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7章 王爷你怎么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惊讶的目光中,带着一抹惊喜的光亮。

    那是方才见到凤夜辰时,所没有的东西。

    宇文澈心里一软,脸上的表情顷刻柔了下来:“嗯,是我。”

    孟漓禾愣愣的看着宇文澈慢慢的坐在她身边。

    事实上,除了惊讶和惊喜,她还有惊吓。

    因为凤夜辰根本还没有离开几步,这两人几乎就是前后脚。

    这,只是凑巧吗?

    如果不是凑巧,这两个人估计已经打起来了吧?

    孟漓禾带着疑惑,试探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宇文澈拂了拂她额前的碎发,含笑道:“在凤夜辰到这屋子之时。”

    孟漓禾大眼睛一瞪:“你果然知道他来?”

    宇文澈面色不变:“你不是也说了,覃王府的侍卫们也不都是吃素的。”

    孟漓禾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早就到了,那也就是说明,他把自己和凤夜辰的对话听个一清二楚了。

    顿时脸红了红,她刚才好像还夸他来着吧?

    然而,这么一想,更加有些恼羞成怒了,就知道这个家伙最腹黑了!

    “所以你不出声,就是为了听我们说话?”孟漓禾愤愤的说,“万一我有危险呢?”

    宇文澈挑挑眉:“在我们的王府里,谁又会敢对你如何?”

    “说不定啊,万一凤夜辰一个不爽,带走我不成,把我给杀了,或者把我做成傀儡,或者给我下蛊,或者拨了我的皮,或者做成人偶,或者剩一具白骨……”孟漓禾脑洞大开,越说越可怕。

    废话,就是问了吓死你,让你后悔!

    哈哈我真有心机,孟漓禾边说边喜滋滋想着。

    听她说的越来越慎人,尤其在这没有点着烛火的屋子里,气氛更是诡异非常。

    宇文澈嘴角微抽,额头也忍不住跳动几下,这个女人,大晚上的想这个,她就不怕吗?

    原本想听她说完,但是再说,恐怕这晚上的气氛都被她破坏了。

    想见她越说越嗨,宇文澈无奈伸出两根手指,附在她的唇上,轻声道:“没有人敢动你。”

    唇上多了根手指,孟漓禾果然停下,但是这姿势略微暧昧,让她下意识抿了抿唇。

    手指下唇微微蠕动,仿若一根羽毛般瞬间骚乱了他的心,宇文澈虽然很快将手指澈回来,但是眼眸却不由加深。

    孟漓禾有些慌张的眼神游移,其实心跳快赶超心脏病。

    而相对于她的慌乱,宇文澈却是深情的看着她,然而,可惜……

    “小雨,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这么好。”换了个话题,宇文澈故意打趣道。

    孟漓禾心里的粉红泡泡顿时消失殆尽。

    什么鬼……

    这个时候给我来自我感觉良好?

    这不完全是一种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感觉吗?

    不不不,她当然不是真要脱裤子!

    她只是想说,这时候既然你来了,难道不该说点情话,温存一下吗?

    毕竟,好歹差点经历一场生死之别啊喂!

    所以,孟漓禾不瞒的撇了撇嘴,故意打击他道:“宇文澈,我只是说在某一个方面,他比不上你而已。”

    那意思就是,你还得时刻注意别的地方你可能还不如人家!

    比如,甜言蜜语!

    然而,这必须不能说。

    我们的王妃就是这么傲娇。

    主动和男人提出甜言蜜语请求,那必须不能够!

    宇文澈一愣,不过,也大概知道她在别扭啥。

    所以,嘴角一弯,故意逗她道:“没办法,就算我只是某一个方面强,你也只喜欢我啊。”

    孟漓禾简直用陌生的目光看他。

    这是宇文澈吗?

    明明也很会撩妹啊!

    简直武力值一万点!

    因为,这话确实是对她产生了会心一击,并没有抵抗的住!

    所以,覃大王妃的小脸,特别没出息的红了。

    好在,月亮这会隐在了云后,没有了月光的屋子,大概就算夜视能力非常好的宇文澈,也看不清……的吧?

    孟漓禾自我安慰的想着。

    当然不会觉得月亮大概也没眼看,干脆躲了起来。

    毕竟,万物都有灵的啊!

    “其实,我不担心他对你怎样,至少,他现在不会。”

    不再打趣她,宇文澈直接说道。

    “为什么?”孟漓禾有些困惑。

    然后,宇文澈却说出了让她吐血三升的话——“男人的直觉。”

    孟漓禾无比纠结的看着宇文澈:“王爷,我觉得你还是把那些外面送来的书都扔了吧。”

    看看把一个冷王都糟蹋成了什么样。

    连男人的直觉都会说了。

    你确定,原话不是女人的直觉,被你替代了?

    有时候,主语并不是可以随便替代的好吗?

    宇文澈却不知道孟漓禾怎么话题突转到那里,只是下意识回道:“为何?我倒觉得那些书很有趣啊!”

    孟漓禾脸部痉挛般抽了抽。

    对,你是觉得有趣了!

    但我却在觉得崩人设啊!

    万一王爷你哪天被那些书教导的变成一个逗逼,那我一定表示不认识你。

    因为,我想不到王爷竟然会这样的王爷!

    孟漓禾捂着胸口弱弱道:“算了,随你吧。”

    王妃表示很心累,完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而本来就莫名其妙的宇文澈,自然也没什么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那件事,你想怎么办?”

    “哪件事?”孟漓禾完全没回过神。

    宇文澈挑挑眉:“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不是,你从来没有打算主动和我说过?”

    “额……”孟漓禾一噎。

    这么说来,好像的确是的。

    凤夜辰虽然很可恶,但她确实没有想要告诉宇文澈的意思。

    倒不是因为他救过自己就可以逍遥法外了,而是,以宇文澈的脾气,说不定会因此结仇。

    而且,这是个君主制的年代。

    就算大家都知道凤夜辰是幕后指使又怎么样呢?

    有没有证据不说,难道,还能在殇庆国置他的罪?

    孟漓禾虽然是刑侦师出身,骨子里看不惯很多犯罪,但是也不迂腐。

    想要对凤夜辰怎么样,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打仗。

    她可不希望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然而,这看起来又好像在包庇他,宇文澈这家伙,又要吃飞醋了吧?

    所以,她目光真挚,诚恳解释道:“我只是不想成为红颜祸水,不想你们为我打起来而已。”

    然而,宇文澈却没有被成功安抚,而是眉头一拧:“你觉得我打不过他?”

    “……”孟漓禾语结,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

    好像刚才凤夜辰也说过?

    你们一个皇帝,一个王爷,不要总想着打架这么暴力又幼稚的事好吗?

    好歹上升点层次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只是打架的程度,她倒是放心了。

    只是,或许是这会这么一闹腾,也或许是宇文澈来了之后心安了不少,孟漓禾只觉困意渐渐上头,不由打了个哈欠,敷衍着说:“打的过,王爷天下第一。”

    听着孟漓禾这走嘴不走心的话,宇文澈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她一脸睡意,道:“早点睡吧。”

    说完,便拉了拉丝被,让她躺下。

    接着,便要离开。

    然而,孟漓禾却有些愣住,看着他的背影下意识问道:“你还要回去?”

    这话一出口,连她自己的脸都热了热。

    这怎么听起来,一股浓浓的怨气呢?

    但是,她只是觉得,以前两个人没有表白心意时,还经常同床共枕,现在反倒……

    而且……

    “我的意思是,这么晚了都……”孟漓禾还是用解释掩盖了一下。

    宇文澈的脚步也是一顿。

    原本,对于孟漓禾的挽留,他应该是喜不自胜。

    但是现在情况就是,越欢喜越苦不堪言。

    因为,他现在晚上只能趴着睡。

    留下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看到孟漓禾方才的失落和疑惑,宇文澈还是走了回来。

    一只腿跪在床边,宇文澈轻轻的俯下身,在孟漓禾诧异的目光下,低下头,捧住她的脸。

    孟漓禾顿时紧张的闭上眼。

    接着,便感到宇文澈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烙上一个吻。

    立即羞的不敢睁开。

    然而,宇文澈本想亲吻一下额头便离开,但是抬起头时,看到孟漓禾紧闭的双眼,酡红的脸颊时,还是忍不住鬼使神差的朝那张唇印了上去。

    而这一个举动,在双唇碰触的一刹那,却是迅速星火燎原,很快陷入一片火海。

    然而,就在孟漓禾被吻的晕头转向,小手只知道攀住宇文澈脖子的时候,却觉他忽然停下,然后,迅速离开她的唇。

    接着,竟是收起已经探进衣襟的手,将她的衣衫拉平,偏过头,声音略带暗哑且气息不稳的说:“宇文峯还在等我议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便不再看她,匆匆忙忙离去。

    留下仍然处于脑袋当机状态的孟漓禾,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也同时,在消化着他在亲热时,忽然离开这件诡异的事。

    明明,刚刚气氛刚好,如果……她也不打算拒绝。

    然而,他竟然就这样主动离开了?

    呼吸越发平稳,思维越发清晰。

    她了解宇文澈,不可能有多大的事,让他值得在这种时候也要争分夺秒去处理。

    不然,他一开始就不会来。

    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忽然,一件事闪现到脑海,孟漓禾脸色倏地变了。

    因为她猛的想到,自己好像对他那里下过恶手。

    之后,还给他补了好多次。

    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她也以为不会有什么问题。

    如今看来,宇文澈不会是……不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