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章 当场验落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后吩咐这一声之后,立刻,便见一旁站出一个上了年纪的嬷嬷。

    布满皱眉的脸上,那双眼睛尤为凶恶。

    虽是低眉应着,但那神情,却让孟漓禾觉得,她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拿那个白帕出来讥讽人。

    果然,领了命令之后,这个李嬷嬷便很快向外走去。

    孟漓禾认命的闭上眼睛。

    看来,她今日在劫难逃了。

    忽然,却听身边,那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等等。”

    孟漓禾的心猛的一跳。

    方才宇文澈明显的护她之意,说不感激是假的。

    任哪个女人再强大,内心也希望有人为他出来挡风遮雨,何况,如今面对的更像是可以伤筋动骨的子弹。

    那么如今,他再次出声,难道,他还想要护自己不成?

    可是,单纯阻拦,皇后也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连她都觉得难解的题,他要怎么破解?

    孟漓禾忍不住侧头向他看去,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她的眼里充满期待。

    只见他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清冷神情,看不出任何的紧张。

    不知为何,孟漓禾却莫名觉得心安了许多。

    比之于孟漓禾,众人则是更为惊讶。

    谁都知道,平日里,要让这个王爷出声都很难。

    而他今日,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为了孟漓禾开口了。

    唯有皇后,此刻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高高的坐在上方,命令吩咐之后,便佯装低头的慢慢抿着茶水。

    只不过,余光却将孟漓禾的表情全部收在眼底。

    而此时,宇文澈这一制止的动作,更是证明了他们的心虚。

    只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这个覃王会这么护着这个覃王妃!

    不过也无妨,反正他们再怎样,也翻不出她的五指山。

    手中的茶杯一顿,皇后假意略微惊讶的抬首,凤眉一挑:“怎么?澈儿还有什么交待不成?”

    “回母后,儿臣并没有任何交待,只是,儿臣见今晨母后忘记派人来取白帕,自己便带了过来。”

    说着,竟是将手伸进衣摆。

    从里面掏出一个灰色锦袋,双手呈上。

    “请母后过目,这是儿臣吩咐人装入的白帕,还请母后检验。”

    孟漓禾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宇文澈,原来这个男人,竟然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

    众人更是下巴都几乎合不起来。

    覃王,竟然,竟然将女人的白帕收到自己身上?

    这个女人,到底何德何能,蒙受覃王的垂青,竟然让覃王对她毫不嫌弃?

    一时间,对着宇文澈的震惊,对着孟漓禾的嫉妒,对着皇后的幸灾乐祸,充斥在场人的心房。

    皇后更是被这一招打的措手不及。

    她原本就是特意让他们掉以轻心。

    没想到,这个覃王,心思这么缜密。

    看来,将来会是她道路上重大的妨碍,不能不除。

    假意堆起脸上的笑,皇后招呼身边的李嬷嬷:“如此便省事了,李嬷嬷,打开吧。”

    李嬷嬷上前,将锦袋接过,从里面拿出一块白帕,放入检验白帕的盘中。

    果然看见,那张洁白如雪的白帕上,几滴如梅花般盛开的红色血迹赫然印在上面。

    从方才宇文澈掏出锦袋,皇后便已预知了这样的结果。

    所以此时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让人收了回去。

    但众嫔妃的脸色可是十分耐人寻味了。

    抛开覃王今日给他们的惊讶不谈。

    这个皇后,可谓每一招都被破了,可谓是脸上一边一巴掌,最后还来了一拳重击。

    看来,往后有好戏看喽!

    只有孟漓禾,那颗提到嗓子里的心结结实实的落了回去,只是却依然忍不住怦怦直跳。

    “母后,如今这个时辰,父皇想必已下早朝,儿臣还要给父皇敬茶,先行告辞了。”

    宇文澈早不欲多留,如今,这礼仪已齐,他也是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

    孟漓禾立即会意,也是马上跟在后面说道:“母后,那儿媳也去拜见父皇了。”

    说完,在皇后略微点头后,立即十分乖巧的跟在宇文澈的后面走了出去。

    身后,皇后那张脸,迅速变得冰冷无比。

    “那个,刚刚,多谢!”

    走出皇后的寝宫一段距离,孟漓禾确认周围并没有多余的人后,走在宇文澈身边,小声说道。

    “不必。本王不过是昨夜为手臂换药时觉得,本王的血不能白流,既然与你同盟,自然要发挥它的作用。”

    宇文澈丝毫未在意这句感谢,甚至看都没看孟漓禾一眼,继续目视前方,冷眼看着皇帝寝宫渐近的宫门。

    孟漓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个自恋男!这个冷情男!

    原来只是因为不想浪费自己的血!

    原来只不过是因为同盟!

    方才的感激之情顿时所剩无几,她怎么忘了,帝王之家本无情,而这个男人,根本不会做对自己无利的事。

    也好,大家各取所需一身轻!

    “覃王,覃王妃。皇上在御书房,请这边请。”

    寝宫门口,早有安排好的宦官等候。

    看到宇文澈二人的身影,远远便迎了上来。

    礼仪和姿态都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

    孟漓禾松了不少气,看来,这个皇帝比那个恶毒的皇后好伺候多了。

    觞庆国礼,皇帝下朝后要接受皇儿及未出嫁的公主问早安礼,以扬孝道。

    而王妃则只需在新婚第二日进行奉茶之礼便可。

    许是因为今日下朝较早,御书房内,此时,皇子公主已经到齐,均坐在皇帝下首两侧,与皇帝闲聊。

    于是,当孟漓禾与宇文澈走进时,感受到的便是来自两边,那些好奇的目光。

    略微低着头,目视前方,孟漓禾一同与宇文澈下跪,行了个大礼。

    再毕恭毕敬的奉了茶,事情顺利的让孟漓禾都有些恍惚。

    果然,这才是皇家风范吧!

    天天女人为难女人能做什么大事!

    心情一下好了不少的孟漓禾,从地上站起,准备走向皇帝赐的座。

    倒是不知道,这些皇子公主会和皇上聊什么。

    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她是很少机会见到父皇的,即便见到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让人丝毫不敢亲近。

    心下不由好奇,略微抬起头向着众人偷偷扫视一眼。

    却在这抬头的一瞬间,只听一声悦耳的声音。

    “哇,二皇兄的新娘子好漂亮啊!”

    抬起的脸顿住,孟漓禾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穿着鹅黄色。。裙,头上挽着两条小辫子的小丫头,正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

    看样子,只有十来岁的模样。

    “莞儿,不得无礼,这可是咱的二皇嫂,还不拜见二皇嫂。”

    好熟悉的声音!

    孟漓禾转头一看,竟然是他!

    那个在城门口接自己入城之人--五皇子。

    依旧是那副俊郎的面容,和长期挂在嘴边的笑颜,只不过大概因为穿着朝服,整个人倒显得严肃不少。

    而这一观察之间,却觉得旁边亦有一道视线传来,且不容忽视。

    孟漓禾皱了皱眉,顺着望过去,却见一名端坐在那里的皇子,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身上也是一套朝服,眉眼倒是与皇帝有些相似,虽不及宇文澈和那位五皇子,倒也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只不过,相比于宇文澈的冰冷和五皇子的阳光,这位皇子的脸上却多了些许阴霾。

    而望着自己那眼神,更是错综复杂。

    自己应该不会认识这个皇子吧?

    忽然想到什么,孟漓禾瞧他的位置望去……

    皇帝下首第一位,原来是他,皇后之子,觞庆国的大皇子,也是原本她的父皇提议所嫁之人——宇文畴。

    只不过,最后赐婚下来却换成了二皇子宇文澈。

    如今看他的眼神,该不会,他原本是愿意娶这个原本的孟漓禾的吧?

    那可就麻烦了!

    事实上,孟漓禾只猜对了一半,因为,原本的宇文畴对于一个战败国的公主自是不放在眼里。

    他,是最有可能继承大业之人。

    怎会和敌国之人纠缠不清。

    但是前提是,他没有见到孟漓禾。

    而如今,孟漓禾站在眼前,竟似天女下凡一般的美。

    他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想,原本这个美人,应该是属于他的!

    如今,却便宜了那个人!

    想及此,眼神变得越发阴冷。

    孟漓禾几乎忍不住心里打了个哆嗦。

    却听之前那个熟悉的女孩声音猛的在她面前响起。

    “莞儿,拜见二皇嫂。”

    收回视线,这才发现名叫莞儿的公主已走到她的面前,十分乖巧的行了个浅礼。

    孟漓禾却是受宠若惊,她来这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真诚,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眼神。

    赶忙要扶她,却见她自动站直,大眼睛使劲的眨呀眨,仿佛要从这张脸上看到什么。

    “二皇嫂,你这皮肤又白又嫩,人也这么漂亮,到底是有什么秘方?”

    孟漓禾哑然失笑,然而皇上在此,于情于理,不容她那个新媳妇放肆。

    “好了,澈儿的王妃朕也见了,朕还有事处理,你们几兄妹留在这好生聊吧!”

    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孟漓禾心里莫名一暖,这个皇帝,怕是看出了自己的拘谨,所以故意躲开吧。

    为的就是让他的子女尽兴。

    而从方才大家那么随意的话语来看,至少,在做父亲这件事上,他,很称职。

    心头对这个皇帝的好感增了不少,起身与大家一起准备行礼恭送。

    却见一名小太监慌慌张张闯入:“皇上,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