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0章 无人能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一边的脸肿的老高,即使抹了许多消肿的药,但想在半日之内迅速消肿也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幸亏有神医的存在,不然孟漓禾此时肿起的那半边脸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但饶是如此,孟漓禾还是只能食用流食,这让一向不在食物上亏待自己的她十分不爽!

    所以秉着睡了就不知道饿的信念,孟漓禾可怜兮兮的用了午餐过后,便躺倒在了床上。

    也许是真的因为饥饿全身无力,也许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有点催眠,总之躺下不久,孟漓禾便真的睡了过去。

    只是迷迷糊糊间,忽然感觉身边似乎有人靠近。

    或许是刚刚被伤害后的警觉,孟漓禾一下便睁开了眼,快速看向身旁。

    “谁?”

    “是我,吵醒你了?”

    身边宇,文澈正坐在床头看着她,眼底一片温柔。

    孟漓禾顿时松了口气,拍了拍受到惊吓的胸口。

    不过,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思计较什么人吓人吓死人,因为她第一反应就是……

    捂住自己的脸!

    “你出去!”孟漓禾转身用后背对着他。

    女为悦己者容。

    不管怎样,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在自己丑陋之时,被喜欢的男人看到。

    听到孟漓禾让他走,宇文澈心里一阵阵犯疼。

    方才在神医的院子里,听到神医对他说,孟漓禾再也不想看到他时,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此时再次从心里升起。

    然而这一刻,看到她的动作,才忽然意识到,或许这个女人对他并非责怪,而是单纯的对相貌的在意。

    抬起手揽住孟漓禾的双肩,坚定地要将她扳正到自己眼前,让她正脸对着自己。

    孟漓禾又怎抵得过他的力气?

    但是,却也执拗的用尽全力抵挡,甚至在最后无计可施时,语气近乎哀求道:“澈,你先出去,我不想让你看到现在的样子。”

    “为什么?”宇文澈****。

    一股怒气从孟漓禾的心里升起,这还用问吗?

    用脚丫子想想也知道吧!

    然而,却听宇文澈再次开口:“在我心里,小雨永远只有一个样子,不管你的脸变成什么样,都是任何人所不能相比。”

    孟漓禾顿时呆住。

    因为她的脸没有毁容一事,只有她和神医还有表哥知道,师傅的意思是故意吓吓宇文澈,看看他的反应。

    而自己没有拒绝的原因,也是因为有些计较自己这张脸,终究不是她方小雨的。

    如果他因为自己毁了容,便嫌弃自己,那便说明他爱的也不是她方小雨这个人。

    所以出于私心,她默默的认可了师傅的做法。

    而现在,宇文澈在自己被毁容的情况下还能说出这番话,说不感动是绝对不可能的。

    抛开这张脸是不是方小雨的,一个男人面对一个毁了容的女人还可以不离不弃。

    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动容。

    只不过,这个男人一个多月不见,这甜言蜜语的功力更加见长啊!

    孟漓禾不由想到这些日子的传言。

    虽然她打心底里没有去相信过,但是想到宇文澈可能为了什麽目的而与苏晴会过面,说不定还真的说过些甜言蜜语,她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当即也不管自己的脸是不是还肿的老高,直接抛去一个冷眼道:“几日不见,覃王的情话说的更溜了,是不是这些日子和别人操练,熟能生巧了啊?”

    宇文澈一愣,顿时反应过来孟漓禾所指为何。

    原本想让她安生的在院子里呆上一个月,不想让她去理会那些纷扰。

    因为早在要调查丞相之时,宇文澈就透露过要接近丞相的想法。

    因为必须这样,才有机会拿到丞相府里,那另外一部分的账本。

    但是,接近丞相自然无可避免的要面对丞相的女儿苏晴。

    这一点,他相信就算孟漓禾理解,也必定会有些不舒服。

    而刚好发生了芩妃一事,他便也将计就计,与孟漓禾上演了一出冷战大戏。

    除了一开始的确无法为孟漓禾开脱之外,更多的便是让她干脆远离这是是非非。

    但是现在,想到孟漓禾已经与苏晴见过面,而且也解禁了几日,想必听到了许多流言蜚语。

    不由还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因为他太了解现在百姓们的功力。

    当年他和孟漓禾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便被传成了神仙眷侣。

    如今他频繁出入丞相府,又被父皇赐婚,这外界还不知道传的什么样。

    当下赶紧解释道:“小雨,那些都是乱说,你不要相信。”

    “哦?”没想到宇文澈真的会解释,孟漓禾干脆蹬着杆子往上爬,挑眉问道,“哪些是乱说,你来给我讲一讲?”

    “这……”宇文澈哑口无言,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关心过传言是如何,要讲什么?

    反正一切都是假的,他除了应邀去丞相府上喝过两次酒,并没有过其他。

    而且,之所以和丞相频繁喝酒,也是为了拖住丞相本人,好让欧阳振和夜有机会去他的府里查找帐册。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拿到了账册。

    所以,他便毫不留情的拒了婚。

    只是没想到,当他正想回来见孟漓禾时,孟漓禾却已经被自以为要当王妃的苏晴所伤。

    他算计了整盘棋子,却唯独漏了这么一颗。

    他真是没法原谅自己。

    看着一向高高在上的冷王宇文澈,如今竟然像个傻小子一样被自己问得说不出话,孟漓禾的气不禁消了许多。

    只不过,就这么简单放过他?

    明显不可能。

    所以孟漓禾干脆冷下脸,虽然她现在这肿肿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

    不过还是高高在上冷然道:“既然说不出,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

    “好。”宇文澈回答迅速,努力做出一副老实的模样,虽然他的画风实在和老实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他记得书本上可是说过,犯了错就听老婆的,绝对没错。

    真是智商高,学什么领悟力都强,妥妥的。

    看到他态度还算诚恳,孟漓禾开始掰着手指问道:“第一,你和苏晴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牵过手,拥过抱,还有……”孟漓禾说到这,忽然有些说不出口,所以停顿了一下。

    “没有!”宇文澈心领神会,立即坚定摇头。

    想到那些画面,孟漓禾便怒火冲天!虽然根本都是她幻想出来的,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就是王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所以她凶巴巴的瞪起眼睛说:“没有什么?我都还没有说完!”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还是好脾气的说道:“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过。”

    而孟漓禾一听,眼睛瞪的溜圆:“你还想碰她的衣角?送了衣服还不够吗?”

    饶是宇文澈也被这话惊出一身冷汗,送衣服的事情,当时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

    怎么竟然又提了出来?

    他可是第一次领悟到女人无理取闹起来是多么可怕。

    然而现在并不能惹!

    所以,他按了按不断跳动的额头,深情说道:“不想,我不想碰任何人的衣角,我只想碰你。”

    孟漓禾脸上刷的一热,怎么好端端的被逼问变成耍流氓了?

    还能不能好了?

    顿时恼羞成怒道:“谁让你碰?想得美!”

    宇文澈嘴角上扬,十分不要脸的一把搂住孟漓禾:“你是我的王妃,不让我碰让谁碰?”

    “我……你……”孟漓禾语塞,为什么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但是不要一言不合,就抱过来好吗?

    孟漓禾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热的。

    但是她之前想问什么来着?

    好像完全想不起来了啊,摔!

    “好了。”看着孟漓禾娇羞的样子,宇文澈心里一暖,扬起下巴朝她的耳边一吻,接着说道:“小雨,你听好了。除了你,我的眼里不会有其他人,这一次只是为了丞相的账册,才会去他的府里。至于苏晴,我自始至终也没有给过她什么许诺,至于她如何会误解,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不管丞相还是她,哪一个我都不会轻易放过。”

    原本,在看到丞相那些证据之时,他有动过恻隐之心,毕竟妻女无过。

    可是,这个苏晴却犯了他的大忌。

    那就是竟然敢伤害孟漓禾。

    其实这些与孟漓禾所猜一致,所以听到账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孟漓禾赶紧问道:“那丞相府的账册,你们可得手了?”

    竟然对自己的表白没有反应,反而关心账册,宇文澈忽然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不过也只好点头:“已经将真的账册偷换出来。”

    “太好了!哈哈,嘶……”

    听到如此振奋的消息,孟漓禾下意识咧开嘴角一笑,接着又因这疼痛狠狠皱了眉。

    “很疼?”宇文澈担心的眉头皱的如小山丘一般。

    他真是恨不得这伤在自己的脸上。

    “没事。”孟漓禾有气无力的说着。

    她怎么就这么没记性呢,非得要牵扯脸上的伤口。

    “好了,少说话,先休息吧。”想到方才进来之时孟漓禾便在睡觉,想来自己是打扰了她,宇文澈赶紧说道。

    然而孟漓禾哪还睡得着?

    账册的事,可是她一直参与的,不问清楚怎么行?

    “那账册上写了什么?有没有可能将他一举打尽?”

    宇文澈将账册从衣袖里掏出。

    他今日本就想来告诉孟漓禾此事,所以早就准备好拿给她看。

    然而孟漓禾拿到账册打开时,却被上面的东西彻底惊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