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9章 摊牌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师傅,宇文澈走了?”屋内,孟漓禾一边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边从窗口翘首望着。

    神医怒其不争,痛心疾首的看着她这副狼狈样,生气道:“怎么?你还要怪为师不成?”

    “没有没有,肿么会?我本来就不想见他。”孟漓禾一边脸肿的老高,口齿都有些不伶俐。

    “哼!”神医显然十分生气,“这小子最好如他所说,不要放过那女人,否则我也不会放过他!”

    听他提到苏晴,孟漓禾的脸色不由一冷,不过看到自己师傅这么维护自己还是心头一暖,赶紧奉承道:“就知道我的师傅最好啦,嘿嘿,嘶……”

    孟漓禾下意识想要一笑,牵扯到脸上的伤口,顿时痛的直吸冷气。

    “行了!”神医眉头一皱,看着自己徒弟这个样子,忍不住吩咐,“少说话,好好养伤,要不是碰到你师傅我,你这张脸当真是毁容无疑了!”

    孟漓禾不再说话,只是眨了眨眼,她现在真是连点头都觉得疼,这下估计要影响她享用美食了,想想就郁闷。

    这个苏晴,等她恢复了再找她算账!

    宇文澈到底会不会放过她,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

    只不过,现在拿着这张脸,去唯她是问?

    那边大可以说自己是不小心,到时候反倒像是自己过于小气,所以嘛,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等的起。

    而此时的宇文澈从神医的院子出来,并没有去找苏晴质问,而是转头去了芩妃的院子。

    这些事情,他需要一个一个的解决。

    而他这一个月来撒下的网,如今也该慢慢收回来了。

    “澈儿来啦?本宫正想去看看禾儿呢。”

    一走到芩妃院子门口,宇文澈便和芩妃碰了个照面。

    还没等宇文澈行礼,芩妃已经主动开口。

    听到她提起孟漓禾,宇文澈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母妃,儿臣有话和你说,先回屋子里吧。”

    看到宇文澈非同寻常的严肃,芩妃心里一跳,总觉有些不好的预感,但也跟随他,面色如常地一起走回自己的屋子,屏退了闲杂人等,只留下她与宇文澈二人。

    气氛诡异的有些僵持。

    还是芩妃先开了口:“澈儿,本宫听说禾儿好像是被丞相家的女儿所伤?严重吗?”

    严重?对一个女人来说,被毁容算不算严重呢。

    想到毁容二字,宇文澈的心便不由抽痛起来。

    然而芩妃却还在继续往下说:“禾儿那个性子也是,知道是丞相家的嫡女,何必还要起冲突?这事你有没有调查清楚,会不会是禾儿不满意你要娶苏晴,所以故意去挑衅的?”

    宇文澈心里此时已经泛起阵阵怒意。

    这件事别说他方才已经详细的询问了胥,知道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即便他毫不知情,以他对孟漓禾的了解以及对苏晴的认识,他也知道这场冲突绝对不是孟漓禾挑起的。

    否则以孟漓禾的聪明,想要整治苏晴,又何至于落得让自己受伤的下场?

    恐怕是连她也没料到,苏晴竟然歹毒到对她下手。

    “母妃,儿臣不会娶苏晴的。”宇文澈冷冷的说道。

    “什么?”芩妃一愣,“你父皇不是已经有意将她许配给你,今天宣你进宫不正是为了此事吗?”

    宇文澈的眼神复杂,抬头看着芩妃,意有所指的说:“想不到母妃虽然身在宫外,却对宫内的事了如指掌,儿臣当真是佩服。”

    芩妃一愣。

    她这几日确实打通了一些皇宫内的关系,如今,她既然已经痊愈,不可能会后半生都在覃王府里,所以安插点自己的势力并不为过。

    只是不知为何,总觉得从宇文澈的嘴里说出来,却带着些其他的味道。

    顿时心里有些不快起来,只不过好不容易和宇文澈再续母子情谊,加上最近二人的关系并不亲近,芩妃也不便现在发作。

    宇文澈似乎也无心就此事继续讨论。

    只是道:“今日在皇宫,儿臣已经明确拒绝了此事,这也是我今天过来要和母妃谈的事情。”

    “你说什么?”芩妃不由激动的望向他,“你竟然拒绝了这门婚事?你难道不知道丞相这一脉势力对你有多大助力?难道又是为了孟漓禾,为了那个下毒要害本宫的女人?”

    然而宇文澈却毫不理会她的质问,却反问道:“母妃,那毒到底是谁下的,你的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芩妃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意思?”

    “母妃,有些事情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这样。就像是有人端药给你喝,你中了毒,所有人都会觉得是端药的人下的毒,而没有人会去想中毒之人,也可以自己给自己下毒。”

    “你说什么?”芩妃莫名有些心虚,强装镇定的回道,“你的意思是本宫自己下毒,从而陷害禾儿?”

    宇文澈直直的望着她,语气有说不出的挫败:“母妃,如果儿臣没有足够的证据,儿臣不会过来和您摊牌,一向连儿臣递过的水,您都要用银碗看看是否有毒,这是习惯使然,儿臣理解,可是您却对孟漓禾的药膳丝毫不防备,这合理吗?”

    “这……”芩妃的脸上明显露出慌张,下意识解释道,“本宫当时刚刚醒来,并没有来得及多想……”

    宇文澈直接打断道:“那您让贴身侍女去买毒药这件事呢?”

    芩妃顿时一愣,她没想到,原来她的儿子从一早就怀疑了她,并且调查了她。

    除了慌张,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怒火。

    因为从一开始,她打的主意便是,自己的儿子绝对不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所以才肆无忌惮的去让自己的侍女买毒药。

    她真的是没想到,澈儿竟然对那个女人如此信任。

    当即不再否认而是想干脆开诚布公的对宇文澈说出自己的担心。

    “澈儿,此事的确是母妃所为,但母妃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相信吗?”

    听到芩妃终于承认,宇文澈还是觉得心里发疼。

    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的人,却被自己的母妃伤害,然而理由却还是为了他好。

    不由苦笑道:“母妃,儿臣相信你是想为了儿臣,只不过,结果是在做着伤害儿臣的事。”

    “怎么会是伤害你呢?”芩妃急急的说道,“澈儿,你对这个孟漓禾太没有防备心,太过信任,这本身就是大忌。再加上她不同意别的女人进门,阻碍你的路……”

    “母妃,那你可知道,如果没有儿臣对她的信任,你又怎会有机会被她医好?”宇文澈不等芩妃说完便反问道。

    听到这一点,芩妃的心莫名揪了一下。

    她自己恩将仇报这件事,每每想起,都是自己的痛点。

    只不过是因为想着对自己的儿子好,所以才刻意不去想。

    如今被质问到,她的确是哑口无言。

    而宇文澈似乎并不在意她是否回答,接着说道:“至于不让其他女人进门,母妃,儿臣刚才就说了,不是所有事情都像看起来那样,儿臣今日拒绝婚事,表面看起来是为了孟漓禾,其实是为了儿臣自己。”

    芩妃顿时有些不解:“你,这是什么意思?”

    宇文澈转过头看向芩妃,这一刻,既然他的母妃开诚布公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也不想再吝于表达自己的内心。

    他甚至觉得如果早一点说出口,或许就不会有接下来的这些事。

    “母妃,你应该也听说过,儿臣是京城有名的冷王吧?也听说过,儿臣从不近女色吧?也想过,儿臣忽然如此,是否是被迷惑吧?”

    听到宇文澈一连串的询问,芩妃有些怔住。

    原来她心里想的,澈儿都知道。

    不等她回答宇文澈再次问道:“母妃,你可知道,天空中为何只有一个太阳?”

    芩妃疑惑不解,这又是个什么问题?

    看出她的困惑,宇文澈继续说道:“因为太阳足够耀眼,足够温暖,在它,闪烁下,其他都会黯淡无光。但是如若太阳不存在,那世间便只有黑暗和寒冷,那也是任何明月星辰不能给予的。而孟漓禾之于我,就如同冬日的暖阳,唯一而必须。”

    芩妃不由怔住。

    那些问题,她的确想过,也的确自责过。

    如果宇文澈将孟漓禾比作冬日的暖阳。

    那毫无疑问,自己便是将宇文澈置于冬日之人。

    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又是将已经温暖的他重新拉回寒冬。

    沉默良久,芩妃终于喃喃出声:“她对你竟然如此重要?”

    宇文澈定定地望向窗外,曾经他与孟漓禾发生的一切,他从来不想要与人分享,可是如今听到母妃这样问他,却第一次有了倾诉的**。

    慢慢将事情,娓娓道来,也仿佛,让孟漓禾在自己的心里,又走了一遭。

    芩妃这一次彻底恍然。

    除此之外还有内疚,自责,惭愧。

    同为女子,她唯一做的便是如何在这后宫生存下去,与妃子们斗志斗勇,却从来没有为他人付出过。

    自己付不出真心,又何来要别人的全心呢?

    然而孟漓禾却一直是毫无顾及地在做着她想做的事。

    枉她活了这么久,连这一点都看不明白。

    如果如澈儿所说,孟漓禾真那般聪明的话,想来这么久日子以来没有开口,其实早就知道,这中毒之事是怎么回事了吧?

    原来并不是不会反击,而只是顾及她是澈儿的母妃。

    芩妃的目光渐渐由复杂转化为清明,终于慢慢站起身,坚定道:“一切都是母妃的错,母妃亲自去负荆请罪。”

    然而,宇文澈跨前一步,抬手制止了芩妃。

    “不,这一次,儿臣要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