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5章 相信我吗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母妃,你怎么样?”

    待宇文澈进门之时,芩妃已经被侍女搀扶着靠坐在床头上。

    看着宇文澈进来有些不解,捂着发闷的胸口道:“澈儿,发生了什么事吗?”

    宇文澈静默了一秒,回首遣退旁边的丫鬟,这才说道:“母妃现在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芩妃的脸此时还有些苍白,拉着宇文澈的手道:“本宫就是觉得好像身子更乏更累,浑身没什么力气,这是怎么回事,本宫记得明明喝了禾儿的药膳啊?为什么反而变得更厉害了?”

    提及药膳,宇文澈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还是接着问道:“母妃,你今天早上的药膳,没有被其他人碰过吗?”

    “其他人?”芩妃面露不解,“今天早上这屋子里只有禾儿和莹儿在,而且莹儿只是行了个礼,都没有靠近过药膳,怎么,难不成是这药膳有问题?”

    宇文澈皱了皱眉,还是点了点头。

    府内人众多,母妃早晚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不如干脆告诉她。

    “这药膳里被太医检查出有毒。”

    “你说什么?”芩妃一听立即紧张起来,“你说禾儿向本宫下毒?”

    宇文澈的眉毛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这件事还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所为,儿臣现在还在查。”

    芩妃反应过来立即点点头:“对对对,这件事情是要好好查,本宫不是怀疑禾儿,本宫只是太紧张了……”

    “无妨,母妃不必太紧张。儿臣会保护好母妃,不会让人再伤害母妃。”看到芩妃本就憔悴的神色,闪出焦急之色,宇文澈赶紧安抚,接着站起身,“母妃你刚醒来,儿臣帮你倒杯水吧。”

    芩妃也觉得口干舌燥,不过还是笑着道:“这种事让下人做就好了。”

    “这都是小事,儿臣也没什么机会伺候母妃。”宇文澈说着已经走到一旁的桌子前。

    只是,视线落在那银色杯盏之上时,却有一丝停顿,甚至皱起了眉。

    不过,还是很快倒好一杯水,又端了回去,给芩妃递过去。

    芩妃拿过茶盏,下意识往里看了一下,接着才端起放到嘴边。

    宇文澈的眸光闪了闪,不过,也在芩妃喝完的一刹那,很快恢复神色。

    接过已经空掉的茶盏,宇文澈便起身:“母妃中毒伤了身体,还是要多休息,儿臣便不打扰了。”

    芩妃点点头,目送他离去。

    嘴角却勾起了与她憔悴的面容极为不符的笑容。

    倚栏院。

    宇文澈的面色如冰。

    几个时辰前,就在他的卧室,两个人还在缠绵绯恻。

    没有人知道,今日的他有多么希望早朝尽快结束,而下了朝的他,甚至心急如焚,马不停蹄的回了府。

    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那一幕。

    身后,夜、胥、欧阳振和诗韵都站成了一排。

    此刻的心情,也不比宇文澈轻松多少。

    他们主动前来也是想听从宇文澈的任何吩咐,好帮王妃摆脱嫌疑。

    事到如今,他们也不敢相信,孟漓禾会做出这样的事。

    良久,宇文澈才开口道:“欧阳振,诗韵,你二人负责去查京城里所有药房,看看谁家最近有出售过这种毒药。如果有,让他提供一下买药人的画像。”

    “是。”二人很快应允。

    然而诗韵却皱着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王爷,刚才属下又询问了一下太医,这种毒药,其实非常常见,如果下毒人当真蓄谋已久,那很有可能,并不是最近去才买的。”

    宇文澈转过身:“你说的不错,但本王是要印证一件事,你二人且去吧。”

    不知道王爷到底有什么打算,不过既然王爷这么说,想来是有他的想法,诗韵便也不再多说,与欧阳振一同退下。

    屋内,只剩下夜和胥还在等着吩咐,然而宇文澈却直接道:“你们两个也下去吧。”

    然而胥却纹丝不动,而是坚定的说道:“王爷,属下虽然没看到有其他人接近王妃,但可以保证没有见到王妃往药膳里下过什么东西。”

    宇文澈的嘴角却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你以为如果她想下什么东西,会让你发觉?”

    胥顿时愣住,几乎未经任何思考便开了口:“那王爷的意思是相信王妃下毒?王妃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夜立即拉了胥的衣角,提醒他注意。

    这样的语气和话语,那可谓是大不敬。

    一直以来,他们暗卫的作用,都只是保护和听从。

    从来没有谁敢这样质疑自己的主子,甚至要极力影响主子的判断。

    然而,宇文澈却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既没有回答,也没有和他计较,只是转过身背对他们,还是那句话:“都下去吧。”

    胥还想说什么,却被夜硬生生的拉住带了出去。

    若是以往,以胥的性子,估计出去也要和夜闹一下别扭。

    因为,他还有话未讲。

    但是眼下,他却一言未发,直接朝着离合院而去。

    既然他是孟漓禾的暗卫,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好她。

    而此时的离合院。

    时不时的便传出一阵抽涕声。

    豆蔻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禁不住感慨,自己的公主怎么如此命运多舛。

    这才被王爷宠幸了几天,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她自小和孟漓禾一起长大,自是不可能相信孟漓禾会下毒害人。

    更何况,现在的公主还在闲暇时间读医书,准备跟着神医,治病救人。

    她怎么可能有害人的心思。

    孟漓禾几乎被豆蔻哭的头大,本就理不清的头绪几乎变得更烦乱起来。

    但是劝说了几次也不听,孟漓禾干脆将自己关在房门内,耳不听为静。

    所以,等到胥回来时,听到的便是豆蔻那惨兮兮的哭泣声,看到的便是孟漓禾那紧闭的房门,顿时感觉心都碎了。

    所以,也浑身散发着哀怨的气场。

    一时间,整个覃王府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只有赵雪莹一人,穿的花枝招展的在府里闲逛。

    那样子就仿佛像得了宠的孔雀。

    拼命开着屏炫耀她的美丽。

    只可惜众人全都视而不见,甚至厌恶至极。

    毕竟在她到来之前,王府上下一直和乐无比。

    几乎每一次出点事关王妃的事情,这个女人都在王府。

    下人们可没有那么缜密的逻辑,他们只觉得,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在背后搞什么幺蛾子,那就是这个女人和他们的王妃八字不合。

    根本就不应该让她再回来。

    而至于赵雪莹竟然想嫁给他们的王爷,这一点,连他们都不愿意,毕竟谁会愿意伺候一个这样刁钻刻薄的主子。

    所谓由奢入俭难,伺候过孟漓禾的下人们,只觉简直无法再承受赵雪莹这种主子。

    所以整整一天,王府上下都听不到任何笑声,以及平日里下人们之间的八卦声。

    毕竟,心目中的鸳鸯眷侣受到了磨难,这种事,光想一想就想要痛哭流涕,谁还有心思八卦?

    徒留的只是无尽的感慨。

    明明他们深以为会幸福的两个人,竟然还是逃不过这深宅大院里的勾心斗角。

    而此时,这两个人,各自在自己的屋内,坐在窗口,静静的看着昨日还一起迎接的太阳,慢慢的西下,直到陷入一片黑暗。

    这一夜,注定有两个人,彻夜无眠。

    夜色渐深,世界重归安静。

    孟漓禾白日里那烦乱的思绪也终于沉淀下来。

    然而,让她无比烦躁的是,这件事,她依然想不出缘由。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次当事人是自己?

    所以身在此山中,看不透真相吗?

    孟漓禾郁闷的从床上坐起。

    忽然,目光瞥到窗边一个人影伫立在那儿。

    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孟漓禾愣了愣,轻声说道:“澈,是你吗?”

    窗边人影微微晃动。

    良久,才得到一个轻声回应。

    心里忍不住有些激动,孟漓禾下意识便要拉开门,朝着人影之处而去。

    然而,还未来得及下床,却听到窗外宇文澈开口道:“别出来。”

    孟漓禾的身形不由顿住,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宇文澈不是来找她的?

    心里忍不住有些失落,一瞬间竟然有些委屈。

    然而,宇文澈又怎么能说,若是孟漓禾此时走出这扇门,他怕自己冲动之下会将她带走。

    “小雨,你相信我吗?”

    宇文澈没有解释他的话,而是突兀的问出这么一句。

    孟漓禾有些愣住,她甚至奇怪地反问道:“澈,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由我来向你问出这句话吗?”

    宇文澈却没有回答,只是执拗的继续说道:“回答我。”

    孟漓禾眼眶有些微微发热。

    嘴里终于还是吐出三个字。

    宇文澈没有再说话,孟漓禾也没有再开口。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人站在窗外,一个人坐在屋内,久久沉默。

    曾经天涯咫尺,如今咫尺天涯。

    明明一个伸手就能触摸到彼此的距离,却像中间架起了一条银河,谁也无法跨过去。

    天上的繁星渐渐淡去。

    东方也渐渐发白。

    宇文澈也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

    只留屋内的孟漓禾,愣愣的看着再没有了身影的窗子。

    第一次有了些迷茫,宇文澈,你刚刚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