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1章 我愿意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孟漓禾闻言,有那么一瞬间的凝重,仿佛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芩妃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看来,她之前的猜测,十有**是真的。

    孟漓禾的确有些愣住,因为她没想到芩妃竟然问到了这个问题。

    其实催眠这个词,即使在现代还是有很多的人并不了解,以至于心生恐惧。

    而在这个年代,孟漓禾也了解过,除了苏子宸的催眠术,不知是否可以称之为古代的催眠术,总之在这个年代,还是非常不普及。

    因此,孟漓禾的确考虑了一下。

    毕竟她不希望为她自己,或者苏子宸,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斟酌了一番之后,孟漓禾决定委婉的解释:“母妃,表哥的方式并不是用药,而是用一种辅助的手段进行精神的疏导,这个其实比用药要好很多,母妃请不要担心。”

    “原来是这样啊,哎呦,本宫老了,可听不懂这么高深的东西。”芩妃笑着说道,只是在那张伪装的笑脸下,却藏着一颗越发肯定的心。

    既然连孟漓禾自己都承认,是用其他手段,那她几乎可以肯定,赵雪莹之前所说并非妄言。

    试探目的已经达到,芩妃也不想再继续伪装,干脆借由身体不适为缘由,提前结束了早餐回去休息。

    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决定今天就开始为芩妃熬制药膳。

    而且,这两****与宇文澈日夜颠倒,明日宇文澈就要返朝,今天也应该在府里好生休养一天才是。

    因此,她干脆一并多熬制了几份,当然,所用的材料完全不同。

    而且,既然是亲手熬制,自然也要亲自送过去。

    芩妃惊讶之余,不断称赞孟漓禾的孝心,直让听到这个消息的赵雪莹气的翻白眼。

    但是,芩妃现在身体不适,她又不能帮助什么,所以也只能躲在屋子里生闷气。

    因为,即使她出现,宇文澈也不会看她一眼。

    甚至还要被迫看他和孟漓禾恩爱的模样。

    她宁愿眼不见为净。

    不过王府上下,却是看的不亦乐乎。

    说真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王爷无所事事,竟然在自己的王府逛了一天。

    甚至连王妃亲自下厨熬药膳,他们的王爷也在一边陪着,要不是王妃阻拦,恐怕他们亲爱的王爷,都要亲自操刀为她切菜了。

    真是堕落的一塌糊涂。

    之后,更是陪王妃在院子里晒太阳,都要晒出油了好吗?

    分明就是想花式秀恩爱,完全没眼看。

    其实,孟漓禾真心没什么虐狗的心思,她只是觉得缺了两天太阳,今天要补回来,也不能缺钙不是?

    而且,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哪怕只是坐在一起,彼此不说话,也能感受到这默契带来的甜蜜。

    而宇文澈自从出生以来,几乎都没有过这样的闲暇时光,所以这一个下午反倒是十分可贵。

    甚至连晚上的睡眠都好了不少,也不知是药膳起了作用,还是这放松的心情令他如此。总之,第二天早上,一直按时醒来的他竟然还在沉睡。

    “王爷起来啦。”

    耳边有熟悉的轻柔声音响起,宇文澈慢慢睁开眼,接着,看到穿戴好的孟漓禾,脸色顿时一变,一个轱辘坐起身:“几时了?”

    孟漓禾站在床边淡然道:“这会儿才想起来问几时啦?具体时辰我也不知道,反正已经过了上朝时间了。”

    宇文澈皱皱眉:“那为什么不叫醒我?”

    孟漓禾立即露出温柔至极的样子:“因为舍不得呀,所以我派人去帮你告假了。”

    宇文澈差一点就被孟漓禾这直接大胆的告白给弄晕,只不过还是疑惑的看向她:“告假?以什么理由?”

    他之前可是刚刚告过假,这准备返朝的第一天,又告假……

    “就直接告诉皇上臣妾舍不得王爷呀!”孟漓禾笑盈盈地说道。

    宇文澈脸上的错愕一闪而逝,接着,却忽然眼睛一眯,绕过她,悄悄撇了一下窗外,之后嘴角一勾,一把拽住孟漓禾的胳膊,将她使劲儿一拉,直接拉倒在床上,然后,一个翻身便压了上去。

    孟漓禾吓了一大跳,赶紧推搡他:“你要干嘛?”

    宇文澈的眼光,闪着危险的光芒,直直的看向胆怯的孟漓禾:“我刚刚好像听谁说,舍不得我呢。”

    孟漓禾结结巴巴道:“是……是我说的,但是我也没说……”

    “没说什么?”宇文澈半路拦截道,“根本不用爱妃说啊,爱妃的意思,我要是再听不懂,岂不是辜负了爱妃的一番好意?”

    宇文澈说的轻挑无比,让孟漓禾都分不清这是他在开玩笑,还是真的打算如何。

    孟漓禾只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澈,我和你开玩笑的,时辰还早,你赶紧去上朝吧,还来得及,真的。”孟漓禾一脸正经,点头保证。

    宇文澈听了却直接摇了摇头:“既然你已经告假了,那我也要对得起这良辰美景啊。”

    “不是不是。”孟漓禾险些哭出来,“我没有告假,刚刚是骗你的。”

    “是吗?”宇文澈很受伤的眼皮一垂道,“爱妃,本王这么信任你,你还骗我。”

    “我……”孟漓禾刚要解释,却忽然想到几天前,这个家伙也是在这张床上刚刚骗过自己。

    这才过了几天,自己只不过是想反过来逗他一下罢了,结果竟然被他反咬一口。

    这个臭男人,又一次差点儿被他骗了!

    竟然还对她装可怜!

    哼!

    当她是好欺负的?

    孟漓禾心里偷偷奸笑了一番,接着忽然问道:“澈,是不是我骗了你,你就会觉得我不爱你了?”

    宇文澈一愣,爱这个字眼,好像还是第一次在他们之间提起。

    竟然真的他有些晃神。

    所以也没多想,干脆顺杆子逗她:“自然是这样,爱人之间是不可以欺骗的。你都骗了我,还怎么说爱我?”

    说完眼神更是暗淡,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差点连孟漓禾都自叹不如。

    然而,她也不是吃素的不是?

    所以,孟漓禾干脆挤了一下眼睛,竟然还真的被她挤出那么一两滴泪来。

    宇文澈顿时脸色一变,怎么竟然被他逗哭了?

    赶紧想要安抚,却听孟漓禾委屈道:“原来这种开玩笑也算欺骗,原来欺骗就代表不爱,那宇文澈,你三天前和我说因为被我压了胳膊,所以告假,那也是欺骗了?那就代表你三天之前就不爱我了?”

    宇文澈彻底怔住。

    当即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没想到这一茬,甚至还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这个小女人,真是不简单。

    这么快便反应过来,坑了他一把。

    要不是了解她,还真以为这眼泪是真的。

    宇文澈哭笑不得,但是此时若是真的把这个话题往下扯下去,他坚信伤的一定是他自己。

    毕竟那个百姓送的书里边怎么说来着?

    对,永远不要和女人讲道理。

    这种时候就需要……

    宇文澈忽然眼神一亮,看着近在咫尺,还在装伤心的孟漓禾,低声却认真的说道:“小雨,我这些话都是开玩笑,我怎么会舍得骗你呢,又怎么会……”

    宇文澈顿了顿,对于这个字,他好像还没有像孟漓禾一样能够轻易说出口。

    所以,停了几秒钟,才说道:“孟漓禾,我爱你,而且会永远爱你。”

    若是以前,孟漓禾绝对不会对永远两个字有什么情绪。

    因为她本身就不相信永远这个词,但是此刻,放到宇文澈的话里,虽然同样知道这个永远恐怕谁也不能保证,却还是被这几个字深深震撼。

    似乎从来没有感受过宇文澈这样的真心,孟漓禾湿漉漉的眼睛大大的睁着,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回答。

    然而,这一幕看在宇文澈的眼里,确实让他心动不已。

    这个女人虽然经常说着无比大胆的话,甚至,做着让他都有些意外的大胆举动,诸如主动和自己告白,但是却意外的纯真,甚至有时候让他都不忍亵渎。

    但是,面对这样的美玉,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只远观?

    更何况是和她确定了关系的自己。

    宇文澈挣扎片刻,还是忍不住朝那张微张的小嘴上吻了过去。

    孟漓禾轻轻的闭上眼睛,无比顺从的接纳,甚至慢慢回应。

    简直就是一幅任君采颉的模样。

    所以原本只是打算浅尝即止的宇文澈,却在孟漓禾这样的反应下,彻底星火燎原起来。

    那迅速攀升的热度,几乎将整个房间都燃烧起来。

    差一点就将宇文澈仅存的一丝理智烧断。

    然而,毕竟没有得到孟漓禾的允许,宇文澈的动作还是慢慢停下,最后干脆趴在孟漓禾的身上,大口的呼吸。

    沉重而压抑。

    孟漓禾几乎能感受得到他压抑中的痛苦。

    忽然,宇文澈从孟漓禾的身上起身,抚平了一下她头上散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她那有些凌乱的衣裳,声音有些暗哑的道:“我先去上朝了。”

    说着便准备离开。

    “等等。”孟漓禾忽然把他叫住。

    宇文澈诧异回头,却见她的脸此时红的滴血,牙齿也紧紧咬住下唇,几乎不敢看他,声音也如蚊子般细小,却又足以让他听见。

    “澈,如果你想,我……可以。”

    宇文澈顿时一个气血上涌,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冲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