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章 案发现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何事如此惊慌?”

    已走到门边的皇帝,微微皱了皱眉,方才的慈爱转眼变成了威严之势。

    “回皇上,是怡妃……怡妃娘娘升天了!”

    “什么?”皇帝的眉头迅速极为拧为一团,满脸的不可置信。

    明明,昨夜他还见过怡妃,而且因为她那有些任性的脾气,还训斥了她几句。

    今日,怎么就……

    “可知怎么回事?”

    “回皇上,听闻是端妃娘娘下毒害死怡妃娘娘,皇后现在已经宣端妃到怡心宫,正在对端妃娘娘进行审问。”

    “你说什么?”

    身旁,五皇子宇文峯听到端妃的名字,一个箭步跨出,往日那嬉笑的表情倾数退尽,一把攥住小太监的衣领,恶狠狠的将他从地上提起。

    “你说谁下毒?”

    小太监煞白着一张脸,眼见皇帝并未出声制止,又不敢不回应,支支吾吾的说:“回五皇子,是端,端妃娘娘。”

    眯了眯眼,宇文峯一把将小太监扔回地上。

    回身却是扑通一声对着觞庆皇跪下:“父皇,我母妃一向宅心仁厚,且一直与怡妃娘娘交好,儿臣相信一定不是她所为,还请父皇不要听信谗言,还母妃一个清白!”

    一直旁边的孟漓禾,这才心里大概有了个谱。

    原来这个端妃,是宇文峯之母。

    看来这是被卷进一棕命案之中了。

    不过,以她作为刑侦师的经验来看,此时定为谋杀,还为时尚早,而以她对皇宫的了解,即便是谋杀,也不一定如表面那么简单。

    只不过如今,不管此事真相如何,皇后掺和了进来,此事,都是更是难办了!

    “来人,摆驾怡心宫!”

    皇帝没有回答宇文峯之请,他心里清楚,事情没有明确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排除嫌疑。

    虽清楚五皇子心急如焚,但金口玉言,他的话却是最不能轻易说出。

    眼见皇帝已乘龙辇而去,宇文峯顾不得其他,连忙紧随其后。

    他,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妃被冤!

    宇文澈亦是难得的皱了皱眉,脚步并不迟缓的走开。

    喂!

    孟漓禾目瞪口呆的看着宇文澈离去。

    这个臭男人,兄弟有难就不理老婆了不成?

    好吧,他也并没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老婆。

    但是就这样把自己扔在这也太不仁道了吧!

    不管了,她也要去!

    要知道,谋杀现场,怎么会少的了她?

    怡心宫,如今可谓是人仰马翻,乱为一团。

    孟漓禾还未走近案发之地,便听到皇后那熟悉的声音,在高亢的响着。

    “端妃,你招不招?”

    听不到端妃的回答,却听到她的声音再次响起。

    “端妃,本宫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上刑!”

    而此话,除了孟漓禾等人可以听到,自然也一字不落的落到了龙辇中人的耳中。

    皇帝面色一冷,轻咳一声。

    立即,外面的宦官会意的扯着嗓子喊起:“皇——上——驾——到——”

    皇后脸色顿时一僵。

    她倒是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快便来了!

    刑具已摆上,根本来不及收起。

    皇后赶紧堆起满脸的笑,迎了上去。

    “臣妾恭迎皇上,皇上怎么过来了,此事乃后宫之事,交由臣妾处理便好!”

    皇帝却充耳未闻,眼睛直直的看着端妃面前的刑具。

    这是一套打夹板,方法是用力扇打人的脸,而被这夹板用了刑之人,轻则牙齿全部打落,以后只能吃流食,重则脸部扭曲变形,将人毁容。

    且若用力较大,时间较久,甚至可以致人痴傻或者死亡。

    是一个相当残酷的刑具。

    这个女人,竟然用它来严刑逼供,而且,还是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

    周身骤然聚起一道强烈的冷意,皇帝从龙辇上大步迈下,冷冷的开口:

    “皇后,你这是要屈打成招吗?”

    皇后登时吓了一跳,赶忙跪了下来:“皇上冤枉臣妾了,如今一切都显示她就是凶手,而她又死不承认,臣妾才如此的。”

    一声冷哼,皇帝却未多听她多说,直接从她的身边离开。

    皇后狠狠的将手蜷起,将指甲深深的刺入手心。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掩盖她心里的痛。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对自己这样冷酷无情!

    果然,后宫的女人都得死!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理会又如何,她手上的证据,就是要让端妃再也没有翻身之时!

    孟漓禾皱眉看着这一切,为什么,她觉得方才,这个女人的眼中好像出现了红色的火焰?

    但是细看,却又消失不见。

    天,真的是没睡好眼花了吧?

    孟漓禾揉揉眼,不能花不能花,等下说不定还要靠你这个火眼金睛呢!

    只见皇后直接从地上站起,不顾皇帝的阴冷面孔,直接大声开口道:“皇上,据臣妾了解,昨夜端妃来怡心院同怡妃一同饮酒,之后才独自回去。而第二日,怡妃便毒发身亡在自己寝宫,经太医确认,酒里有毒。皇上,您可以找太医和仵作,一问便知。”

    “母后,父皇,可是这并不能证明毒就是我母妃所下,如果有人嫁祸,也完全可以待我母妃走后下毒。”

    不待皇帝说话,一旁的五皇子却率先开口。

    皇后却只是冷笑着:“峯儿,母后理解你护母心切,但,是你母妃自己说的,她走的时候,怡妃已经睡了。若不是她下的毒,难不成,还有人叫醒怡妃喂她毒药吗?”

    宇文峯显然未料到情况是这样,一时也有些语塞,但依然转头看向皇帝:“父皇,儿臣相信母妃是被冤枉的,请父皇一定要明察秋毫……”

    “好了!”皇帝被两人吵的不胜其扰,摆摆手制止宇文峯的话,“朕既然来了,便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尔等多说无益,退下。”

    眼见自己的话可能引皇帝更加反感,宇文峯也只得退到一边。

    孟漓禾皱皱眉,看起来形势确实很不利呢!

    然而,更大的疑惑却随之而来。

    形势如果这般明朗,那这端妃是傻子不成?

    如果真的是她下毒,难不成她想不到今日要发生的一切?

    还是说,她又故意做出这个样子,实际有什么别的准备?

    只不过,令孟漓禾值得高兴的是,皇帝这一次并没有顺着皇后的思路走,而是将问题抛给了端妃,要知道,与嫌犯对话,有可能是比证据更有可能接近真相,也发现破绽的机会!

    “端妃,朕命你清清楚楚,一字不差的告诉朕,昨晚你都做了什么。”

    孟漓禾赶紧顺势看去,只见一直跪在地上之人,终于抬起头。

    只不过却是一个陌生面孔,是今日拜见皇后时未曾见过的。

    大概三四十岁的模样,大概因保养的很好,看不出多少衰老的痕迹,虽然跪坐在地,额头的发丝有些散乱,却并不显得狼狈。

    最重要的是,那双眼睛,丝毫看不出一点慌乱。

    孟漓禾知道,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此镇定,要么就是惯犯,要么就是坦然。

    她,也有些好奇,这个人到底是哪一种。

    只听她慢慢开口:“回皇上,臣妾与怡妹妹在宫外时便相识,一向交好,昨晚听闻她被皇上训斥,想着以她的性子定是不好过,所以前来探望,臣妾来之时,她正在饮酒,之后便要求臣妾陪着一起喝,臣妾百般劝说,但她还是喝了很多,臣妾不放心,便待她睡去后才离开,这中间,还命丫鬟煮了一碗醒酒汤,吩咐待她起夜头疼时服下,之后臣妾也离开了怡心宫,臣妾一向不胜酒力,昨晚因少量饮酒,所以今晨头疼欲裂,故今晨向皇后娘娘请安也告了假。臣妾并未向怡妹妹的酒里下过毒。”

    皇帝紧紧的皱着眉头,这段话,说白了,也就是像皇后所说,她自己承认了陪怡妃饮酒。

    虽然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下毒,但酒里有毒,怡妃毒发身亡。

    想及此,皇帝转向一旁的太医和仵作。

    “将你们二人,查到的结果报上来。”

    只见一名穿着白色仵作服的人上前:“启禀皇上,启禀皇上,怡妃娘娘嘴角有黑血流出,确实是中毒迹象。”

    接着,太医随后开口:“启禀皇上,臣检验过酒杯,里面藏有蛇毒,该毒不是当场毙命,而是之后发作。只不过,这毒,并非宫中所有。”

    并非宫中所有?

    皇帝眼睛一眯:“来人,将后宫所有可自由出入皇宫之人带来!”

    一声令下,很快,院中便带进很多人,从丫鬟到奴才,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

    “说,有谁在宫外买过毒药?”皇帝冷冷的扫着眼前一甘人等。

    此话一出,所有人均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朕只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主动承认,朕便从轻发落,如若不承认,被朕查出……如今怡妃已死,知道谋害嫔妃是何下场吗?”

    皇帝再次发了话,那威严冷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让人丝毫不怀疑,这话里面的真实性。

    话音一落,只见一人扑通一声跪下。

    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头低的几乎贴地。

    “皇,皇上,上个月初八,奴才,奴才根据华嬷嬷的吩咐,买了毒药,但奴才并没有要谋害怡妃娘娘之意,请皇上饶命啊!”

    “将华嬷嬷带上来。”

    很快,一名发丝有些花白的女人,被带到皇上面前。

    甚至还没在皇帝询问之前便跪了下去:“皇上,端妃娘娘确实吩咐老奴买毒药,但老奴并没有参与谋害怡妃娘娘,请皇上明鉴啊!

    此话一出,只见端妃极快的扭过头看向这个声音的主人。

    只是,那目光有震惊,有气愤,却唯独没有惊恐。

    孟漓禾心里大概有了分寸。

    事已至此,再没有审问的必要,皇帝的身子几不可见的一颤。

    “皇上,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您不会再怪臣妾了吧?”

    皇后看完戏后,终于走上前,她就不信,事已至此,她还搬不倒这个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假意温柔贤淑骗了皇帝的心!

    想及此,她忍不住又补了一句:“真看不出来,平日里看起来最温柔宽厚的端妃,竟然如此歹毒!”

    一句话,果然触及了皇帝的逆鳞。

    他果然是看走眼了么?

    “来人,将端妃打入大牢!严刑拷打,直到她认罪为止!”

    一旁,宇文峯双目瞪圆,一个箭步便要上前,却被身后宇文澈狠狠按住。

    这个时候,皇帝正在气头上,绝对不能再硬碰!

    然而,却听另一道声音,轻轻朗朗从不远处传来:“父皇,儿媳孟漓禾,有事容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