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8章 我不后悔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当耳边呼呼的风声响起时。

    孟漓禾才意识到,宇文澈竟然将她带到山上来了?

    虽然他俩刚睡醒不假,但大半夜上山,还是很奇怪吧?

    难道,这家伙又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惊喜?

    要不要这么上道啊!

    孟漓禾偷偷的想着。

    然而,等她被宇文澈放下来时,她却完全笑不出来了。

    因为,眼前这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终于忍不住询问道:“澈,你大半夜的,不会带我来钻山洞吧?”

    宇文澈淡定的点点头。

    不是吧!

    孟漓禾摸了摸有些发颤的小心肝儿,这好像不是惊喜,是惊吓吧?

    她从来没有对这种山洞感过兴趣啊?

    而且,也没有人约会约到这种地方来吧?

    是谁刚才夸他上道儿来着,一定不是我!

    孟漓禾崩溃的慢慢往后退,直接撞到一堵人墙上。

    宇文澈从身后一把搂住她:“怎么?害怕?”

    “这……”孟漓禾弱弱道,“我们干嘛来这里呀?”

    “进去就知道了。”一把拉住孟漓禾的手,宇文澈将不怎么情愿的她,半拖半拽拖向洞口。

    但是尽管有些不情愿,甚至觉得宇文澈这个约会方式糟透了,但是孟漓禾还是同他走了过去。

    总不能浪费他的一番心意吧。

    孟漓禾如是想着,只是,拉着宇文澈的手又紧了一些。

    山洞这种地方,在她的印象里,就是黑漆漆不可预测的,所以她也相应更害怕一些,毕竟谁知道里边有什么虫,蛇之类的东西。

    说起来,宇文澈不会是故意让她感到害怕,然后趁机在一旁起护花作用的吧?

    这是不是就和现代两个情侣一起看鬼片的效果差不多?

    孟漓禾有些无语,这个家伙不会又是被府里那些小本本怂恿的吧?

    然而,还没等她想完,她便被洞里的一切惊呆了。

    因为,这眼前哪里是黑漆漆的一片。

    那根本就是万千星辰落入凡间。

    孟漓禾惊喜的望过去,只见山洞的石壁上停满了萤火虫。

    而随着他们的走入,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石壁上,微微飞动,闪着点点光亮。

    就像无数的星星形成的银河,绚烂而美丽。

    而他们,就像在银河中行走一样,那种美妙的感觉,恐怕世间任何一个词都无法形容。

    “还怕吗?”宇文澈牵着孟漓禾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声音低沉而温柔,似是怕惊扰了这四周围的小动物们。

    他方才不是没看出孟漓禾的胆怯,不过越是这样越能有惊喜,所以他才忍住什么都没讲。

    孟漓禾拨浪鼓一样地摇着头,眼睛却没放弃继续四处观赏,因为这一切实在太美了!

    宇文澈不再说话,只在一旁默默地陪着她,一直将整个山洞走完。

    直到要即将走出这个山洞,孟漓禾还有些恋恋不舍。

    宇文澈好笑道:“走吧,外面也很美。”

    孟漓禾疑惑的走出去,只是,刚走出洞口,还没来得及仔细张望,便觉身旁的宇文澈,忽然朝前迈了一步,接着,转过身面向她。

    孟漓禾诧异抬头,然而宇文澈高大的身影此刻完全挡住她的视线,而今晚的月亮又只是个月牙,并不足以照亮整片山林,所以孟漓禾也只是能看到他的一丝轮廓。

    “澈……”孟漓禾疑惑的开口,然而话还没说完整,却觉一根手指,忽然朝自己的嘴边一贴。

    “嘘。”宇文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不知道他到底要搞什么鬼,但是孟漓禾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接着,就觉得这根贴在她嘴上的手指,往下一滑,顺势放在了她的下巴底下。

    接着,孟漓禾就觉得自己的下巴被这个手指微微一抬,心里猛地一跳。

    脸上微微一热,这家伙怎么随时随地想这些啊?

    暗暗傲娇腹诽,心里却偷偷甜蜜的某人,十分乖巧的闭上眼。

    “呵……这么主动?”

    然而眼睛闭上,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接着便是宇文澈那明显的调笑。

    孟漓禾羞的睁开眼,那双即使在黑暗里也能被宇文澈看到的澄亮的眼睛,此时正在浓缩成怒火瞪着宇文澈。

    然而,恶趣味长期驻扎心底的宇文澈又开了口:“别急。”

    孟漓禾顿时有些愤怒,一把打开他那只还托在她下巴底下的手。

    “谁着急了呀!”

    明明他这个动作就是这种暗示意味啊!

    “我是想让你抬头。”宇文澈终于解释道。

    孟漓禾刚有些莫名的想问原因,却见宇文澈身子忽然在她眼前移开。

    接着,她那维持着抬起姿势的头,便一眼不漏的望见了整片星空。

    孟漓禾半张着嘴,望着那挂满了夜幕的繁星点点。

    如果说他们刚才是踏着银河而来,那此时,几乎就是身在宇宙。

    四周是山林,没有任何突兀的建筑物。

    所以看起来,有着浩瀚星海的天幕几乎和这整片山林连为一体。

    而他们就像是被整个的星辰所围住。

    那种感觉真的是无以名状。

    “昨日发现你好像很喜欢看星星,所以想到这个地方,便带你来看看,喜欢吗?”

    宇文澈从身旁轻轻拥住她。

    孟漓禾只知道点头,这哪里是喜欢,那简直是太喜欢了!

    “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个好地方的?”

    宇文澈将下巴垫在她的头上:“以前欧阳振练功时,常来这个山林闭关,也是偶然发现的。不过,以前倒是从来没觉得这么美过。”

    孟漓禾不禁弯起了唇,将身子放松的靠在身后的宇文澈身上,十分卖乖地道:“那还用说,以前没有我陪你看呀!”

    宇文澈的嘴角也不断上扬。

    “对,以后只要有你陪着,什么事情都是好的。”

    孟漓禾顿时觉得心里像被灌了蜜,这家伙真的是好上道啊!

    嘴巴甜到不行!

    “澈,我觉得我们今晚也不要回去了吧?”

    “嗯?”宇文澈有些诧异,接着忽然想到什么,戏谑道:“这次可是你主动要……”

    “想什么呢!”孟漓禾红着脸打断,“我是觉得难得白天休息了,现在也不困,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等明天早上,一起看日出怎么样?”

    “随你,你喜欢就好。”宇文澈想也没想便答应。

    当真是冷酷到让人不敢接近,宠溺到让人不敢直视。

    两极分化到令人发指!

    若是被旁人看了,大概会觉得此人精神分裂。

    然而孟漓禾却觉得宇文澈甚至有点儿萌。

    反差萌什么的,最让人受不了了!

    这一次,不等孟漓禾萌完,便觉忽然间,头被微微一扭,接着,那个她无比熟悉的唇便印了上来。

    天上,繁星点点。

    地上,情意绵绵。

    当真是,胜却人间无数。

    美好的让人流连忘返。

    恨不得沉醉在这里,就此一生。

    两人缠绵多时,终于从难舍难分出分离开来。

    轻轻将孟漓禾放开,宇文澈又在她的额头上深情一吻,这才拉着她到一旁的岩石边坐下。

    将她拥在怀里,却忽然轻声喟叹道:“若是每一天都能像现在这样,便好了。”

    孟漓禾有些诧异,事实上,她方才在被放开的一刹那,脑子里也猛然闪出过这样一个念头,那就是,不理纷繁事,不理俗世,只是这样两个人,便已最好不过。

    然而,却终究只是想了一下便罢,因为她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只是,宇文澈怎么忽然说起这个来了?

    他的江山,他的大业呢?

    甚至于,他的母妃呢?

    皱了皱眉,孟漓禾觉得宇文澈似乎有些反常,忽然想到之前被她忽略掉的去母妃那里这件事,想了想,还是问道:“澈,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有些讶异孟漓禾的敏感,但是转瞬间,宇文澈也马上想的通。

    以孟漓禾的脑子,即便他已经带她出府来躲开那些烦恼之事,但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她也一定会察觉。

    只是,他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小雨,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如果,你曾经救过的一个人,反过来伤害你,你会如何?”

    孟漓禾挑挑眉:“伊索寓言?”

    宇文澈有些疑惑,显然并不懂她的意思。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她的古代和这里并不一样。

    所以笑着解释道:“之前有个农夫,看到一条快要冻死的毒蛇,所以将它放到自己的怀里,用体温将它救活,然而,当那条毒蛇醒来之后,却将他咬伤。”

    宇文澈眯了眯眼,他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个故事。

    虽然他相信母妃并不会狠如蛇蝎,但是这个故事,却比喻的意外恰当。

    所以,他干脆问道:“那如果你是这个被咬伤的农夫,你会不会后悔当初救了它?”

    “后悔?”孟漓禾的表情有些茫然。

    宇文澈眼神有些黯淡,尽力试图用就事论事的语气说:“对,后悔。因为如果你当初不救它,或许就没有后面的被伤害。所以,你难道不会后悔吗?”

    孟漓禾有些发愣,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宇文澈大半夜的忽然和她讨论起这么深刻的问题来。

    不过,她却也认真的想了想。

    然而,最后,却摇了摇头。

    很轻松的一笑道:“不后悔。”

    宇文澈顿时一怔,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