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2章 婆媳相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芩妃在这个时候出声,用意很明显。

    那便是消除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转移一下注意力,多少也算帮了赵雪莹一把。

    否则看宇文澈的架势,明显这顿晚餐是很难平静的吃下去了。

    听到芩妃这样说,几个人当然不再开口,甚至纷纷放下手里的碗筷,安静的听着。

    芩妃先让一旁的下人们起来,甚至又叫来了管家,这才开口:“本宫明日便回皇宫,以后这覃王府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由覃王妃处置,你们可听到了?”

    管家与下人们连连称是。

    毕竟,本来就是王妃为当家主母,且他们一向拥护,并不觉有什么问题。

    然而,餐桌上之人,除了苏子宸之外,其他人皆是一愣。

    宇文澈皱皱眉:“母妃怎么这么突然?”

    芩妃笑了笑:“也不算突然,之前你父皇便有此打算,只是本宫不放心你才推迟了一些时日,如今看来,其实每个人还是在自己的位子上,适得其所才好。”

    宇文澈皱皱眉,沉默下来。

    其实母妃回宫是早晚的事,只不过因为长达数年的分离,让他多少想与母妃亲近一下,只不过今日来发生的事情,却反而让他们在一个屋檐底下却疏远了。

    也许母妃说的没错,适得其所才是最好的安排。

    只不过,再次回宫恐怕也有些危险,毕竟那个皇后是假的,与她不再是闺蜜关系,而母妃此时应该并不记得。

    这件事,才是他要担心的事。

    而除去他的思考,这几个人里,反应最大的应该算是赵雪莹。

    在今日之前,她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关于芩妃要回皇宫的事。

    她甚至还觉得,孟漓禾出此意外,自己的机会更大了些,只要姑母再帮上一把。

    然而却没想到姑母竟然要离开王府,并且在走之前,将所有事情交由孟漓禾处置?

    虽然王府一直由孟漓禾打理不假,但这是在芩妃来之前,如今又被芩妃认可了一次,那孟漓禾的地位岂不是再次巩固?

    而芩妃要是回宫,自己见她一面便难如登天,那谁又来在后面支撑自己?

    那她想嫁给表哥,岂不是成了泡影?

    原本以为宇文澈会反对,可没想到宇文澈只是问了一句便不再开口。

    当即有些着急起来:“姑母,您怎么不多住上几日,侄女还想多伺候伺候您呢,而且表哥也会很舍不得您吧?”

    芩妃面露笑容,笑意却未达眼底,朝着赵雪莹看过去。

    赵雪莹脸上的表情太过于明显,甚至掩盖的都没有往日好。

    身居皇宫的她,又怎会猜不懂她的心思?

    自己这个侄女儿,分明是不想她这个靠山离开。

    淡淡一笑,芩妃开口道:“莹儿,你若是当真想侍奉本宫,也可以随本宫去皇宫。”

    赵雪莹脸上一僵,随芩妃去皇宫,那不就和宫女差不多?

    给人端茶倒水不说,那地位也是皇宫里所有女人最低下的。

    那让她怎么受得了?

    再加上那些勾心斗角,杀人不见血的后宫传言,更是让她惊恐不已。

    而且最主要的是,如此一来,她要见表哥怎么办?

    她真是想不明白,姑母不是之前还答应过她会将自己许配给表哥吗,怎么现在反倒想要带她走了?

    看出赵雪莹脸上的不愿意,芩妃忽然打趣道:“本宫也就是这么一说,皇宫那地方也不是谁都可以待的,不过莹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本宫也要琢磨着给你许配人家了。等本宫回宫,便为你物色适合的人。”

    许配人家?

    赵雪莹顿时瞪大眼睛。

    物色合适的人,这个意思,不是告诉她,要将她许配给除表哥以外的人吗?

    赵雪莹来不及多想,为何一夜之间有如此大的变故,只是赶紧说道:“姑母,侄女不要许配给别人,侄女要留在王府照顾表哥。”

    知道赵雪莹不会容易妥协,但芩妃如今也没有心思和她兜圈子,干脆直接道:“你表哥,有你表嫂在侧支持,不劳你费心了。”

    “这……姑母……”

    赵雪莹心急难耐的还要再说什么,却被芩妃打断。

    此时的芩妃已经完全不顾及赵雪莹,而是转头看向孟漓禾,眼神明显柔和很多,只不过是带着一抹复杂的情绪。

    “禾儿,本宫回宫后,王府之事就劳你打理,澈儿也劳你照顾,帮衬,有些话本宫一直未曾说出口,今日说出来,也请你不要见笑,多谢你与苏公子的救治,以往本宫所做欠缺之处,也正式向你道歉。”

    孟漓禾不由惊呆。

    因为她恍然看见了曾经还在病重时,对她无比依赖和信任的那个芩妃。

    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也不会挖空心思去防备她陷害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婆婆一样,要求着也疼爱着她这个儿媳妇。

    顿时眼眶有些湿润,原来说不在意都是假的。

    毕竟自己真心付出过的感情,怎么能毫不在乎?

    只不过,因为被对方伤害太过于疼痛,所以忽略罢了。

    孟漓禾一时惊讶,竟然忘记了回话。

    身边苏子宸就开了口:“今日午后,应芩妃的要求,已经为她重新调理了一次。”

    孟漓禾皱皱眉不解的看向苏子宸,芩妃的病已经治好,怎么还需要重新调理?

    然而脑子刚一转,便立即反应过来,苏子宸所说的重新调理岂不是将之前那段封存的记忆重新挖了出来?

    看到孟漓禾恍然大悟的样子,苏子宸点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想。

    宇文澈也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却也没再开口。

    既然是母妃自己的意愿,也许这样对她也好。

    如此一来,回到皇宫之时,她也会有所防备。

    而且看她现在的状态,似乎并没有再次因为那不好的记忆,而影响自己。

    好像,有些事情反倒看的更清晰了。

    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孟漓禾这才恍然大悟,为何芩妃会对她说这些话。

    原来,她已经记起自己以前与她是如何相处。

    所以,方才的话也是在真心的对自己忏悔。

    内心难免有些激动,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芩妃此时心情也十分的难受。

    她下午重拾记忆之时,那种无比依赖孟漓禾的感觉几乎是记忆犹新。

    就像是自己在水中沉浮许久,终于抓到一个可以将自己拉出去的手。

    只是在这只手将自己拉上岸之后,自己却又忘掉恩情,去对她做了伤害之事。

    这一刻,看到孟漓禾不说话,她无比担心孟漓禾不原谅自己。

    毕竟那样善良的人,被她误以为别有用心。

    而那救治她的方法,又被她当做蛊惑人心的手段。

    其实,就算是对方不原谅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她还是希望努力一次。

    所以,当即对着一旁的下人们说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知道主子要说事,管家立即带着几个伺候的人离开,还细心的将门关好。

    然而接着芩妃又看向赵雪莹道:“莹儿,你也先下去。”

    赵雪莹还在方才的打击中没回过神,此时更是迎头一棒!

    姑母竟然拿她与下人们等同?

    讲一些事情还要避开她?

    甚至于连苏子宸都不用退避,却偏偏屏开了她!

    一股强烈的怒意自心底升起。

    既然所有人都这样对她,那她也不用再客气了。

    当即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行了个礼便离去。

    芩妃只当她心情不好,也未多做计较。

    只是待她走后,直接起身走到孟漓禾身边,一向端庄的人,此时也有些难自持,甚至带着些忐忑的拉住孟漓禾的手:“孩子,你可以原谅母妃吗?母妃从未想过置你于死地,只是之前一时糊涂,担心澈儿陷得太深,影响了他的前程,所以……”

    “母妃。”眼见芩妃越说越激动,孟漓禾终于开口,“儿媳……不怪你了。”

    芩妃大喜过望:“真的?”

    孟漓禾点点头。

    原本在来这里之前,她从没有想过原谅之事。

    她不是圣母,不会随便对害她的人无原则的原谅。

    但是,芩妃为了她,竟然主动要回那曾经如此惨烈的回忆,她也不可能完全不动容。

    加上她如今的态度近乎卑微,明明是长辈,明明是皇妃,却如此低姿态的请求她原谅。

    所以她也不是铁石心肠,也不是完全不能容忍别人做错一次。

    看着孟漓禾的样子不像敷衍,芩妃才彻底松了口气,紧紧地握着孟漓禾的手没有松开。

    身旁,宇文澈的面容终于和缓。

    没有什么比他最亲的人与最爱的人相处融洽,更让他开心的事了。

    只不过,芩妃这一次回宫,除了给宇文澈和孟漓禾一个自由的空间之外,她还有其他打算。

    既然皇后不是真的,那她就有必要回去面对皇后,也算是为自己的儿子尽一份力吧!

    之前数年,都是自己的儿子为了自己打拼,如今也该是她助上一臂之力的时候了。

    事情终于前所未有的圆满,孟漓禾也从心里开心起来。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边笑容才维持不久,便听到一旁苏子宸开口。

    其实我也有件事要和大家说一下。

    孟漓禾扭头看向他:“表哥,你有什么事?”

    苏子宸上前,笑望着孟漓禾道:“过几日,我也准备回迷幽岛了。”

    孟漓禾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