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7章 你敢眉目传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已经开口,即使宇文澈再气愤,也不得不暂时按捺下来。

    反正,等下,还有总账等着一起清算。

    将手从苏晴的脖间撤下,宇文澈的双眼却依然满是冷意。

    而皇上的这一声,也让苏晴彻底清醒过来。

    她方才说的那些话,如今已经是万劫不复,皇上在此,她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嫁给宇文澈。

    这一次,她当真是输给了孟漓禾,输的彻彻底底。

    甚至,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为什么,刚刚她就直接说出了那些话?

    她真的是,连自己都不明白。

    然而,已经承认计划是事实,如今,被宇文澈那冰冷的目光刺激后,她反倒更加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探求自己方才举动的时候。

    也许,是她太不甘心了,所以面对孟漓禾,便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吧?

    但,既然如此,她不能让爹爹跟着她一起被定罪。

    陷害王妃,那是多大的罪,从一开始她就知道。

    她不知道的是,这么完美的计划,孟漓禾竟然也能破解。

    但是,只要保住爹爹,以爹爹的势力,救她也是早晚的事。

    其实她也不傻,爹爹的势力恐怕早已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不能给皇上这个打压爹爹的机会。

    所以,恢复了自由的苏晴,这一次,脸上收起了那股愤恨,更多的倒像是绝望过后的平静。

    只见她双腿弯曲,直接跪于堂上,大喊道:“皇上,梅大人,陷害覃王妃一事,苏晴供认不讳,但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不关爹爹的事,还请皇上和梅大人明察。”

    丞相一愣,看向她的目光简直是痛心疾首,方才那怒其不争的情绪,尽数化为心底一声哀叹。

    然而,梅青方又怎会这样轻易放过这始作俑者?

    所以,听到苏晴的话,他却反问道:“苏晴,你方才已经承认,一切听从丞相大人所为,如今却又说与他无关,你可知,你这样出尔反尔,不仅是藐视公堂,甚至可以说是欺君之罪!”

    苏晴心里猛的一惊。

    她方才承认过?

    何时?

    为何她自己都不记得?

    而大概,现在只有孟漓禾清楚,她方才是在催眠过程中被宇文澈吓醒。

    吓醒的时候因为嘴里还在说着话,所以记得当时的一句,但在这之前,处于催眠状态下说的话,却是完全不记得了。

    如今,这欺君之罪这个罪名实在太大,仿若一记闷棍打在她的头顶,让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喃喃的说着:“我没有……”

    丞相目光一寒。

    眼前这形势急转直下,丞相立即上前。

    看出丞相想说话,宇文澈隔空将他穴道解开,毕竟,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再拦着他了。

    丞相可以开口,立即说道:“梅大人,不瞒梅大人,近日小女一直神智有些不清楚,似乎自从上次误伤王妃之后,本官便已发现,所以,还请梅大人明断,小女或许真是身有疾。”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神色可谓是五花八门。

    但是,也不乏有人当真有些相信。

    因为这苏晴今天的表现,的确有些不算清醒。

    只不过,孟漓禾却不由面带讥笑。

    这个丞相还真可谓姜还是老的辣。

    竟然想到用神经病这种罪来搪塞,所以,只要神经有问题,就可以随便出来毁人容貌,随便出来伤人了吗?

    更何况,口口声声说自己制定如此周密计划之人,身上却被贴上神智不清的标签?

    这是把在场所有人当傻子么?

    这恐怕是平日用势力压制惯了,所以,甚至于连皇上在此,都已经下意识为之了。

    果然,皇上的脸色渐冷。

    若说之前,哪怕当真是丞相一手策划嫁祸孟漓禾,他也可以认为是为了自己女儿,又或者是为了拉拢日益丰羽的宇文澈,而为之。

    但如今这个做法,却无意于,欺下瞒上,根本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不过,这一切也不必等他出声。

    宇文澈已经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丞相大人,想必梅大人方才提醒苏晴的话你没有听清,那本王再来重复一遍,堂上任何话若是被证明有假,都是在欺君。”

    许是宇文澈的气场太过强大,丞相偷偷擦了一下汗,方想要打个哈哈,如往常般随意向皇上解释两句,却猛然发现,皇上此时的脸色阴沉,很明显是极为不悦。

    这让他顿时心里一沉。

    伴君如伴虎,伺候了皇上这么多年,又怎会不知道他的脸色代表什么?

    又怎会不知道,皇上又最忌讳什么?

    顿时恍然大悟,他方才的举动,当真是过于嚣张了!

    他的势力大的确不假,但却也大不过皇上。

    那可是掌握着所有人生杀予夺大权之人。

    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再也不敢妄图用平日之法插科打诨,赶紧正色道:“覃王教训的是,一切都只是臣的怀疑,并未坐实,考虑不周,还请王爷赎罪。”

    听他不再执着于方才的话,宇文澈冷哼一声,淡淡的收回目光,也不再与他废话。

    “既然如此,那关于此事,丞相的说法呢?”梅青方见机问道。

    丞相的脸上很快呈现出一抹复杂的表情,视线转向苏晴,只见她对自己摇摇头,目光忍不住微微眯起,挣扎一番,还是咬牙道:“梅大人,都是本官平日太娇惯小女,只至于她犯下大错,此事本官并不知情。”

    孟漓禾静静的将两个人的视线交汇收入眼底。

    这个苏晴,这会倒是懂得大局为重了。

    只是,这苏晴还不知道,此刻她的想法有多天真。

    她孟漓禾,从来不是什么圣母。

    欺负了她,又怎会是你想如何便如何?

    想给自己留后路,也要看看,你们是不是当真有这么大的本事!

    既然如今,你睁着眼也要往自己曾经填好的火坑跳,那她就拭目以待了!

    梅青方的眼里也不由划过一抹轻蔑之色。

    不管出于什么考虑,这个为父之人,的确是将自己完完全全的摘了出去。

    那么,纵使他有千般理由万分无奈,这举动也说不过去。

    因为,感情和理智很多时候都是冲突的。

    如果,他与哥哥同样面对这一局面,他相信,亲情都会让他们在当场尽最大努力保护对方。

    因为,所谓的后路,又有谁是否可保证不出意外?

    只有,尽全力让对方脱险,哪怕自己遇到更大危险,才最安心。

    虽然,可能太不理智,但,这也恰恰是感情二字的珍贵之处。

    所以,这个丞相,抛开一切不谈,单凭这一点,他梅青方便不耻。

    转过头,梅青方看向苏晴:“苏晴,你又怎么说?”

    苏晴这次终于定了神,坚定的说道:“回大人,方才提及是爹爹所为,是因为苏晴习惯了被爹爹保护,但事已至此,苏晴也意识到,这不是小错,不能再让爹爹蒙不白之冤,苏晴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当真是我一人所为。”

    梅青方的视线从她的身上转向孟漓禾。

    视线交汇,搭档默契的两个人,立即从对方眼中领会到想要表达的意思。

    孟漓禾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梅青方这才收回目光,朝身边的书记官点点头。

    书记官立即奋笔疾书,开始书写罪状。

    看样子,已经不再需要继续审问。

    孟漓禾不由在心里摇了摇头。

    其实如果这件事,是丞相大人主使,而将苏晴撇出去,只让她做个从犯的话,嫁祸王妃固然罪大,但是毕竟是未遂,加之他官位显赫,皇上也会多少顾及,不会治他什么真正的大罪。

    然而,若是苏晴自己为之。

    那就相当于,一个没有任何官阶的平民,企图谋害正一品王妃,那首先便是大不敬。

    不管她是不是有机会成为王妃,至少,在成为之前,她没有受到过任何赐封,就是最普通的平民无疑。

    再加上,她亲口承认之前所伤王妃,那罪上加罪,就算不是死罪,恐怕也要坐上一辈子牢。

    因为,这人多次加害人,极具威胁性。

    所以,为了后路,却要承担更大的罪。

    这一招,当真是太自大了。

    自大的以为,只要丞相在野,一切都可以翻盘。

    却忘了,这殇庆王朝,如今多了她孟漓禾!

    她,就静静的等着这些害她的人,等下,尝尝她送给他们的回礼!

    想到接下来的事,孟漓禾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在这严肃的堂上,竟是骤然多了一抹亮色。

    然而,宇文澈的脸色却黑的如锅底。

    当他是瞎的吗?

    方才那默契的对视,对视后的笑容,真是要气死他了好吗!

    爱都是自私的,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与别人这般默契,试问哪个人的心底可以毫无波澜?

    所以,明明知道两个人只是一起办过案,所以才有这默契,明明知道只是梅青方单方面对孟漓禾有感觉,宇文澈还是忍不住醋意泛滥。

    那感觉,就像打翻了多年的老陈醋,那叫一个酸爽!

    众人只觉,这简直是一堂有味道的审案,牙要掉啦!

    “当着你相公的面,和别的男人眉目传情?嗯?”宇文澈终于按捺不住,稍稍动了脚步,用只有孟漓禾可以听到的声音说着。

    当然,别人到底有没有武功深厚到也可以听到,他并不是很在意!

    我们的宇文澈大王爷就是这么任性!

    孟漓禾诧异的美目一瞪。

    不是吧?

    这也吃醋?

    偷偷和小伙伴密谋了一件事情而已啊!

    这和眉目传情是两码事好不好?

    而且皇子大人,您老爹还在旁边坐着,请问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

    头顶划下两条黑线,但是,想了想,孟漓禾还是悄悄的伸出了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