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3章 先分居吧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的身子一僵。

    后腰处,被她搂住的地方猛的一痛,但是,都不足以抵过那份震惊。

    孟漓禾紧紧的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之中。

    这个男人,在紧张她。

    方才的沉默,更是让她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想来,宇文澈当真就是怕自己看到他来送赵雪莹,而特意避开的吧。

    “澈,我不会多想,你以后,不用特意避开我的。”

    没有抬头,孟漓禾闷在他怀里说出这句话,因为她怕自己如果看着宇文澈的脸,便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这个男人为了她大义灭亲,她也不能再把心里话吝啬讲出来了。

    两个人既然决定在一起,自然要坦然相对。

    宇文澈不由怔住。

    孟漓禾这种样子,他好像还没见到过。

    那个可以傲然挺立在众人面前的女人,现在小鸟依人的在他的怀里,真是让他觉得心都要化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并没有像书本中所说的那般,和他大闹一场,反倒是主动表达自己的信任。

    让他不得不动容,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双手也慢慢抬起,将她圈进自己的臂中。

    “我知道了。”

    低声回答她,虽然她方才的猜想是错的,但是既然她不会计较,而他又刚好不能说出真正的理由,那便将错就错,就此揭过吧。

    两个人再也无话。

    昨夜与对方的分离,今日为对方的提心吊胆,都让他们更珍惜眼下的相聚。

    就这样相拥着,感受着对方那颗心因为拥抱自己而加快的心跳,已经满足。

    然而,王府里那些下人们却沸腾了!

    只觉已经闪瞎了他们那十八K钛金单身狗眼,一万点暴击有木有!

    以前虽然也见过拥抱,但都是王爷打横抱王妃啊!

    还从没有见过王妃如此主动!

    简直激动!

    这下也不会再有表小姐作恶了,他们简直可以预感到,未来的日子里,到底会被投喂多少狗粮。

    那……真是太棒啦!

    于是,被下人们纷纷奔走相告而得知情况的某管家,立即脑补出,表小姐作茧自缚,有"qing ren"终破阻碍,小世子有望诞生等等等!

    简直就是一部开年大戏!

    必须赶紧去奋笔疾书,挑灯夜战也值了!

    终于,良久后,丝毫不知道自己给下人们造成了几万点暴击的孟漓禾,在这浓情蜜意下,说了一句非常大胆的话。

    “澈,今天晚上,我可以搬到倚栏院去了。”

    然后,她就红着脸,甜甜蜜蜜的窝在胸膛,等着宇文澈听到这话的狂喜。

    只是,宇文澈却傻了。

    这话若是在他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没有受伤之前说,他绝对是欣喜若狂。

    毕竟,之前的一个月,这个女人都变着法的不让他接近,只为让她的表哥再多留几天。

    这下,终于她主动了,然而自己!

    所以,宇文澈不仅没有一丝孟漓禾想要看到的喜悦,反而感觉到一阵郁闷,因为他还要想办法将她推开。

    真是,爱情的命运多舛!

    咬了咬牙,宇文澈还是将孟漓禾从自己的怀里推起,在孟漓禾期待的目光下,故意为难道:“最近恐怕不方便。”

    孟漓禾一愣:“为什么?”

    “这几日有些事,我要和宇文峯商议对策。”宇文澈随便扯了一个比较听的过去的谎。

    其实并不是想骗她,最近的确是要商量,只不过……

    就当用善意的谎言,来成全他们完美的洞房花烛夜吧!

    “哦。”难得自己豁出去一次,竟然遭到拒绝,孟漓禾说到底心底还是个真少女情怀的妹子,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多说,只是试探着问道:“需要通宵商议?”

    宇文澈淡定点头:“是。”

    只是,看上去淡定,心里却方寸大乱了。

    孟漓禾当真越发让他想要靠近了。

    那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流露出的小女儿姿态,真是让他欲罢不能。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对一个人有这样强烈的保护欲和占有欲。

    然而,越是这样,话说的越发坚决。

    一丝失落不可避免的滑过孟漓禾的脸颊,差那么一点,宇文澈便想说出实情。

    但,那里,实在是太不美观了!

    “好吧。”最终,孟漓禾还是大度的笑了笑,“那就等你处理好再说。”

    宇文澈松了一口气,还好孟漓禾真的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性格。

    看来,要尽快通知宇文峯过来了,不知道要怎么被那小子奚落,也是头疼。

    点点头,宇文澈便以还有事商议为由,将孟漓禾送回离合院,这才回了自己的倚栏院。

    而宇文峯也真的在之后不久便到了府上。

    有些时日没有在覃王府出现,让他再次进门之时,甚至有些恍惚。

    以前,不说是每天都过来一下,不说是和宇文澈都快到了形影不离。

    那基本上,也是隔三差五会过来一下。

    议议事,喝喝酒。

    这么多年,他这个二哥,也就和他还亲近些了。

    只因为,幼时,自己曾经在他被他人欺凌之时出过一次头,当时因为母妃受宠的缘故,让大家有所忌惮收了手。

    在这之后,看起来宇文澈是跟在他身边,而他也天真的以为自己在保护他,可随着年月的增长,不知不觉间,他的势力便越发壮大,后来才发现,他其实是在保护自己。

    而若说还情,这么多年,他为自己所做早已远远超过。

    而自己,也开始辅佐在他左右,与他共谋大计。

    因为,只有宇文澈做皇帝,自己才会心甘情愿俯首称臣。

    也只有他做皇帝,自己才会相信这一生会安然无忧度过。

    因为,自己的性子自己最清楚,皇位并不适合。

    所以,这么多年过来,到底谁还承谁的情,早已说不清了。

    唯一可以说的清的,就是他们的兄弟情义是真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纵使自己对孟漓禾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纵使第一次发现自己真心喜欢一个女人,但,因为他,自己还是要放弃,还是要将这感情隐藏起来。

    甚至,连孟漓禾出了这么多事,他都没有出面,纵使他再担心,但他也相信,他的二哥应该可以处理好。

    更何况,那个女人那么聪明。

    所以,这段时间的不出现是有些刻意的冷却,也刚好,在那次寿宴后,有很重要的事要查,所以,才得以几个月没有出现在覃王府。

    好在,二哥并没有多问,聪明如他,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这一次自己再次过来,只希望,这一个篇章可以彻底过去。

    想到此,宇文峯收起一脸凝重,又换上平日那副世人习惯的风流公子潇洒倜傥的模样,大摇大摆的进了倚栏院。

    “我说二哥,昨日听闻你被父皇打个半死,如今看你还有力气站着,看起来也没什么事么!”宇文峯一进门,便看到正站在屋内的宇文澈,不由调侃道。

    宇文澈眼神很快露出个危险的讯号,眯起眼道:“宇文峯,你是来看笑话的?”

    “哪有哪有!二哥,我好冤啊!”宇文峯小眼睛瞪得可无辜,单看眼睛绝对相信他是五讲四美好良民,然而那嘴角的坏笑,却暴露了一切。

    宇文澈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宇文峯吐吐舌,干脆自顾自坐到一旁,斟了两杯茶。

    因为两人会面,一直都是不让下人伺候的。

    “好了,为表诚意,给你斟杯茶,坐下来喝啊!”宇文峯招呼道。

    宇文澈却又瞪了他一眼。

    宇文峯一愣,却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现在的状况……不能坐哈哈!”

    “宇文峯,你是不是找死?”宇文澈不爽的威胁道。

    他因为这件事都拒绝了自己心爱的娘子!

    竟然还敢提出来给他添堵!

    然而,这若是别人,估计早就怕了,但是,宇文峯却是一面装出不要不要好怕怕的样子,然后一面又拼命笑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妥妥精分大侠!

    不过,他也懂得审时度势,赶在宇文澈真的发怒前停止了笑声,并且摆出一张严肃脸,举起双手道:“我错了,我保证不笑了!请相信我。”

    要不是还用的着他,宇文澈真的觉得自己会将他一脚踢出去。

    “好了好了,不闹了,来,我们说正事。”宇文峯笑也笑够了,终于好心回到正经脸。

    “嗯。”宇文澈点点头,“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经过几个月的潜伏,基本可以肯定,幕后人和我们想的大概一致,而且,和那次皇宫出来后绑架孟……二嫂的人,是一伙。”

    宇文澈神色凝重,脸上渐渐露出一抹冰冷之色。

    “不过,最近有个奇怪的事。”宇文峯又说道。

    “什么事?”

    “有人,要从内部瓦解这个组织。”

    宇文澈眼睛眯起,竟然有人敢对存在了几十年的组织动心思?

    “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宇文峯掏出一张纸交到宇文澈手里:“这是组织里所有人的背景资料,我们查到,其中有人在与逍遥阁联系。”

    “你说什么?逍遥阁?”宇文澈多问一句,确保自己没有听错。

    “对。”宇文峯点点头,“而且,应该是逍遥阁的阁主在参与这件事。”

    宇文澈不由紧紧皱起眉头。

    逍遥阁是杀手阁,按理并没有任何关系才是。

    因为,那里面可以做杀手的人并不多,并没有花大力气瓦解一个组织的价值。

    这根本不合常理。

    宇文澈不由低头看向手里的纸,然而,瞥到一个名字,却是目光骤然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