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7章 关入大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薛瑞没想到在这个丫鬟这里找到了突破口。

    顿时命令道:“来人!将覃王妃缉拿归案!”

    薛瑞一声令下,立即有不少官兵上前要对孟漓禾动手。

    然而,宇文澈又怎会如此便让孟漓禾束手就擒?

    顿时直接起身将孟漓禾护在身后。

    官兵们一愣,均犹豫着不敢上前。

    因为,谁敢对王爷动手?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

    “覃王,你这是要做什么?”一边,丞相霍然站起,对着宇文澈质问道,气氛愈加变冷。

    宇文澈望着眼前那一堆手放在腰间剑上,随时准备动手的官兵,没有看丞相一眼,只是回道:“本王的王妃,岂是谁都可以动的?”

    丞相冷哼一声,直接看向梅青方:“梅大人,本官好像记得,方才你说过,旁听之人,只有旁听权,没有话语权,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他之前与宇文澈建立的关系,早在宇文澈同皇上拒婚的那一刻,便尽数瓦解。

    所以此刻,也不再留一丝情面。

    梅青方忍不住皱了皱眉,如今的形式对孟漓禾十分不利。

    其实说起来,薛瑞此人倒是刚正不阿,就是有些迂腐。

    但此案由他来审理,他反倒是有些放心。

    毕竟,至少他不会故意偏袒任何一方,那就有机会。

    但眼下这形式,按照他的立场,将孟漓禾从配合调查转化为审问的嫌疑犯,其实也并不算过分。

    叹了口气,梅青方不得不站起来,开口道:“覃王,请稍安勿躁,薛大人也只是例行办事,相信他不会冤枉好人。”

    听到梅青方也出来劝自己,宇文澈不由皱了皱眉。

    因为他清楚,论紧张孟漓禾,恐怕梅青方不会比他少半点。

    虽然这一点依旧让他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认,至少梅青方,是断然不会害孟漓禾的。

    他方才的确有些冲动。

    但让这些官兵押着孟漓禾,他又怎能忍?

    梅青方亦转回头看了看那些五大三粗的官兵们,接着转头看向薛瑞。

    “薛大人,覃王妃身份尊贵,即便有嫌疑,在未定罪之前,也并不是犯人。既然如此,直接羁押的确不妥。本官相信,无论大人做什么要求,覃王妃一向明事理,一定会配合,本官认为还是不要用这种方式比较好,还望大人明鉴。”

    薛瑞一个头两个大,他方才也是因为听到有线索,所以有些激动。

    细想来,让这些官兵们碰触到覃王妃确实是大大的不妥。

    幸亏有梅青方在旁边提点。

    否则日后就算覃王妃清白的离开大理寺,他也一定会是覃王的眼中钉,肉中刺,估计离翘辫子也不远了。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薛瑞清了清喉咙以示威严道:“都下去吧!”

    官兵们立即退下。

    薛瑞只好对着孟漓禾继续审问道:“覃王妃,你的丫鬟所说,可否属实?”

    孟漓禾冷冷一笑,事到如今她怎会不明白,自己这一次又是被人嫁祸了。

    她这个丫鬟,恐怕也早就被收买了。

    只是她怎么也无法想到,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竟然胆敢杀害丞相的嫡女也要来嫁祸于她。

    她最近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吧?

    怎么就各种劫杀,各种嫁祸,都摊到她的身上了?

    不过她如今倒也淡定了。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她还就不信斗不过他们了。

    所以不屑的抬头看向薛瑞,一字一顿道:“本王妃不承认。”

    薛睿一愣,让覃王妃承认他也并未有此奢望,但这覃王妃的表现也太理直气壮了吧?

    顿时沉下脸道:“那你的意思是你的丫鬟在乱说?她可是你的丫鬟,又怎会背叛你?”

    孟漓禾转向那个低着头跪在地上的丫鬟:“为何会背叛本王妃,恐怕只有她清楚。但薛大人就只想凭她一面之词便定本王妃的罪吗?”

    “自然不会。”薛瑞答道,“但本官也会就着她的线索查下去。”

    “那最好不过,希望大人可以一路查到水落石出。”孟漓禾眯着眼,没有一丝胆怯。

    薛瑞再次向丫鬟问道:“你说的可否属实?若是故意作伪证,污蔑覃王妃,那便是大罪!”

    丫鬟立即哆哆嗦嗦的回道:“奴婢说的自然是真话,就在昨日,奴婢陪王妃一同去的街上的轩雨茶楼,大人可以去问问茶楼之人,是否属实。”

    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薛瑞立即说道:“那你详细说一下当时的经过。”

    “昨日,王妃在隔间见一男子,之后便屏退了奴婢,然后两人一同离去,让奴婢先行回了府。”

    “你说昨日?”薛瑞激动地站起身。

    如果是昨日,那不正好是苏晴被害之日吗?

    再想到苏晴脸上那被划得面目全非的脸,如今想来,若其实是覃王妃动的手,也完全可以说的通。

    毕竟听说覃王妃差点被苏晴毁容,自然这样的报仇方式也合理。

    孟漓禾狠狠瞪了这个吃里扒外的丫鬟一眼。

    昨日,她的确去了轩雨茶楼与一男子见面,但那男子是凌霄。

    之后她与凌霄,也是一同去与梅清骏在后山见了面。

    这一点,看梅青方如今的脸色,想必他也知道。

    可是梅青骏上次参与了刺杀皇上,也不能让他出现在这里。

    而如若没有梅青骏,让她说出自己单独与凌霄在后山?

    恐怕就算杀人之罪可以洗清,她的名声也完了。

    而当朝有律法,暗卫因听命于主子,所以侍卫自己人,不得为主子做证,所以胥也没有办法出来证明。

    果然薛瑞问道:“覃王妃,那男子是谁?”

    孟漓禾纠结了一番,还是说道:“只是个友人而已。”

    薛瑞顿时面带疑惑:“那接下来,你去了哪里?”

    “只是随便走走便回了府。”孟漓禾做为刑侦师,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回答多么无力,但也无能为力。

    “自己?”薛瑞眯起眼,“也就是说没人证明你在哪里?”

    “是。”孟漓禾回道。

    薛瑞沉默下来,其实按照平时审案,当有人指证时,接下来的步骤,除了会去查线索,另一方面也要对这个被指控的人进行严加审问,如果必要的话,甚至不惜要上刑。

    尤其到了如今,这个被指控人身上有诸多嫌疑的情况。

    但孟漓禾身份特殊,给薛瑞几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对孟漓禾上邢。

    但眼下这个情况,孟漓禾拒不承认,那么他只能先将她押入大牢,之后再寻找其他线索。

    所以,思前想后,薛瑞还是做了决定:“那就需要请王妃在牢里先委屈几天了。”

    宇文澈当即站起,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却听孟漓禾道:“等等,薛大人,本王妃有个请求。”

    “王妃请讲。”

    “薛大人想必听说过,本王妃对验尸方面有些涉猎,既然此案与本王妃有关,那本王妃要求亲自见尸首,或许可以查到一些线索来证明本王妃的清白。”

    薛瑞一愣,之前对于这一方面,他也有所耳闻。

    只不过,他也有许多顾虑。

    眼见薛瑞竟然真的考虑起来,丞相立即开口道:“薛大人,几名仵作已经先后证实,又何须再动小女的尸首?更何况,覃王妃作为嫌犯,又有何资格去验尸?这一点,殇庆国可从没有先例!”

    薛瑞也皱起眉来,让杀人凶案嫌疑人,去验被害人的尸首,这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

    所以思考许久他还是拒绝道:“覃王妃,此事不妥,恕下官不能答应。”

    孟漓禾心里一沉,她方才想的最后一个机会便是自行查案。

    如果不能验尸,那岂不是要干等着掉进他们的圈套?

    这明显就是提前设计好的!

    看到孟漓禾也没有说话,薛瑞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的侍卫们,接着对孟漓禾道:“那就劳烦覃王妃移驾到大牢了。”

    说完,四名侍卫便分别站到孟漓禾两侧,并没有动手押她,但请她入狱之意明显。

    宇文澈顿时焦急的想要冲过去,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动作便听孟漓禾开口:“好。”

    “小雨,你……”宇文澈顿时紧张起来,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牢房到底有多恐怖。

    “覃王请放心,下官会确保覃王妃的安全。”猜到宇文澈的担忧,梅青方在一旁开口道。

    这句话除了让宇文澈放心,另一方面也是间接的想让丞相听到。

    这里毕竟是他梅青方的地盘,想要在他的地方动手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这就是摆明了告诉他自己会严加看管。

    也让他最好能收敛些见不得人的心思。

    然而,尽管如此,宇文澈依然不放心。

    不确保孟漓禾在自己的保护下可以完好无损,总是需要依靠他人的力量,这一向不是他的风格。

    然而,他尚在沉默,孟漓禾却忽然拨开侍卫,朝他走了过来。

    侍卫经过方才那一幕,无人敢上前触碰于她,所以她径直走到宇文澈面前,二话不说就是将他一把抱住!

    正在随时准备根据情况吩咐人捉拿覃王妃的薛瑞顿时愣住。

    这是几个意思?

    他确实听说过覃王覃王妃恩爱非常。

    但是,这在大堂上就直接抱了起来,也太……

    宇文澈也是一愣,接着,便听到孟漓禾在他的耳边,轻声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