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2章 王爷跑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很郁闷。

    她回想着方才在堂上的情景,自己看到他身形有些不稳,脸色也有些苍白,赶紧上前去问他是不是有事。

    结果这个家伙,还真的说有事!

    但是,却是有事先走了!

    然后就看到宇文澈安抚的对她笑了笑,接着,和梅青方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去了。

    竟然把她自己留在了大理寺!

    这什么情况?

    作为一个优质相公,不,算优质男友好了,难道不应该在她无罪释放之后,一夜未见之时,赶紧拉着她回家,安慰体贴,诉说相思之情?

    自己走了是什么鬼啊?

    孟漓禾垮着脸和梅青方以及凌霄等人道别后,便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马车上。

    “回府!”

    “公主,你终于回来了!”还没进到离合院,豆蔻便快步跑了出来。

    一见到孟漓禾便不可抑制的哭了起来。

    但是这一次,孟漓禾难得的没有嫌她哭唧唧略烦,因为,这才是正确的故事走向啊!

    难道,自己在宇文澈心里,还不如在一个丫鬟看的重?

    这么一想,孟漓禾更生气了。

    丞相那件事既然宇文澈交给了皇上去处理,那便应该不会再插手。

    毕竟,他一个皇子,也不能做太多事,剩下的,由皇上亲自查更好。

    只要,这个功劳,记到宇文澈身上就好了。

    所以说,他还能有什么事?

    豆蔻哭了好一阵,才终于一边伺候孟漓禾梳妆换洗一边道:“公主,你怎么比王爷晚回来了,害奴婢又担心了一场。”

    孟漓禾沐浴后正在换干净的衣裙,听到这句话不由一愣:“你说什么?王爷已经回来了?”

    豆蔻眨眨眼:“对啊,王爷比公主早回来一会。”

    孟漓禾蹭的站起身,不顾脖间还有颗扣子没扣,便推门而出。

    宇文澈竟然先她一步回了府,却不等她?

    到底有什么着急的事啊!

    她必须去看一看!

    于是,下人们便有幸目睹了,昨日才经历一夜牢狱之灾的覃王妃,今日风风火火的朝着倚栏院迈进。

    那叫一个脚底生风!

    想拦都拦不住!

    只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才到倚栏院的门口,侍卫便告诉他,几乎只是前脚的功夫,宇文澈才去了莹雪阁。

    孟漓禾愣愣的扭头看着路上一众下人,目光里带着深深的谴责。

    所以是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她王爷的去向?

    简直生气!

    可怜苦逼的下人们心里很委屈,因为王妃你走的太快啊!

    我们想说也只能伸出一只尔康手,然后就只能看到你潇洒的背影,可无奈。

    只不过,孟漓禾也只是那么吐槽了一下,便将注意力转移了。

    方才,侍卫说的是莹雪阁,那也就是说,去了赵雪莹的院子。

    而方才她回来之时,梅青方还没有腾出手传唤赵雪莹,那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赵雪莹此时还在府里。

    所以,宇文澈急着回来,然后又去见她,这就是他所谓的有事?

    虽然,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孟漓禾不可能会怀疑宇文澈对赵雪莹上心,但是,丢下自己赶回来见她这件事,哪怕只是送行,或者是怕她不开心,而独自回来见狱前的最后一面,她还是多少有点犯酸。

    不由叹了口气。

    孟漓禾啊孟漓禾,幸亏你遇到的是宇文澈,如果是别人,在这古代还真的是不能再爱了。

    只是,想到赵雪莹即将进入大牢,以勾结陷害之罪,不知道要坐个几年。

    孟漓禾也有些好奇,事到如今,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心认识到自己的错了。

    不然,以她的性格,这几年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挺的过来。

    想着,孟漓禾也便不由自主的朝着莹雪阁走去。

    而才远远的走到院外,就见院子外面已经站立着官府的人,看样子,梅青方已经派人过来了。

    而再走近院子,便能清楚的听到赵雪莹的哭声以及对宇文澈的求饶声。

    孟漓禾不由停下了脚步。

    说实话,对于害自己的人,如果此时她出现,一定是最直接的打击。

    但是,莫名的,她不想走进去了。

    何必呢?

    对于这种人,除了痛恨,剩下的都是怜悯。

    费尽心思都是为了得到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不惜连做人最基本的人格都不要了。

    那一个人,还剩下什么呢?

    “表哥,雪莹这次真的知道错了,你是皇子,让梅大人通融一下好不好?”

    “表哥,或者你带我去见姑母,她一定有办法,雪莹不想坐牢,那里好可怕。”

    “表哥,我发誓再也不伤害表嫂,我马上离开,再也不回皇城。”

    “表哥……”

    陆陆续续的誓言从屋子内传出,赵雪莹哭的当真可怜,看起来倒是真的害怕了。

    只是,却一直听不到宇文澈的回答。

    孟漓禾心有些微微提起。

    宇文澈会心软吗?

    终究,这是他的亲表妹。

    会不会,真的回去为她求情呢?

    然而,还没等她想多久,便听到宇文澈的声音传了出来。

    “晚了。赵雪莹,本王早就警告过你,可是你不仅不听,还变本加厉。兄妹一场,希望你在狱中可以真心悔过,也明确的告诉你,你的身份除了表妹,不会有其他,如果你再对覃王妃起什么心思,你会连这个身份,也不会再拥有。”

    接着,便是赵雪莹崩溃的哭声。

    “带走吧。”宇文澈没有任何心软,仿佛就是为了说这一段话,接着,便听到脚步声响起,侍卫架着已经哭到身子发软的赵雪莹从院子里走出。

    孟漓禾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只见赵雪莹此时满面泪水,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吓的不清,想要挣扎却又没有什么力气,倒是把头发和衣裙弄的凌乱不堪。

    哪里还有平日那大小姐的模样?

    不过,想来是太过于悲伤,赵雪莹倒是没有看见自己,只是哭喊着,好不狼狈。

    看着她走远,孟漓禾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何必呢?

    明明如果早一点放手,如果不那么偏激,可以不必如此的。

    即使家族再没落,还有芩妃,还是皇子的表妹,也不至于受什么委屈。

    “小雨?”

    赵雪莹的身影已经消失,院子又重归平静。

    背后,宇文澈带着的声音响起,很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在此遇到她。

    孟漓禾转回头。

    然而,宇文澈在接触到她目光的一刹那,却躲了一下,虽然很快目光又收回,但那有些心虚的样子,却还是被孟漓禾捕捉到了。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最敏感的,孟漓禾自然不例外。

    心虚?宇文澈好像还从来没有过这种表情呢。

    不由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才方才,原本因为看到方才那一幕便变得凝重的脸上,配合这一蹙眉,更是看上去十分不开心。

    宇文澈脸上立即露出一抹焦急:“小雨,我只是过来对她嘱咐两句,毕竟是我的表妹。”

    听到这话,孟漓禾不由一愣。

    宇文澈这是在向她解释?

    所以,他是怕自己会误会吗?

    心里不由发软,也有些无奈,他都为自己如此了,自己怎么可能不信他?

    最多,只是觉得,他不该避开她做这些事罢了。

    所以,也干脆说道:“所以,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大理寺,就是担心我多想,自己先跑回来见她?”

    宇文澈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孟漓禾会联想到那个方面。

    事实上,昨晚他故意卸去内力用那苦肉计,当真被皇上打了个半死。

    而后腰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更是受伤惨重,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当时,要不是芩妃及时出现,皇上也适时收了手,他恐怕真不确定还可以撑多少下板子。

    后来,也是吃了许多极品良药,又涂抹了许多伤药,才能让他勉强忍着剧痛下了地,又坚持出了皇宫,只是因为不放心孟漓禾。

    只不过,刚一出宫,便接到她从大理寺传出来的暗号,琢磨了一下,便想到了其中的用意,所以才又耽误了一会儿功夫派人去查。

    但,这也已让他有些疼痛难耐,加上后来,在堂上还要装的气势凌人,若无其事,更是耗尽了力气。

    所以,退堂后,他的离开,根本就是不想让孟漓禾近距离接触他,发现他身上的伤。

    一是不想让她担心,二是,伤在那种地方。

    作为一个还没有洞过房的夫君,怎么能让她见到这等惨状?

    非常注意自己颜值,也十分注意某处颜值的某王爷,相当有执念!

    所以,他先行一步了。

    只是,刚好遇到官府抓人,便也强挺着过来了一下。

    但却好像被孟漓禾误会了。

    那个书上怎么说的来着?

    哦对,女人多想起来,那是非常可怕。

    她可以根据一个头发丝,想象出一个女人,甚至还可以在脑中上演一些或许根本就是从未发生的不可描述的事情来!

    非常可怕!

    而孟漓禾本来平日就是可以用一根发丝就可以还原一出大戏的女人。

    那么如果她要多想起来……

    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所以,勤学善用那些老百姓送的民间书籍的宇文大王爷,这会儿非常心惊。

    生怕她按照书上的发展,接下来询问质问逼问,甚至一哭二闹三上吊。

    妥妥可以把人逼疯的节奏。

    因此,他赶紧解释道:“小雨,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

    然而,还没等他将这句话说完,便见孟漓禾忽然上前两步,竟是一把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