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0章 妖女王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爷,王妃,芩妃娘娘派奴婢过来,请王爷和王妃过去用早餐。”

    倚栏院,孟漓禾和宇文澈刚刚各自泡了一个舒适的热水澡,才走到院子里,沐浴着早晨的太阳,便听到有丫鬟来禀报。

    宇文澈忍不住皱了皱眉,之前那不愉快的记忆还还历历在目,这才过了一天,母妃又要做什么?

    而且,这次还特意把孟漓禾一起叫上。

    难不成,要从孟漓禾这里下手不成?

    “澈,怎么了?”丫鬟已经等候多时,而宇文澈却迟迟没有答话,察觉到他的反常,孟漓禾忍不住问道。

    “没事。”宇文澈装作无事的摇摇头,接着扭头对着丫鬟道,“你先下去吧。”

    丫鬟明显有些犹豫:“那王爷,您和王妃……”

    “我们等下就过去。”看着宇文澈没有答话,孟漓禾干脆应道。

    丫鬟听到答复,也不再逗留,赶紧退下。

    院中只剩下孟漓禾和宇文澈。

    “澈,是不是昨日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了闲杂人等,孟漓禾干脆直接询问,她不喜欢什么都憋在心里,既然有了疑惑,她便直接问出来便是。

    宇文澈倒并不是真心想瞒她,只不过他觉得,如果在他能力所及的范围直接处理掉,不给她平添烦恼更好。

    但是,如今母妃又有行动,想必孟漓禾早晚都会知道。

    或许只能告诉她了。

    宇文澈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没什么大事,有我处理便好。”

    听到此,孟漓禾心安了不少。

    既然宇文澈说由他处理,那她只管相信他便是。

    笑了笑,主动牵起他的手:“那我们快过去吧,母妃还在等我们,这几日都没有好好陪她吃一顿饭,我这个做媳妇儿的可真是不称职呢!”

    孟漓禾说的轻松,宇文澈却更加皱了眉。

    想了想,还是说道:“赵雪莹也会在,你若是不喜欢她,可以不要去。”

    孟漓禾迈出的脚步一顿,忽然有些明白,昨天大概发生了什么。

    想来,是那个赵雪莹又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吧?

    不过对于赵雪莹,她从来没有怕过,有的只有鄙视和厌恶。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这里是覃王府,她是覃王妃,赵雪莹即便再有血缘关系,按照如今的关系,也不过是个外人而已,她凭什么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而阻碍自己的行动呢?

    孟漓禾嘴角噙起一抹冷笑:“王爷,这里是覃王府,我若不喜欢她,也应该是她走才是。”

    宇文澈一愣,接着却忽然摇头笑了起来。

    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是甘于退缩的主。

    想要欺负她,恐怕一般人还不是对手。

    只不过是他作为男人的心理作祟,下意识想要把她挡在身后。

    其实说不定,孟漓禾根本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又或者她说的对,这里是覃王府,而她是覃王妃,也许有些事情,的确是该她去面对。

    虽然他着实有点舍不得。

    两个人才刚刚在一起而已,却要面对这么多烦心事。

    说实话,经过孟漓禾刚才这一句话,他此时此刻的心情,还真的是想把这个赵雪莹立即嫁出去,甚至嫁的越远越好。

    “好,那走吧。”

    不管怎么说,宇文澈的心放下了不少。

    以孟漓禾的战斗力,等一会儿,即便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相信她也不会应付不了。

    也许是该并肩作战的时候了。

    这么一想,宇文澈不仅摆脱了焦躁,反而好像更加开心起来。

    那种携手的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

    不出宇文澈所料,赵雪莹的确在芩妃的院子里一如昨天一样,在他们到来之前,已经坐上了席。

    见他们走来,赶紧站起身行了一个非常庄重的礼道:“雪莹参见表哥表嫂,给表哥表嫂请安。”

    孟漓禾没有出声,毕竟宇文澈还在此,按理,王爷不说话,没有她这个王妃先说话的道理。

    然而宇文澈却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如同对院子里所有下人对他行礼一样,基本就是个免礼的动作,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如果你要细挑去,又挑不出来毛病来。

    孟漓禾不由挑挑眉,这男人也是很厉害的嘛!

    赵雪莹的脸色白了白。

    她的热脸就这样贴到了人家的冷屁股上,偏偏人家还嫌弃的一把推开。

    然而,芩妃在此,这动作又是宇文澈所做,她根本也发作不起来。

    只能恨恨的自己免了礼站在一旁,看着宇文澈和孟漓禾默契的上前,对着芩妃行礼。

    芩妃在后宫多年,又怎会看不出这里边的弯弯绕绕。

    看来自己的儿子对这个表妹,还真的是一点心思都没有呢。

    不过,现在赵雪莹并不是她的重点,所以,她此时也没有什么维护赵雪莹的心思,而是牵起一抹慈母般温和的笑,就势扶起孟漓禾道:“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拘礼了。”

    说完,便拉着孟漓禾坐到了她的身边。

    宇文澈的眼眸深了又深,目光中有一丝诧异,不过却掩饰得极好,紧跟着孟漓禾的身边,也坐了下来。

    赵雪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姑母竟然完全没有为她说一句话,甚至竟然对孟漓禾这么好?

    这是怎么回事儿?

    “莹儿,还在那儿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吃饭?”芩妃到底不能把自己的侄女儿晾在一旁,眼见宇文澈和孟漓禾都没有主动请她过来的意思,也只能自己开口道。

    好歹有个台阶,尽管心里很疑惑,但恨意再浓,赵雪莹也只能全部忍下来,努力堆出一抹笑坐到了原位。

    事实上,孟漓禾并不是没有察觉这气氛的诡异,只不过,她并不知道此前一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既然芩妃什么都不说,她自然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于,对于芩妃罕见的主动为她夹菜,她也只是客气的表示受宠若惊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表露。

    然而吃了没有几口,芩妃却忽然放下筷子,一只手撑住额头,眼睛微微闭了起来。

    虽然有些怀疑母妃是准备了什么戏给他们,但作为儿子,宇文澈面对这种情况,还是只能问道:“母妃您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正在吃饭的孟漓禾闻言也停下筷子朝芩妃看去。

    只见她眼底的确有些乌黑,脸色有些暗淡,也跟着问道:“母妃,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哪里不舒服吗?”

    芩妃这才睁开了眼,有些虚弱地笑了笑,脸色却愈发显得苍白,慢慢说道:“本宫这几日休息有些不太好,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会儿觉得有些头晕,应该没什么大事,你们先吃,本宫休息一下便好。”

    说着再次闭上了眼。

    然而尽管她如此说,在座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再继续吃下去?

    而且孟漓禾又是医生出身,这职业习惯,也让她不得不接着问下去。

    “母妃,您只是休息不好吗?还有什么其他的症状,可以说给儿媳听一下,儿媳也略懂医术,如果是儿媳看不了的,儿媳的师傅也很厉害,可以请他帮您瞧一瞧。”

    芩妃再一次将眼睛睁开,笑了笑:“本宫倒是忘了,你们好像都会医术呢。本宫就是休息不太好,有时候觉得乏力,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本宫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上了年岁的人,难免会有一些小毛病,不用在意。”

    孟漓禾听着芩妃的描述,再观察了芩妃一下,看她的脸色好像的确只是休息不好所致,那如果再加上有时候乏力,可能就是气血方面的问题。

    “母妃,那儿媳回头帮你熬一些药膳喝吧,食补总比药物对身体要好得多。”

    “不用不用。”芩妃连连摆手,“哪用你亲自熬,再说了,澈儿专门不上朝,可都是为了陪你,本宫怎好夺你们的时间。”

    孟漓禾被芩妃说的脸上一红。

    她和宇文澈这几日日夜厮守在一起,好像在别人眼里是有些过火了啊。

    “母妃,儿臣明日就上朝了,她有大把的时间伺候您,您就放心吧。那药膳很管用,您之前刚住进府中时也****都喝,这也是漓禾的一番心意,您就别推脱了。”

    看出孟漓禾的窘迫,宇文澈适时的插嘴,不管芩妃有没有什么目的,她的脸色差是真。

    作为儿子,心里也不是没有一丝内疚。

    毕竟昨日也算和她不欢而散。

    想来也是有些伤她的心。

    有孟漓禾和宇文澈两个人说,芩妃也不好再推辞,只是笑道:“你们有心了!本宫真是有福气,有个这么好的儿媳妇,还亲自为本宫下厨。”

    孟漓禾笑了笑,其实她并没有想亲自下厨,她只是想吩咐人做来着,但既然芩妃这么说了,她只能亲自动手了。

    不过能替宇文澈尽孝道,也是件开心的事。

    “对了。”芩妃忽然开口,“本宫这次的病,多亏了禾儿的表哥,苏先生可真是医术超群,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将本宫治好的呢?也是用了某些药膳吗?”

    芩妃一边说一边看著孟漓禾的反应。

    只见孟漓禾闻言,有那么一瞬间的凝重,仿佛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芩妃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看来,她之前的猜测,十有**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