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2章 事有转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堂上,所有人均是一震。

    丞相和薛瑞赶紧从自己的位子上走下,直接跪在地上,等着皇上进入。

    看到一抹明黄色出现在眼前,反应过来的孟漓禾也赶紧要行礼。

    不过,皇上好像神色匆匆,只是摆了摆手,便道:“都各归各位吧,礼都免了,朕只是来旁听。”

    说着,便干脆坐到一旁的位置之上,甚至还示意大家就坐。

    只是,皇上坐于此,其余之人又怎好敢一同坐着?

    所以,丞相干脆站立在一旁。

    而薛瑞更是觉得压力骤然加大,但此时他又在审案,不得不坐于堂上。

    所以本就有些混乱的头脑,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该如何继续。

    只有孟漓禾不动声色的依然站在那里,暗暗的揣摩着皇上此行的含义。

    难道,是宇文澈成功劝说了皇上?

    可是,那他又去哪了?怎么没有来?

    而皇上也不由看向孟漓禾。

    看着这个让他的儿子,宁愿被打的半死也要保护的女人。

    之前也不是没见过她,也不是看不出她与宇文澈之间感情的变化,却怎么也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竟然已经发展的如此之好。

    想来,这女子除了聪明,一定还有其他过人之处。

    视线随着孟漓禾的身姿扫下。

    他有许久没有看到过,像孟漓禾这种让他瞩目之人。

    明明被押在堂中,却生生站出了凤仪之姿。

    这样的人,怎会去屑于对苏晴下手?

    皇上只是在孟漓禾身上扫了一圈,便得出这样的结论。

    只是,看到她脚下的东西,却是眉头一皱。

    “薛大人,这是什么?”

    薛瑞的身子猛的一颤,只是这一瞬间,后背浸出的冷汗,就让他的官服尽数贴在身上,即便他的做法并不违背律法,但对皇室用刑,就这样明摆的摆在皇上的面前,他还是莫名心虚。

    所以,白着一张脸,回道:“回皇上,这只是臣用来震慑嫌犯的。”

    “哦?”皇上挑挑眉,神情莫测的问,“那也就是说,用来震慑覃王妃的了?”

    “是,若皇上觉得不妥……”

    “朕只是来旁观的,具体你可以负责。只不过,朕尚不了解案件进度,可否为朕讲一讲?”薛瑞还未说完,皇上就打断道,神色看不出喜怒。

    虽是这样说,但薛瑞又怎敢当着皇上的面对他的儿媳用刑?

    而皇上如此问了,薛瑞也是赶紧回答,将他调查这件事的始末,以及方才凌霄的忽然出现尽数讲了出来。

    孟漓禾在这期间并未出声,因为这些薛瑞说的还算公正。

    然而,方一讲完,皇上的脸色却是一沉:“薛大人,如今这种情况,你不去核实双方供词的真假,反倒用刑具来震慑嫌犯?”

    此话一出,薛瑞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赶紧站起身跪到皇上的面前:“皇上恕罪!是臣办事不妥。”

    皇上脸上带着愠怒:“薛瑞,你可知你在大理寺这么多年,为何一直只是个少卿?”

    薛瑞的冷汗从额头一直流到脖子里,低着头道:“是是是,是臣能力不足,尚需磨练。”

    皇上的脸色这才和缓一些:“既然如此,那此事就请梅大人重新主审,你可有异议?”

    薛瑞简直求之不得,哪里来的异议,赶紧说道:“皇上英明!”

    丞相的脸色一僵,还来不及有所反对,就见皇上已经转头看向他:“丞相,之前你请朕撤掉梅大人的主审,是因为担心他有所偏袒,但既然朕在此旁听,你的担心应该不必了吧?”

    丞相顿时一噎,皇上的话已至此,若是他再不同意,岂不是说皇上不辨是非?

    所以,心中虽万分不愿,也只能点点头:“有皇上在,臣当然万分放心。”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那便请梅大人过来主审吧!”

    薛瑞皱皱眉,方要说梅大人似乎不在大理寺,却见门外一个人影出现,紧接着便传来梅青方的声音:“臣在此!”

    说完,例行向皇上行了礼,梅青方便大步走到堂上坐下。

    孟漓禾嘴角微微翘起,这梅青方的架势一天比一天酷了,还真是越来越有个当官的样。

    而有他和皇上在,自己恐怕也有希望了。

    案子重新回到皇上未来之前所讨论的进程,梅青方翻了翻案上的卷宗。

    之前详细的案宗,因为有薛瑞主审的缘故,所以梅青方便没有看到。

    他只是知道一些案件调查的进程。

    如今看了看案宗,才觉得问题颇大。

    所以,片刻之后抬头问向那男子:“你说当日与王妃一起谋害苏晴,那请你叙述一下谋害的过程。”

    男子一愣,接着状似回想道:“我当日先绑了苏晴,之后便捅了她几刀,在她死后,王妃便用刀在她的脸上划了许多下,之后便让我将尸体扔入了河中。”

    梅青方又问道:“那也就是说,你先用刀杀死苏晴,接着再沉尸河中?”

    男子不明白,梅青方为何多此一问,这话不是明明是他刚才讲的吗?

    所以也点点头:“对,正是这样。”

    梅青方紧盯他道:“那你捅了她几刀,又是捅在什么位置的?”

    男子冷汗直下,这个大人这会问的如此详细,难道怀疑他了?

    所以故意磕磕绊绊的说:“当日那小姐一直挣扎,我慌乱下就捅了几刀,现在根本记不清。”

    梅青方点点头,不再询问,仿佛已认可他这个说法。

    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下一刻,梅青方猛地拍案:“大胆刁民,竟敢撒谎!”

    所有人均不明白,为何梅青方会出此言?

    很快,梅青方接着道:“案宗之上,仵作的验尸结果里写到,根据伤口的出血和形状可判断,死者身上的伤口非致命伤,而是死者死后被刺造成。”

    男子立即脸色一变,马上语无伦次道:“当时情况混乱,也许是我不小心先把她弄死了。”

    “不小心?”梅青方冷冷一哼,“你刚才不是说,捅她的时候是因为她不断挣扎吗?”

    “这……”男子立即紧张起来,“也许我当时有记错,或者是仵作验尸有问题……”

    梅青方眼睛一眯:“你肯定自己的做法没错,是仵作的验尸出错?”

    “这……”男子支支吾吾,却强装硬气道,“反正我的说法没有错。”

    “那好。”梅青方点点头,“既然验尸结果有争议,那本官认为不如当场重新验尸。”

    孟漓禾嘴角一勾,接着主动道:“梅大人,那本王妃是否可毛遂自荐呢?”

    这一次不等梅青方开口,丞相便立即站了出来,抢了先机道:“皇上,臣以为让王妃验尸极为不妥,王妃作为嫌犯,恕臣小人之心,谁又知道,她验出来的结果会不会让自己变得有利呢?这真实度又如何保证呢?”

    “不错,丞相说的有理。”

    出乎意料,皇上竟然轻易便赞同。

    丞相不由勾起了嘴角,他倒要看看,这个梅青方就算厉害一些,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然而,却听皇上又开口:“既然这样,那就额外请两个仵作来监督,这样,就不需担心结果的真实性了。”

    丞相顿时脸色一变:“可是皇上,这在史上并没有先例。”

    “先例都是人做出来的,朕见过覃王妃的验尸能力,的确与众不同。丞相不如也欣赏一下。”

    丞相被这话噎的反驳不来。

    他正是因为知道孟漓禾验尸有多厉害,所以才不敢让她接近尸体。

    而之前看皇上的意思也是根本不想理会此案,为何一夜之间有如此大的转变?

    难道宇文澈今日都未上早朝,其实是有原因?

    而事已至此,孟漓禾几乎可以肯定,皇上会出现在此一定是宇文澈的功劳。

    只是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去哪了。

    而既然无人再有异议,梅青方便也不再等,直接让人将尸体从停尸间搬出来。

    然而,薛瑞此时却犹豫的开了口:“梅大人,此事恐怕不妥。”

    梅青方不由皱眉:“为何?”

    薛瑞看了一眼丞相,还是道:“因为之前丞相大人说,不想让苏小姐的尸体与其他人混在一起。所以,并未放到停尸间,而是单独安放在了一间废弃屋子。”

    梅青方一愣,那这样的话,岂不是说并没有妥善保存。

    孟漓禾也是不解,这丞相怎么会提这种要求?

    停尸间尚且阴凉,那若是放于别处,在这种气候下,岂不是尸体都会腐烂?

    这可是他自己的女儿啊!

    “所以,下官担心会冲撞了皇上。”薛瑞还是说出口。

    然而,皇上却开了口:“既然这样,就放到外面院子吧,朕等着结果便是。”

    尸体很快被抬出,孟漓禾与两名仵作也相继到了院落。

    值得庆幸的是,昨夜下了一场大雨,所以温度并不算高,这尸体还没有开始腐烂。

    孟漓禾在两名仵作的注视下,戴上面纱及她之前特别准备的手套之后,便开始查看起来。

    这具身体身上的刀伤,与仵作之前判断一致,的确是死后被刺造成的。

    而脸部被毁的实在太厉害,如今几乎已经看不出容貌。

    若是在其他地方遇见,相信孟漓禾根本认不出此人是苏晴。

    只有这身纱裙,倒是让她永远难忘。

    因为说起来,还是宇文澈送的。

    孟漓禾不由朝着纱裙瞟了几眼,真没想到,这么珍贵的料子,如今也这么暴敛天物,给人陪葬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瞥。

    孟漓禾却被一处猛的吸引。

    不由伸手拉起衣裙查看,接着,心里却是一惊,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