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6章 缉拿王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宇文澈只是陪同,薛瑞也没有立场和身份可以拒绝,便也随宇文澈去。

    另外,为了更好的调查,薛瑞,还将孟漓禾身边贴身侍女一并带走。

    而大理寺内,丞相早已端坐于中。

    分明就是要亲自来监督审问。

    只是,让孟漓禾有些意外的是,在他们方到达不久,本该避讳的梅青方也出现在此,只是没有坐到主位,而是与丞相和宇文澈一样,坐在旁边的位子上。

    对此,丞相立即皱了眉,不满道:“梅大人,本官记得,皇上可是特地下令,不许你参与此事。”

    然而,梅青方却丝毫不在意,甚至笑了笑道:“丞相大人,下官没有要参与此事,但此事既然还是由大理寺负责,本官也有监督属下办案是否合理的职责,不过丞相放心,下官只是在一边旁听而已,与丞相大人您一样,在此案中,只有旁听权,没有话语权。”

    丞相大人顿时眯了眯眼。

    这梅青方明摆着是要震慑下面的人,只要有他在,那大理寺少卿想要偏袒自己一点便是不可能。

    而且他特意点出这话语权的问题,明显是提醒他也不可参与。

    这个梅青方,看起来势必要铲除。

    然而他如今说的有理,丞相也不能反驳什么,便冷哼一声直接拂袖坐下。

    他到要看看,他们还能翻了天不成?

    孟漓禾向梅青方投去感激的目光。

    很明显,梅青方就是出来帮自己。

    既然如此,那她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因为,虽然孟漓禾身上有作案动机,但毕竟如今是配合调查,加上她王妃的身份,自然不会正常升堂审案。

    所以,只是让她坐于堂上,由大理寺少卿,直接询问而已。

    孟漓禾倒没什么异议。

    毕竟,配合警察办案,每个公民人人有责。

    这是她作为现代刑侦师,坚定不移的信念。

    所以,她也秉持着这个心,配合着如今这个大理寺少卿而已。

    因此,她直接抬头看向薛瑞:“薛大人有事便问吧,本王妃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薛瑞不由有些发愣。

    他虽然为大理寺少卿。

    但走到今日,这个位置,也是一步一步从底层走上来的。

    自然也少不了审问犯人。

    而他为官这数年,却从未见过有哪个嫌犯可以如此淡定自若。

    即便那个嫌犯当真不是凶手,被提到公堂之上,也会心生畏惧。

    然而,孟漓禾坐在那里,明明算是他的下手之位,他也要低头才能看见。

    可是孟漓禾的气场,却让他不禁觉得,自己竟才是那个仰视之人。

    不得不觉得,这女人当真了不得。

    不过此刻却不是多想这个的时候。

    薛瑞收回神,便开始问道:“请问王妃,一个月前,听说你在街上一家珠宝店里,与苏晴发生了冲突,可有此事?”

    孟漓禾点点头,并不废话:“是。”

    薛瑞一愣:“那可否请王妃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下官?”

    “好。”孟漓禾再次答应,并且将当日之事,一字不落的完全叙述了出来。

    两旁,丞相明显怒意滔天。

    因为这个孟漓禾,竟然在这公堂之上,也将她当日教训苏晴的话说了出来。

    那口口声声的没有家教,就像是使劲儿打他的脸。

    偏偏事到如今,他却不能说什么。

    只能气的一只手攥住椅子的把手,几乎要将它捏碎。

    而梅青方和宇文澈也冷下了脸。

    只不过他们所关注的点却不同。

    他们只是觉得,这个苏晴还当真是一副富家小姐的嘴脸。

    横刀夺爱,蓄意害人。

    不管哪一点,都不只是没有家教的问题。

    而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人品。

    其实这也就是孟漓禾,换做任何一个同级别的官家小姐,恐怕早就哭哭啼啼找回去了,说不定还真的会私底下狠狠报复。

    只是,这常人都会觉得理应如此的事情,却也将孟漓禾推上了第一嫌犯的位置。

    薛瑞的脑子也跟着转了一圈,接着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王妃,你当时为何没有回击便回了王府?难道,是想日后……”

    “薛大人。”孟漓禾冷下脸,直接打断薛瑞的问话,“你的问题太具有引导性,本王妃拒绝回答,本王妃此次过来只是协助调查,请注意你的言辞!”

    开玩笑,她可是参加过无数庭审的人。

    这种问话方式,如果作为辩方律师,早就回击过去了!

    那么如今既然没有人为她代言那便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好了。

    或许是孟漓禾的气势太过凌厉,方才还算平静的表情,一下变得冷峻无比,让薛瑞的心不由猛的一跳。

    赶紧解释道:“王妃恕罪,下官只是觉得,一般人受到伤害,正常的反应不该是直接反击回去吗?”

    孟漓禾却冷冷一笑:“薛大人,难道本王妃如若被狗咬了,也要先去咬回狗一口之后才去治伤吗?”

    “这……”薛瑞擦擦冷汗,目光偷偷地撇向丞相,只见丞相的脸色铁青,很明显已经忍无可忍!

    果然,只见他站起身,对着孟漓禾怒视道:“王妃,请注意你的言辞!”

    “丞相大人息怒,本王妃只是举例而已。你的女儿伤本王妃在先,本王妃也没有请丞相注意教导你的女儿不是?”

    孟漓禾就是这样,平时她可以为了小心思,故意讨好宇文澈,仿佛没有尊严般笑嘻嘻的。

    但是遇到对手,可绝对不会丝毫服软。

    她一直坚信,既然对立了,他也没有必要给对方好脸色了。

    反正就算她跪下来请求,对方也不一定会饶过她,反而说不定还会踩上她一脚。

    那既然如此,倒不如这一脚由自己主动去踩。

    “你!”丞相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口,偏偏又碍于其他人在场,不好发作。

    他素来知道这个女人够狠,却也没有亲自尝试过这个女人的厉害。

    只是如今,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利嘴还能撑到几时?

    薛瑞的冷汗几乎湿透后背的衣衫。

    这还只是问了王妃几个问题,覃王自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便已经出现了这么激烈的局面。

    这要是覃王和梅大人再掺和进来。

    今日他还能不能控制住全场都不一定了。

    兀自镇定了一翻,薛睿觉得大概从王妃处下手,似乎不一定能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毕竟当日的冲突,她已经尽数讲完。

    他现在也没有什么证据,就凭一个冲突便定她为杀人凶手。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不敢再问带有引导性的问题。

    所以他干脆请孟漓禾先到一旁休息,直接提审方才一同带回来的三个丫鬟。

    其中豆蔻自不用说,一直是孟漓禾的贴身丫鬟,必然要在场。

    另外两个则是之前芩妃特地调过来伺候她的。

    当日她还带了其中一名去那家珠宝店。

    所以简单的问询了一下,薛瑞在得知那名丫鬟也在场后,便再次询问了一次。

    丫鬟立即磕磕绊绊地将当日之事,再次讲了一遍,具体的经过与孟漓禾讲的差不多,只是相比于孟漓禾她却紧张了许多。

    甚至于,还屡屡的抬眼看孟漓禾。

    让孟漓禾不由皱了眉。

    这个丫鬟是怎么回事?

    平日看她干活做事挺利索的,人也很是激灵,所以那日去街上才带了她。

    怎么今日只是回答个问题而已,便是如此恐惧的模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做了什么亏心事。

    果然,薛瑞看她的目光开始不对起来。

    此刻对着丫鬟,薛瑞远没有方才对孟漓禾那样顾忌。

    甚至于见她惶恐,故意拍了下案子,质问道:“本官见你支支吾吾,可是有做何亏心事?”

    丫鬟立即磕头:“大人明鉴,苏小姐的死,不关奴婢的事。奴婢什么也没有听到过。”

    他这样一说,薛瑞顿时眼前一亮。

    没有听到过?

    这小丫鬟是因为恐惧,所以语无伦次了吗?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顿时更加怒喝道:“堂下之人,你到底知道什么,还不速速交代!若是隐瞒不报,便是包庇罪犯,本官一样可以将你关入大牢!”

    孟漓禾和宇文澈对视一眼。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孟漓禾的心头涌起。

    然而时间太短,不等她想清楚。

    那丫鬟已经抖如筛糠,拼命地磕着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奴婢交代!”

    “速速道来!”眼见这丫鬟有话要说,担心作为主子的孟漓禾在一旁干扰,薛瑞赶紧喊道。

    孟漓禾其实完全没有制止她的打算,因为她根本想不到这个丫鬟要交代什么。

    只听得丫鬟紧接着道:“奴婢也是有一次随王妃去茶楼喝茶,在门外伺候时听到,王妃与一人的对话。”

    “什么对话?”薛睿紧追不舍。

    “好像是命那人去暗害苏小姐,将她毁容之后伪装成被劫之后溺亡。”

    小丫鬟方一说完,孟漓禾便忍不住直接拍案而起!

    “你在胡说什么?”

    然而,此时的薛瑞却不再客气!

    因为这苏晴根本就是被害后投尸入河!

    而且那张脸,被乱刀划的面目全非。

    之前他并没有刻意提起,但之所以怀疑到覃王妃,这个因素巨大,他原本是想斗智斗勇与覃王妃慢慢磨。

    却没想到在这个丫鬟这里也找到了突破口。

    顿时命令道:“来人!将覃王妃缉拿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