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3章 王妃不能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变脸速度如此之快,让苏子宸都吓了一跳。

    所以,赶紧笑着安抚道:“出来已久,所找的人也已找到,心事已了,自然是要回去了,岛上还有许多事务,等着我要处理呢。”

    孟漓禾一愣。

    苏子宸在她这里逗留已久,她甚至都快忘记,他还是迷幽岛的岛主呢。

    迷幽岛虽然不能与殇庆国相比,但人口也不少,孟漓禾之前曾经了解过,迷幽岛的面积,基本上也有在现代来说一个省那么大。

    所以,离了主事的人太久,还真的不行。

    孟漓禾不由郁闷起来。

    自己的亲哥哥孟漓江是皇子,不得不回自己的国家。

    自己的表哥又是迷幽岛岛主,也不得不回自己的岛上。

    哎,所以说,有时候哥哥们太厉害,也并不是一件好事啊!

    毕竟都没有人能随便撒娇,简直无依无靠!

    特别心酸!

    孟漓禾心里甚至都响起了小白菜叶叶黄啊,两三岁啊没了娘啊……

    那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以至于那小表情,连宇文澈的额头都跳了跳。

    恨不得抓过来告诉她,没有哥哥还有你男人!

    这幅被抛弃的样子到底做给谁看。

    真无力。

    “那你什么时候动身?”孟漓禾惆怅完,十分不情愿的问道。

    “等你脸上的伤好了我便走。”

    苏子宸必须要看到完好无损的孟漓禾才能放心离开。

    孟漓禾撇撇嘴:“那我是该期待伤好还是不好啊?”

    听到孟漓禾略带稚气的话,苏子宸失笑道:“当然是期待好了,我的表妹这么漂亮。怎么能一直顶着伤?好了,若是有空我还会回来看你,你也可以随时去岛上玩。”

    只不过,这话却也没起到多少安抚的作用,因为孟漓禾心里清楚得很,苏子宸这一去,哪是那么容易再次出来的?

    而自己是人家的王妃,也不可能到处游山玩水,所以再相见何其难。

    “放心吧,我有机会一定带你去迷幽岛看看,毕竟那里也是你的故乡。”

    身旁,宇文澈适时开了口。

    看到孟漓禾那本来就肿起来的小脸儿,此时撅起了小嘴,让他不得不无奈的说出口。

    本来自己就承诺过,有时间带她多出去游玩,结果也不过是陪她玩了两三天而已,之后就换来一个月的软禁。

    说不愧疚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现在又不是最好的时机。

    等到该除去的除去,该丰硕的羽翼丰硕,只要大局已定,他一定会实现这个承诺。

    “真的?”听到宇文澈这样说,孟漓禾眼前顿时一亮,因为宇文澈既然说了,那就说明还有很大机会。

    “当然。”宇文澈微微一笑,“答应你的我都会做到。”

    真是宠溺的完全不顾身边有什么人在场。

    苏子宸倒是乐见其成,十分满意。

    只是惊呆了芩妃,她又何时见过宇文澈露出过这么温柔的表情。

    看起来,这一切还真的是她这个儿媳的功劳。

    其实恢复了记忆,除了恢复了对孟漓禾的感情和信任,更多的还有感悟。

    毕竟经历了数年的冷宫对待,经历了最惨绝人寰的一幕,如今还有什么事看不开的?

    她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自己也以为,颇受皇上宠爱。

    可是结果呢?

    待自己有了病症,结局便是置于冷宫数年,不管不问。

    而如今,等她痊愈再接回去。

    其实又有什么用呢?

    还真的不如世间一对平凡的夫妻,贫贱不分,富贵不移。

    简简单单的相守。

    说起来,她倒有些羡慕她这个儿子和儿媳。

    如今,只要自己的儿子开心,其他都不重要。

    所以即便是恢复记忆后,对皇上却已经冷下了心,反而是没有更多期待,也许才更适合在后宫生存。

    因为第二天一早,芩妃便要回皇宫,孟漓禾想到,宇文澈大概会与芩妃说些体己话,便在用完餐后与苏子宸提前告辞。

    毕竟,她也有话要和表哥说。

    所以才一从芩妃的院子里出来,孟漓禾便赶紧不死心的问道:“表哥,你真的要回去啊?”

    苏子宸扭过头温和的看向她:“对,不过放心,我一定会等你痊愈。”

    “痊愈?”孟漓禾大眼珠咕噜噜的转,“那如果一直不好,你岂不是不回去啦?”

    “怎么会一直不好?神医不是说了,你的伤口虽然不算浅,但也并不难恢复,只不过是在去疤这件事上,费些功夫而已。”

    “那我的疤痕不消,就不算痊愈。”孟漓禾十分霸道的说。

    “好好好。”苏子宸无奈的笑笑,脸上却只露宠溺,“不过神医也说了,他的药有焕肤生肌的功能,你这个脸,不出半月就会完好如初。”

    “半个月?”孟漓禾面露怀疑,接着狡黠的目光一闪,贼溜溜的说道,“那我们就等着吧!”

    苏子宸笑着摇摇头,他这个古灵精怪的表妹,看来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了。

    不过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离开这么可爱的妹妹,当然,他更想把她带走。

    只不过嫁了人,终究不由哥啊!

    罢了,既然她不舍,就再多陪她几日吧。

    然而,他这边不急,某王爷可是急得不得了。

    因为覃大王妃说了,自己的伤一天不好,便一天不能搬回倚栏院。

    美其名曰不能将自己丑陋的面容给他看。

    所以他只能忍!

    可是按照之前神医的说法,总不能她脸上若是真的留了疤,便永远无法靠近吧?

    要是这样,他真是将苏晴大卸八块也无法解心头之恨。

    所以在第N次的夜里,偷偷爬上孟漓禾的床,而被惨烈赶出去之后,宇文澈终于忍不住彻底暴走。

    于是,覃王府上下一干人等,全部都噤若寒蝉。

    哎呀妈呀,王爷生起气来真是太可怕了!

    王妃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拔老虎须呦!

    偏偏老虎不朝王妃发威,只朝他们,这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那可是凄凄惨惨戚戚!

    只有胥一脸可骄傲的神情,每每看着为主子发愁的夜挤鼻子弄眼。

    大有一副你主子就是拿我主子没办法,真是不能再骄傲的意思!

    妥妥忘记那主子也是自己的前主子,甚至现在还决定自己的口粮。

    所以说夜的月银比他高,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不过,在再一次看到宇文澈灰溜溜的出离合院时,丝毫不知悔改的某暗卫,甚至跳到夜的旁边。

    十分挑衅的说:“怎么样,是不是特想打一架?”

    夜无语的看着最近被自己宠到过度有些皮痒的某人,轻松的丢下一句话:“不想,因为我的月银是你的三倍。”

    留下目瞪口呆的胥吐血三升。

    要不要这么虐啊!

    没有爱了。

    哼,大不了回头请王妃给他涨月银,王爷一定不敢多嘴!

    必须超过夜三倍!

    哪怕半夜偷偷扫马桶也要争取!

    不过很显然,孟漓禾根本没有心思管他的月银,因为她每天都在为自己脸上的妆容费尽心思。

    那一道浅浅的疤也是很不好画的好吗?

    因为半个月又过了半个月,时间太久,总不能一直缠着纱布,所以只能留个淡疤来表示自己还没有痊愈。

    但是,自己作贼心虚又不能让诗韵昧着良心背叛他的主子。

    所以只好自己上手了。

    好在自己在现代时,还有点化妆经验,加上她本来就伤在这个位置,大概也没人怀疑,所以她越发肆无忌惮起来,到了后来,甚至只是敷衍的画上一道。

    然后该练琴练琴,该学医学医,并没有人揭穿。

    只有某个王爷每每见到便咬牙切齿,终于三天不再提出跟她同床共枕的要求。

    于是某个心越来越大的王妃,也就干脆晚上毫无防备,直接洗干净脸,素面朝天的躺在床上,爽爽哒!

    然后,她便自尝恶果了。

    此时她一脸心虚的看着压在自己正上方的宇文澈,嘴里默念你看不见你看不见你看不见,然后就看到面前宇文澈勾唇一笑:“我的王妃,你的脸好像痊愈了呢!”

    “并没有!”孟漓禾坚决否认,义正言辞道,“这是因为晚上光线不好,你看错了!”

    “是吗?”宇文澈也不急拆穿,只是挑挑眉,“那就将灯点亮,我再仔细瞧瞧?”

    “额,不用了吧,这大半夜的,你再一点灯,我就睡不着了。”孟漓禾虚弱的说着。

    这个家伙也太难糊弄了吧?

    不会是三天故意不出现,就为等这一刻吧!

    她就知道这个家伙腹黑!

    宇文澈不再说话,一只手却抬起,抚上她脸上原本的伤口之处。

    肌肤光滑平整,确实已经看不出来。

    心里也彻底松了一口气,不仅不怪神医骗他,反而庆幸这就是一个谎。

    没有什么比孟漓禾完好无损更值得庆幸的事了。

    然而,虽然肌肤恢复,但那里因为是新生,所以异常敏感。

    微痒的感觉从脸上传来,让孟漓禾紧张的都快停止了呼吸。

    那一次,曾经答应他的话语,又在耳边重现。

    顿时那微痒处,又生起一阵热意。

    几乎只在瞬间,脸上便发烫了起来。

    察觉到指尖那由凉变暖的瞬间过程,宇文澈不由勾起了嘴角。

    接着,竟然低下头,朝着她的伤口舔去。

    轰!

    孟漓禾只觉所有的血液,一下全部涌上头。

    几乎整个身子都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