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4章 王爷是笨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并未有进一步动作,只是反复在她伤口处流连。

    但是这也足以让理论很丰富,实践很贫乏的某王妃,吓到肝儿颤。

    还好,过了一会儿,宇文澈便抬起头。

    看着她紧闭的眼,通红的脸,笑的唇角都快咧到了耳朵上。

    “我的王妃,听说唾液可以治伤,你若是还不好,我便每日为你治疗吧?”

    孟漓禾诧异中倏地睁大眼。

    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珠,直接将宇文澈的心撞了一下。

    在那一瞬间,甚至让本来只是想调戏自家王妃的他,有些愣住。

    好像,玩出火来了……

    那不如,干脆继续?

    然而,意识到自己被耍的某王妃,已经恼羞成怒,一把推开他,将他直接踹下床。

    方才她还因为宇文澈如此温柔,所以做好了无论接下来他要做什么都不反抗的打算。

    结果这个家伙竟然故意逗她?

    真是找死都不等天亮!

    她都默认两次了,他都不懂得抓住机会,下一次,休想!

    哼!

    孟漓禾气的,在床上翻白眼。

    但是坚决不再让宇文澈靠近。

    每每看到自家王妃发脾气,摆出一副很凶的表情时,王爷便毫无抵抗能力。

    毕竟他觉得炸毛儿小猫儿略萌。

    只不过,被这个小猫儿推迟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今天有点进展,让他打退堂鼓,再灰溜溜的回去,岂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

    所以,英姿伟岸甚至被推到地上的王爷,从地上慢慢爬起,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个冷酷王爷,只不过,表情却没那么严肃,甚至眯起眼,故意危险的说道:“我的王妃,方才我说的话可是真心的,你考虑一下。”

    孟漓禾一愣,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然而宇文澈却不等她回答,嘴角一弯,便给她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剩下孟漓禾在床上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痛扁一顿。

    这个大坏蛋。

    不过尽管如此,孟漓禾思考半宿,一方面是迫于宇文澈的淫威,另一方面,也实在是觉得自己拖得够久,万一表哥真的有事,岂不是被自己的私心耽误了。

    所以,第二日,她终于还是放弃往自己的脸上画上一道伤疤。

    也因此,就要和自己的表哥告别了。

    只不过,她这个离合院还真的是充满离合。

    让她不由感慨,早知道就起个聚合院好了,棒棒的。

    最终,不管千不舍万不舍,苏子宸还是走了。

    而她的脸也已经恢复。

    听闻,那些听到此消息的百姓们,又是一阵欢呼。

    甚至于府里的下人们又都开始互相传阅起新一期小话本。

    让她忍不住也让丫鬟送来一本。

    不过才刚一打开书,她就觉得眼睛快要亮瞎。

    什么“娇弱王妃遇妖精”,

    “菩萨玉/体得保全”

    “妖魔鬼怪全退散”

    “王爷王妃终为伴”

    ……什么鬼。

    活脱脱的言情又加入了灵异元素以及玄幻色彩。

    连她都觉得她要给这个有着奇大脑洞的作者跪了。

    不过,还好,这里边的内容还算和谐。

    该拉灯的都拉了灯。

    所以,她也干脆随他们去了,不然她也要效仿现代某局严打哈哈哈!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开心?”

    孟漓禾的小剧场开的正欢,却听宇文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猛一抬头,就看见宇文澈正瞅着她的书仔细看着。

    脸上顿时一红,因为她打开的这页,正好是书上关于她和宇文澈将要拉灯的一幕。

    赶紧心虚地合上书,十分明显的藏到背后。

    “什么都没看!”

    “是吗?”宇文澈挑挑眉,假装不经意的说,“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名字。”

    “那你肯定是看错了,书上怎么会有你的名字?”孟漓禾嘴硬的说。

    “怎么不会?”宇文澈好笑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话,故意压低声音道,“民间关于你我二人的话本,已经连载到第八部,我如果没看错的话,你方才看的那一页,应该是,红烛摇曳到天明。”

    “你……你竟然看过!”

    孟漓禾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碎了。

    这人不是冷情王爷吗?

    竟然追着看自己的同人本是个什么画风?

    “当然。”宇文澈面不改色,大言不惭的说道,“既然是写我的书,我当然要好好看一看了。”

    孟漓禾的额头跳了跳,只觉自己对宇文澈又刷新了新的认知。

    谁能告诉她,她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总觉得这世界的画风越来越猎奇啊!

    宇文澈却是丝毫不理会她即将崩裂的表情,兀自继续说道:“不过我比较了一下,还是这个作者的文字最写实,相比于其他那些作者来说,这个简直就是在我们的日常上加了许多色彩。有机会还真想见一见这个作者。”

    “啪叽。”门口忽然传来一个物体落地声。

    宇文澈孟漓禾同时朝门外看去。

    只见管家正弯腰捡掉在地上的账册,想来是来给孟漓禾查阅的。

    只是……

    孟漓禾疑惑地扫了扫管家那一如既往稳如泰山的身姿。

    联想到自己的猜测,顿时觉得整个人更不好了。

    为什么提到作者,管家这么激动。

    千万不要告诉我这作者是管家,不然她十分想狗带!

    这个崩坏的世界!

    她可以申请穿越回去吗?

    心好苦。

    不过虽然很可疑,但是管家却显得十分镇定,将地上的账册捡起并走到孟漓禾的面前,抬手道:“王妃,这是这个月的账册,请过目。”

    孟漓禾审视的又看了他一眼,将账册接过,也许刚才她是多想了?

    管家恭敬的在一旁等着,孟漓禾也只好收回心思仔细看,却听身边宇文澈忽然开口:“管家,方才本王与王妃正在讨论那街上话本的作者,本王看,你去联系一下他吧。”

    管家一愣,立即有些面带难色的说道:“奴才听说这话本儿的作者,只是个化名,恐怕不好联络吧。”

    “的确。”宇文澈赞同的点点头,“竹蚂蚱,明着来找果然是难寻,咦,对了管家,本王记得你十分擅长做竹蚂蚱,本王小的时候你还做过几只。”

    管家偷偷擦擦汗:“是的,是的。”

    他怎么就没事儿,起这么个名字呢?

    当时只是看着手上做好的小蚂蚱,苦于王妃没有生出个小王爷出来,所以无法赠送,便苦闷的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怎么就暴露了呢?

    孟漓禾也抬起头,为什么她觉得好像事情更可疑了呢?

    宇文澈倒是神色未变,继续一本正经的:“不过管家还是试着去联络联络吧,因为本王觉得,你应该更愿意见到他,相比我们而言。”

    “为什么?”孟漓禾都忍不住开口问了。

    宇文澈拿起那本儿书翻开一页:“你没看到这里有一章,名为管家神勇又威猛。想来那作者定是对管家十分崇拜。”

    “哦……”孟漓禾点着头,拉着长音,抑扬顿挫的感叹着,“原来如此啊!”

    天呐,他们身边竟然有卧底!

    而且还是个最让她不去怀疑的人!

    这简直就是为老不尊嘛!

    难怪滚床单都拉了灯,不然看看你好意思写么?

    而且,写他们就算了,竟然还给自己也留了一个章节。

    你到底是哪里神勇威猛了,我怎么看不出来?

    再多写点儿,她都要怀疑这是给他自己插播征婚广告了!

    孟漓禾在心里拼命刷着弹幕,但是又不好意思揭穿。

    毕竟那里面还是写了很多脸红心跳的事情。

    这事摊开来看,以后还怎么正经的与他一起查阅账册?

    崩溃死了好吗!

    她宁愿假装不知道!

    “这个……”管家纠结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然而宇文澈却假装没看到他脸上的异常,甚至说到,“无防,若是找到那作者就替本王带个话,他写的不错,再接再厉。”

    孟漓禾和管家同时一愣。

    顿时表情都颇为精彩,管家自然连连称是,当下也不管孟漓禾是否确认完账本,直接魂不守舍的走了。

    而孟漓禾则是一脸复杂的看着宇文澈。

    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竟然纵容自己的手下写自己的同人本。

    你还能再没下限一点吗?

    “怎么,不满意吗?”宇文澈装作不解的看向孟漓禾,“我倒是想交代那个作者把你写的更美一点,不过我觉得你已经很美了,再写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肖想你。”

    孟漓禾简直哽出老血,憋了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滚。”

    她明明想的不是这个好吗!

    宇文澈却装作无比受伤,眼睛却含笑着,说道:“王妃你小心,如此对待你的相公,下次说不定话本儿又要多出一章,王妃家暴王爷惨。”

    “惨,我惨你个头!”孟漓禾再也忍不住,干脆小粉拳,直接抡上宇文澈的胸膛,“我现在就家暴你!”

    先是一阵鸡飞狗跳,接着,却又回归一片沉寂。

    只有某些暧昧的细声从屋内传出。

    只让耳力好的夜和胥,纷纷退开几颗树的距离。

    这还是白天啊!

    简直棒!

    而屋内,才施暴了一会儿了,孟漓禾的手腕就被某王爷强力制止住,接着那霸道的吻变印了下来。

    气氛好到不能再好。

    然而,远在院外,便有小斯凌乱的步伐传来,甚至嘴上还加杂着呼喊:“王爷,王妃,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