是很暴露的。

    所以,带着些私心的宇文澈,还是起身按照孟漓禾所说,舀了两勺糖,兑成糖水端了过来。

    将她从床上扶起,靠在自己的怀里,宇文澈两只手从她的背后将她圈过,一勺一勺将糖水喂了进去。

    糖水的效果很快,对于低血糖的人,效果应该说是立竿见影的。

    所以喝完糖水,又在宇文澈的怀里靠了一会儿,孟漓禾便感觉自己舒服了不少。

    眼前也不发黑了,头也不晕了,只是这身上潮潮呼呼的,很是难受。

    忽然想到自己好像还穿着浴池里那件衣服,孟漓禾猛然一惊,脸诡异的一红。

    宇文澈方才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不过他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反应啊……

    忽然之间,昨晚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现出来。

    那个疑惑自然也冒了出来。

    而加上方才那一幕,孟漓禾的疑惑更是越来越重。

    不由偷偷地低下头往自己的身上看去。

    毯子下,那件白色丝绸衣裙因为湿润,此时几乎成半透明。

    而且紧紧裹在自己的身上,让身材一览无遗,看上去简直就是湿身诱惑。

    不是她自恋,但要说现在的她没有一点吸引力,那是不可能的吧?

    还是说宇文澈方才没看清?

    孟漓禾那不再晕眩的脑子里飞速的想着,虽然,她绝对没有要故意勾引宇文澈的意思,但是现在,却是测试自己那个疑惑是否属实的最好时机。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紧张的吸了口气。

    “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听到这声明显不匀称的呼吸,宇文澈立即反应过来,低头问道。

    孟漓禾此时心跳加速的简直要跳出心脏病,毕竟,亲自来检验这种事,意味着她要主动诱惑人,这绝逼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啊!

    毕竟,她是一个如此有节操有思想有信仰的好孩子啊!

    所以,现在脸上绯红一片,想掩盖都掩盖不住。

    宇文澈不由皱了皱眉,仔细看着她的脸:“是不是还是哪里不舒服?我还是去请太医吧!”

    说着便站起身,孟漓禾赶紧伸手一把将他拉住:“不要。”

    然而就是这一个伸手间,毯子立即从身上滑落。

    而衣衫两侧,本来被孟漓禾稍稍解开的带子,在方才还被她有意识的夹住,但此时,也因为她的动作而脱落。

    那丝绸衣衫自然也因为带子太过松垮,而往下滑了许多。

    若不是因为还有些潮湿,大概要全部滑落下去。

    所以,当宇文澈转回头时,看到的就是孟漓禾上身的衣衫几乎半褪。

    而虽然并没有完完全全露出,还因为衣物的关系有些遮挡,但却因这衣服实在太过透明,导致看起来,更加冲击力极大。

    宇文澈几乎是一瞬间,脑子就翁的一声,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朝某处而去。

    孟漓禾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的状况,当即脸上更加发热。

    只是,她本就有意试探宇文澈,眼下既然已经有此巧合,那不如就趁机演下去吧!

    孟漓禾装作没注意般拉着他的胳膊,继续道:“我真的没事,就是有些累,躺一会就好了。”

    说着,干脆就此躺了下来。

    而手却一直拉着宇文澈的胳膊不让他离开。

    这般依恋让宇文澈的心里不由软成了水,但是孟漓禾现在的样子,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昨天夜里,他就差点一时没控制住。

    而现在孟漓禾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让他难以坐怀不乱了。

    他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可能做到淡定的看着她而无动于衷。

    何况,这女人是自己一直想要亲近的。

    于是,这个平日里很难得到的大大的福利,今日竟然成了宇文澈的折磨。

    而事实上,孟漓禾现在紧张的快要爆炸了。

    甚至在苦逼的想,就为了测试宇文澈是不是真的有问题而牺牲自己的色相,真的好吗?

    她也知道如今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万一宇文澈没有问题,而扑了上来,那她也太没脸见人了吧!

    因为这根本就是勾引啊!

    所以,原本想要偷偷观察宇文澈反应的孟漓禾,这会儿因自己的胡思乱想,而错过了宇文澈那明显有些幽深的眼神。

    而等她反应过来想去看时,宇文澈却已错开目光,有些僵硬地开口道:“你的衣服还湿着,小心着凉。”

    “嗯,我马上换上干的。”孟漓禾红着脸说着,甚至于咬了咬牙,继续问道,“澈,你能把衣柜里那件粉色的纱裙递给我吗?”

    “好。”宇文澈没有看她径直走了过去。

    里面尽是五彩斑斓的裙子,宇文澈拿了一件裙子就往回走。

    孟漓禾看着他手上那条绿色的裙子,满脸纠结。

    这个行为是不是代表他也很紧张呢?

    可是紧张没有用啊,到底要怎么才能试出来呢?

    总不能让自己做到,当着他的面换衣服吧?

    不行,这种举动自己实在做不来。

    太破廉耻了!

    所以,孟漓禾十分郁闷的愣愣的接过裙子,越想着不能这样做,却又脑抽的解起身上的带子来。

    这就是所谓的脑子说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呢……

    只是,宇文澈当即怔住,孟漓禾这是要当着他的面……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之前他好的时候没有过这种事?

    从来不信天也不信地的覃大王爷,此时无比诅咒起老天来。

    但是诅咒归诅咒,他此时实在受不了这种待遇,再加上身上的伤原本不能碰水,现在也要马上去处理一下。

    所以,宇文澈咬了咬牙,还是说道:“你先换衣服,我去命人给你准备晚餐。”

    说完,便一如昨晚那样,转身离去,只不过却像是仓皇而逃。

    衣带解到一半的孟漓禾手下一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无意间究竟做了什么?

    顿时脸上狠狠的一红,但是看着宇文澈的背影,心彻底沉了下去,看样子是真的被自己打坏了啊!

    所以,呆滞了很久的孟漓禾,痛定思痛,终于做了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