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6章 表妹的妙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啧啧啧,不愧是我的主子,即使被软禁,也能这么悠闲地练琴。”

    凌霄趁着夜色,偷偷溜进离合院,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屋子里,孟漓禾正在悠闲地弹琴。

    不由大吃一惊。

    前段时间,他一直在配合神医和苏子宸的治疗,所以与他们接触颇多,自然也听说了孟漓禾被软禁一事。

    不过,因为看过上一次宇文澈对孟漓禾的态度,再想到这女人一向神机妙算的手段,所以,估摸着没有多少天就会放出来,真相也会大白。

    所以,他干脆放松心思,去调查孟漓禾之前嘱咐他的事。

    没想到,如今一个月都过去了,孟漓禾竟然还在被软禁中。

    而外面的流言蜚语都不知道传到了哪里去。

    他甚至几次问过神医和苏子宸,关于宇文澈的事,出乎意料,这两人似乎根本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完全是一副敢对孟漓禾如何,大不了掀翻王府直接带走的架势。

    令他只觉,根本无法交流。

    所以他才忍不住自己跑了过来。

    没想到孟漓禾竟然也这么淡定!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孟漓禾弹琴的双手停下,挑眉看着他:“那不然呢?难道我还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威胁他放我出去不成?”

    凌霄立即脑补了一下孟漓禾口中的情景。

    只觉得那画风……

    好像的确十分不符。

    禁不住无奈的摇头,这个女人永远就是这样不一般。

    “怎么想起我了?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妥啦?”见凌霄在那儿呆愣感慨,孟漓禾直接丢出问题。

    凌霄回过神,提到这件事,倒也严肃了起来道:“还没有完全调查完,不过已经接近尾声了。”

    孟漓禾点点头:“嗯……逍遥阁的阁主,果然不一般。拿来给我瞧瞧。”

    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递给孟漓禾,凌霄自顾自的坐到一旁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孟漓禾细细的翻看手中厚厚一叠资料。

    里面几乎都是凤岩门那些人父母的信息。

    不出意外的都是单方父母,也不出意外的都在几年后消失。

    信息这方面资料已经很完善,原来凌霄所说的接近尾声,并不是还有人的资料没有调查清楚,而是当初那个藏匿地点,没有十分精确。

    但是也已经定位到百里之内了。

    既然这样,相信以他的能力,找到这个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对凌霄的表现非常满意,孟漓禾决定给他个赞!

    “不错不错,本王妃的侍从就是棒!”

    然而听到本王妃三个字凌霄却愣了一下。

    十分反常的没有接过话继续说下去。

    而是神情有些严肃的抬头问:“你真的不知道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孟漓禾疑惑的看向他:“你指的哪方面?”

    “嗯,就比如说王府内外关于王爷呀,芩妃呀,皇宫啊……”

    “凌霄,你到底想说什么?”凌霄尚未说完,孟漓禾便直接打断他问道,“我认识的凌霄可不是这样吞吞吐吐的人,有话便直接说吧。”

    凌霄叹了口气,就知道这个女人这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异常。

    所以也不再兜圈子,直接道:“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看你的样子,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快说。”孟漓禾无语道,这家伙难得这么小心翼翼。

    其实她这一个月以来,没有见过宇文澈一次。

    那件事情也没有听说宇文澈在大张旗鼓的调查。

    自然,府内上上下下也没有人提起。

    虽然限制了她的自由,但是神医和苏子宸,却依然可以来她的院子,无人阻拦。

    所以这一个月,她倒是好吃好喝又自在,既可以弹琴,又可以学医,真是比之前那鸡飞狗跳的日子还要舒心。

    唯一的区别就是和宇文澈自那晚之后,再也没和她见过面。

    而来探望她的人,似乎对宇文澈都比较不满,完全是一副护着她的心态,所以也干脆不提。

    这一个月,她还当真是与外面的消息有些脱节了。

    这下,被凌霄提起,她倒是有些好奇,看样子,这一个月好像不平静呢?

    将茶盏放下,凌霄一改往日的嬉笑道:“这一个月来,王爷频频出入丞相府,传言,与丞相的女儿苏晴打的火热,甚至外界都在传,皇上马上就要赐婚,而真正的覃王妃现在又被软禁,所以大家都说,这个苏晴,说不定,马上就要将你取而代之了。”

    孟漓禾愣了愣,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没想到是吗?”

    凌霄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一直是十分欣赏孟漓禾的,可以说还有点喜爱。

    甚至想过,如果她没有嫁人的话,自己抢过来给他做个阁主夫人,肯定感觉也不赖。

    不过他也是想的开的人。

    如果孟漓禾已经心有所属,他自是不会淌这趟浑水。

    其实方才说这些事之前,他还有一丝侥幸,想看看孟漓禾是否真的在意,毕竟这样的女子,不一定真的会依附哪个男人。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个孟漓禾恐怕也是深陷其中。

    “你……”没想到是这个局面,凌霄忽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平时巧舌如簧的他,嘴也竟然笨拙起来。

    “我没事。”孟漓禾抬起头,双手重新抚上琴弦,很快,之前那弹奏了一半的曲子,接着弹了下去。

    凌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将这些消息告诉她。

    可是,又不愿她被蒙在鼓里,到时候毫无准备的直接面对结果,岂不是更惨?

    过多的话,他也不再多说,因为他相信孟漓禾最终也不会有什么事,毕竟有那个神医,还有表哥在。

    所以,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需要将她带走的话,大概也轮不到他。

    所以,安静的听她弹完一种曲,凌霄还是告辞了。

    看着凌霄消失在屋内,孟漓禾久久没有说话。

    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一枚金钗入神,不知道想着什么。

    而相对于孟漓禾,赵雪莹却明显没这么淡定。

    原本以为打掉一个孟漓禾,却没想到,又多出一个苏晴。

    而且,苏晴的父亲,可是当朝丞相,那是连皇上都要忌惮三分的人,即使是芩妃,这一次也不一定会站在她的身边。

    所以,如今她不得不再次采取行动了。

    打定了主意,赵雪莹再次走到芩妃的院落。

    这一个月以来,芩妃痊愈的事已经传入皇上耳中。

    想来是顾念旧情,陆陆续续的皇上从皇宫送来不少赏赐。

    看样子大有迎她回宫的意思。

    所以,今日的芩妃也是今非昔比,不再像是往日那个普通的妇人,而与宫里那高贵的妃子,已无两样。

    所以,赵雪莹的态度更加恭敬起来,说话也小心了许多。

    露出一张甜美的笑,赵雪莹温顺的走到芩妃身边,给她行了个礼,接着,又走到她的身后为她一边揉着肩,一边奉承道:“姑母,我觉得你的气色最近越发好了,现在脸上的皮肤让我都嫉妒死了,叫我说,如果皇上要是见到了,肯定是爱不释手。”

    芩妃听到赵雪莹提到皇上,眼里也露出了小女人独有的亮光,不过也装装样子道:“就你会说话!可别乱说!”

    看出芩妃的欢喜,赵雪莹更加不遗余力的奉承道:“侄女说的可都是真的,侄女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比姑母更端庄华贵的女子,你看我那表嫂,美倒是美,但和姑母可是完全没法比。”

    听到她提孟漓禾,芩妃的脸色不由冷了下来。

    她本以为自己毒发之后,种种证据都指向孟漓禾,澈儿一定会因为自己而对她采取措施。

    她倒不奢望澈儿会要她的命,但是免除王妃或者贬为妾室是至少的。

    即便他再顾及夫妻感情,也不会视这么大的错而不见才是。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只是将她关了起来。

    而且,那哪算是关?

    那日子比她过得还要舒心!

    只不过,两个人倒是一直没见面,也不知道这感情到底冷了没有。

    是不是澈儿的打算,就是等到感情冷却再治她的罪呢?

    不然,最近怎么频频与丞相府走的那么近?

    如果能与丞相府联姻,对宇文澈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她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但最怕就是他对这个孟漓禾还是余情未了。

    到时候关一段时间,再无所事事的放出来再续前缘,那就麻烦了。

    这才是她最害怕的事情。

    看到芩妃的脸色不愉,赵雪莹面上立即露出一副惊恐的样子,走到芩妃面前,诚惶诚恐道:“姑母恕罪,侄女不是故意提表嫂惹您生气的。”

    “无防。”芩妃一副不屑的样子,“反正那个女人现在也掀起不了什么大的风浪。澈儿不是都不理她了吗?”

    赵雪莹却摇了摇头:“依侄女看,未必。”

    “这话怎么说?”芩妃面色凝重,她本来就担心还有后患。

    “姑母你有所不知,这个女人的手段当真非常了得。我担心,表哥的心里根本放不下他。不然,有哪个人被软禁,还能有师傅表哥自由出入,丫鬟侍卫一个不少,好吃好喝伺候着?”

    这一席话直接戳到了点子上,芩妃默然不语。

    赵雪莹眼看逮到机会,赶紧道:“姑母,其实侄女倒是有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