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4章 兄弟夜谈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死死的盯住那个名字半晌。

    连宇文峯都察觉出不对劲来,只是看他像是在思考,所以,没有出言询问。

    良久,宇文澈紧锁的眉头,终于渐渐舒展开来。

    “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宇文峯一愣,刚想问为什么,却见宇文澈嘴角勾起,那张脸上,竟然带着丝他从未见过的温柔,或者说甜蜜?

    不由飞快转了转脑子,本就一直调查的人,此时搭配上宇文澈的反应,不由忍不住向一个人猜去。

    难道,是她?

    “我们要重新商定个计划。”不等他再细想,宇文澈已经说道。

    而这一商定,还真的是从天亮谈到了日落以后。

    甚至于,两个人连晚饭都没有吃。

    商定完毕,宇文峯饿的肚子咕咕直叫,不由摸着扁扁的肚皮,可怜兮兮道:“饿。”

    “饭应该已经好了,等下差人给你送过来。”宇文澈说着,便向外走去。

    宇文峯赶紧叫住:“喂,二哥,喊下人进来就好了,你出去干嘛?”

    宇文澈的脚步却未停:“我去餐室,你自己在这吃吧。

    “那我也一起去好了,何必再送过来。”宇文峯站起身,跑到宇文澈身边。

    这一次,宇文澈倒是停下了,只不过却更是一记闷棍打在头顶:“那你去餐室,我在这里吃。”

    宇文峯崩溃,刚想控诉他干嘛嫌弃自己,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了然。

    接着,往他身后某个部位贱兮兮的瞄了一眼:“既然屁股疼,还是我去吧哈哈哈!”

    边说边一溜烟跑掉。

    这种想独自站着吃饭,又怕被人笑的性格呦!

    真是太好笑啦哈哈哈!

    于是,今晚的宇文峯在这快乐中,活活吃下三大碗饭!

    甚至,还不客气的喝了点覃王府私藏的陈年老酒。

    简直酒足饭饱,人生圆满!

    只不过,等他准备离开之时,却被人再次请了回去,原因是,宇文澈还有事找他。

    宇文峯诧异返回,心里很是奇怪,方才的计划不是已经商定好了么?

    难道,还有什么漏了说?

    而宇文澈黑着一张脸,依然站在屋内,看到他进来,将手中东西朝他一抛:“关好门。”

    宇文峯下意识伸手接住,回身将门锁住,这才看向手里的东西。

    胭脂盒大小,从里面仿佛还散发着一些若有若无的什么香。

    是什么东西呢?

    宇文峯好奇的打开,却见里面是白色,仿若膏脂一般的东西。

    实在想不透到底是什么,宇文峯干脆准备直接询问,然而刚抬起头,话还没有出口,却见宇文澈此时正站在床边,已经脱下了外衫。

    而现在,那双手竟是伸向裤子!

    宇文峯小心肝一颤,哆哆嗦嗦道:“二,二哥,你,你要干嘛?”

    宇文澈闻言,手下一顿,扭头向他投射一个尖刀般的目光,冷冷道:“看不出来么?再明知故问,我就把你踢出去。”

    说完,便冷然扭回身,裤子没脱,但是,却整个人趴在了床上。

    那样子分明就是在等他过来。

    宇文峯仿若晴天一个霹雳。

    看了看他的姿势,再看了看手上那膏脂似的东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颤悠悠的道:“二哥,你是让我把这个用在……你身上?”

    宇文澈眉头一拧,显然有些不耐烦:“宇文峯,你是不是傻?难道不明白?”

    宇文峯表情裂了裂,他,他,他好像是不太明白啊!

    这,这,这太刷新他的认知了吧!

    完,完,完全看不出来二哥有这癖好啊!

    “宇文峯,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宇文澈等了半天,终于忍不可忍道。

    宇文峯一愣,下意识回道:“二哥,我们是兄弟啊!”

    “什么?”宇文澈皱着眉凝视他。

    “我是说,这不合适吧!我和你,我们……怎么能……”

    “宇文峯!”宇文澈此时终于知道他在犹豫什么,简直想要一掌劈开他的脑子,看看他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你给我收起你那套龌龊思想!我是让你给我上药!”

    宇文峯登时一愣。

    原来是上药啊!

    真是把他吓了好大一跳。

    本来原本,这些年二哥没找女人,他就暗戳戳的想过,会不会二哥对男人……

    所以,方才他才神游了一下下,这样的话就真的很尴尬了啊!

    宇文峯摸摸鼻子,轻咳一声,以掩盖自己的心虚。

    他就说嘛!

    就算二哥那啥,他也想象不出他趴在床上的画面。

    如今,这个样子可真的是非常难得啊哈哈哈!

    宇文峯一边朝他面若淡定的走来,一边心里在活蹦乱跳。

    “宇文峯,你再用这种表情,我保证我一定给你踢回去。”

    这么多年兄弟,宇文澈对宇文峯再了解不过,本来就风流成性,不用想也能猜到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宇文峯赶紧摆出一张严肃脸:“冤枉!”

    宇文澈懒得理他,只是一如既往地瞪了他这个从来没什么正形的弟弟一眼。

    “二哥,其实这也不怪我啊!你府上有父皇赐的太医,我怎么会想到,你会让我为你上药啊!”

    宇文峯十分委屈,再瞪我就哭给你看!

    “不能让她知道。”沉默了一下,宇文澈还是说道。

    宇文峯的表情顿时凝固了一下,原来是在顾及孟漓禾。

    看起来,二哥的确对那个女人上了心。

    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但是,二哥孤独这么多年,有了喜欢的女人,应该为他高兴,不是吗?

    所以,也只是一瞬,宇文峯便恢复了方才的神态,故意调笑道:“啧啧,看不出二哥还是个情圣。”

    这一次,宇文澈却没有再说什么。

    一时间,还是避免不了的有些冷场。

    不过,好在宇文峯一向吊儿郎当惯了,逢场作戏是强项,虽然从不会对宇文澈如此,不代表,他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

    所以,他故意坐到宇文澈身后,低声说道:“二哥,那我就给你脱裤子了……”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他还是想给他踢飞,要不是有求于他……

    “我自己来。那边有棉棒,别用手碰我。还有,管好你的眼睛。”宇文澈也不扭捏,自顾自的将裤子褪了下去。

    宇文峯撇撇嘴,装什么装嘛!

    说的好像不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一样!

    然而,当他看到那些裤子褪下后露出的肌肤后,还是吓了一跳,当真是没什么打趣的心思了。

    因为那处哪里还有完好无损的皮肤,简直就是皮开肉绽。

    也难怪,即使是宇文澈,也不愿忍着坐下。

    如果这要是伤在他身上,他恐怕要哭天抹地!

    宇文峯简直感觉自己无从下手,忍不住抱怨道:“二哥,父皇这也太狠了吧!”

    “没办法,他一向吃软不吃硬,若不是我和母妃商量的这出苦肉计,受苦的怕是孟漓禾了。”

    宇文峯有些惊讶:“芩妃娘娘事前知道?”

    “自然。毕竟是夫妻,更了解父皇一些。”宇文澈回道,说着眉头一皱,“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开始上?”

    宇文峯嘴角抽了抽,请把话说完整好吗?

    不能总怪别人想歪,不自己检讨原因吧!

    然而,并不敢说,sosad!

    不过,他是真没想到,为了孟漓禾,连芩妃娘娘都肯让自己的儿子如此,这个孟漓禾,当真是好大的本事。

    似乎又多想了,宇文峯赶紧收回思绪,拿起棉棒抹了起来。

    很久后,大面积的伤口才上药完毕。

    据说这药是皇宫的顶级伤药,见效极快,也不会留疤,看样子,父皇这次恐怕也知道自己打重了。

    终于,看着宇文澈裤子归位,宇文峯长吁一口气,到一旁准备好的清水处洗了洗手:“二哥,天色已晚,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去了。”

    然而,这次,宇文澈又开了口:“既然天色晚了,就留下过夜吧。”

    宇文峯迈出的脚步又僵住,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甚至于双手,还慢慢的护到了胸前!

    “宇文峯,本王对你没兴趣!”宇文澈气急败坏,他到底为什么有这种弟弟!

    若不是怕没有理由让孟漓禾不要过来,他才不愿意和这个分分钟都想削死的家伙住在一起!

    而另一边,听闻果然一直到深夜,宇文峯都没有走的孟漓禾,独自躺在床上出神。

    看起来,是真的有事需要商谈吧?

    所以,才让她自己在离合院住。

    然而孟漓禾,却并没有什么睡意。

    一方面,是有些失落,让她忽然觉得一个人有点辗转难眠。

    另一方面,也是白日里脑袋转了太久,此时,反倒是有些精神。

    甚至脑子里,还有很多白日里那些纷乱复杂的画面。

    忽然,有什么东西微微作响。

    孟漓禾不由转过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此时正站在自己的床头。

    因为背对月光,并不能看清他的脸。

    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挺拔的身姿。

    按理,半夜忽然出现在房间一个人,多数人都会吓个半死。

    但是,孟漓禾却是心里一喜,是宇文澈吧?

    因为之前,宇文澈也经常忽然出现在她的屋子。

    所以,她嘴角一勾,直接从床上坐起。

    只是,还没开口,就听床边之人,三分笑意,三分邪魅的说道:“原来,你见到朕这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