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3章 故弄玄虚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看着纱裙上那明显有些褪色的地方,不由想到,当日七夕节时,在湖边遇到苏晴时,她所说的话。

    此物材质特殊,遇水完全不会褪色。

    可是,如今这裙子却明明褪了色。

    难道,这裙子是假的?

    而再看这具尸体,面容已经看不清,她以前还以为是为了表现被人报复,所以才弄伤的脸,现在看来,或许……

    孟漓禾心里忽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会不会……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苏晴?

    所以才弄得面目全非,让人辨识不出?

    孟漓禾越想越觉得可疑,也越想越觉得明朗。

    因为看丞相对这具尸体的处理方式,根本不像怕她损坏。

    如果是自己的女儿,又怎会如此不在意呢?

    孟漓禾双眼一亮,接着转回身,大步走回殿内。

    “梅大人,我怀疑,这具尸体并不是苏晴本人。”

    此话一出,不光是丞相,就连皇上都不由吃了一惊。

    丞相的神色立即变得诡异:“覃王妃,你为何这么说?那人还穿着皇上赐的衣衫,不是小女又是谁?”

    孟漓禾却轻轻一笑:“丞相,本王妃就是发现这衣衫有问题,才有此定论,因为这衣衫,根本不是真的。”

    然而,听到孟漓禾这番话,丞相的神色却放松下来,不慌不忙的质问道:“你说这衣衫是假的?覃王妃,本官建议你还是验证后再说。”

    听到孟漓禾与丞相的对话,一直沉默不语的梅青方终于开口:“皇上,既然此事有争议,是否可准宫里的丝绸鉴司来此一辩呢?”

    “准。”皇上不做犹豫便批准。

    他也想看看,到底孟漓禾这一次,判断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准确。

    皇宫离大理寺并不算远,加上是皇上的口谕,自然快马加鞭赶过来。

    所以不出一会,鉴司便已到达。

    看到竟然是鉴定尸体上的衣服,鉴司的脸上顿时白了白,但是,皇上在此,他还是硬着头皮做了检验。

    片刻后,鉴司向皇上禀告:“启禀皇上,经臣鉴定,这件衣衫的料子确为冰蚕丝不假。”

    “你说什么?”孟漓禾只觉不可置信。

    品鉴师不得不再重复一遍。

    孟漓禾哪里是没有听见,她根本就是不能接受。

    这怎么可能?!

    她还是第一次判断失误。

    这一点,连梅青方和在场的凌霄都不由皱起了眉。

    甚至看向她的目光均有些担心。

    这女人的相貌和身材特征与苏晴相差无几,甚至连来认尸的家人及丫鬟都没有疑问,孟漓禾会不会因情绪紧张,判断错了?

    这一点,连孟漓禾都开始怀疑自己。

    可是,明明如果是假的,丞相的行为便可以说的通。

    而且,如果这衣衫是真的,又怎么会掉色,甚至破损?

    孟漓禾不甘心,还是想要再问仔细一些,然而,不等她询问,丞相便开口道:“多谢品鉴司为小女证明,不然本官的女儿即使死了,也要被人污蔑为假的,如此没有身份,不得立于祖坟!”

    品鉴司立即回道:“大人言重了,下官只是在做份内之事。”

    两人一迎一合,直到品鉴司告辞,孟漓禾也完全找不到插话的机会。

    而等她刚想拦住要离开的品鉴司询问时,丞相却又恶人先告状的开了口:“皇上,如今已经看清了,覃王妃的判断是错的,也并没有查出其他线索,那臣恳请不要再惊扰小女了!”

    听及此,皇上也开始沉思起来。

    而这个功夫,品鉴司早已离开。

    孟漓禾忍不住紧紧的皱起眉头,她实在是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良久,皇上终于问道:“覃王妃,除此之外,你可还查到些其他?”

    孟漓禾这边尚在思考,听到皇上的问话,也回道:“回父皇,儿媳所查同之前仵作所查一致,这具尸体的确是先死亡之后,才有的刀伤。而看尸体的腐烂程度,应该的确是死于一日之前。”

    “那也就是说,这凶手,所说的杀人时间基本吻合,但杀人方式不对?”

    孟漓禾点点头:“应该是这样。”

    丞相的脸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目光一凝,看向殿中央。

    接着,那男子便开口道:“皇上,大人,草民当时太慌张,所以可能不记得那么清楚,也许是我先捂住她的嘴不小心弄死了她,之后才……”

    “不,时间点不对!”孟漓禾却断然否定道,“按照伤口可以看出,死者是死亡一段时间后才有的刀伤,看起来,倒像是从水里捞出之后才有的。”

    梅青方听闻,迅速低头翻看起卷宗。

    然而,丞相却已经激动起来。

    “这怎么可能?梅大人,小女不是被打捞之后直接由仵作验的尸吗?为何这覃王妃又如此说?”

    梅青方紧紧的盯着案宗,一言不发。因为,丞相说的没错。

    那尸体的确是打捞之后便直接送到了官府,根本没有可能有再下手的机会。

    那为什么孟漓禾会有此判断?

    以他对孟漓禾的了解,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

    而另外两名仵作听到此言,不由愣住。

    他们之前验尸,只是确认了伤口形状和死亡时间。

    确实没有孟漓禾验的这么细。

    想了想,两个人还是自发的对伤口再次仔细的验了起来。

    然而,看到尸体又一次被掀开翻看,丞相却急了起来。

    甚至于跪于皇上之前,老泪纵横道:“皇上,小女青年丧命,已是悲惨至极,如今死后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如此查验,恳请皇上开恩,让臣将小女尽快安葬吧!”

    两名仵作一听,手上的动作不由停下。

    皇上也是紧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孟漓禾及那两名仵作,安抚道:“丞相,朕理解你的心情,不过这样做,也是为了早日找到真凶。”

    “但是皇上,如今既然有人认罪,连作案凶器也符合,为何还要折腾小女的尸首,这不是让死人不得安生吗?”

    丞相也已五十多岁,虽不算年迈,但头发也已有些花白,跪在那里,哭的当真掉泪,相信这一幕让谁看了都不忍。

    皇上终于有些犹豫。

    丞相见势,赶紧再补了一句:“而且皇上,如今这天气炎热,又没有冰可保存尸首,若再不下葬,小女恐怕别说是容貌,就连全尸都无法保全啊!”

    雨后的天气,比以往凉爽许多,连风丝都透着舒服的凉意。

    然而,皇上却彻底下了决心。

    因为那从院子里刮来的一阵阵风,分明带着一股恶臭,那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丞相的请求并不为过。

    而他也已完成答应宇文澈的承诺,那就是同意让孟漓禾自己验尸。

    之后的结果,便不是他可以保证的了。

    毕竟,即便他是皇帝,案情面前也要讲证据。

    到底孟漓禾能不能为自己洗清罪名,便不是他可掌控的了。

    想及此,皇上终于抬起头,对着梅青方道:“梅大人,依朕看,既然已经验尸完毕,便依丞相所说,入土为安吧!”

    这个结果其实梅青方已经料到,而皇上已经开口,即使他再想给孟漓禾机会,也不好再违背。

    如果,不能从尸体上查出什么线索,那就从其他地方好了。

    他相信,既然这个男子已经说话露出破绽,那么说不定,还有他们可以找到的突破口。

    所以,看了一眼孟漓禾之后,梅青方还是道:“是,臣遵命。”

    事已至此,两名仵作彻底打消了再次验尸的念头。

    因为尸体经过一夜的水泡,本就很难辨别。

    所以,即便他们再次查看,也不敢下出什么定论。

    毕竟,丞相也说了,按照实情,这个说法不正确。

    尸体再次被盖上,这一次,终于要被抬走,而且,是直接运回丞相府。

    之后,由丞相安排下葬。

    然而,孟漓禾却看着那具尸体,想着丞相方才所说的话,眉头紧皱,面容凝重。

    丞相说,没有冰可以保存尸首。

    冰……

    这个字,让孟漓禾不由想到,苏晴说过,冰蚕丝只怕冰。

    冰……

    这中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孟漓禾的脑袋以最快的速度运转着,终于,在尸首即将被抬出去的一霎那,大喊一声:“慢着!”

    眼里的浓雾散去,只留下一片清明。

    孟漓禾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丞相立即怒目而视:“覃王妃,皇上的命令,你还欲何为?”

    然而,孟漓禾却不去理会他,而是,直接跪在皇上的面前,禀报道:“父皇,儿媳已经对案件有了推断,还请父皇先暂时将尸体留下!”

    丞相一听,立马急了。

    然而,不等他开口,孟漓禾又说道:“而且此案关系重大,儿媳恳请将除皇上以外的所有旁听撤离,请他们暂时回避!”

    丞相听到此,又何止是急?

    这个覃王妃,到底又在故弄什么玄虚?

    还是,当真发现了什么?

    让他不在场,岂不是事情很容易脱离掌控,从而变得被动?

    然而,他刚想要开口求皇上拒绝,却见皇上抬了下手制止,接着,看向孟漓禾道:“覃王妃,今日,你的判断已经错了两次,朕就再给你这最后一次机会,倘若,你再判断失误,那朕便收回你一切为自己辩白的权利,你可听好了?”

    孟漓禾顿时一喜,立即回道:“谢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