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4章 毫无线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看出大家的诧异,也看到宇文澈紧蹙的眉头,孟漓禾又何尝不知道,她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摇摇头苦笑,孟漓禾不得不解释道:“药膳熬好之后,我尝过,如果食材有毒,那么我也已经中毒了。”

    宇文澈明显一怔,脸上的关切,甚至大于惊讶。

    “那你可有感觉到身体上有任何不适?”

    轻轻摇了摇头,孟漓禾现在的状况,已经说明了一切。

    最可笑的是,她不仅没有绝对不适,反而是因为爱情的滋润,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表哥,毒是她下的,她怎么会有事!”眼见宇文澈到此时,竟然还是优先关心孟漓禾的安危,赵雪莹真的是完全看不下去,直接道,“药膳是她熬的,也是她端到姑母房里,看着姑母喝下去的,她自己也承认了,食材没有毒,中间也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手,前前后后都是她一个人,难道还不足以定罪?”

    宇文澈表情凝重,赵雪莹的话,其实按照常理推断,这一次并没有错,所有的证据也好,孟漓禾的证词也罢,都显示这个下毒的人,只有可能是孟漓禾。

    而且,他不是没想过,可能在她端到母妃院子的途中,药膳被动过手脚,但胥一直在暗中保护,按理来说,不可能察觉不到。

    但此时,胥没有站出来,那说明途中也没有任何事发生。

    说实话,如果面前被指控的人不是孟漓禾,他或许当真直接治罪了。

    但是与孟漓禾相处这么久,他怎会不知道孟漓禾的为人,母妃本就是她救治的,又怎么会反过来伤害呢?

    宇文澈深呼一口气,这件事他还是要先压下再仔细调查。

    “事情还没有具体查出真相,王妃一直对母妃十分孝顺,全府上下有目共睹,做案除了表面的证据也要看动机。”

    然而听到宇文澈的话,赵雪莹却笑了起来:“动机?表哥,这全府上下如果说有人想要伤害姑母,恐怕第一个就是这个女人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孟漓禾脸色冷了下来,她辛辛苦苦将芩妃从皇宫救出,怎么就变成第一个要伤害芩妃的人了?

    “我说表嫂,我看你是装糊涂吧!姑母要将我嫁给表哥,此事你难道不知道吗?还是你故意装做不知情,然后伺机杀害姑母,这样就没人逼着表哥娶我了?”赵雪莹直接反问道。

    府中的下人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如果当真是这样,覃王妃和王爷一向恩爱,王妃会不会冲动之下真的……

    孟漓禾怔住,转头看向宇文澈:“王爷,那天母妃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

    “是。”事已至此,宇文澈也只能承认。

    他没想到,被他一直不想提及的事,反倒以这种方式,在所有人面前亮出。

    如果可以,他宁愿早一点告诉孟漓禾。

    也不愿看她被打的措手不及的样子。

    孟漓禾只是觉得无比可笑。

    难怪,宇文澈那天在山顶上对她问那个问题。

    自己怎么回答来着?不后悔?

    即使她是救了蛇的农夫被蛇反咬一口,也不后悔。

    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还真的是那个农夫。

    辛辛苦苦向皇上兑换了一个愿望,费尽心思的为芩妃治病,为的就是他们母子团聚。

    然后母子团聚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她与别人共侍一夫。

    要说不失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直以来,孟漓禾或多或少的都在芩妃身上找自己母亲的影子。

    结果呢?

    此时心里的巨大失落,甚至比被人冤枉下毒更甚。

    身边的下人们都在窃窃私语。

    孟漓禾从来没觉得这么累过。

    累到甚至不想去想这个案子的细枝末节。

    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但是情绪却完全提不起来。

    因为针对此事,除了芩妃的做法,还有宇文澈的隐瞒。

    她并不是觉得宇文澈真的想娶赵雪莹,那她也不希望这么大的事情被蒙在鼓里。

    宇文澈此时也沉默下来。

    从心理上他绝对不愿相信,孟漓禾会害他的亲娘,但是从现场看,孟漓禾又几乎满足了所有犯罪人的特征。

    “孟漓禾,你有什么话说吗?”

    良久,宇文澈还是问了出来,他现在是主持大局的人。

    不仅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给大家一个交代。

    更多的,他希望聪明如孟漓禾,希望这个断案如神的女人,此时,能为自己摆脱嫌疑。

    然而,孟漓禾摇了摇头。

    她的确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如果自己不是当事人,单凭现在这些证据,她也会将自己当做第一嫌疑人。

    甚至于,只要这个嫌疑人认罪,这个案子就可以直接结案。

    然而,断了这么多案子的她,今日却不能找到半丝线索为自己摆脱嫌疑,当真是可笑至极。

    “王爷,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有一句话,我没有给母妃下毒,如果你给我点时间,我会查清楚。”

    “这算什么话?”不等宇文澈说话,赵雪莹已经在一边煽风点火,“难道你以为你一句否认,表哥就可以力排众议保你?他又怎会如此昏庸?”

    孟漓禾禁不住眯起眼。

    赵雪莹竟然不惜抬出昏庸两字来压她。

    她这是料定了自己不会因为保护自己,而枉顾宇文澈的声誉。

    如今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甚至还有太医在场,若是宇文澈当真不处置她,那这昏庸二字一定会扣到他的头上。

    将来甚至传到皇宫。

    那宇文澈的大业……

    这个赵雪莹还真的是为了打击她什么都不顾了。

    这种打着爱一个人的旗号,却不惜害他的人,她还真是看不起。

    闭了闭眼,无论如何,此事是因她而起,她不能让宇文澈因她而背负这些。

    然而她还没开口,神医已经不屑反问道:“昏庸?老夫倒是觉得,如果就此定罪才是昏庸。我这个徒弟断案多么厉害,想必没什么人不知道,她若想害谁,还会被你们抓个现行?而且,她的师傅我就在府上,如果真想毒死谁,还能让你们太医轻易救治?”

    神医的话说的极端不屑,但仔细一想,却句句在理!

    常年在府中的下人和太医们也不由相视点头。

    别说是王妃,就算是傻子,也不会看着别人毒发,然后惹火上身吧?

    而且这个王妃一向宅心仁厚,来到府中之后对他们极好。

    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下毒的歹毒之人。

    赵雪莹一听立即慌了神,这风向竟然被神医的一句话,直接转了?

    “表哥,这个女人一向心机诸多,或许她就是故意让大家觉得不可能,以此来摆脱嫌疑呢?”

    宇文澈自从问完那句话之后便一直沉默。

    没想到他才离开一会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他甚至觉得,早上当真不应该那样离开。

    闭了闭眼,宇文澈终于开口。

    “覃王妃孟漓禾,目前嫌疑最大,因此暂时在离合院禁闭,一切等母妃醒来之后再说。”

    “你!”神医气的吹胡子瞪眼,没想到,他这个徒弟的相公,竟然如此不听劝。不过,他要是敢动自己的徒弟,他一定给他下一剂猛药,然后带自己徒弟离开。

    这件事,一看就不是孟漓禾所为,他可不能让自己的徒弟在这里吃这种闷亏。

    眼见神医接近暴怒,孟漓禾赶紧拉住他的胳膊,对他摇了摇头。

    平心而论,宇文澈现在的做法,已经在顶着巨大的压力了。

    至少,现在没有给她定罪,只不过是给她关在了自己的院子里等待查清楚而已。

    这明明,是在等转机。

    只不过,心里的失落,还是在所难免。

    明明不久之前她还在期待宇文澈的回来。

    现在却觉得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仿佛两人之间,隔了一条鸿沟,就这样对望着,却生生跨不过去。

    “是,臣妾遵命。”孟漓禾朝宇文澈行了个礼,才在侍卫的簇拥下,转身离开。

    宇文澈心里一紧,想说什么,却也只能咽进肚子里。

    赵雪莹终于松了口气,虽然这结局,没有她想的那么好。

    但孟漓禾想要翻身,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就算这毒真的不是她所下,甚至日后可以查得清楚,让孟漓禾脱离干系,但她和宇文澈之间也一定有裂痕。

    毕竟,被宇文澈亲自关了禁闭,这个骄傲的女人一定心生不满吧?

    那无论怎样,她都有机会了。

    只是,如果不是她下的毒,又会是谁呢?

    赵雪莹也有些迷茫,还是说,方才自己的话,真的误打误撞对了?

    这个孟漓禾就是装的这么无辜呢?

    孟漓禾的身影,很快在院子里消失。

    那没有半丝慌乱的背景,如同以往一样,走的坚定而有力。

    瘦小的身躯,却生生走了挺拔的气势。

    让人怎么都无法将其与一个犯罪之人联系在一起。

    宇文澈的目光,也渐渐从消失的背影中收回,脸色却没有一丝好转过。

    希望,孟漓禾能够理解他的苦心。

    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很清晰的头绪。

    所有事又对她都不利,只有暂时对她采取行动,才有可能抓住更多的机会。

    宇文澈久久沉默着,只是他不发言,底下众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更没有人胆敢移动一分。

    忽然,屋内,一直在床边守护的丫鬟传出一声惊呼,芩妃娘娘,你醒啦!

    宇文澈目光一聚,抬起头,接着大步向屋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