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5章 苏晴死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气氛好到不能再好。

    然而,远在院外,便有小斯凌乱的步伐传来,甚至嘴上还加杂着呼喊:“王爷,王妃,不好了!”

    屋内,孟漓禾面若桃花。

    宇文澈面露寒霜。

    任哪个男人在和自家媳妇儿温存时被打断,估计都没有什么好脾气。

    何况是对外人一直没什么好脾气的覃王宇文澈。

    “什么事?”

    一把推开屋门,宇文澈大跨步走出,在小厮还未跑到跟前时,便开口质问。

    那语气,吓得本就慌张的小厮,更是颤抖不已。

    孟漓禾也随后走出,脸上还稍微透着些红晕。

    不过她也不是那种矫情故作姿态的女子,所以,也没什么可矜持的。

    想到方才小厮语气里的急切,便想要安抚小厮之后再细细询问。

    毕竟,宇文澈这个神情实在是太吓人了。

    她这真是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在自己面前与在他人面前,如此灵活的自由切换的。

    只是,安抚询问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却听不远处,再次传来脚步声。

    不由有些奇怪,到底是谁过来了?

    怎么听这声音,好像来了很多人?

    很快,不等孟漓禾想清楚,这些人便已到达院外。

    只见他们全部穿着官服,而且后面侍卫的身上,明显配着剑。

    孟漓禾不由皱眉,她记得殇庆国有明文规定,没有皇命不得佩戴武器进入皇室之宅。

    那这些人,是皇命在身?

    那他们又是来做什么?

    而事实上,方才这队人马,在门口便已被阻拦,但因为是朝廷官员,加一之的确有皇命在身,自然也不会顾忌小厮们,所以干脆闯了进来。

    但是如今看到王爷在场,也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太过嚣张,最起码基本的礼节还是要顾及到。

    所以为首之人先行行了个礼。

    “下官大理寺少卿薛瑞参见覃王。”

    宇文澈皱皱眉,看着他身后那数十人等,且腰间别着刀剑,一看便知来者不善,当即冷下脸道:“薛少卿,你带人闯我覃王府是要作何?看这架势,难不成,是要缉拿本王不成?”

    “下官不敢!”薛瑞立即回复道,“下官此次前来,是想请覃王妃,随下官回去调查些事情。”

    薛瑞说的还算客气,但他身旁这些带刀侍卫,明显并不是请的意思。

    看到宇文澈明显有爆发的倾向,孟漓禾先一步开口道:“敢问薛大人,想要调查何事?”

    听到孟漓禾询问,薛瑞转向她回道:“回覃王妃,昨日,丞相府大小姐苏晴一夜未归,今晨有人在河里发现了她的尸体,经仵作检验,身上有刀伤,为被人所害。目前,此案已经正式交由大理寺受理,所以,还请王妃配合。”

    孟漓禾顿时一愣,脸上有些不可置信:“什么?你说苏晴死了?”

    薛瑞毕恭毕敬答道:“回王妃,是的。”

    孟漓禾不由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女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难道她也得罪了其他人?

    然而不等她想清楚,宇文澈脸上的温度更低,直接生硬地抛出一句话:“她死了,为何要王妃配合调查?”

    这句话的压迫感实在太胜,饶是薛瑞来之前做了很多心理准备,此时还是忍不住有些腿软。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回答的份儿:“回王爷,因为经仵作验尸,苏晴是被人所害,而之前王妃与她有些冲突,所以……”

    “所以你们便怀疑是王妃所为?”不等他说完,宇文澈便冷冷问道。

    “这……”薛瑞的冷汗直下,低着头道,“回王爷,下官并未下定论,但目前覃王妃……确实也不能排除嫌疑。”

    “你!”宇文澈双目呲裂,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场,周围之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时刻防备着这个冷王随时会对他们出手。

    然而,一只手却拉住宇文澈的胳膊。

    宇文澈转过头,只见孟漓禾对着他摇摇头,明显是不希望他有任何举动。

    气息瞬间收敛了许多,只不过宇文澈的脸色依然冰冷无比。

    那随薛瑞来的侍卫们,不由暗暗松下一口气,毕竟,如果王爷要是对他们出手,他们根本也不敢反抗。

    只是,这个覃王妃果然厉害,一个动作就可以制止王爷。

    当真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看来,民间流传王爷王妃很相爱是真的。

    那这样的话,覃王妃还有必要对付苏小姐吗?费解。

    孟漓禾这才转回头。

    其实,作为刑侦师的她,面对破解凶杀案的步骤,自然了如指掌。

    作为凶杀案,第一个要查的自然是之前与之发生过冲突之人,又或是所谓的仇家。

    所以,大理寺来找她并没有错。

    要怪,只能怪她倒霉,偏偏在这之前与苏晴起过冲突。

    只不过……

    孟漓禾面带疑惑,看向薛瑞:“请问薛大人,按当朝律法,以本王妃的身份,想必让大理寺卿亲自前来也不为过,而现在……敢问这可是苏大人的命令?”

    梅青方如今为大理寺卿,如今遇到与她有关的事,实在不应该派个人过来提审她才是。

    “回王妃,因梅大人与王妃交情匪浅,是满朝皆知的事,所以此次丞相特意请旨,让梅大人避嫌,一切交由下官处理。”薛瑞满脸憋屈,这件事他也是受害者好吗?

    毕竟,调查丞相之女,审问王妃这种事,一个不留神那可不是失职,而是掉脑袋的事。

    就算暂时不掉脑袋,不管得罪了哪一边,小命几乎都随时搭进去。

    而明明他一个大理寺少卿,上面有大理寺卿顶着,结果,却因为这苦逼的理由,反倒是把差事落在了自己头上。

    他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等倒霉事。

    然而孟漓禾却了然,也终于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竟然丞相还特意去求了皇上。

    那就说明,此次请她过去,恐怕并没有薛瑞说的这般客气,只是询问而已。

    而是很有可能,根本就是针对她而已。

    她可以想到,宇文澈自然也立即反应过来。

    当即拉起孟漓禾的手:“走,随我入宫见父皇。”

    “王爷。”薛瑞却先一步将宇文澈拦住,继续硬着头皮道,“王爷可能还不知道,为示公正,皇上已经将此事全权交由大理寺处理,他这段时间应该不会见您。”

    “你知道什么?”宇文澈对着这个拦下他的人怒目而视。

    眼前的这个文官,他只需要一个手指便可以将他戳穿,竟然还敢拦他?

    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又一个声音伴随脚步声而来:“王爷,皇上口谕,请王爷王妃配合大理寺调查,近日他不予相见。”

    孟漓禾抬头,只见此人正是之前来府上为她颁过圣旨的公公,心里不由更加沉了沉,这个丞相看起来是做了十足的准备啊!

    只是,自己女儿死了,不顾着难过,还有心思部署如此周密的计划,当真够冷血,不是个好对付之人。

    也是了,不冷血又怎能做出那么多丧尽天良之事呢?

    只不过,自己这一次,可真的是有些被打的措手不及了。

    宇文澈也是更加气愤,甚至连本该对公公说的话,此时都一个字不出。

    只是冷着脸,拉着孟漓禾的手,大有一副谁敢动王妃的意思。

    然而孟漓禾却知道,这并不能解决问题。

    她自然知道宇文澈是想要保护自己,甚至不惜为了她想要违抗皇命。

    但她不能让他如此。

    作为一个刑侦师,她坚信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

    作为一个无辜之人,她坚信身正不怕影子斜,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

    所以,想了想,她还是开口道:“本王妃跟你们走。”

    “小雨!”宇文澈顿时着急的拉住她。

    他比谁都知道,丞相的城府有多深。

    既然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那么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让孟漓禾回来。

    就算事后调查出此事与孟漓禾无关,想必这些时日受的苦,也可以要掉她半条命。

    毕竟,他同样比谁都了解,那关押凶杀案嫌犯的大牢有多恐怖。

    而且,到了那里,他就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保证她不损害一根汗毛。

    万一有个意外,他几乎不敢想。

    “放心,我不会有事。”孟漓禾拍拍他的手,眸子里没有任何慌张,甚至还故意轻松道,“澈,我没有做过的事怕什么?再说了,你看我一直逢凶化吉,可是菩萨转世呢!”

    无奈的看着孟漓禾,宇文澈又怎会不知道她这是在安慰自己?

    但莫名的,还是被她这自信所影响。

    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样。

    临危不惧。

    遇到事情从来不会如一般女子那样慌张,也不会哭哭啼啼问怎么办。

    她只会用她的头脑去解决,用她的善良去感化。

    如此好的女子,老天又怎会舍得对她残忍。

    也许,这个女人兴许还真的是天上哪个仙女下凡也说不定。

    这一刻,他竟然无比希望,孟漓禾的玩笑是真的。

    不过,是不是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会倾尽所有去保护她。

    不需玉/体加身,不需金光罩体,他会拼尽性命不让她受伤。

    想到此,宇文澈终于嘴角露出一个释怀而坚定的笑。

    “好,我陪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