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8章 王妃被毁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苏晴,还真的是强盗理论!

    孟漓禾来到这古代,简直体会的不能再深刻。

    以往,遇到这种情形,她或许会直接转身便走。

    毕竟不过是个首饰,和这种女人犯不上,她也根本不屑于去理会。

    但是,今天她却不想如此了。

    对于这个女人,她也忍得够久了。

    既然是她主动撞上来,那自己便接招便是。

    干嘛要放弃本属于自己的领地?

    所以她冷冷一哼,气定神闲的说道:“这位姑娘,看你穿的有模有样,却没想到,如此没有家教,你爹娘没有教你做人应该有基本的礼仪廉耻吗?”

    苏晴立即怔住,何时被人这样骂过?

    顿时瞪大了眼,指着孟漓禾的鼻子说:“你……大胆!你可知道我的爹娘是谁?竟敢口出狂言,我今日若是不教训教训你,你当真不知道自己惹了谁!”

    不过,她今天只带了一个丫鬟出门,没有侍从跟随。

    不可能指望这个瘦弱的小丫鬟。

    所以干脆自己上前,想要直接教训一下面前这个女人。

    然而,出乎她的所料,她的手还未来得及拽上孟漓禾的衣袖,孟漓禾的胳膊便就势一躲,直接抬起手将脸上的面纱拿下。

    冷冷的说道:“苏大小姐,你要对本王妃做什么?”

    苏晴一愣,手顿时停住。

    只是那脸上却没有过多惊讶,反而多了几分不屑,仿佛并不意外自己遇到了什么人。

    “呀!竟然是覃王妃,苏晴刚才不知道是王妃姐姐,失礼了。”

    苏晴嘴里说着失礼,然而脸上却没有什么抱歉的表情。

    身边那玉器掌柜,一听是王妃,顿时双腿一抖,膝盖一弯,直接跪到了地上:“草民不知王妃娘娘驾到,还请恕罪。”

    “起来吧,老伯。”

    孟漓禾温和一笑,弯腰将掌柜扶起。

    她今日之所以戴面纱,就是不希望被人认出,想要好好的玩儿上一番。

    自然,怪不得别人。

    而且让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年岁的人跪拜,她当真是受不起。

    掌柜一愣,顺着孟漓禾的动作,受宠若惊的站起。

    只觉这个王妃当真是和蔼可亲。

    不由抬头悄悄看过去,顿时一愣,这不正是那些画像上的覃王妃吗。

    原来真的是名不虚传!

    对人友善,浑身散发着救世的气场。

    他简直太幸运了!

    将掌柜扶起,孟漓禾那方才还温和的表情,转到苏晴时却冷了下来。

    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审视,冷冷道:“苏小姐,你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失礼,那为何不跪呢?”

    苏晴一愣,没想到孟漓禾竟然这么不识好歹。

    脸上顿时有些僵硬。

    让她跪?她有什么资格让自己跪!

    大概是看出苏晴的心思,孟漓禾干脆直接解释道:“本王妃是正一品,苏小姐没有任何官阶,所以不过是一届草民,在本王妃面前该如何,难道你不知道?就算不知道,也看得到掌柜是怎样做的。所以,是该说你教养不足呢还是该说你智商不够?”

    孟漓禾难得说的如此刻薄。

    但是,面对这种女人,她又何必留情?

    她只觉得说完这些浑身舒爽,这就够了!

    苏晴一口气哽在胸口,气的简直想吐血。

    孟漓禾竟然拿她跟一个老头儿相比!

    还口口声声说她没有教养!

    然而,偏偏孟漓禾说的理由没错,若是按照礼仪,她现在的身份给孟漓禾下跪都不为过。

    她的父亲固然尊贵,但对皇子皇妃,都是要行下跪之大礼的。

    更何况她?

    只是,这个女人凭什么还这么嚣张?

    她难道不知道,她的父亲丞相大人已经向皇帝表明,要将自己嫁给覃王的意愿?

    而以自己的身份,不可能嫁过去做侧妃。

    所以,还不知道将来谁更尊贵。

    而现在,宇文澈应该正在宫里被皇上召见讨论此事吧!

    想到此,本来十分生气的苏晴却是笑了。

    “王妃说的对,今天的确是苏晴无礼了,这枚玉钗,就当是苏晴买给王妃赎罪的吧?”

    说着便将那五百两银票朝前推了推,从柜子上拿起那枚玉钗,朝孟漓禾伸了过来。

    “王妃娘娘,来让苏晴帮你带上。”

    只是,孟漓禾又怎会要她的东西?

    区区几百两银子,她好歹也是一国公主。

    当即就要开口拒绝,然而刚一抬头,却觉眼前的玉钗一晃,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便觉脸上一阵刺痛,接着一股热流便从脸上滑了下来。

    “呀!”苏晴脸上假装露出一个惶恐的表情,“对不起,请王妃恕罪,我没想到你会忽然动,不小心划到你的脸了。”

    孟漓禾不由捂住伤口,然后那血还是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这伤哪里是不小心划到的?

    分明就是她故意用力划伤!

    这是在给她毁容!

    “王妃!你怎样?”

    胥忽然闪进。

    其实他一早便认出这是丞相之女苏晴。

    但他以为两个人最多只是拌嘴而已。

    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

    当看到苏晴有意要伤害孟漓禾时,因为她们两人离得太近,他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孟漓禾竟然被伤的这么深。

    旁边目击了全程的掌柜,吓了一大跳,只觉这个苏晴简直就是恶魔,竟然伤害他们心中的活菩萨!

    他一定要告诉大家,为王妃伸张正义!

    看到孟漓禾脸上鲜血直流,胥怒意四起,一只手使劲揪住苏晴的衣领,那样子几乎是想将她扔出去。

    苏晴被那修罗的凶恶样子吓了一跳,当即道:“你……你敢对我对手,我爹一定会杀了你!”

    “胥,放开她。”孟漓禾捂着脸开口,脸上的刺痛明显,想必伤口很深,她现在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而且以胥的身份,的确惹不起这个苏大小姐,眼下她要赶紧回府去找师傅才是。

    否则,说不定自己这一次真的被她毁容了。

    胥咬了咬牙,恨恨的松开手。

    “速带我回府。”孟漓禾不想再与苏晴纠缠下去,但是,若她今天的脸有何损伤,这个苏晴她断然不会放过。

    知道耽误不得,胥不顾其他,赶紧带着孟漓禾直接用轻功以最快的速度飞回王府。

    身后,苏晴却笑开了眼,孟漓禾,这一次给你毁了容,我倒要看看,宇文澈还要不要你。

    而此时的宇文澈,方从皇宫出来。

    脸上就像暴风雨前的乌云,阴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然而,刚到王府门外,一跳下马车,便看到管家擦着额头的汗,正在大门前来回走着,显然是十分着急。

    宇文澈皱眉:“出了什么事?”

    管家眼前一亮,赶紧跑过来道:“王爷你可回来了,王妃,王妃……”

    宇文澈心里一紧:“快说,王妃怎么了?她在哪?”

    “王妃在神医那儿,她……”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便觉眼前呼的一下,让他忍不住眨了两下眼,待他再仔细看时,却发现宇文澈已经不在眼前。

    赶紧也跟着朝神医的院子跑去。

    宇文澈脚底生风,很快飞到了神医的院落,直接奔神医的屋子而去。

    然而,一只手臂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宇文澈皱眉,方要抬手挥开,却听到苏子宸冷冷开口:“现在不能进去。”

    宇文澈一愣:“为什么?她怎么了?”

    苏子宸一向温润如玉的脸上难得冷酷如霜,冷冽的目光丝毫不留情面地看向他:“禾儿怎么了?你应该去问问那个丞相大人的女儿,对她下了什么手。”

    “什么?你说苏晴?”宇文澈紧紧皱着眉头,仿佛十分不解。

    “很意外?”苏子宸冷笑一声,“宇文澈,我好像忘记告诉你,我苏子宸的表妹,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我才不管她是什么丞相之女,若是敢伤我迷幽岛的人,我一定倾尽岛内所有力量,杀之。”

    宇文澈的脸色僵了僵,但却异常坚定道:“这件事情,本王会去查清楚,你放心,本王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她的人。只是现在,她怎么样?哪里受了伤?”

    苏子宸表情不变,似乎对宇文澈的话并不在意。

    可是看他那焦急的脸上不似虚假,才准备回答他。

    只是还没等苏子宸开口,屋子的门便忽然打开,露出神医那张阴云密布的脸。

    “你现在问她受什么伤?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小"qing ren"对她做了什么好事?现在好了,我的徒弟被毁容了,你们就可以畅通无阻的在一起了对吧!”

    神医的话里句句透着不满,意思其实和苏子宸差不多,只不过更加直接了一些。

    宇文澈的心一沉,上前一把抓住神医,声音竟然不自觉地带着颤抖:“神医,苏晴的事我回头再解释,但是,你说什么?小雨被毁了容?”

    “不错!”神医愤愤地说道,“我的徒弟被毁了容,这下你那个小"qing ren"满意了?”

    怎么可能?

    宇文澈不敢相信,抱着一丝希望道:“你不是神医吗?你一定可以治好她吧?”

    神医顿时更生气:“神医可以保证伤口愈合,但是,谁能保证不留疤?不然你去拿刀子使劲划两下脸试试?看看有谁能保证你完好如初?”

    宇文澈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其实对于他而言,孟漓禾固然很美,喜欢上她,不能说与她的容貌毫无关系,但也绝对没有占到很大比例。

    所以现在的他,其实并不在乎孟漓禾变成什么样。

    但是,他却在乎孟漓禾如何面对自己。

    如果孟漓禾因此而消沉,那他就是罪魁祸首。

    而他这一个多月以来,自以为是的保护,就都成了笑话。

    “我一定会治好她。”宇文澈小声却坚定的说道。

    “哼!口气倒不小!”神医冷冷一哼,十分不屑,竟然还相信世界上有人比他的医术更好?

    那必须再给他捅把刀。

    “宇文澈,我徒弟方才说,这辈子都不想见你,所以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