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6章 请你知难而退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凤夜辰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凝滞,目光中也极快的闪过一丝错愕。

    虽然被他很快的掩盖下去,但是,孟漓禾还是捕捉到了那抹心虚。

    只是,她一丝也没感觉到意外。

    因为,方才的话,她本就不是试探,而是笃定。

    “不辩解不否认吗?”

    孟漓禾扬扬眉,看向他。

    看到她的目光,凤夜辰终于叹了口气:“是谁告诉你的?丞相还是那个苏晴?”

    “都不是。”孟漓禾摇摇头,“今日之事已经移交到皇上亲自调查,也轮不到我来插手了,至于苏晴,还有三日就要斩首的人,你觉得,我会屑于去问她?”

    孟漓禾说的可谓嚣张,但是凤夜辰却觉得,她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以他的能力,当日堂上之事,他自是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他甚至觉得,他不认为他还能遇到这样的女子。

    所以,他只是问道:“那你是如何得知的?”

    孟漓禾挑挑眉,目光中有一丝诧异:“辰风皇,这么轻易就承认了?我还以为你至少狡辩一下,毕竟,我也没什么证据。”

    “既然是事实,又有什么可狡辩的呢?那样,只会更让你怀疑我以后的话真假与否。”凤夜辰叹了一口气,语气不咸不淡,但却多少有些失落,“说吧,怎么猜到是我的?”

    “其实很简单啊。辰风国离这里有多远,你最清楚不过,当日白天发生的事,你晚上就能出现在牢里,你难道,会瞬移不成?”孟漓禾半开玩笑的说着,只是那笑里却没什么温度。

    凤夜辰没想到她竟然在这点便开始怀疑了,其实,自己原本的打算,是等最终判定之后,也就是给孟漓禾确认定罪之后,再将她劫走。

    之后,再伪造一具尸体,此案想必也就尘埃落定了。

    而他,也可以高枕无忧的带孟漓禾走了。

    毕竟,没有身份,又被定罪的孟漓禾,到时候和他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至于感情,他一直相信,如果当初孟漓禾先遇见的是他,根本不会有宇文澈什么事。

    所以,一向自负如他,并不认为孟漓禾不会爱上她。

    只不过,听到她被下了狱,还是没有按捺的住,因为不想让她在牢里受苦。

    没想到,却是暴露了。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点破绽都不能露出。

    只是……

    凤夜辰还是问道:“就凭这个?要知道,我也可能刚好在此。”

    “嗯,是有可能。”孟漓禾点点头,“所以,昨晚我也并没有当场揭穿你,因为那会,其实我并没有想到这么多,只当是凑巧罢了。”

    凤夜辰听到此,有些疑惑:“那为何?”

    “因为,凑巧的事太多了,丞相偷卖的粮食凑巧销往辰风国,而辰风国的皇帝凑巧在此,你说,凑巧合谋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凤夜辰摇摇头,这个女人真是缜密的要命。

    只不过不是合谋,而是他单方面威胁而已。

    说到底,丞相只是他的棋子。

    抬起头看向孟漓禾:“那这个可能性,就让你这么肯定?”

    孟漓禾也摇摇头:“当然不会这么草率,只要仔细想想,其实就算我被定罪判个死罪,以宇文澈的脾气,也不可能娶苏晴,丞相又不傻,何必冒这么大风险,只为了除掉我呢?”

    凤夜辰眼睛微微眯了眯,当初,他与丞相提出这个计划时,的确也遭到了丞相的反对。

    他甚至用将他偷运粮食之事做筹码,才得以让对方同意。

    只不过,心里虽然认同,嘴里却也不想松口。

    “或许,为什么他不能是觉得你太聪明了?毕竟,你这个女人,是谁的敌人,都会让人胆颤。”凤夜辰说的随意,事到如今,还在打趣她,以使气氛轻松一些。

    然而,孟漓禾却脸色微沉:“所以凤夜辰,不要试图做我的敌人,否则,即使你救过我多次,我也不会留情。”

    凤夜辰脸上一僵,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孟漓禾所说的话,是认真的。

    只是,他却状似不在意般,不屑一笑:“所以,你若是和我走,就永远不会是敌人了。”

    孟漓禾不理会他,只是接着说了下去:“所以,这件事,也只有你的好处最大。不用露面,也不怕被揭穿,当真是下的一出好棋。”

    “只可惜,再好的棋局遇到不按常理出子的你,也是无济于事。”凤夜辰感叹道。

    孟漓禾却笑了笑:“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完美的棋局,局有布便有解,就像再好的矛也会有盾,反之亦然。”

    凤夜辰这次沉默了下来。

    的确,这个女人说的没错,以前以为自己固若金汤,却也能被她打动,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吧?

    没有什么是不可破的。

    “那么,你和宇文澈,也并非不是坚固不催,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孟漓禾一愣,这个男人的脑回路,还真是无力吐槽,简直满满都是糟点。

    说个阴谋都能扯到她和宇文澈身上。

    不过,这样看来,他应该也知道,自己与宇文澈假戏真做了吧?

    那到底还执着个什么劲呢?

    没看过苏晴的下场吗?

    孟漓禾这一次想干脆说清楚,一劳永逸。

    “凤夜辰,我承认,这世界上没什么东西真正坚不可摧,但是,摧毁我和宇文澈的,也不会是你。”

    这话说的相当是伤害力极大,饶是不屑如凤夜辰,听到这话,也脸色阴沉下来。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听到心爱的女人这样否定自己,拒绝自己。

    “孟漓禾,我哪点比不上他?”

    爱情,从来不是可以这样比较的。

    但是这一次,孟漓禾却不想扯出不能相比论。

    她甚至有些恼怒道:“凤夜辰,你为什么还不明白?我不想要带着算计的所谓钟情。”

    犹如一记闷拳打在胸口,凤夜辰只觉得心里有些发堵,只是下意识解释道:“我是算计了你,但是,却也给了你好的出路不是吗?我从来没有想过将你置于危险之地!”

    “你是没想过让我危险。可是,你也同样没想过,你的安排,我到底愿不愿意。”孟漓禾的话越发锋利,一刀一刀刺向凤夜辰的心。

    但是有些事,说开了,永绝后患还是比较好。

    平心而论,她不希望看到凤夜辰也这般越发极端。

    “我会给你最好的一切,难道,你还不愿吗?”凤夜辰第一次有些迷茫。

    好像,什么地方错了。

    好像,他的确有些怀疑,爱是什么。

    孟漓禾摇摇头,坚定道:“不愿意。你按你的想法给我一切,其实恰恰是自私而已。”

    凤夜辰眼眸闪了闪,忽然发现自己无法辩驳。

    而孟漓禾的眼中却滑过一抹温情,只不过,听到凤夜辰的耳中,却好似穿肠毒药。

    “如果你一定要比的话,在这一点,宇文澈是你根本无法比的,他虽然冷情却有爱和尊重,你虽然多情,却根本不懂何为爱!”

    凤夜辰果然面色一沉,但是却没有开口。

    孟漓禾也没有再说,她其实很清楚,和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君王谈尊重,连她想想都觉得可笑。

    其实,也不能怪他。

    女人对他来说,得到的太容易了。

    所以,感情反倒是最最接触不到的东西。

    而他和宇文澈又不同,至少,他作为皇子,顺利登基,也没有经历过宇文澈所经历过的悲凉。

    所以,太顺风顺水,反倒不知道何为失去,太习惯把一切握在手心。

    也许,他这辈子第一个大的失败,就是在自己这里尝到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那就是她自己心里想要的,自然要说清楚,让他知难而退。

    谁让他偏要口口声声的说喜欢自己呢?

    那就让他先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吧。

    有时候,看起来会撩的人,却不一定真的会爱,这世界本来就是这么讽刺。

    不过,她觉得,可能这辈子,高高在上的凤夜辰也不会感受的到了。

    然而,沉默许久的凤夜辰却再次开了口:“孟漓禾,如果是这样,我会在弄清你的话后,再来找你。”

    说完,凤夜辰便温柔的摸了下她的头顶,在她未反应过来之前,已然离去。

    额前的碎发滑过几根,孟漓禾甚至没有意识去管,因为她太惊呆了。

    怎么会是这样?

    她方才的话,可谓大杀器吧?

    原本,她还在偷偷担心,这家伙不要恼羞成怒,最后和自己反目成仇呢!

    结果,怎么就完全不介意,而且看那样子,好像根本没有放弃?

    总不会,她方才的话,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吧?

    那真是糟透了啊啊啊!

    孟漓禾胡思乱想半天,烦躁的揉揉自己头上的乱毛。

    头发瞬间被她弄的更乱,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只真炸毛小猫!

    因为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然后你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反弹回来的感觉,真的是太窝火了啊!

    早知道,她刚才讲这些干嘛,干脆犀利揭穿他,然后来一出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我不原谅不原谅不原谅好了啊!

    说不定,还有点效果!

    “孟漓禾,你这个傻蛋!”孟漓禾懊恼的捶捶头。

    “再捶就真傻了。”一个声音忽然从耳边想起,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将孟漓禾的两只手都拉了下来。

    孟漓禾呆滞的眨了眨眼:“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