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3章 指控王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很快,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大力推开。

    宇文澈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母妃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宇文澈的话音刚一落,赵雪莹便眼前一亮,仿佛像看到救星一般,一下站起身,猛地揪住孟漓禾道:“表哥,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给姑母下的毒。”

    赵雪莹的用力极大,孟漓禾的胳膊被她掐到疼的忍不住皱眉。

    方要开口辩解,便觉宇文澈眉头一锁,目光锐利如一道寒冰,直直向她这个方向射来,即便是孟漓禾,也吓得心头猛的一颤。

    这个时刻,她想到的竟然不再是如何为自己辩解,而是,宇文澈会不会相信自己。

    “赵雪莹,请你不要乱说话!”

    宇文澈冷冷地丢下一句,便走到芩妃的身旁,看向孟漓禾时,脸色明显缓和不少,只是脸上亦带了许多焦虑,道:“太医还没过来,你先来看看母妃如何了?”

    说着,直接掰开赵雪莹掐在孟漓禾胳膊上的手,扔到一旁,便将她带到了芩妃身边。

    孟漓禾心里百味杂陈,原来方才宇文澈那凌厉的目光,并不是对着自己,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听信赵雪莹的话。

    心里不由泛出许多暖意,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信任。

    当下,不再多想,直接为芩妃检查起来。

    赵雪莹简直震惊到无语,若是以往表哥维护这个女人便罢了,可是现在是他的母妃中了毒!

    他怎么竟然连听都不听,还要执意相信这个女人!

    她就不信了!

    赵雪莹满眼都闪着嫉妒的光,咬牙切齿的质问道:“表哥,你没有听到我方才所讲吗,姑母就是吃了孟漓禾送来的药膳之后中的毒,我在这里看得清清楚楚,姑母服下之后没有一会儿便毒发了。”

    “事情真相,本王自会处理,你不必多言。”宇文澈再次冷冷说道。

    相对于听信赵雪莹的话,宇文澈自然是相信孟漓禾的。

    而且,如今确认母妃的情况要紧,除此之外,他也没心思管其他。

    孟漓禾也丝毫不理会她,而是皱着眉头,神情凝重的说:“母妃的情况,看起来的确像中了毒,但具体情况我确认不了,我觉得还是请师傅过来看一看吧。”

    宇文澈点点头,立即便吩咐了下去。

    之后,便一把将芩妃抱起,放回床榻上,等着太医和神医的到来。

    很快,府中的太医们便擦着汗急匆匆的赶来,而神医一听说是自己徒弟的婆婆出了问题,自然也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几个人先后查看了芩妃的状况。

    最后的结论,无一例外地,都是芩妃的确中了毒。

    而值得欣慰的是,这毒并不算罕见,不要说是神医,就连太医们,也均知道此毒的解毒之法。

    所以没用多久,一份熬制好的解药,便为芩妃喂了下去。

    虽然芩妃没有立刻醒来,但是那渐渐恢复如常的神色,以及愈发平稳的呼吸,也预示着芩妃已无大碍。

    不想影响芩妃休息,宇文澈等人便从屋子里退了出来。

    然而,方才因为大家都在救治芩妃,赵雪莹不便多言,但是现在一出来,她便再也忍耐不住。

    “表哥,我知道你处处维护孟漓禾,但今日这事,你就打算不追究了吗?她可是对你的亲娘下毒!”

    宇文澈脸色冰冷,方才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芩妃已步入中年,如此一折腾,想必身体也会跟着受影响。

    而且在他府中,竟然还能让芩妃中毒,这件事他自然不能容忍。

    只是,说他维护孟漓禾?

    他压根就没有相信孟漓禾会对芩妃如此。

    看着宇文澈的沉默,孟漓禾的心难免有些不舒服,但是此时,也是到了她为自己辩解的时候。

    “赵雪莹,你说话要讲究证据!你如何证明母妃的毒,是我下的?”

    “还用证明吗?”赵雪莹冷冷一笑,直接看向宇文澈道,“表哥,想必你也知道,姑母在用早餐之前从来不会用其他东西,今日只是用了孟漓禾的药膳而已,便中了毒,这不是再明显不过吗?”

    孟漓禾闻言更是冷哼一声,这药膳是她亲自熬制后端过来的,中间未经任何人之手,连有人陷害她的机会都不可能。

    即便是赵雪莹,她方才看的清楚,也没有凑近这个药膳过,不可能有下毒的机会。

    那么这个赵雪莹此时根本就是虚张生势,故意安到他头上。

    所以干脆回问道:“那便请人去查一查,这药膳是否有问题,赵雪莹,若是没问题,本王妃可否治你污蔑之罪?”

    或许是孟漓禾的底气太足,语气太凌厉,赵雪莹竟是愣住。

    方才她的确猜测是孟漓禾所为,而且不管是不是,将这个罪安到她头上,总不会错,所以她便不管不顾要表哥将她问罪。

    但是看她这样子,好像真的不是她?

    心思难免混乱了起来,但是这个端口她又不能退缩,干脆硬着头皮道:“那也要先看看药膳是不是有问题再说!”

    “好!”孟漓禾当即回道,“来人,速去查这药膳是否有毒。”

    事已至此,她孟漓禾既然嫌疑最大,也要证明给大家看,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否则,即便是芩妃已经无碍,也难免会有许多闲言碎语。

    而且她无法忍受的,也有大家对宇文澈的指控。

    她不能让大家认为,宇文澈因为钟爱一个女人,所以罔顾自己母亲的性命。

    宇文澈没有阻止,因为不管按不按照赵雪莹所说,去调查母妃所用过的食物都为首要步骤。

    只不过,让他下令去调查药膳,他多少还是顾及孟漓禾的感受。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怀疑孟漓禾,但这个行为却极有可能影响孟漓禾的心情。

    这个女人一向识大体,也一向理智。

    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从来不会让他为难。

    所以,他便安静地等在一旁,看太医们仔细检查这碗里残余的药膳。

    为了避嫌,神医这次没有参加,但对于自己救治了芩妃,自己的徒弟却被倒打一耙,这让他非常不爽!

    只不过碍于徒弟的面子,隐忍未发罢了。

    终于,太医们停下手,商量了一番,还是低着头向宇文澈回禀道:“王爷,经查实,此药膳里的确有毒药,而且,与芩妃娘娘所中的毒一致。”

    “你说什么?”宇文澈顿时脸色一变,近乎狠绝的逼问道,“你们可有查清楚?”

    知道覃王一向宠爱覃王妃,太医几乎在这凌厉的目光下,吓的双腿有些打颤,但还是诚实的回道:“回王爷,老臣们为了避免有错,已经经过了再三确认。”

    “这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下毒!”

    看着那从药膳的碗里拿出来的银针,黑的发亮,孟漓禾的心狠狠一沉,她怎么会想不到,自己这是被人嫁祸了?

    可是,哪怕聪明如她,也一时想不到这毒药到底是何时被人放进去的?这根本不可能啊!

    宇文澈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或许是他对孟漓禾太过于信任,方才孟漓禾那主动要求验药膳的行为,在他眼里,根本就应该是证明自己无罪的方法。

    一向聪明如孟漓禾,怎会将自己陷入这样一个局面?

    孟漓禾到了这会,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太自大了,一直坚信那碗药膳没有别人可以得手的机会,结果却恰恰被人得了手。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真的想不明白。

    眼见太医们已经证实药膳有毒,赵雪莹简直想要仰天长啸。

    孟漓禾,你这次当真是完了!

    然而,却见宇文澈只是紧紧皱着眉未发一言,赵雪莹难免担心他还要继续维护孟漓禾,所以再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表嫂,这药膳的确有毒,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孟漓禾紧紧咬住下唇,没有开口。

    因为,她在努力思考这其中的细枝末节,她要仔细想想,她到底遗漏了什么。

    “说不出话来了是吗?孟漓禾,我看你还怎么狡辩!姑母就是被你下了毒!”赵雪莹见她不回答,继续咄咄逼人道,她今日就是要将孟漓禾置于死地。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赵雪莹,你先不要妄下定论。”宇文澈依然是冷着脸,但气势却分明低了很多。

    没想到宇文澈到现在还在维护她,赵雪莹自然不甘的还想反驳,却见宇文澈转向孟漓禾道:“小雨,你这碗药膳,可有经过别人的手?”

    孟漓禾机械的摇摇头:“这药膳是我亲自熬制,也是我亲自端过来,没有别人碰过。”

    宇文澈眉头更紧了一些。

    神医在一旁忍耐已久,显然再也忍不下去:“如果是中毒,也可能是食材本身就有毒,小子,你可别冤枉了我徒弟。”

    他说的极其无礼,若是别人,恐怕宇文澈早已发怒,但此时却不由眼前一亮:“来人,速去对食材进行检查,不得有遗漏。”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忽然开口:“不必了,食材应该没有毒。”

    众人均是一愣,他们看得出,覃王一直在想办法为覃王妃摆脱嫌疑,可这覃王妃这样说,不是自己害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