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0章 苦肉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殿门再次打开,然而却是公公一脸焦急的说:“王爷,您还是快走吧,皇上说了,您若是执意留下来,他便要赏你板子了!”宇文澈眼中方才一闪而逝的期待落空,然而却变成了坚定。

    目光直直的看向殿门,忽然大声道:“父皇,今日除非您打死儿臣,否则儿臣一定会等到见您的那一刻!”

    “逆子!”这一次不等公公传话,皇上的声音已经从里面传出,“竟敢威胁朕!来人,给朕打,打到他服软的那一刻!”

    很快,噼里啪啦的板子打在宇文澈的身上,饶是宇文澈,也在不久之后,皮开肉绽。

    鲜血混着雨水,滚落于地,蜿蜒的在门前的石缝里流转。

    而被打的宇文澈一声不吭,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甚至,故意撤了内力。

    殿内,殇庆皇听着殿外这一阵阵声音,却好像敲在了自己心坎。

    这件事,牵扯到皇妃与丞相嫡女。

    他实在是不方便出面。

    丞相现在的势力日益壮大,已经到了连他都要忌惮的地步。

    若是,在此事上,他出面,一个不妥,可能就会引起丞相的反目。

    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而且,那覃王妃聪明绝顶,若是此事非她所为,想必一定有办法为自己洗清冤屈。

    这个澈儿,又何必一直要见自己?

    忽然,公公再次匆匆进门,有些犹豫的说:“皇上,您不然还是去看看吧,芩妃……”

    皇上心里一跳:“芩妃怎么了?”

    “芩妃娘娘正在外面,为覃王打着伞,如今身上已被淋透,而且王爷也要支撑不住了。”

    “真是胡闹!”皇上气的一拍桌子而起。

    他这些年亏欠芩妃良多,而芩妃此次归来之后,竟然对他以前将她置于冷宫分毫不怪,甚至还主动宽慰他,表示十分理解,以及并不介意。

    这一点,让他更为内疚。

    他一向喜欢温顺的女子,这芩妃又一向貌美,即使以现在的年龄,站在这后宫的年轻女子之中,也丝毫不逊色,反而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这更让他不止是内疚,反倒是觉得自己又一次迷恋。

    所以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他近日来可以说是极其宠爱着芩妃,平日里各种补品滋补着,就怕她那些年在后宫落下病根,以后受了苦。

    没想到,她竟然自己去站在这雨里?

    这不是故意做给他看吗?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所以方才宇文澈的话,才让他一怒之下,赏了板子,原以为他会退缩,结果这个儿子,当真是硬气的很!

    可是,如今被芩妃这种半威胁的姿态,他却偏偏无可奈何,谁让他这么多年,一直亏欠她呢!

    忍了忍,最终还是站起身,由公公推开宫殿大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宛若倾盆,打在泥土之上都生生的砸出了坑。

    然而,芩妃如今一只手打着伞,将伞尽数举在宇文澈的头顶,自己却整个身子都淋在雨中。

    宇文澈此时已经闭着眼,不知是否因被打太久,已经昏迷。

    就看芩妃那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身子,也知道她已在艰难支撑。

    皇上当即皱紧了眉,直接大步走到芩妃身边。

    公公赶紧拿着伞追着为皇上打着,雨点大的,几乎让本就上了年岁的他跟随不及。

    然而,皇上却一把夺过公公手中的伞,直接为芩妃遮住雨,带着关心及微怒道:“芩妃,这么大的雨,你这是……”

    “皇上。”芩妃虚弱的开了口,竟是对着皇上温柔一笑,“臣妾这些年从未尽过做母亲的责任,只有这个是能为澈儿做的。”

    皇上心如刀割,芩妃竟然不是在为宇文澈求情,而只是想作为一个母亲保护自己的儿子。

    澈儿将她接出去这么点时间,就可以将她的病治好。

    而自己却不管不问了这么多年,那她不能尽母亲的责任,岂不归根结底是怪他?

    忍不住有些无奈道:“芩妃,你这是在怪朕吗?”

    芩妃立即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皇上怎么会这么想?皇上所做的决定,一定是有道理的,后宫不干政,臣妾绝不会对皇上有所质疑,澈儿如此也定是他做了错事,臣妾这样,也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心生不忍,若是不妥,还请皇上恕罪。”

    果然,这世上大部分的男人都敌不过温柔乡。

    听到这话,皇上更是不是滋味。

    他可以对自己的儿子狠心,却无法对一个事事为自己着想的女人狠心。

    罢了,就算是亏欠他们母子的吧!

    板子还在继续,没有皇上的命令,一直都在打着。

    皇上终于打起手:“都下去吧!”

    然而,宇文澈却没有睁开眼。

    公公不由上前去查看,接着,顿时一惊:“皇上,覃王呼吸微薄,已经不省人事!”

    “澈儿!”芩妃一个激动,险些也晕了过去。

    “快请太医!”

    顿时,皇上的寝宫内外,兵荒马乱。

    这夜,注定无法平静。

    清晨的阳光从牢中的窗口射进。

    果然经过了一夜瓢泼大雨,太阳又重新升了起来。

    孟漓禾睡了一觉,只觉精神十分饱满。

    望着窗口外的阳光,孟漓禾长叹一口气,今日,恐怕又是一场硬仗。

    也不知道宇文澈这一夜过得怎么样。

    会不会为了自己奔波一夜未睡呢?

    为什么才分开了一夜而已,心里就这么空落落的,甚至有些发慌。

    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呸呸呸!

    孟漓禾摇摇头,赶紧摒除一些不好的猜想。

    想什么呢!

    宇文澈怎么会有事?

    他最多也是担心她而已。

    哎,可是心里跳的极其不平,还是免不了的胡思乱想。

    明明现在最危险的是自己啊!

    她也真是服了自己了!

    不过,她倒也没有多想太久,因为,不出她所料,太阳升起没有多久,她甚至还来不及用早餐,便被薛瑞传到堂上。

    倒也好,早一点面对,早一点解决!

    孟漓禾整理好衣襟,淡定自若的跟着几名侍卫慢慢走进,目不斜视,一副云淡风轻。

    那模样,让人完全看不出,这个女人是经历了一晚牢狱之灾。

    甚至与昨天从覃王府走出之时,并没什么两样。

    让薛瑞都不由一愣。

    该说这女人心里素质好,还是她根本不怕呢?

    只不过,证据面前,她再怎么心理素质好也没有用。

    然而,看起来淡然的孟漓禾,其中心中也充满了忐忑,因为她一直用余光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而让她十分意外的是,除了薛瑞端坐于堂上,如今只有丞相一人在一旁旁听。

    并没有梅青方和宇文澈的身影。

    心里忍不住疑惑起来,不由看了一眼空中的太阳。

    这个时辰……看起来应该是刚刚下朝之后不久,那也就是说,此时的宇文澈应该正在后宫,为皇上和皇后,以及母妃等请早安。

    所以,才未出现吧?

    那梅青方呢?是不是也有别的事被拖住了。

    呵呵,那这个丞相可真是够着急的。

    特意选择这个时辰开堂,是为了趁着他们未在场,想直接给她定罪吗?

    这个薛瑞竟然也配合他,难不成被他收买了?

    不管怎么说,这可真是打的好算盘!

    只是,梅青方不在场尚影响不大,但如果宇文澈不在场,那当真是对她不利。

    所以,孟漓禾站定之后还是主动开口:“敢问薛大人,为何覃王和梅大人未到场呢?”

    端坐于上的薛瑞神色未变,只是回道:“覃王妃,旁听一向都不是本官可决定,梅大人今晨主动告知本官有事出去,怕是不能参加,至于覃王,您恐怕要问他才知道。”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这话听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故意提前错开他的时间,这么明显的事,为何还能回复的如此理直气壮呢?

    所以立即冷笑一声道:“那薛大人应该也知,此时正是皇子例行问早安的时间,所以覃王就是想来也来不了吧?”

    听闻此话,坐在一侧的丞相却忽然笑开了颜,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神情:“想必覃王妃还不知道吧?覃王今日告了假,根本未上朝,所以自然也不会在后宫问安。他若是想来,又怎么会来不了呢?”

    此时的丞相,已经觉得如今这案子,将孟漓禾定罪已经成为定局。

    而宇文澈未到,那想来也是猜到这个结果,所以不想在他面前丢了面子吧?

    还是说,根本就弃车保帅,到时候好做出个姿态大义灭亲?

    反正,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

    必要时候,自然是明哲保身才重要。

    想到此,丞相不由笑的阴森至极,这个覃王妃还指望着覃王呢!

    如今看起来恐怕是要失望喽。

    孟漓禾的心也是一紧,只不过,她的想法却和丞相完全不同,。

    因为她联想到早上的心神不宁,不禁更加担心起来,宇文澈为何好端端的没有上朝,难道,真的是出了什么事?

    那会不会,是在帮自己查案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危险?

    又或者,是和皇上起了什么冲突?

    想到此,孟漓禾的脸色不由真的变了。

    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交代他的那句话。

    如果因为自己,宇文澈有个三长两短,那她就算是证明身上的清白,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