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5章 皇上好大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孟漓禾还没开口,就听床边之人,三分笑意,三分邪魅的说道:“原来,你见到朕这么高兴?”

    孟漓禾上扬的嘴角顿时僵住,有些惊讶道:“凤夜辰?”

    “不错嘛,只听声音就能知道是我,吾心甚慰啊!”凤夜辰笑了笑,十分满意。

    孟漓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方才为了让她认出来,这家伙甚至特意说了朕这个字,用意还不明显吗?

    明明,他和自己说话,已经很早前就不用这个自称了。

    真是懒得揭穿他。

    调整了一下坐姿,孟漓禾并不接他的话,只是问道:“凤夜辰,你来做什么?”

    凤夜辰干脆也一下坐到床边,身子凑近她,暧昧道:“来看你啊。”

    孟漓禾直接向后仰了仰,避开他贴过来的脸:“上次去夜探地牢,这次夜闯闺房,你这个一国之君,是不是当的也太随意了点?”

    “哈哈。”凤夜辰忽然一笑,“为了你,别说地牢闺房,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可以闯一闯!”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这家伙真是一如既往的贫。

    不过,她好像听的多,有些免疫了。

    而她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孟漓禾看了看窗外,外面一片安静,好像胥并没有注意到这里。

    这不科学啊!

    而且,这家伙也太肆无忌惮了些吧?

    覃王府这么多暗卫,竟然没有人发现他么?

    而即便如此,这么大声音和自己说话,也很容易暴露吧?

    难道……

    “在担心你的暗卫么?”凤夜辰看她的样子,一下便猜到她所想,主动好心解释道,“你的那些暗卫只是睡着了,我就用了点本国上好的迷香,如果不是高度警惕的状态,几乎没人可以抵御得了,如此看来,大概是覃王府太平惯了。”

    “……”孟漓禾无语,大哥你这个一国之君可还行?

    怎么玩个旁门左道这么顺手?

    而且,最主要就是那大言不惭,丝毫不遮掩,甚至沾沾自喜的精神,着实令人钦佩啊!

    不过,既然只是睡一觉,那她也就不担心他们的安全了。

    只是,也不知道宇文澈会不会察觉。

    “你那夫君现在正和皇弟同床共枕,大概也不会注意到你这。”凤夜辰继续笑着说。

    对于这一点,他其实非常开心。

    虽然之前就知道,她和宇文澈没有夫妻之实。

    不过,亲眼看到她独自睡在自己的院子,还是心情很好。

    孟漓禾简直无奈:“大哥,我是在想你会不会被注意到好吗?擅闯王妃的卧室,你当覃王府的暗卫当真都是吃素的?”

    “哦!原来是在担心我啊……”凤夜辰眉头一挑,语气更加欢愉,“没关系,你放心,我打得过他们。”

    “……”孟漓禾觉得真的是沟通障碍,“我哪里有关心你的意思了?一国之君夜探别国王妃,我是怕你挑起两国战争。”

    而且,打得过他们……

    你是小孩子吗?幼稚鬼!

    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皇帝,应该联想到一些国仇家恨,这才是正确画风吧?

    “如果是那样,倒也值了。说不定,还真能把你抢过来。”凤夜辰嘴角勾着邪魅的笑,月光透进屋子来的光亮程度,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莫名的又感觉他这话中,玩笑之余还带着些许认真。

    “昏君。”孟漓禾瞪了他一眼,简直懒得理他。

    “噗。”凤夜辰忍不住笑出声,摇着头苦笑道,“这个世上,也就你敢如此骂我,不过……我喜欢。”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感到一阵心累。

    她严重怀疑这个男人根本骨子里就是个自虐狂。

    就因为自己对他和别人对他不一样,所以才有那么点新鲜感。

    所以,终于忍无可忍道:“那我以后对你温柔点,你是不是就不会喜欢了?”

    凤夜辰一愣,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半响,才无奈的苦笑道:“你啊!真的是拿你没办法……”

    我才拿你没办法吧?

    孟漓禾忍不住想要吐槽,而且这宠溺的语气是什么鬼啊!

    我并不需要你来宠啊!

    然而,刚想开口表达这件事我拒绝,又听他道:“不过,你也可以试试,我想想,怎么温柔好呢?哦对了,不如你给我捶捶背揉揉腿?我最讨厌这个了!”

    “……”孟漓禾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撒谎目瞪口呆。

    最讨厌你笑的这么欢?

    嘴角都要咧到耳朵上了你不知道?

    “停停停!”眼见他还想继续大开脑洞,孟漓禾赶紧打断他。

    她现在可没空和他闹下去。

    待会宇文澈会不会发现很难说,她也不是很担心他们会不会打起来,毕竟,覃王府这么多暗卫,加上有着绝世武功的欧阳振,凤夜辰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她在意的是,影响她的清誉啊喂!

    所以,她干脆坚决拒绝他再贫,再一次严肃问道:“凤夜辰,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凤夜辰今日在口头上得了不少便宜,倒也懂得见好就收。

    只是,虽然脸上收起了玩笑的神情,说出的话却更让孟漓禾一愣。

    “若我说我还是想来带你走,你信吗?”

    孟漓禾挑挑眉:“我好像记得,那日在牢里,你说的是,如果我还不能救自己,那你便带我走。现在,我已经安全了,你就大可不必了吧?”

    听到此,凤夜辰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的确,我当日确实说过,而且我也没想到,你当真会打个这么漂亮的胜仗。不过,也并没有什么妨碍,更加加深了我要带你走的信念。”

    凤夜辰说的当真是直白,然而,这番剖白,不仅没有打动孟漓禾,反而让她冷冷淡淡一笑,挑眉问道:“带我去哪?做你的皇后,还是辅助你的国家?”

    凤夜辰一愣,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孟漓禾,难道你以为,我只是看中你的才华?”

    “不然呢?”孟漓禾回望着他,“我如果和你回去,你会甘于让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吗?”

    凤夜辰被问的一愣:“孟漓禾,你为宇文澈做了多少事都没有二话,你为他性命都不顾也不会计较,现在,却质问我这些?”

    他每次想到,孟漓禾为宇文澈所做的那些事,就忍不住一阵嫉妒。

    如果可以,他当然希望,这个女人也可以为自己至此。

    想要这个女人用她的能力帮助自己,而不是管其他人,难道这些,也错了么?

    然而,孟漓禾只是笑了笑。

    她很想说宇文澈从来没有因为要她辅佐,而让她留下。

    所以,她做的那些事都是心甘情愿。

    只是,她却忽然沉默下来。

    良久,孟漓禾才开口道:“凤夜辰,你真的喜欢我吗?”

    对于孟漓禾的直白,凤夜辰有些惊讶,不过,他本来也不是宇文澈,喜欢却还要隐忍,他倒希望,把自己的心意原原本本拖出,也希望,孟漓禾可以正视这个问题。

    所以,他眼皮都没眨一下,甚至比方才更专注:“是。我是喜欢你。”

    “为什么?”孟漓禾再次询问道。

    她与凤夜辰严格来说,并没有接触过太多,唯一多的一次,便是那次采花贼事件。

    她不信,当初劫亲之时会有什么。

    她和宇文澈经历了这么多,才确定了心意,这个男人凭什么这么笃定?

    “为什么?”凤夜辰忍不住重复她的问话,“你喜欢一个人,也会去探求原因吗?我只知道,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想办法得到,仅此而已。”

    “那如果是这样,你确定你对我不是占有欲?你确定,不是因为看到当初,你没有抢过宇文澈,所以一直不甘心?又或者说,你确定,没有其他原因?”

    听到此话,凤夜辰却眯了眯眼,严肃的看向她:“孟漓禾,我确实很后悔,当初为何没有真的抢走你,说不定,现在就不是这个结局。但是,我不是宇文澈那个冷王,占有欲还是喜欢,利用还是爱,我分得清!你又凭什么觉得,我只是占有欲?又凭什么觉得,我只想利用你?难道,你觉得单凭占有欲,我可以三番四次不顾危险救你?或者说,你觉得我要利用一个人,需要做到自己以身犯险的程度?”

    难得看到凤夜辰如此认真的表达着自己的情绪,甚至于有些动怒,孟漓禾一怔,眼里掺杂着说不清的情绪。

    也许,他对自己也的确是有些喜欢的吧?

    只是,这喜欢里,却掺杂了许多其他的东西。

    然而,却也恰恰和她对感情的理解不同。

    所以,孟漓禾还是摇了摇头,在凤夜辰诧异看着她时,又继续说道:“凤夜辰,你救过我那么多次,我一直很感激,但是,你说的对,你的确不是宇文澈,因为,他喜欢一个人,不会以不惜伤害这个人为代价,达到得到这个人的目的。”

    凤夜辰双眼猛的眯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此,孟漓禾轻轻笑了一声:“凤夜辰,你真以为我傻么?”

    凤夜辰闻言狠狠皱了下眉,但是目光里却闪过一丝心虚。

    孟漓禾又怎会看不到,只是,她这话本就不是打探,而是充满了笃定。

    所以,她又继续说道:“凤夜辰,如果我猜的没错,我这次牢狱之灾,看似是因宇文澈招惹了苏晴而起,其实,根本,就是拜你所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