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1章 大获全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丞相忍了许久,还是问道:“你到底是如何找到的?”

    然而,宇文澈这一次却看向了孟漓禾,对着她笑了笑说道:“这个问题,还是由本王的王妃来回答吧。”

    孟漓禾大大方方的从宇文澈身后走出,嘴角噙着一抹笑。

    方才看戏看的实在是太过瘾,宇文澈那挺身而出,指点江山的模样真的是帅爆了!

    若不是在这个严肃的场合,她都要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方才丞相那样子,分明就像是被他抓着把柄吊打,那叫一个痛快!

    想不到,这个家伙短短一两个月时间,竟然策反了这么多丞相的人。

    她就知道,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绝对够厉害。

    只不过,是不愿意显山露水罢了。

    而如今,看丞相那色彩缤纷的脸,分明是绝望中带着深深的困惑。

    想来他是想死个明白。

    那也好,那她就成全他,毕竟,她这么心地善良不是?

    孟漓禾十分大言不惭的在心里吐槽了以上内容,接着,摆着端庄的姿态走到了丞相面前,勾起一抹嘲笑道:“丞相大人,其实呢,遇到倒卖粮食的事只是个巧合,那不过是为我们顺藤摸瓜提供了一个枝头而已,接下来,你应该就清楚了,覃王之所以跟你走得那么近,你当真以为他是想和你联姻?也当真以为,他囚禁本王妃那么久,是想废王妃?丞相大人,我看你一把年纪了,怎么做事情还这么天真呢?”

    孟漓禾一段话说完,丞相几乎气的吐血。

    哪怕是方才,知道自己被宇文澈算计,他也没有这般生气。

    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

    他的确想坐上那个位置,所以,那可能出现的后果,他也想得清清楚楚。

    所以即使败了,他也没感到任何的愤怒。

    然而这个女人竟然敢嘲笑自己?

    眼里不由冒出一股想要杀人的怒火。

    然而默默的看着这团怒火点燃的孟漓禾,却丝毫没有被震慑住,甚至轻描淡写的说:“怎么丞相大人不服气,难道我说的有哪一点不是真的?”

    丞相一乐,接着喉头一甜,就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孟漓禾赶紧退后两步,摇着头一脸嫌弃。

    更是让丞相气愤不已。

    宇文澈好笑的看着孟漓禾三言两语便将一个朝廷大臣气到吐血,简直哭笑不得,带着三分宠溺的说道:“好了,丞相是想听,为何能找到他藏粮食之地,我看你好心,还是说了吧,不然,怕他气急攻心,可能等不到听的那一刻了。”

    孟漓禾挑挑眉,一脸意犹未尽,明明还没玩儿够呀!

    其实她心里清楚,就是平时她随意说这两句话,恐怕丞相根本就不往心里去。

    但是近日先是自己认为完美的计划被破解,自己唯一的嫡女也被即将被斩杀,自己几十年来的心血也毁于一旦。

    每一样都是穿心之痛,所以才会在她故意的嘲讽下气急攻心。

    可以说他本就已是强弩之末,自己又推了他一把而已。

    然而,她方才的一段话,也让在场所有人,包括那个一直沉默在一边的凌霄也反应了过来。

    难怪他觉得当时被软禁时,孟漓禾完全不在意,感情这两人根本就是唱了一出双簧大戏。

    可怜他还白白担心了那么久。

    难怪子宸那个家伙,这么放心的拍拍屁股走了。

    说不定是早就猜到了吧。

    这两兄妹,当真是深不可测,连他都被玩儿进去了。

    梅青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由眼神黯淡下来,但是心里的苦涩,只有他自己清楚。

    但是不管怎么说,孟漓禾开心便好。

    唯一有些惭愧情绪的是皇上,毕竟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在那里拼命的为江山社稷去除居心叵测的贼子,自己却还想要将这贼子的女儿指婚给儿子。

    也因此才引发了苏晴一系列事件,而若这个覃王妃不够聪明,那后果连他这个皇帝都自觉难以承担。

    今日发生的一切,他都对自己的儿子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也有了更多的肯定。

    看起来他当真是老了,看来真的是时候将这个大任转交给下一代手里了。

    皇上脸上泛起一抹苦笑,看向孟漓禾道:“请王妃说吧,朕也想听听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孟漓禾这才赶紧点点头,收起脸上那玩笑的表情,但是话却依然很尖锐:“丞相大人,其实我们能找到你藏匿粮食的地点,以及找到苏晴都是由你自己带的路呀?”

    丞相怒目而视,虽然没有问出口,但脸上疑惑的神情却表现出他现在依然未懂。

    既然知道皇上也想听,孟漓禾也不能再过度卖关子,所以干脆解释道:“丞相大人,你还记得,方才休堂之时,我向父皇提出了见暗卫的请求,那对暗卫说的两句话,你可还记得?”

    丞相脸色一僵,他就知道问题出在了这里。

    孟漓禾已经不管他是不是反应过来,现在堂上这么多人,她也满足所有人的好奇,把她之前对胥说的两句话,再一次重复。

    “告诉覃王……”

    “这两句话其实看起来很像暗语,所以我猜你一定会多想。而听到粮食,又听到冰,自然会担心我们发现,所以你一定会有所行动,而我也说了,记得提醒诗韵捉虫。”

    听及此,宇文澈好笑的挑挑眉:“捉虫?”

    “对呀!”孟漓禾调皮的笑笑,“丞相大人,其实我的暗卫有两个人,你派人跟踪了胥也无济于事,因为我的另一位暗卫诗韵也会跟踪你的人。如果不是你派人先去看了苏晴的安危又去看了粮食的安全,我们怎么能那么容易的找到呢?”

    丞相彻底惊住,他好像知道自己为何会失败了。

    因为他并不是失败,在皇上手中与皇上斗志斗勇了这么多年,他自认并不比皇上心机少。

    但是却没想到,这个女人所走的每一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让他防不胜防,他甚至不著边际的想,要是这个女人当皇帝,恐怕他早已断了谋逆的想法。

    看起来这个殇庆国的江山也是非宇文澈莫属了,得这样一个女人,无异于得了天下。

    看着丞相恍然大悟,一脸黯淡,孟漓禾还不忘再捅上一把刀:“丞相,其实说起来,我为何休堂时忽然说那两句话,也是由您将尸体藏尸于冰河里带来的灵感呢!”

    说着望向宇文澈:“我和王爷一直都在想,偌大的京城,丞相大人到底将粮食放在了哪儿,因为我们知道,如若不把粮食找出来,想要治你的死罪并不容易,我们也曾想过,这么热的夏天粮食到底放在哪里储存最好,但说实话,当真没有你聪明,完全没有想到那条冰河,所以你的藏尸提醒了我,如果储藏粮食,那里也是最好的储藏之地。”

    丞相听到此,脸上彻底灰败。

    原本他还有机会警觉的,却没想到,因为主动对覃王妃下手,不仅遭到了她的反击不说,还被她抓到了辫子,让自己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个女人当真可怕。

    只不过想处死他,他这么多年养的人也不是白给的!

    然而,紧接着宇文澈便道:“父皇,关于丞相养的大批人马儿臣已经有了线索,特呈给父皇,希望父皇可以彻查一番。”

    说着,便将一张状似地图的东西交给了皇上,并且还有一枚令牌!

    丞相这次彻底面无血色。

    那枚令牌是他蓄养的兵力中统领之一。

    那也就是说,宇文澈已经根据他储藏粮草这件事,查到他那些暗藏的势力了!

    那他岂不是连最后一条路都断了?

    皇上接过令牌和地图,脸上布满寒霜。

    他的确想过丞相可能有不臣之心,却没想到,他当真已经有所行动。

    今日,是将他连根拔起的时候了!

    “来人,传旨,请方将军和。将军带两万精兵去地图之处捉拿人犯,若有反抗,杀无赦!”

    公公赶紧接了地图,由大内侍卫保护着离开。

    皇上这才转向丞相:“丞相苏故涉嫌谋反,现打入地牢,择日宣判!”

    之后,便站起身,甩袖离去。

    只是在离开之前,拍了拍宇文澈的肩膀,虽未说话,但赞赏之意明显。

    至此,这堂大戏终于彻底落幕。

    以苏晴获斩刑,丞相下牢,等待他的也是死亡而告终。

    宇文澈和孟漓禾可谓大获全胜,甚至还铲除了朝廷最大的一颗毒瘤。

    可谓是收获颇丰。

    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

    哎呀妈呀,她其实也一直紧绷着神经呢好吗?

    虽说斗智斗勇很好玩,但烧脑真是太累了。

    这一次回去,她可要缓缓,非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可。

    不过在这之前,她最想做的是和宇文澈击个掌!

    庆祝胜利哇!

    所以,她抬起手,朝着宇文澈示意。

    然而,对方却显然没看出什么意思。

    孟漓禾只好无奈的拉着他的手举起,然后猛的朝上一击,只听“啪”的一声,响亮清脆,简直透心爽!

    然而,可能是没有防备,宇文澈却是不由退了两步,步伐明显有些不稳。

    孟漓禾不由吓了一跳。

    以宇文澈的功力,以自己的力量,又怎么可能会撼动的了他?

    心里顿时一惊,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上来。

    难不成,是受了什么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