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5章 阴谋揭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男子再次回到堂上之时,脸上还挂满泪水。

    而那目光黯淡无光,与来时完全不同,那时,还带着急切和希翼,此时却像是受了严重打击一样,绝望的在那里垂着头,毫无生机。

    看到此,梅青方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还是要审问下去:“李旭,你方才可看清了?本官听你,口口声声叫着名字,你确定,此人便是你失踪的未婚妻?”

    “是。”李旭机械的点点头,望着眼前,却没有任何焦虑般,“她是草民的童养媳,自小就与草民生活在一起,草民不会看错。”

    丞相脸上怒意闪现,明显对这回答很不满意,只是刚想要开口,却听梅青方再次问道:“李旭,这具尸体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你又如何判断,她是你所找之人?”

    “她是菲儿啊,草民怎么会不认识?她的身高,体型,哪怕闭上眼睛,草民也记得清清楚楚。”男子的脸愈发痛苦,几乎说不下去。

    梅青方点点头,虽然身为审讯之人,却也能感觉到堂下之人的悲伤,所以沉默了下来,措辞着如何再开口。

    然而,这一次,丞相却已经忍耐不住。

    “皇上,此人单凭身高,体型,便要认尸,这岂不是笑话?”

    一听皇上二字,那跪在地上的李旭立即惊了一下。

    他方才被传来之时,只知道事关他的未婚妻。

    然而,他不知道,为何皇上竟然也在此?

    听到丞相的话,皇上也皱皱眉,看向梅青方:“梅大人,这世间身材相似的人本就许多,若单凭此,的确不足为信。”

    梅青方点点头,再次看一下李旭:“李旭,除此之外,你可还有其他证据,比如说,你那未婚妻的身上,有何标记之类?”

    此言一出,李旭顿时一愣,有些窘迫的答:“回大人,菲儿还未嫁给草民,所以她的身体……草民也并不清楚,不过,草民可以回去问一下家母,菲儿自小被她带大,是我的童养媳,也许她清楚。”

    梅青方点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只是,需要将他母亲再次请来。

    然而,正准备吩咐人之际,孟漓禾却开了口:“不必。”

    众人均看向她,不知道她为何有此一说。

    而孟漓禾则看向李旭直接问道:“李旭,本王妃有个问题,可否向你询问?”

    李旭如今已经知道这在场人身份非同寻常,虽不明所以,但也绝对不敢怠慢,只是道:“王妃但问无妨。”

    孟漓禾点点头:“请问你的童养媳,是否自幼带着一枚戒指?”

    “对!”李旭愣住,“王妃怎么会知道?我方才还在找那枚戒指,可是已经不在菲儿手上了。那是菲儿七岁来我家之时,家母送给她的,一直待到现在,如今,竟然失了踪迹,难道,是遭到了抢劫?可是,那个戒指也值不了什么钱啊,而且很难取下来。”

    听到此,孟漓禾绽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接着抬头道:“梅大人,这便是这具尸体为李旭所找之人的证据。”

    梅青方有些困惑:“此话怎讲?方才,不是说已经没有这枚戒指了吗?”

    孟漓禾却摇摇头:“梅大人,戒指在不在并不重要,因为若是有心人,想要达到什么目的,自然可以把身外之物加上或者除去,所以,这些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除去这身外之物,这戒指给身体留下了什么。”

    此话一出,满堂皆面露疑惑。

    戒指能留下什么?

    孟漓禾也不着急,慢慢解释着:“梅大人,死者左手无名指上,有一圈明显缩进去的痕迹,那是因自幼骨骼还未长成之时,便被带了戒指,所以一直不能发育所致。而这一点,刚好符合李旭所言,大人可以继续请仵作查证是否属实。”

    孟漓禾说完,不等梅青方命令,仵作便已经答道:“王妃所言的确属实,这点下官也曾发现,只是此处并非与死者伤口有关,所以并未提及,如今覃王妃一讲,此处应该的确为骨骼发育停滞造成。”

    孟漓禾闻言,笑意盈盈的看向丞相,只见他脸色发白,额头浸出了汗水,心里更加肯定了起来。

    之前被他添油加醋的装可怜了那么多次,如今,孟漓禾又怎么会放过这加上一把火的机会?

    所以直接对着丞相说:“丞相大人,本朝规定,戒指乃女子定亲之后方可佩戴,就本王妃所知,苏小姐应该从未定过亲,那也就是说,她手上根本不应该有戒指的痕迹,那你现在还要继续咬定,这具尸体是苏小姐吗?”

    “这……”丞相一时无言,竟是不知如何对答。

    梅青方和皇上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方才孟漓禾要让丞相回避,接着便提出去府衙寻找近日报案之人,还特意强调,所报案丢失之人必须为童养媳。

    原来她方才验尸时已经看到,但是却隐忍未说。

    而等到证据完完全全的展现在面前,没有任何回击之力时,才一并抖出。

    这大概就是怕,丞相从中作梗。

    毕竟,如今看来,若这尸体并非苏晴,却有人一直指正孟漓禾,那谁的嫌疑最大,一看便知了。

    不得不说,这孟漓禾还真的是沉得住气。

    而这一会儿的功夫,丞相终于反应过来。

    怕引起皇上怀疑,赶紧解释道:“皇上,臣方才听闻这尸体不是小女,一时震惊不已,既然如此,那小女又去了哪里?恳请皇上恕罪,容臣先告退,臣要去确认小女的下落。”

    然而话音方落,却听门外传来一声将孟漓禾的世界瞬间点亮的声音。

    “不必找了,苏小姐已经找到!”

    孟漓禾诧异回头,只见宇文澈大步走进堂内,看到她时,微微一笑,只是那脸上却是出奇的苍白,步伐似乎也不如平时稳健,脸上仿若带着隐忍。孟漓禾不由十分奇怪,只是,看到他脸上明媚的笑容,还是将这抹疑惑抛到了脑后。

    而在他身边,苏晴正被诗韵押着走进来。

    这让人不由更加吃惊。

    一个堂堂丞相嫡女,竟然甘愿让一个暗卫押着?

    而且,脸上那表情分明就是胆怯!

    她一看到丞相,眼里便瞬间看到希望般,喊了一声:“爹爹。”

    丞相大吃一惊,接着,惊愕的脸色一晃而过,立即又显出一副惊喜:“女儿,你去了哪里?可把爹爹吓死了!”

    看到皇上在场,以及如今的架势,一向嚣张跋扈的苏晴,却完全不敢抬头,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而苏晴的出现,在场的人又有谁不明白?

    那个凶手口口声声说覃王妃与她一起杀死了苏晴。

    可苏晴却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这不是阴谋,不是嫁祸又是什么?

    而偏偏苏晴在这个时间又消失不见,如今被人押了回来。

    那这背后预谋之人,当真是细思极恐。

    在场所有人,不由全部看向丞相。

    却见他立即跪在宇文澈的面前:“多谢覃王帮老臣找回女儿,老臣感激不尽。”

    看着他就这样跪在自己的身前,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宇文澈扯出一个冷笑:“丞相大人也不问问,本王是从哪里找到的苏小姐?”

    “这……”丞相神色一凛,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涌处,但如今也只能做出样子道,“不管是哪儿,都要多谢覃王。”

    然而孟漓禾却笑了:“丞相大人,如果不出我的所料,苏小姐应该是被你藏在山顶吧?”

    “覃王妃何出此言,老陈臣听不明白。”丞相低着头,难得的没有与她据理力争。

    孟漓禾微微一笑,抬头看向宇文澈:“王爷我说的对吗?”

    宇文澈爱极了她现在狡黠的小样子,只是一天未见,却让他想念至极。

    眼睛里充满了宠溺和思念,宇文澈点点头:“正如你所说,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了更大的发现。”

    孟漓禾立即眼前一亮:“你找到了?”

    “正是!”宇文澈目光灼灼,与他现在那苍白的脸色,极为不符。

    身边之人,不由只觉闪瞎了眼!

    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

    要不要一上来就这么甜腻啊?

    这可是公堂之上!

    虽然因为苏晴的出现,覃王妃的嫌疑算是彻底解除了,但是,也要顾及下别人吧!

    不过说起来,好像这两人也没有做什么事。

    只是对了个话而已,为什么还有这种秀恩爱即视感呢?

    只不过,对着自家王妃可以这样宠溺,但对别人之时,宇文澈可绝对没有这般的温柔。

    甚至当他转向丞相时,那目光冷冽的,几乎让人望而生畏。

    “丞相大人将苏小姐藏于山顶,将一个与她极像的女子,毁去容貌,并嫁祸给王妃,你可认罪?”

    丞相一愣,立即一脸冤屈道:“王爷,这话从何说起啊!臣与她无冤无仇,为何会杀死她啊!”

    孟漓禾冷冷一哼,眼里透着让人胆怯的冰凉:“她是和你无冤无仇,她倒霉就倒霉在,她的体型与苏晴非常相似,这也恰好成就了你的嫁祸阴谋。”

    听到此,丞相却冷下了脸:“覃王妃,凡事要讲证据,你这都是主观臆断。”

    “丞相大人,本王妃既然敢这样和你说,自然就拿的出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