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2章 芩妃中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最终还是走了。

    只留下一句“等我回来”,便匆匆离去,仿佛是怕自己再多待一秒就会反悔。

    但是他告假几天,如今第一天反朝。

    如果此时与孟漓禾如何,他觉得今天的早朝是铁定上不了了。

    所以,来日方长。

    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而孟漓禾则是红着一张脸,愣愣的在床上躺了许久,才拍了拍热度还未散尽的脸蛋下了床。

    方才虽然是有些一时冲动,但是意外的,当第一次开口接受,却仿佛没有了以往的恐惧。

    因为她在宇文澈的眼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对自己的爱意。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所以尽管有些害羞,却没有任何想要反悔之意。

    只不过,每每想到他留下的“等我回来”四个字,脸上都会不由自主的染上红晕,接着,还会望着一个地方傻笑一番。

    直让为她梳妆的豆蔻,看得眼睛发直。

    甚至觉得这公主真是越来越不和自己心意相通了,完全猜不到她在想什么了。

    而孟漓禾才不管那么多,梳妆完毕之后就奔向了厨房。

    她今日之所以起这么个大早,便是因为昨日她特地准备了一副适合在早间饮用的药膳,最好在早餐前服下,这会儿宇文澈上朝,刚好给她足够的时间。

    到时候等他回来,芩妃也刚好喝完药膳一段时间,正好可以用早餐了。

    孟漓禾计划的非常好,时间火候都是在她的预计当中,而当她将药膳送至芩妃那里时,芩妃也刚好梳妆完毕而已。

    看到她端着药膳过来,芩妃不由吃了一惊:“禾儿,你这是……特意起早亲自为本宫熬的?”

    “嗯。”孟漓禾将药膳放到芩妃身旁的桌子上,点点头,“这个药膳适宜空腹服用,母妃,你趁热喝了吧。”

    芩妃的目光闪了又闪,看着孟漓禾的眼神也有些猜不透的情绪。

    任谁看到对方天没亮起来,为你精心熬制一碗调理身体的药膳,都很难完全不动容。

    而且这个人,还是一国公主,现在的王妃。

    她这些年与宇文澈骨肉分离,很久没有体会过亲情的感觉。

    却意外的从孟漓禾这里体验了诸多。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对孟漓禾的看法是否正确。

    “怎么了,母妃?”孟漓禾看着芩妃的目光有些疑惑。

    芩妃立即回神,笑了笑道:“没事,本宫是高兴的,很欣慰有你这样一个孝顺的媳妇儿。”

    听到芩妃这么说,孟漓禾立刻笑了,本就心情很好的她,此时的笑容看起来天真无邪,很有感染力,只是那笑容里参杂着一些不明的情绪。

    “其实儿媳自小没有母亲,能有这个孝顺的机会,儿媳觉得十分珍贵。”

    芩妃微微一愣,她这才想起,之前好像是听说过这个孟漓禾的遭遇,她的母妃好像在生产时便已离世。

    想来这么多年,这个孩子也挺苦吧?

    芩妃的心里再次垮了一道防线,看着桌上的那碗药膳,当真越发纠结起来。

    “芩妃娘娘,表小姐求见。”

    忽然,外面的丫鬟隔着门来报。

    芩妃很快应允。

    孟漓禾脸上的笑容轻轻收起,这个赵雪莹她当真还是不喜欢,只不过,为了这个家庭团结,她也只能隐忍不发,只要她不要再和自己过不去。

    “侄女给姑母请安。”赵雪莹一进屋,便乖巧的朝芩妃行了个礼,这才抬起身,看到芩妃身旁的孟漓禾时,脸上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呀,表嫂也在啊?雪莹失礼了,雪莹给表嫂请安。”

    赵雪莹的戏做的相当足。

    孟漓禾也不好当着芩妃的面给她什么脸色,所以,便也想回一句。

    只是,这话还没有出口,却听赵雪莹已经又开口道:“表嫂,刚才真的是雪莹失礼了,因为雪莹在府上住了这么久,一直都是听说表哥下朝后表嫂才会起床,完全没想到表嫂会在这里,还请表嫂恕罪啊!”

    此话一出,孟漓禾的脸色顿时一沉。

    当即明白,什么不知道她会在此,恐怕就是打听了她的行动之后特意过来的吧?

    这句话不是摆明了告诉芩妃,她这个做媳妇儿的有多懒惰吗?

    宇文澈宠她,不和她计较,但芩妃这个做婆婆的却不一定。

    果然,一听到此话,芩妃的脸上飞快闪过一丝不快。

    她没有忘记他们赈灾后回府的第一天,自己便亲自到离合院去请人。

    那会儿她还以为孟漓禾是旅途劳顿,所以贪睡了一会儿。

    原来是惯常如此。

    她在皇宫为妃多年,别说侍寝时要赶在皇上上朝之前起床,亲自为皇上穿戴洗漱,就算不是侍寝之日,也早早便起来,一日不敢怠慢。

    同样是皇家的媳妇,芩妃自然看不惯孟漓禾的所为。

    而之前,方建立起来的感动,也被赵雪莹这一句挑拨离间赶走大半。

    如果是这样,那恐怕今日起早为她熬药膳也只是做做样子给澈儿看的吧?

    到时候,澈儿定会感动不已,对她越发疼爱。

    如此会邀买人心的手段。

    她差一点,就着了这个女人的道。

    看起来这个女人果然厉害!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那么早起床却没人伺候,芩妃的脸色便越发沉下来。

    赵雪莹的嘴角却越发翘了起来。

    孟漓禾这一次是结结实实的吃了一个哑巴亏。

    其实她嫁到覃王府的这几个月,平心而论,并未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所以,常常都是日夜颠倒,或者一连几日操劳之后恶补睡眠。

    再加上,她与宇文澈原本便不是那样的关系,自然也没有早早起床伺候他的必要。

    但这一切,她却又无法讲出。

    只好生生的吃了这个哑巴亏,低声道:“母妃,之前是儿媳不懂事,还请母妃恕罪。”

    难得听到孟漓禾低头认错,赵雪莹此刻的心情简直要飞起来。

    “说什么呢?”芩妃一听也马上恢复神色,假意安抚道,“这又有什么,方才本宫还夸你孝顺呢,这不,一大早就帮本周熬药膳来着?”

    然而,孟漓禾还没说话,却听赵雪莹又是一句:“药膳?表嫂,你又熬了药膳呀?听说昨天的药膳,还是表哥陪你一起在厨房熬的呢。”

    芩妃微微蹙眉:“澈儿在厨房?”

    “对呀!”赵雪莹看似轻松地回道,“昨天表嫂为您熬药膳时,听说表哥也一直在厨房呢。”

    芩妃的脸,这次彻底沉了下来。

    厨房那种地方怎么能是她儿子待的地方?

    她的儿子可是皇子,可是王爷!

    即便不是,又怎能让一个男子进厨房?

    她的儿子那是要指点江山,手握天下的!

    看来澈儿,当真是被这女人迷惑的不轻。

    如今想想,不管是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对澈儿进行的蛊惑,澈儿也绝对受了她很深的影响。

    所以,她绝对不能心软。

    方才差一点,她就要一念之差放过她了。

    幸亏,赵雪莹的话点醒了她。

    芩妃脸上没有任何温度的笑了笑:“那说明你表哥和表嫂的感情当真是好呢。”

    赵雪莹惊讶到语塞。

    她方才明明看见姑母面露不愉,怎么这会儿一点儿都没责怪孟漓禾,反倒说他二人恩爱?

    可是看她的表情,却又不像真的欢喜。

    这又是唱的哪出戏?

    孟漓禾确实并未察觉出来,因为她一听到芩妃的话,便想到清晨与宇文澈发生的一切,脸上不由微微发热,所以低下头,根本没有看芩妃的表情,只是以为芩妃在拿她打趣而已。

    只是这个样子,却让芩妃的目光更厉了一些。

    端起桌上的药膳,芩妃吹了吹:“闻着倒是挺香甜。”

    孟漓禾这才抬起头:“嗯,里边有许多红枣,母妃趁热喝吧!”

    芩妃笑了笑,慢慢的举起药膳慢慢饮下,许是有些多,并没有完全饮完。

    既然如此,孟漓禾也不再多留,恐怕过一会儿,宇文澈也要下朝了。

    她这一身恐怕沾染了些油烟,还是趁早换下比较好。

    “母妃,那儿媳先告辞了。等会儿再和王爷一起过来用膳。”孟漓禾站起身,朝着芩妃行礼道。

    “好。”芩妃点点头,“本宫送送你。”

    说着便要起身。

    孟漓禾又怎敢让芩妃相送,赶紧要推拒,然而还没等她接触到芩妃,却见方站起的芩妃,忽然捂住胸口,又重重的坐回,而紧接着,嘴里却吐出了一口鲜血。

    “母妃你怎么了?”孟漓禾赶紧上前。

    然而,赵雪莹却脸色一变:“你这个妖女!是不是你在姑母的药膳里下毒?”

    “我没有。”孟漓禾脚步一顿,下意识回道,然而,赵雪莹却一把将她推开,扶住芩妃之后大声喊人进来。

    很快,便有人匆匆忙忙的从外闯进,一看芩妃的样子,赶紧去寻王府中的太医。

    而芩妃在吐完那口血后,面色惨白,已经昏迷,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孟漓禾自己是医生,想要上前先查看一下状况,然而赵雪莹却死命护住芩妃不让她靠近。

    任凭她如何劝说都不肯。

    很快,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大力推开。

    宇文澈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母妃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