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9章 诡异冰河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每个人所做过的事,一定都是当初那个环境下,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不管事后觉得有多离谱,甚至觉得当时有些违心,但也一定是当时的条件下,她所认为的最好的一条路。所以,既然人生曾经由自己选择过,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孟漓禾笑着说道,语气里却没有任何玩笑。

    宇文澈皱皱眉,久久沉默。

    想来是自己的话太向哲学靠拢,孟漓禾又说道:“拿我来说,看到一个可以救治的病人,却不去救,可能会省掉很多麻烦,但都比不过自己日后的良心不安来的更深刻。所以,其实没有什么好后悔的,那一刻,你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便好了,其他可能的结果,没有人可以提前知道,但若真的被反咬一口,那想着如何承担,比去后悔来的更有意义。”

    宇文澈双眼凝视着孟漓禾,眸光里璀璨无比,仿佛映入了整片星光。

    “小雨,我有没有说过,其实你很善良?”

    “你是想说我傻吧?”孟漓禾故意翻了个白眼,打趣道。

    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只是今晚太美,她还不想去想。

    “傻就傻吧。”宇文澈将孟漓禾的头按在自己肩膀,将下巴在她的头上蹭了蹭,也笑道,“不是还有你男人我吗?有什么事都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只要你相信我。”

    宇文澈特别为了照应她前面关于“我男人”的宣言,故意这样半开着玩笑,孟漓禾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只是,对于这家伙时不时毫无预警的告白,孟漓禾已经习惯了。

    其实宇文澈又何尝不傻,一旦确定下来,就对她这般好,半点防备都无。

    “我相信你。”孟漓禾被磨蹭的一阵舒服,干脆窝在宇文澈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着话。

    旁边不远处的树上,胥揉了下眼,感叹道:“夜,太感人了,我都热泪盈眶了。”

    夜面无表情道:“你那是困的。”

    胥:

    微风吹来,几片树叶飘落,几朵花悄悄绽放。

    气氛刚刚好。

    一轮红日也终于在这样的时光里,慢慢从东方升起。

    “哇,澈,快看,太阳要升起来了!”孟漓禾后半夜是在宇文澈怀里睡着的,不过因为心里惦念着看日出,所以并没有睡得多沉。

    宇文澈睁开眼。

    东方的地平线,此时正露出一丝光亮,那是即将升起的太阳。

    忽然间,心情从没有过的平静与从没有过的激动交织在一起,却并不违和。

    “好美啊!”孟漓禾一边看着太阳慢慢升起,一边感叹着,兴奋得甚至跑开两步,就差没有转圈。

    宇文澈笑着看向满面春光,笑容灿烂的孟漓禾,发自内心的道:“和你一样。”

    “嗯?”孟漓禾太过专注没有听清。

    宇文澈却笑着摇摇头,让他亲口说孟漓禾就是他心中的小太阳,即便是他,也有些难以启齿。

    那就像最隐秘的心事,只能偷偷放在自己的心底。

    “阿嚏!”忽然间,孟漓禾打了一个喷嚏。

    “冷了?”宇文澈不由快步走向孟漓禾,这一晚他一直怕孟漓禾冷,所以一直都在牵着她的手,偷偷为她传输些内力,驱赶寒意。

    毕竟,虽然已经到了夏天,夜晚的山顶还是极寒的。

    只是这一会儿,孟漓禾跑开几步距离,所以大概是感受到冷了。

    “好像是有点儿。”孟漓禾吸了吸鼻子,感觉宇文澈的手一接触到她的手臂,便觉浑身都暖和起来。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宇文澈一直都在温暖她。

    心里忽然有点小甜蜜,看不出这个男人还挺细心的嘛!

    只不过,孟漓禾还是往一边张望过去。

    “澈,你有没有觉得,好像方才从那边忽然传来一股凉意?”

    顺着孟漓禾指的方向,宇文澈静静感受了一下。

    好像的确有。

    虽然周身已经温暖,但孟漓禾还是可以感觉到,随着微风从那边飘过来一丝丝凉爽。

    倒像是一种冰凉的雾气。

    “我们过去看看如何?”孟漓禾提议到。

    “也好。”宇文澈点点头,同孟漓禾一同走过去,只是越靠近冰凉之处,手却越发握的更紧。

    孟漓禾身上穿的单薄,不能因此着了凉。

    而越往前走,二人越能感觉到那股潮湿的凉气越发浓烈,而且似乎还有汩汩的水流声,越发响亮。

    孟漓禾和宇文澈的脚步不由加快起来。

    很快,便走到了那处声音所起之地。

    然而只是这么一看,孟漓禾却是忽然大吃一惊。

    天呐,这是……正在溶解的冰河?

    孟漓禾吃惊的望着前面。

    一条并不算宽阔的河流,此时正在慢慢融化。

    随着太阳的升起,温度的升高,河流里的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成水,接着被风一吹,那方才熟悉的凉爽,便扑面而来。

    孟漓禾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河流融化。

    依稀记得她之前在覃王府无聊时,翻看地理志,曾经看到过,有一种河流晚上冰冻,日出融化,是非常罕见的冰河一体。

    而且,即使是在夏日,即使已经融化,但温度却接近于冰冻。

    听说即使用火烧,冰水也不会沸腾。

    说是水,其实应该还有另外一种物质,只不过在这个年代也好,还是在现代她所接触的领域也好,这都是未知的。

    所以这种河流罕见而神秘,只有几个人见到过,连详细的地点都没有在地理志上出现。

    这种地方若是修建成功,便是避暑的绝佳之地,甚至于可以保存任何东西。

    孟漓禾完全没想到她的运气这么好,竟然碰到了!

    宇文澈的眼中也有着惊喜,覃王府的文献,他不可能没有看过。

    但是亲眼所见,这也绝对是第一次。

    孟漓禾不由将手慢慢伸进河水,果然,刺骨的冰凉一下便从她的五指蔓延及全身,冷的她一个哆嗦,便立即缩了回来。

    只觉这温度,恐怕也不是冰水混合物的温度吧!

    感觉比那个要冷多了。

    察觉到孟漓禾身上一瞬间变冷,宇文澈赶紧把她搂住,皱眉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虽然有些不舍,但孟漓禾还是点了点头。

    这一晚上,宇文澈已经不知道给她输了多少的内力为她暖身子。

    如今在这冰河旁边,势必要耗费他更多的功力。

    还是早些回去好。

    大不了,下一次若是还想来看,裹了棉衣过来便是。

    孟漓禾仔细的看了看山上的这个位置,确定记得清楚之后,才与宇文澈一同回了府。

    又是一晚未归,不过府上的人,显然已经淡定如斯。

    王爷一回来就吩咐人准备热水沐浴什么的,他们真的不会多想啊!

    还有身上夹杂着野草和泥土之类的,他们也没有去猜想王爷和王妃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啊!

    简直正直!

    只有赵雪莹几乎是一夜未睡。

    被拒绝的恨意,无法磨灭的嫉妒,都让她辗转难眠。

    所以,在宇文澈和孟漓禾才回府之后,她便赶紧奔向了芩妃的院落。

    自然少不了又一通挑拨离间和哭诉。

    芩妃此时也是烦躁难耐。

    这一夜,她也想了不少,心思一直在为了儿子好还是随着儿子去之间左右为难。

    所以此时看到赵雪莹这样催促,当真是烦不胜烦。

    “别吵吵了,此事本宫自会处理,你且先回去吧。”

    看着赵雪莹的眼泪,芩妃终于忍不住下了逐客令。

    赵雪莹心里慌了,如果姑母再不站在她这条线上,那她嫁给表哥的希望便是渺茫。

    当即解释道:“姑母,雪莹嫁不嫁表哥无所谓,雪莹只是真心喜欢表哥,不希望孟漓禾那个妖女蛊惑了表哥。”

    “妖女?”芩妃有些疑惑的看着赵雪莹,“她好歹是覃王妃,也是你的表嫂,你怎能如此口不择言?”

    赵雪莹一愣,急急道:“姑母,侄女没有乱说,早在她刚刚进府时,侄女便在自己也不知情的情况下,答应了将掌家职权交给她。事后有丫鬟告诉侄女时,侄女才知道当时的经过,可是现在却完全想不起来,当时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她,所以侄女一直怀疑她有蛊惑人心智的本领。”

    芩妃脸色骤然一变:“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赵雪莹眼见芩妃开始相信,立即回道,“这件事侄女日后还有对表哥提起过,但表哥却警告侄女,绝对不允许再就此事多说一个字,您说表哥之所以这样坚决,会不会其实着了那孟漓禾的道?”

    芩妃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如果是之前,仅凭赵雪莹这一面之词,她或许不会十分往心里去。

    但是依赵雪莹所说,事发之后不知道发生过什么,这件事情,她也有感。

    虽然她的病是由孟漓禾和她的表哥一同治好。

    但奇怪的是,她却损失了很大一部分记忆。

    那会不会也和赵雪莹的情况一样?

    芩妃的心,越来越惊起来。

    若说以前只是担心宇文澈为了她做傻事,因此而伤害自己。

    那么现在,就是担心孟漓禾根本就是有所图,也有可能故意要伤害她的儿子。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仅仅是纳不纳妾的事。

    而是,要怎样将这个女人从宇文澈身边除掉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