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7章 先来后道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赵雪莹的一席话直接戳到了点子上,芩妃默然不语。

    赵雪莹眼看逮到机会,赶紧道:“姑母,其实侄女倒是有个主意。”

    芩妃闻言,立即问道:“什么主意?”

    赵雪莹眼中闪着精光,凑到芩妃的耳边,悄声说:“侄女建议,将表嫂解除软禁。”

    芩妃立即面色一凝,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她道:“你说什么?”

    看到芩妃有些着急,赵雪莹立即解释道:“姑母,你现在不是最担心表哥对她余情未了吗?而现在表哥与丞相之女走的这么近,你想想,如果表嫂出来之后会怎样?她不是号称不让别的女人进府吗?”

    芩妃吓了一跳:“那你还让我放她出来?那不是成心搅黄澈儿的好事吗?”

    “不!”赵雪莹摇摇头,“姑母你想啊,她会与表哥大闹是一定的,但能不能搅黄可是不一定的,你仔细想想,丞相是谁,娶他的女儿会有那么大助力?想必表哥也并不反对吧。那到时候孟漓禾挡了表哥的路,表哥反感起来,还不是自己将她解决了?而且姑母,你这会儿如果做出个姿态,表哥也会觉得你深明大义,更加孝敬你吧。”

    芩妃这一次真的愣住。

    不只是前面赵雪莹分析的利弊,就是最后一点,对于她也是致命的吸引。

    这一个月以来,虽然澈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问安,各方面照顾的都算周到。

    但是很明显,澈儿对她的态度却疏远了很多。

    表面上恭敬有礼,但却恰巧是这个恭敬有礼,让她怎么也无法靠近。

    想来,多少还是因为孟漓禾的缘故。

    心里忽然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难不成澈儿是怀疑了什么?

    想到此,顿时觉得赵雪莹的这个办法不失为一条妙计。

    “好。”良久,芩妃终于坚定了想法,一拍大腿道,“就照你说的办。”

    只是,虽然打定了主意,但现在孟漓禾涉嫌毒害她,想要把她安然无恙的放出来又说不过去,所以,虽然极其不情愿,芩妃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证明她的清白。

    所以,仅仅在第二天的一早。

    孟漓禾便被一条缘由解禁。

    那就是,芩妃请太医仔细检查过药膳的方子,发现里面混入了彼此相克的食材,所以才会产生类似于毒药的反应。

    所以,这件事覃王妃虽有过失,但软禁一个月的惩罚足以,所以特此解禁。

    众人恍然大悟,他们就觉得王妃不可能谋害人。

    而且以她的本事,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应该也比较容易。

    反而一个月都没反应。

    原来这件事根本就是个乌龙。

    这下终于好了,王爷王妃又可以见面,而且最重要的是,王妃可以打退那个丞相府的小狐狸精,棒棒哒!

    孟漓禾倒是没什么反应,她只觉得,能用这个理由放她出来,芩妃倒是煞费苦心。

    只是放她出来这个举动,确实很耐人寻味。

    不过,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她对于芩妃,已经彻底失望。

    而宇文澈是当天下朝后知道的这个消息,不过出乎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如大家想象中那样,马不停蹄的去见自己的王妃。

    而只是淡然的点头表示知道了,便再次出府,听说是丞相府有请。

    看起来好像是一点儿也不在意。

    而更让他们意外的是,其实王妃也是淡然如斯,知道这个消息也没什么反应。

    一人在自己的院子里该干嘛干嘛,和以前被软禁时没有什么区别。

    莫非是在生王爷的气?

    总之,虽然这次王妃解禁了,两个人却反而冷战了起来。

    甚至于,已经解禁有几日,两个人也没见过一面。

    简直让下人们操碎了心。

    所以不管现代还是古代,这cp粉真的是妥妥不容易做,太伤了好吗!

    而且还不能去劝,毕竟人家是王爷和王妃,真是急死个人。

    不过别人不能劝,豆蔻却不一样。

    此时,她因重感冒,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鼻头泛红,眼睛里也带着泪光。

    然而还在操心着自家主子。

    “公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芩妃娘娘不是已经帮你证明清白了吗?你为什么还生王爷的气呀?”

    孟漓禾抬眸:“谁说我生他的气了?”

    豆蔻咳了几声,沙哑着声音道:“现在谁看不出来啊!解禁之后你都没有去找王爷,明显是怪罪于他。”

    孟漓禾有些无语:“我没有找她,就是怪罪于他?你们都没有看见王爷也没有来找我吗?”

    “这……”豆蔻被噎的反驳不出来,但为什么乍一听,好像还挺有道理。

    不过常年在皇宫伺候的她,转了转她那有些发蒙的脑子,终于还是反应过来道:“公主,王爷没来找你,兴许是比较忙,或者是被那个小狐狸精缠了身,这种时候你更要主动去找他啊!”

    听到小狐狸精四个字,孟漓禾不由挑了挑眉。

    看不出来豆蔻着小嘴儿还挺厉害的。

    不过,为了让自己的男人不被小狐狸精迷惑,自己主动去讨好这种事儿,她孟漓禾还真做不出来。

    更何况……孟漓禾也有自己的猜测。

    “公主,你有没有听进去啊。”眼见孟漓禾不回话,豆蔻又在旁边焦急道。

    孟漓禾烦不胜烦,终于站起身:“好了,我要出府转一转。”

    不然她真的要被豆蔻烦死。

    她可是最了解豆蔻,逮着一个话题拼命说,不厌其烦,虽然知道她是好意,但这攻势自己还是受不了。

    一看孟漓禾要走,豆蔻赶紧追上:“公主,等等奴婢。”

    然而孟漓禾却摆摆手:“你就不用去了,生了病在府里休息吧,我带别人就好了。”

    说完赶紧叫上院子里其中一个奴婢:“彩云,跟本王妃出府。”

    闷了一个多月,能出来走走,孟漓禾还是比较开心的。

    只是难免想到上一次她出来,还是和宇文澈一起,两个人还在这大街上秀了把恩爱。

    没想到仅仅一个月,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得不说,这世间之事真的是难料。

    “走吧,去前面看看。”

    孟漓禾此行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目的,她只是想随便看看,挑几件好看的首饰,不是说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买买买是最好的发泄方法吗?

    那她今日也花血本去嗨一下好了!

    “老板,这个钗怎么卖?”

    走进一家首饰店铺,孟漓禾一下就被一个红玉美钗所吸引。

    这红玉美钗,做的极其精致,通体透明,一看就是质地不错。

    能在这街面上遇到,当真是实属难得。

    “哎呦,这位夫人可真识货!”

    店铺掌柜是个花甲年岁的老头儿,一听有人问价,赶紧走了过来,一见到孟漓禾顿时一愣,虽然这女子戴了面纱,看不到长相,但一看这气质就尊贵无比。

    不由笑道:“这根钗,是目前我店里最好的一个宝贝,夫人真的是有眼力,不过不瞒夫人,这个价格也是十分之高,所以来问价的不少,但是能买下的却未见。”

    “哦?”孟漓禾也来了兴致,“无妨,店家且说便是,好玉自然值好价,这个道理我懂。”

    “夫人真是爽快之人!”掌柜说着,直接伸出三根手指,“夫人,三百两,拒不还价。”

    孟漓禾挑挑眉,还真的是贵。

    想当年赵雪莹雇人要取他的性命,所花的银两好像比这个也没有多太多吧?

    若是寻常之人,恐怕更低了。

    忍不住感慨,原来一条人命,还抵不过一件东西。

    不过,今日难得遇到,她孟漓禾也不缺钱。

    干脆就堕落一把吧。

    “好,成交!”孟漓禾二话不说,便要掏出她带的银票,今日她可是有备而来。

    不管宇文澈这个家伙在打着什么主意,但冷落她这一个多月是事实。

    那就给他败败家吧!

    “老板,我出五百两!”

    然而,这银票还未从袖子掏出,身后便传来一声熟悉的女子声音。

    不等孟漓禾扭头,那女子已经趾高气扬的走到她和掌柜身边,将五张一百两的银票拍到桌子上。

    看到她的相貌,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冷。

    竟然是苏晴,还真是冤家路窄!

    真是没想到,出来逛个街还能碰到这个女人。

    方才因为要买东西而积累起来的喜悦顿时全无。

    这古代的小三儿还真是不一般。

    掌柜一看这架势,立即为难了起来。

    其实如果孟漓禾不戴面纱,或许以画像的流传度,这掌柜说不定还认识。

    但现在这样,他还真不知道面对的是谁。

    不过,一看这两个女人的架势,却知道都是惹不起的。

    他活了一把年纪,能在街上安生的做生意,奉行的一条就是绝不得罪人。

    可是眼下这情形,好像不管怎样都要得罪一方。

    顿时头无比大起来。

    偏偏孟漓禾还对着他说了一句:“掌柜,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应该知道吧?”

    掌柜擦了擦汗,不知道怎么应答。

    那边苏晴却已经开了口:“先来后到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谁出的钱多,谁更厉害,东西便应该是谁的!”

    然而,这话却恰恰触到了孟漓禾的雷区,她的脸色骤然变寒,双眼直直朝她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