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章 当堂验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皆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去。

    只见一名穿着红色纱裙的女人此时正站在院中,绝色的容颜,窈窕的身姿,众人的眼里均略过一抹惊艳。

    而方才这个人自称是儿媳,当场,除了一早见过孟漓禾之人,其余人也顿时明白,这人恐怕就是覃王的新娘子——覃王妃。

    因为殇庆国国规,除去皇后,不得穿正红色,但新娘除外,大婚当日及第二日敬茶时,可穿正红色衣衫,彰显喜庆。

    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宇文澈更是心头惊讶,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跟来的?

    她,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活腻了不成?

    感受到一道强烈的冷光从一旁射向自己,孟漓禾不用看也知道,此人定是宇文澈无疑。

    然而她却丝毫不闪躲,依旧目光坚定的望着前方,依旧保持行礼的姿势。

    虽然她看得出此时皇帝怒火中烧,正在最大的气头上。

    然而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她毫不犹豫的站出。

    因为从她方才所听到的对话来看,端妃想必平日十分贤良大度,极受皇帝的喜爱,而一个人最生气的时候,莫过于被人所骗。

    那往日尽数倾注的温柔,都会化成利剑,让他想要十倍百倍的惩罚过去。

    若是任由它发展下去,那么端妃,恐怕是凶多吉少。

    她并不是多事之人,更不是圣母,愿意解救沧生。

    但是,这个五皇子,曾经在她刚入城被人屡次奚落刁难时出面,在那么多人面前,为她撑住了场面。

    这份情,她领了!

    以她来看,今日端妃被嫁祸的可能性极大,说不定,她可以还他这个人情。

    她目前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足以通过疑点,来拖延时间,让皇帝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她说的话,运气好的话,她或许还可以帮她翻案。

    当然,也有可能,她直接被扔出去。

    但她就赌一次,这个皇帝对儿女的慈爱!

    果然,只见方才还如冰山般渗人的皇帝,在看到她后,只是紧紧的皱了皱眉,却依旧还是问出了:“何事?”

    孟漓禾抬起头,清晰的吐出一句话:“父皇,儿媳觉得,此事尚有许多疑点,还不可定案!”

    此话一说,顿时一石惊起千层浪。

    这皇帝就认定的罪,这个覃王妃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提出质疑!

    皇帝的脸色果然很不好看。

    而孟漓禾却并不给他拒绝和思考的时间,再次开口:“首先,若是谋杀罪,第一便要考虑她的动机是什么?端妃娘娘本与怡妃娘娘交好,这是众所周知之事,那么她为何杀了她?第二便是知晓作案的心理,试想在众人皆知道端妃去了怡心宫,和怡妃娘娘饮酒的情况下,她却在这里面下了毒,显而易见,她都是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而一场精心谋划的凶杀案中,凶手至少会想尽办法排除掉自己的嫌疑,除非她自己想死,否则不会这样暴露自己。”

    一段长长的话说完,怡心院内此时已经全部安静下来,只有枝头的树叶被风吹动,发生沙沙的响声。

    毫无疑问,这个女人提出的问题,犀利而准确,让人一时无法反驳。

    皇后恨恨的看着孟漓禾,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看着宇文峯瞪大的双眼,宇文澈将一直按着他的手松开。

    这个女人,原来不只是会忽悠,也不只是巧舌如簧,竟然看问题也是这么一针见血。

    只不过,这两点怕是明白人都看得出来,她最好不要只有这点本事。

    “说的好!”

    望着眼前这个横空冒出的儿媳,皇帝亦是思索片刻后开了口:“但这两个疑点不足以构成放人的证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恳请父皇恩准儿媳勘察案发现场,当场验尸!”

    如果说方才的话,只是一石惊起千层浪。那么现在的话,无疑是扔向所有人心中的一枚炸弹!

    一个王妃,验尸?这是多么震惊的画面!

    一般的女人看到尸体都要吓死了吧!

    她竟然还敢验尸?

    “覃王妃,您这是信不过老夫?”一旁,花白胡须的仵作不满的开口,虽然,他不说多么高明,但也做仵作三十余年,他不信就凭这个王妃能发现自己未查到的东西!

    “漓禾并无此意,但术业有专攻,仵作也许只会专注于尸体上的证据,而忽略了其他地方。有时候,所谓的让尸体开口说话,而这个话也可能是仵作自己认为的,不是吗?”

    孟漓禾淡淡回应,语气没有半点不尊及不屑,仿佛就是在陈述一点事实。

    而她,也确实是在做法医几年,之后转入刑侦一行多年后方领悟出来的,无论单纯靠法医,或是单纯依靠刑侦,只要信息不交换,很有可能最终破的案并非真实。

    仵作却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一番话,方才那一腔怒意竟是尽数退去,不由深思起来。

    眼见这名在皇宫也算赫赫有名的仵作,竟然被一个女人一句话堵住了口,皇帝也开始真正正视起这个儿媳来。

    眼见皇帝迟迟不开口,孟漓禾索性豁了出去:“父皇,如若儿媳不能给父皇个交代,儿媳自当领罚!但此事人命关天,父皇想必也不希望有冤案发生不是吗?”

    “皇上,容臣妾说一句。此事不可行。让一个王妃验尸,这不合礼数!”皇后再也按捺不住,她可不能让这个孟漓禾再坏自己的好事!

    谁知孟漓禾却是嘲讽一笑:“皇后娘娘,儿媳想知道,到底是礼数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放肆!”皇后一声怒喝,眼见就要发作。

    “好了,皇后,你退下,没有朕的允许,不得再发言。覃王妃,朕答应你的条件,但若是不能给朕一个满意的答案,朕会将你定罪为扰乱视听,胡作非为之罪!”

    “儿媳,谢主隆恩!”

    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惧怕,一句谢恩脱口而出。

    仿佛根本不用担心,皇帝所说之事会成真。

    孟漓禾就这样转头走进了怡妃的寝宫内。

    床上,可能因为时间仓促,怡妃的尸体还在上面放置,被一层白布从头盖住脚。

    孟漓禾掀开白布,仔仔细细的从头看到脚,再环视一下四周,嘴角终是露出一抹笑。

    “启禀父皇,儿媳验尸完毕。如今,有几个问题要问其他几个人,还请父皇恩准。”

    重新回到院中的孟漓禾,方才脸上的凝重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自信满满,更是让周围人疑惑不已。

    “准。”

    “多谢父皇。”

    叩谢完皇帝,孟漓禾开始面向仵作开口。

    “请问这名仵作大人,经你判断,怡妃大概死于何时?”

    白胡子仵作十分肯定的开口:“应是在夜中。”

    “好。”孟漓禾又转向太医。

    “太医,请问该毒毒发时,是否是先吐血后毙命?有没有死后再流出血的可能?”

    “回王妃,确是先吐血后毙命。没有死后流出血的可能。”

    孟漓禾开怀一笑:“很好。那么仵作大人,请问,从你检验嘴角的毒血来看,这血大概流出了多久呢?”

    白胡子仵作一愣,他方才只是看到有毒血,又知中了毒,便直接以经验认为吐血身亡,却当真没有意识到那血……

    心中顿时惭愧不已,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

    “回王妃,以老臣现在回忆,以那血的样子来看,血流出不超过一个时辰。”

    此话一出,一片哗然。

    只是这一点,便已是极大的疑点。

    既然死后不会出血,那血又是从何而来?

    却听孟漓禾再次开口:“仵作大人,怡妃的十指手指尖均有不同程度的出血痕迹,且脖子上有抓痕。请问您是如何判断的?”

    白胡子仵作将先前推测说出:“应该是毒发时,身体遭受极大的痛苦,所以胡乱抓挠脖子和床榻所致。”

    孟漓禾点点头,再次转向太医:“请问太医,该毒毒发时,是什么症状?”

    “回王妃,应该是腹部痛如刀绞,中毒之人会极力抓挠腹部,试图让痛症减轻,最终口吐毒血而亡。”

    “那,有没有可能抓挠脖子和床的?”

    “这……”太医皱皱眉,“下官想来阅历尚浅,目前在医书和现实中并没有见过。”

    太医话音一落,只听白胡子仵作一声哀叹:“覃王妃,老夫自愧不如!”

    “无事。今日多谢两位。漓禾问完了,请休息吧。”

    孟漓禾没有下任何结论。

    但这简短几个问题,只要在此的人心智尚全,均能听的出,这个怡妃,根本不是中毒而亡!

    那么自然,不管杯中有没有酒,不管端妃有没有买毒药,那么她谋害怡妃的罪名均不能成立!

    宇文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向孟漓禾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他万万没有想到,今日,拯救他母亲的人竟然是这个二嫂!

    宇文澈再次被孟漓禾惊讶到,短短两日,这个女人便给了自己无数的惊喜。

    他如今很想知道,他这个王妃,到底还藏了多少不露的东西!

    “启禀父皇,儿媳问完了。如今请皇上明断吧!”

    孟漓禾给足了大家的思考时间后,方对着皇帝复命。

    没有任何邀功,甚至最后水落石出查出的责任交回了皇帝手里,给足了这个皇帝的面子。

    龙颜终于展露笑颜。

    只是,孟漓禾方想功成身退,却听皇帝这次温和的问道:“覃王妃,端妃嫌疑已除。但死因未明,嫁祸之人未详,你是不是继续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