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4章 另有其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丞相到底还是被下令避开,不过却也没有避开多远,只是让他在一旁的偏殿中休息。

    但,这也足以让他愤怒。

    而让他奇怪的是,并没有过多久,审判便暂时停止,而皇上和孟漓禾也随后,来到这偏殿里休息。

    这让丞相简直百思不得其解,辛辛苦苦让他避开,却在片刻之后又立即休庭,这孟漓禾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不过,饶是他再想弄清楚,这些人也不会告诉他便是了。

    只不过让他气愤的是,这孟漓禾作为嫌犯,竟然在休堂之时不是被押回大牢,反倒可以在此休息。

    这皇上不是偏袒,又是什么?

    看起来,覃王妃当真是他无论如何也要除掉的人。

    不过,这一次,即便皇上再偏袒又有什么用?

    他绝对不相信,孟漓禾还能把这天转过来。

    然而,孟漓禾现在关心的,并不是是否能扭转这天地。

    在她心里,现在最最关心的只有那一个人,那一个到现在为止都未出现,并且杳无音讯的人。

    思虑许久,孟漓禾终于还是对着眼前的皇上说出了请求。

    “父皇,儿媳能不能请求见一下暗卫?”

    皇上这会儿正在慢条斯理地饮茶,听到这句话,眉头一挑,说出的话不怒自威。

    “覃王妃,你可知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孟漓禾眼神一黯,然而却并没有放弃,继续道:“儿媳自知以现在嫌犯的身份,不应有所要求,但就算在大牢,也应该有被探监的权利,如果父皇不放心,儿媳可以当着父皇的面,同暗卫问话。”

    皇上神色莫测的打量着她。

    一般的大臣也好,后宫的妃子也罢,凡是被他质问过的人,有哪个不是唯唯诺诺,立即打消念头?

    甚至不跪在地上,为自己方才的言情,磕头认错便不错了。

    而这个覃王妃,竟然还继续在自己面前据理力争?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只不过……

    忽然间,不由想到澈儿那顽固的样子,这些年来,澈儿一向清冷,是出奇的油盐不进。

    可以说,他一直用强势的外壳,来保护他那颗因失去母爱而脆弱的内心。

    说起来,或许还真的要有一个这么强势的女人,才能镇得住他。

    如今看来,两人倒也真的是相配。

    没想到,这一场政治上的联姻,却阴错阳差的成就了他们两个的姻缘。

    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想到此,他的目光反而柔合起来,忽然有些好奇这个女人找暗卫要做什么,便也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便叫你的暗卫进来吧。”

    孟漓禾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皇上如此轻易地便答应,方才甚至还做了要打持久战的准备。

    不过既然他同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命人去大理寺外寻胥。

    大理寺,暗卫自然是不得随便进入,但她也知道,作为保护她的胥一定不会离开多远。

    果然,没过一会儿,胥便从正门走了进来。

    孟漓禾在看到胥的一刹那,第一句话便想问问他,是否知道王爷去了哪里。

    但是,碍于皇上还在场,她实在不好意思将这份担心表现出来。

    所以想了想,只是说了一句关键的话。

    “胥,你现在去转告王爷,就说夏天粮食容易变坏,还是放在冰的旁边比较好。另外告诉诗韵,若是看到虫子,记得捉。”

    胥并没有明白孟漓禾的意思,不过作为暗卫的觉悟,让他立即应下便出了门。

    皇帝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吩咐暗卫。

    虽然不理解她话里的意思,但联想到方才堂上的情形,也知道孟漓禾肯定是有什么打算。

    只不过,他倒没觉得孟漓禾要做什么手脚。

    毕竟,谁又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当着他做?

    他现在好奇的反倒是另一件事。

    看着明显舒了一口气的孟漓禾,皇上还是问道:“覃王妃,朕本还以为你是要问覃王的下落。”

    孟漓禾一愣,自己有这么明显吗?

    不由苦笑道:“回父皇,儿媳其实的确想知道覃王现在在哪里。”

    皇上仔细的打量着她:“那若是朕告诉你,覃王现在陪着芩妃聊天,你什么感觉?”

    孟漓禾一愣,陪着芩妃?

    那就说明应该根本没有意外发生。

    那难道……

    脸上先是有些放松,接着又眉头一皱:“敢问父皇,母妃……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皇上目光变得深邃,他终于知道这个女人除了聪明,还有哪个品质打动的澈儿了。

    他经历过这么多的女人,后宫有这么多的妃子。

    凡是哪个女人受到了危险,自己男人不在身边保护,就算事后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怕也是做戏,心里的怨恨早已不知道有多深。

    而孟漓禾如今这个状况,若不是今日自己出现,只有丞相和薛瑞在场的话,恐怕是要受一番苦刑。

    然而,听到宇文澈在陪芩妃,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松了一口气。

    就好像知道他安然无事才是最重要的事。

    之后,便是担心芩妃的身体。

    应该,就是这份不掺杂任何杂念的关心,以及不掺杂丝毫情绪的信任,才让那已经冰封了内心的澈儿,彻底敞开了心扉吧?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这个能力。

    甚至于,连他都不由有些动容。

    倒也难怪。

    摇了摇头,皇上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芩妃无事,你也不必担心了。”

    “哦。”孟漓禾一愣,接着也笑了起来,“那就好。”

    没有后顾之忧,没有需要她担心的地方,那她便更可以大刀阔斧的去做了。

    宇文澈没来,自然有他的道理吧。

    想及此,孟漓禾彻底安下了心,干脆安静的在一旁静等。

    而相对于她,丞相的面色,却变得尤其难看,甚至明显有些坐立不安。

    甚至于,中途以方便为由,离开了一会。

    对于此,孟漓禾只是笑笑,并没有其他表示。

    不过,不管是有人安心也好,有人不安也罢,没过多久,梅青方派出的人便已回来,而这一次却带回了一个人。

    众人不明所以,只有孟漓禾满意的笑了。

    第二次升堂开始。

    凌霄作为证人,在不需要他之时,暂时退到堂尾处静等。

    而皇上和丞相依然作为旁听。

    孟漓禾依然站在中间,抬首挺胸。

    身边,便是那之前承认杀人的凶手,以及新带来的男子。

    惊堂木一响,梅青方立即开始发问:“台下何人?”

    “回大人,草民为覃家庄的李旭,前几日草民那未过门儿的妻子不见踪影,还望大人帮帮草民啊!”

    梅青方抬头看向孟漓禾,只见孟漓禾朝他微微点了点头,便继续说道:“来人,带他速去辨认,尸首是否为他所找的人。”

    李旭一听尸首二字,立即怔住:“大……大人,你说尸首?我可怜的菲儿死了吗?”

    “还不确定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先去辨认吧。”梅青方说着,抬手便叫人领他而去。

    一旁的丞相脸色发白,这会儿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在这男子被人带走之前站出身一把拦住。

    “皇上,梅大人这又是做什么?为了证明不是小女,便随意去找个人来认尸吗?”

    皇上也不由皱了皱眉,这一次没有回绝丞相,而是看向梅青方:“梅大人,朕也想知道,你为何有此一举?”

    梅青方正色道:“回皇上,此人并不是臣临时找来,而是在府衙中已有备案,五天前,此人报案丢失了自己的童养媳,所以臣才叫他过来认尸。”

    丞相立即怒不可遏:“那按照梅大人的意思,便是不管谁家丢了人,都要来这里验证一遍才做数?”

    然而梅青方还没开口,孟漓禾便已道:“丞相大人,自然不是。梅大人让此男子来认尸,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若是您不心虚,还请不要阻拦。”

    孟漓禾此时的态度与方才第一次开堂截然相反。

    如果说,那会儿她对丞相还算恭敬,这会儿却是直接不顾他的感受,说的非常直接了。

    而丞相又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连皇上都委婉的和他说话,这个女人凭什么如此?

    当即回击道:“覃王妃,恐怕梅大人也是听了你的教唆吧!本官把话摆在这,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惊扰小女的尸体,若是没有证据空口无凭乱认尸,本官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为江山立下汗马功劳,也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孟漓禾惊讶的挑眉,这丞相,是被自己逼的恼羞成怒了?

    已经到了忘记祸从口出这件事了么?

    果然,皇上面色一冷,话峰如刀般质问道:“丞相大人,你这是用你的汗马功劳作为威胁吗?”

    丞相一惊,顿时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

    赶紧解释道:“皇上恕罪,臣没有那个意思,臣只是不能忍受,小女的尸体不断受惊扰。”

    “丞相大人,你放心。”孟漓禾接着开口道,“本王妃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话已至此,眼见皇上的脸上带着愠怒,丞相也不敢再多说,只好让开身子,不再对那男子进行阻拦。

    反正,空口无凭,这尸体,也不是谁想认就能认的!

    然而,这男子刚刚看到尸体,只才看了几眼,便大哭道:“菲儿!真的是你,菲儿,你怎么会这样!菲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