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8章 恩爱不分地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手掩藏在宽大的衣袖里,所以并不易被人察觉,孟漓禾便悄悄的伸过去,用一根手指,在宇文澈的手心挠了挠。

    宇文澈的手下意识一颤,这女人……是要干嘛?

    然而,还没等他猜透,便只觉这根手指又开始动起来,似乎在他的手掌心写了一个字。

    字?什么字呢?

    宇文澈仔细的回想方才的笔画,应该是……乖?

    顿时额头上黑线掉落宛若瀑布,这个女人竟然让他乖?

    这种哄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这个字,因为芩妃很早便出事的缘故,他记忆里都没怎么出现过。

    更从来没想过,会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

    若是之前,谁敢这样对他说,他一定认为那人在侮辱他,也必定会让她尝尝代价。

    然而,不知怎的,今天从孟漓禾那里得来,除了一些哭笑不得外,为何心里还有些柔软和甜蜜?

    他真的是中邪了吧?

    感觉到身旁的气息瞬间收敛许多,孟漓禾只觉十分满意。

    这个高冷的大王爷,也是可以很乖的么!

    那句话不是说吗?

    爱一个男人就想把他放到子宫里来养,哈哈虽然夸张了点,但意思并没有问题。

    因为她面对宇文澈时,好像确实有时候像小女人般害羞的连自己都不认识,然而,有时候却又大女人那般,想保护他到母性泛滥。

    这种看似矛盾的组合体,让她那聪明的大脑也无法给一个清晰的解释。

    唯一的想法便是,因为爱情吧!

    唇角微微勾起,孟漓禾慢慢收回手,毕竟,人家还在写罪状书呢,他们这样开小差很不好的哇!

    然而,手还没完全撤出,却觉被一只手猛的一握,孟漓禾一愣,试着抽出那只手,然而,在宇文澈的力量下,这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而此时又在公堂之上,孟漓禾并不敢用力拉扯,也只好在发现无法撼动之后,暂时妥协,然后用目光示意他赶快放手!

    然而,宇文澈却似什么都未发生般目视前方,一脸淡定。

    要不是手还被他紧紧的攥着,连她都快觉得,这人正在一如既往的高冷中。

    但这都是假象!

    所以说,覃大王爷你的高冷根本就是装的吧?

    明明还在做着这等无耻之事!

    腹黑什么的,并不可取好吗?

    孟漓禾愤愤的看着他,只觉自己又马失前蹄了!

    刚刚就不该安抚他!

    最好用醋淹死他!

    想到此,孟漓禾忽然意识到,咦,这个情况似曾相识呢!

    好像,曾经好多次,他都是这样在意,以前,她好像还觉得是绿帽子的执念,如今看来,莫非,这家伙早就喜欢自己了?

    敢情,以往也都是吃醋?

    孟漓禾越想越美,甚至于都忘记还要阻止宇文澈恶行这件事。

    “被我拉着手,就这么开心?”

    耳边,再次传来宇文澈带着调笑的声音。

    孟漓禾的美滋滋瞬间破碎!

    差点想要转化为哭唧唧!

    并不是啊!

    我只是发现了你喜欢我的事实,这一副吃定了我的样子是闹哪样?

    然而,宇文澈这一次却面带笑意,嘴角勾起一抹明媚的笑,让孟漓禾谴责的目光立即化为花痴。

    宇文澈笑起来就是帅啊!

    所以,身旁那些人就有幸看到了这样一幕。

    两个人均笑意吟吟,王妃更是满眼爱意的看着王爷,简直太有爱!

    堂上两边,今日上堂的侍卫们都觉得,见到了活生生的秀恩爱,比那些话本上还要暴击一万点!

    真是一言不合就虐狗,请继续!

    所以,整个堂上,出现了无比诡异的画面。

    跪在地上挫败颓废的,坐在那里淡然漠视的,站在中间不断冒粉红泡泡的,以及站在两边表面面瘫内心流口水的……

    当真是五花八门,精彩十分!

    终于,在这奇特的和谐中,书记官放下了笔。

    梅青方接过,确认无误后,便点点头,差人将这罪状交到棠下苏晴手中。

    “苏晴,仔细看看上面陈列罪状,若无异议,便签字画押吧。”

    苏晴低头扫了一眼。

    罪状写的很长,但意思就两点,之前恶意刺伤覃王妃,这次蓄意嫁祸覃王妃,并杀死名为高菲之人。

    忍不住心里讥笑一声,这个梅大人,还真的是滴水不漏,连刺伤覃王妃也写了进去。

    不过若是以往,她或许还要再辩解一下。

    但是现在和其他买凶杀人放在一起,这一点当真不算什么了。

    就算是,去除这一个,对她也无济于事。

    所以,干脆也不再多说,直接拿起一旁的笔,签下字。

    而之前那凶手,原本以为还有转机,一见这个状况,心里不由越发还怕起来,竟是立即磕头道:“大人,草民虽然为非作歹,但也不愿做这明知必死还要污蔑人的勾当,是他们绑架了我的女儿,威胁我,我死不足惜,还请大人救救我的女儿啊!”

    梅青方一听,立即皱眉道:“苏晴,可有此事?”

    “对。”苏晴懒得争辩,反正也不差这一项。

    只不过,没想到这个死男人也临时反水,相信,她的爹爹不会让他好过!

    梅青方脸上出现大片阴霾。

    虽然作为主审,不该投入感情。

    但这苏晴的做法实在太可恶。

    绑架亲人,还是个孩子。

    这个丞相,便是如此教育子女的吗?

    也难怪,之前孟漓禾会骂她没有家教。

    梅青方冷声问道:“他的女儿被你绑到了何处?”

    苏晴倒是痛快,直接说出一个地址。

    梅青方立即便差人过去救援。

    之后,在罪状书重新补充完毕,又签字画押后,梅青方看着罪状书,一字一顿说道:“苏晴,故意伤害,绑架威胁人杀人,并嫁祸给覃王妃,罪行恶劣,按律当斩。”

    此话一出,不仅是苏晴,连同丞相在内,也是大吃一惊。

    在他们看来,皇上尚且还要顾忌丞相的面子,这个梅青方,竟然直接搬出律法,难道还要故意上演铁面无私不成?

    然而,只听梅青方继续说道:“故,判决苏晴为斩……”

    听到这个字,不等“首”字出现,丞相便一把跪在皇上的面前。

    “皇上,请您开恩。小女无知,犯下滔天大罪,理应伏法,但却也是臣管教无方,请皇上看在臣这些年为了朝廷鞠躬尽瘁的份上,饶了小女一命,臣当领教导无方之罪。”

    此话一出,梅青方只好停下判决。

    从他的角度,不管是按照律法,还是按照感情,他都认为苏晴判为斩首并不为过。

    然而,既然如今丞相求到了皇上那,他也只好等待皇上的决断。

    一时间,公堂肃静。

    所有人都在等着皇上的回答。

    这倒和上朝之时截然不同,因为上朝尚且有人劝解,但如今,形势几乎可以说是一面倒。

    除了丞相的求情,根本没有一个人出来跟着开脱。

    梅青方看样子是要判决斩首,而澈儿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就算他要照顾些丞相的意思,也不能判的太轻,否则,让这个日渐成长的儿子,和殇庆国的状元郎,觉得他这一国之君,有失公允就不好了。

    而且,苏晴的确可恶至极。

    他平生也最讨厌这样的女子。

    加上,也是该敲山震虎,给丞相提点一番了。

    所以,思虑一般后,皇上还是开了口:“梅大人一向公正,朕同意他的判决,但丞相的确为朝廷做了许多事,按照律法,若是可以获得被害人原谅,可以酌轻处理,因此,依朕看,死罪就免了,但是苏晴罪行恶劣,发配到边疆,一辈子不得回京吧!”

    “这……皇上!”丞相大惊失色。

    他以为皇上最严重不过就是给她个终身牢狱之刑。

    怎么竟然罚的这么重?

    而苏晴更是几乎要发狂,谁不知道,发配到边疆的人,脸上要被赐“罪”字,而且要终身苦力,她怎么可能受这种罪?

    如果这样,那她宁愿去死!

    丞相还要说话,却听皇上已经对着宇文澈问道:“澈儿,你觉得呢?”

    然而,宇文澈却是回道:“父皇,受伤害的是儿臣的王妃,所以,儿臣觉得,是否可以谅解,还要问禾儿的意见。”

    孟漓禾心里一暖,这宇文澈摆明了是在提高她的地位。

    她又怎会不知道,在古代,女子嫁人便是从夫,说句不好听的,又哪里有话语权?

    “父皇,儿媳觉得,一切由父皇做主便好,相信父皇会给儿媳一个公道,但是父皇,最大的受害者是高菲,儿媳觉得,还要问他们的意见。”

    孟漓禾如是回道,对于苏晴是否处死,她并没有执念,相反,让她用一辈子的苦,来记住今天的教训,值了!

    一直跪在那里,几乎被忽视的男子,闻言抬起了头。

    从方才他听到是丞相之女害菲儿致死,他便心生绝望。

    那样的权贵,又怎会是他这等书生可以惹得起的?

    纵使他有豪情壮志,也在努力考取功名,想要大显身手。

    但,如今他还什么都不是,胳膊又要怎么拧得过大腿?

    所以,他想的只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待他金榜题名,再报今日之仇!

    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覃王妃竟然在所有人都已将他遗忘的时候,将他提了出来,并且要征求他的意见。

    他,一个平民,何德何能!

    他,又怎能不为之动容?

    所以,他抬头看向孟漓禾,看向这个唯一尊重他的人,缓缓开口。

    然而,话还没说出一个字,却被丞相一声暴喝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