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9章 罪当致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丞相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平民而已!

    平日里若是丞相杀几个人,又有谁敢出声?

    这个孟漓禾竟然抬到皇上的面前,这不是摆明了羞辱他吗?

    所以,他再也忍耐不住道:“覃王妃,小女谋害你,能得到覃王妃的海涵,本官感激不尽,但至于其他人,本官会出银子补偿,就不劳覃王妃费心了。”

    那男子的话就这样尽数被堵在了口中。

    然而,孟漓禾却眉头一挑,眼神带着非比寻常的冷冽,嘲笑般质问道:“银子?一条人命,丞相大人想的却是银子?”

    “覃王妃,本官也只是实事求是而已。作为平民,让人偿命远不如得到银两来的实在,覃王妃怕是根本不了解人间疾苦吧!”丞相的话里带着明显的嘲讽,反正,在他心里,这个覃王妃已经表态,在皇上面前,他也不怕她出尔反尔。

    然而,孟漓禾却笑了。

    说她不知道人间疾苦?

    或许,这具身子的原主不知道,但是,她一个从小便是孤儿,由爷爷含辛茹苦拉扯大的人,又怎会不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

    那应该不只是了解,而是深刻的体验过。

    可是,孟漓禾还是摇摇头:“丞相大人,你忘记了一件事。”

    “是什么?”丞相不由皱起眉。

    “是骨气,是自尊,是骄傲!”孟漓禾忽然大声开口,那徒然拔高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一振。

    内心里就像有熊熊火焰在燃烧,血液里仿佛也沸腾了起来。

    在场,除去皇家这父子,又有谁不是从平民里走出来的?

    凭什么,就该被认为,金钱银两可以收买一切?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丞相的目光,都带了敌意。

    那是不认同,那是对立!

    宇文澈嘴角微微上扬,早在见她的第一面,就知道这个女人,在鼓舞士气方面,有着别人不可企及的能力。

    如今看来,这功力只有更加进步,没有一丝后退。

    丞相也被逼得不由噎住。

    倒不是他无法反驳。

    而是,他很久没有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明明只是一个瘦弱的女子,那股气势,却让他呼吸困难。

    甚至忍不住倒退两步。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宇文澈默默的收回内力,方才的掌风烘托的效果似乎不错!

    曾经,孟漓禾一直是一人对敌。

    以后,他会一直在她身后,再也不是孤军奋战。

    “不错!丞相大人,我不会接受你一分一厘的补偿,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律法,更是天理!”

    李旭忽然站起发声。

    覃王妃一个女子都敢挺身直言,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又怎有躲在身后的道理?

    “你!”丞相一愣,他没想到,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然而,这一切,皇上倒是并不意外。

    孟漓禾的本事,他一向不怀疑。

    再次经过这么一次,他甚至更加相信,或许,有这个女人的扶持,江山给了宇文澈,反倒也安稳。

    懂得以民为本,知道以善待人。

    而且,目光也并不短浅。

    恐怕,放眼整个后宫,如今也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与之匹敌。

    或许,他不该担心澈儿专宠一人,而违背为君之道了。

    如果后宫仅此一人,或许,会更加和谐。

    只要,澈儿愿意。

    经此一闹,皇上倒是豁然开朗。

    至于到底怎么处置苏晴,他已经给过机会了。

    “梅大人,既然如此,一切以律法为准,你宣判吧!”

    “是!”梅青方立即领命。

    这一次,不待丞相再开口,梅青方便已宣判道:“罪人苏晴,因刺伤陷害王妃,谋害高菲等已确认属实,本人也供认不讳签字画押,故,按照殇庆国律法,判为死罪,明日午时斩首示众!”

    “皇上开恩啊!”丞相听闻,彻底崩溃,他到现在都不太清楚,他精心策划的一局,怎么就以女儿被斩首告终了?

    这让他怎么甘心?

    然而,皇上却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再多说。

    “爱卿,事已至此,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好自为之吧!”

    丞相瘫坐在地,双目无光。

    一时间,竟像老了十岁。

    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其悲凉。

    但是,却真的只能用那四个字概括,咎由自取。

    然而,面对这个判决,苏晴却出奇的平静。

    自小爱慕一个人,为了得到他用尽一切手段,最终临死前,却没得到过他一句劝阻。

    满心满眼都是孟漓禾那个女人。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但是,既然如此,心如死灰,倒不如一死了之,总比,真的被刻字送到边疆,受尽一世苦楚来的痛快。

    只不过,终究,还是对爹爹有所愧疚。

    因为只有一天的时间,除非是劫狱,否则,不可能有机会救她。

    而她,也不想活了。

    倘若爹爹被抓到,那便不是今天这么容易便能撇开关系的了。

    所以,听到宣判结束,她转过身,朝着丞相的方向,硬生生磕了三个响头。

    “女儿不孝,先走一步了,来世再孝敬您!”

    说完,便站起身,准备随着走过来的狱卒而去。

    场面甚至带着一抹壮烈,但,却无人同情。

    害人之人,理应如此。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最多,只是给她一声叹息。

    因为人难免都有执念,但再大的执念,却不该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

    淡然的看着苏晴被押着往外走,孟漓禾无悲无喜,因为结果本就该如此。

    然而,却见行至门前,苏晴脚步却忽然一停,扭头看向此时正被人遗忘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丫鬟。

    不由脸上冷冷一笑,再次扭头,却是转向孟漓禾:“覃王妃,记得好好审审你的丫鬟背后是谁主使,毕竟,没有她告诉我你的动向,这个阴谋从一开始就不能实现。”

    说完,不等孟漓禾有所反应,便直接扭回头走出去。

    临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哈哈哈!”苏晴的嘴里发出一声大笑,却是凄惨无比,听起来近乎疯癫。

    孟漓禾不由眉头紧锁。

    如果说府里有人里应外合,那,她想她知道这个人是谁。

    众人这才想起,这一开始,所有的由头,都是从这个丫鬟开始。

    院外不再回想苏晴的大笑,梅青方一拍惊堂木:“押到堂中来!”

    接着,那丫鬟便被两个侍卫架起,直接拖了过来。

    因为她此时吓得,已经腿软到不能站起。

    小丫鬟哆哆嗦嗦的跪在那里使劲磕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是奴婢一时糊涂!”

    梅青方直接问道:“方才苏晴说有人同她勾结,是不是你?”

    丫鬟一惊,赶紧说道:“不是奴婢,不是奴婢,这一切都是……”

    “梅大人!”然而,孟漓禾却提前一步打断了丫鬟的话,“这丫鬟与覃王府签有死契,按律,覃王府有自行审判的权利,所以还请梅大人交由覃王府审问。”

    梅青方和宇文澈的眉头几乎是同时一皱。

    梅青方忍不住问道:“覃王妃,这丫鬟虽与覃王府签了死契,但背后指使的人不一定,你确定要回去审问?”

    “确定。”孟漓禾回答的干干脆脆。

    其实,她心知肚明。

    宇文澈的母妃既然已经恢复记忆,坦然相对,这丫鬟虽然是她所赐,但指使的人,却一定是赵雪莹。

    她并非不想与她计较,毕竟,这个人时时刻刻都存了杀她的心思。

    但她也同样记得,母妃和宇文澈都说过,赵雪莹是赵家唯一的血脉。

    所以,她还是希望给他们留一些后路。

    至于这一次,到底要如何处置,可以由母妃和宇文澈共同决定。

    但是闹到了公堂之上,皇上面前,便是他们想挽救也无能为力了。

    所以,她还是阻拦了下来。

    梅青方皱眉,没有带话,显然是并不赞同。

    不知道她的用意,但留一个害她的人在身边,他也一万个不愿意。

    忽然,宇文澈却开了口:“这个丫鬟的审问权,本王正式交由梅大人。”

    孟漓禾不由一惊。

    这个宇文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然而,下一句话,宇文澈便直接给予了解答:“我说过,上一次,是我最后给她的一次机会。”

    态度坚定,没有半丝疑虑。

    即使是亲表妹,也不能容忍她一而再再而三如此。

    不得到真正的惩罚,永远不会有彻底悔改的那一天。

    他又怎会不知道孟漓禾为他所想,但,恰恰如此,他也要彻底保护好她,因为,她受的伤害太多了!

    孟漓禾不由叹了口气,心里酸酸涨涨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哪怕她被打入大牢,被人诬陷差点定罪都没有如此。

    他们,都是在拼命为对方着想啊!

    有爱人至此,复又何求?

    梅青方与宇文澈视线交汇,这是第一次,两人意见统一,都是为了保护同一个女人。

    “说吧,是谁?”

    “是……是表小姐,她说此次一定可以铲除覃王妃,还许诺奴婢升为主事。所以,奴婢一时糊涂……”

    “来人,即刻捉拿赵雪莹,并将此人押下去!”梅青方不等丫鬟说完,便发了令,为了主事的位置便丧尽天良,还有什么好听下去的!

    到此,一出大戏就此落幕。

    众人不由摇摇头,这覃王也堪称祸水啊!

    幸亏覃王妃够厉害,不然怕是十个也早就见阎王了。

    而一直旁听的丞相被打击的不轻,经过片刻,却终于脑子清明起来。

    现在离斩首还有一天时间,他还不能放弃!

    他要尽快回府去见他的谋士们,说不定,还能有转机!

    只要保住苏晴一条命!

    所以,尽管方才已经似被抽干力气,丞相还是直起身子,对着皇上道:“皇上,小女之事,臣痛心不已,还请恕臣先行告退。”

    然而,还没等皇上点头,却听一旁,宇文澈已经开口:“丞相大人且慢,本王觉得,是时候追究一下丞相大人的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