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1章 芩妃的转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厚厚的账册上,详细记录着丞相为官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受贿贪赃。

    甚至于他手底下的产业,以及他所有的财产名录。

    孟漓禾当真是第一次看到数字这么庞大的犯罪事件。

    只是,那些收受贿赂暂且不谈,开妓院逼良为娼暂且不论,就拿这次赈灾的粮食来说。

    原来,不只是已经运过去的粮食,被他截获一部分卖到别国。

    甚至于从一开始发放之时,他便在京城已扣了一大部分。

    而这一大部分,看他账册上的显示,并没有卖。

    那为何留如此多的粮食便很令人生疑了。

    不然和平盛世,谁会囤积粮食?

    放下账本儿,孟漓禾皱起的眉却没有松开:“那你们可有找到藏匿粮食之处?”

    然而宇文澈摇了摇头:“没有。”

    竟然是这样,孟漓禾不由叹了口气。

    那想要把他一网打尽,无法翻身,那么这个救济粮便是十分重要的关键点。

    不然只拿着这一个账本,若是他抵赖,那他们也没有实际的证据。

    而至于其他,对于他现在这个官位来说,倒不是说不能得到惩戒,但却不足以将他连根拔起。

    说到底,必须动了国之根本,威胁到了皇上的江山,皇上才会有大作为。

    “好了,这些事情我会再查,你先休息。”

    看到孟漓禾还是为此事****心,宇文澈不由无奈,揽住她便将她按倒在床上,不由分说的将她拖住,强迫她躺下来休息。

    孟漓禾不由无语,不过也转瞬想通。

    是啊,一切有宇文澈呢。

    想来以他的势力,在京城范围内寻找这批粮食应该不算太难。

    毕竟,这粮食数量巨大,丞相想来也不会大规模的往远处搬。

    否则也不会在进城之时便扣留了下来。

    实在不行,她到时候再让凌霄帮帮忙。

    看起来,离丞相倒台之日不远了。

    孟漓禾终于安心的闭上眼。

    身边有宇文澈温暖的怀抱,这是一个多月以来都没有过的安全感,让她忍不住无比贪恋。

    所以干脆,小手也覆在宇文澈从背后揽到她腰间的手上,与他十指交缠。

    宇文澈身子顿时一僵。

    其实来这里之前,他作了无数的心理准备。

    如何解释所有的误会,如何平息孟漓禾的愤怒。

    可是事实上,这些事情他几乎都没有做。

    而孟漓禾便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个醋便做罢。

    不由想到将她软禁起来的那一晚,自己问她的一句话。

    当时她的回答是,三个字“我相信”。

    而如今看来,经历了这么多的流言蜚语,以及被陷害缠身,孟漓禾都没有怀疑过他。

    第一次,眼眶竟然有些微微发热。

    那是被人无条件相信的感动。

    “小雨,谢谢。”身后传来宇文澈有些颤抖的声音。

    孟漓禾不由睁开眼,嘴角慢慢掀起,十分不客气的回答:“不客气!”

    因为她知道宇文澈因什么而感谢。

    可是她又何尝不是呢?

    在面对自己是毒害他亲生母亲的嫌疑犯时,在所有证据都指向自己时,宇文澈从来没有质问过她一句。

    只给过她一次为自己辩白的机会。

    之后便力排众议,只是将自己软禁起来。

    这不是信任又是什么?

    只是不知道他又是何时想到真相的?

    想来他的难过,并不少于自己吧?

    毕竟那是他的母亲,却骗了他。

    “那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宇文澈再次问道,没有明确的指出,孟漓禾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嗯。”轻轻地应了一声,孟漓禾道,“一件事情只有两个当事人,不是我,就是另外一个,只不过我也是许久,才敢往这个方向去想,因为,我自始至终想不通,她为了陷害我,竟然会为自己下毒。”

    “对不起。”听到孟漓禾口中的失落,宇文澈觉得心都要揪起来。

    “睡吧,我累了。”孟漓禾闭上眼。

    其实针对这件事,让她没有心结,是不可能的。

    该道歉的人,并不是宇文澈。

    但是,让那个错的人对她道歉,又怎么可能?

    所以此刻,她并不想再讨论此事。

    反正如今,那个嫁祸她的人,阴错阳差的又帮她洗清了罪名。

    这件事她也不想再提了。

    大概猜到孟漓禾所想,宇文澈也不再多谈,只是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的侧脸,凝视了许久。

    而出乎孟漓禾的意料,那个她方才觉得不会对她道歉的人,在晚餐前却派人来了离合院,要请她和宇文澈一同过去用餐。

    宇文澈多少心里有了底。

    想来是他之前与母妃的一番话起了作用。

    而孟漓禾却皱起了眉。

    也不怪她有所防备,毕竟这个人宁愿让自己中毒也要害她。

    将孟漓禾眼中的防备情绪看在眼里,宇文澈上前握住她的手:“别怕,有我呢。”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

    她只要还在这个府里一天,只要还是宇文澈的王妃,便不可能不与芩妃见面。

    即便是这个人,以前伤害过她,她也没有办法做到与她水火不容。

    毕竟,还有这么多的眼睛盯着。

    如若她公然不予理会,也恐怕会被扣上大不敬的帽子。

    罢了,早晚都要面对,去便去吧。

    反正这一次有宇文澈陪着,想必芩妃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自己小心一点便是。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晚餐并不是只有宇文澈陪着她,等她到时,苏子宸已经就位。

    孟漓禾不由十分诧异,赵雪莹在是必然,可是表哥为何在此?

    其实这一点,连赵雪莹也想不通,她今日刚听说孟漓禾被毁了容,中午兴高采烈的来找芩妃,却被芩妃拒之门外。

    而晚餐时好不容易得见,却发现苏子宸已经先她一步在此,甚至到此之后才知道,芩妃竟然还一同请了孟漓禾过来。

    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难道是要看孟漓禾的笑话?

    想到这,赵雪莹的嘴角便忍不住的勾起来,这时看到孟漓禾进来,更是挑衅的看向她,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屑。

    只有芩妃看到二人近屋,赶紧招呼道:“来啦?来来,赶紧坐下吧。”

    同宇文澈一同行了个礼,孟漓禾紧挨宇文澈而坐。

    全程态度恭敬,去远无平日的亲近感。

    芩妃将这些尽数收到眼底,看着她脸上那厚厚的纱布,想必伤的不轻。

    眼里闪过说不清的情绪。

    若不是她当日听信莹儿的劝说,将孟漓禾解禁,又怎会有今日之事?

    只是这些都不能拿到明面来讲,她也只能在心里暗暗自责罢了。

    “禾儿,这是本宫特意请厨房炖的参汤,你脸上有伤不方便进食,多喝点汤补补吧!”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看向眼前已经盛好的参汤。

    心里晃过一丝不确定。

    凭良心讲,她当真不愿意怀疑别人,尤其这个人还是宇文澈的亲娘。

    可是她却不能不防备。

    因为才害过她之人,又怎知不会再害她第二次?

    上一次是给自己下毒,那么这一次会不会是给她下毒?

    然而,刚想开口推拒自己没有胃口,却见宇文澈已经端起汤碗,甚至拿起碗里的汤匙,亲自放到自己嘴边,尝了一口。

    “你!”孟漓禾顿时吓了一跳。

    芩妃眼中也闪过一丝黯然。

    原来如今不止她的儿媳,连他的儿子也没有完全相信她。

    否则又怎会亲自试汤?

    “不烫了,可以喝,要不要我喂你?”

    宇文澈放下汤匙,看着孟漓禾道。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接过汤碗:“不用了,我自己来。”

    接着看向芩妃,规规矩矩道:“多谢母妃。”

    芩妃点点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低下头也开始喝汤。

    然而赵雪莹的眼里却要冒出火来。

    怎么会这样?

    姑母主动为孟漓禾准备参汤就罢了,毕竟那也有可能是在表哥面前做做样子。

    但是,表哥是怎么回事?

    明明这个女人,已经被毁了容,他竟然丝毫不嫌弃?

    甚至,对孟漓禾比之前更好?

    这怎么可能?

    忽然目光瞥到身边的苏子宸,赵雪莹眼珠一转,难道宇文澈是故意做给苏子宸看?

    心思来回转了几下,赵雪莹假意关心道:“表嫂,你的脸没有事吧?”

    孟漓禾放下手中的汤匙,淡淡道:“没事,多谢关心。”

    “没事便好。”赵雪莹勾唇一笑,故意道,“不然,以后表嫂与苏小姐共同侍奉表哥,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不好了。”

    “啪!”宇文澈一把将手中的汤匙拍到桌子上,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甚至旁边伺候的那些下人们,吓得直接跪在地上。

    “赵雪莹,是谁告诉你,本王要娶苏晴了?”

    宇文澈冷冷的逼问着赵雪莹,加上方才那几乎要将桌子震裂的动静,让赵雪莹身子狠狠一震。

    “表哥,雪莹只是听大家都这么说……”

    看出宇文澈的怒意,赵雪莹赶紧装可怜。

    “是吗?”宇文澈眼睛眯起,脸上不带一丝温度,“那你告诉本王,是谁在后面嚼舌根子,本王便赏他几十大板,看看他还有没有力气再妄言!”

    宇文澈这话明着是说嚼舌根之人,但是这话里话外的警告,赵雪莹不可能听不出来。

    她本意是想以此激怒苏子宸,让他迁怒于宇文澈,这样,姑母和孟漓禾对立的关系,宇文澈和苏子宸对立的关系,都会让宇文澈和孟漓禾之间想好没那么容易,结果却激怒了宇文澈。

    当即吓得不敢吭声。

    只有芩妃这时候开了口。

    “好了,此事谁也不要再提,本宫今日叫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