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7章 为你抗争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母妃只不过叫你过来吃顿饭而已,对于她来讲,就堪称冷落了?本宫如果没记错的话,从昨日清晨,到今日晚间,你二人从没分离,本宫可有说过受冷落?”

    芩妃冷言问着宇文澈。

    宇文澈脸色阴冷,没有再开口。

    照芩妃这样说下去,原本他的本意是维护孟漓禾,说不定最后,反倒孟漓禾被责怪起来。

    他真的是不知道,一夜之间,自己的母妃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记忆里,那个温柔善良的母妃又去了哪里?

    看到宇文澈不再顶着自己说话,芩妃的脸色也和缓了下来,为宇文澈夹了一筷子的菜道:“母妃说话有些急了,母妃也知道禾儿是个好孩子,但是你也不要光惦念着她,也要照顾好自己。”

    “母妃说的是。”宇文澈确实不再顶撞,事实上,芩妃大病初愈,几乎相当于又捡了一条命。

    所以,如果不是有忍无可忍的事情发生,他并不想顶撞芩妃。

    当然,前提是不要违背他的原则,不要伤害他爱的人。

    然而,这也注定了接下来他们两个的争执。

    见宇文澈安静下来,芩妃便也开始动起了筷子,只是,也准备表明要他过来的用意。

    只是,为了显得不是那么刻意,芩妃还是吃了几口菜之后,才委婉的说道:“澈儿,你与禾儿成亲,也快有大半年了吧?”

    宇文澈点点头,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一丝温柔。

    倒是没细想,这个女人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已经这么久了。

    “那倒是时间不短了。”芩妃也点点头,接着又状似不经意的说道,“不过你与她感情这么好,这禾儿的肚子,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宇文澈夹菜的手一顿。

    额头忍不住跳了跳,没想到今日母妃会和他提这一点。

    他与孟漓禾之间,到现在为止还是清清白白,如果肚子有动静,那真是见了鬼了!

    但是他自然不可能将这点与芩妃仔细讲。

    所以只是含糊的说道:“儿臣尚且年幼,子嗣的事,不着急。”

    芩妃却是极端不赞同:“二十几岁的人了,怎还年幼?你父王像你这个年岁的时候,都妻妾成群了。孩子,也有了几个。”

    宇文澈皱了皱眉,木然道:“父皇是皇上,儿臣怎好与之相比。”

    “好好好,即便不比你父皇,你看看,比你小的皇子们,除了五皇子未娶,七皇子尚年幼,哪个不是已经添了子嗣,娶了几房了?”

    宇文澈强压下心头的不耐烦,还是毕恭毕敬的回道:“母妃,如今朝廷事务繁忙,儿臣一直在为父皇分忧,所以没有时间考虑这些。”

    芩妃笑了笑:“你没有时间考虑,那母妃自然要为你考虑了。”

    宇文澈皱了皱眉,下意识便要反对,却见芩妃望了一眼赵雪莹道:“澈儿,母妃想将莹儿许配给你,你意下如何?这一来,亲上加亲不说,你也可以好生照料自己的表妹,母妃也可以放心,再说莹儿,她自小对你……”

    “母妃!恕儿臣不能从命。”芩妃还未说完,宇文澈便已从桌前站起,直接冷硬的拒绝道。

    “你!”芩妃脸若冰霜,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还当着别人的面,便这样生冷的拒绝,当即怒道,“莹儿甘愿做你的妾侍,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也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后,难道你觉得,我赵家的女子给你做妾都配不起?”

    芩妃的娘家原本也是朝廷众臣,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她出事的这些年,竟然发生了几乎要灭门的事。

    因此,她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更是对别人的看法,颇为在意,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亲生儿子。

    宇文澈脸色越发僵硬,他没有想到芩妃竟然将赵家都抬了出来。

    但是即便如此,他的立场也不会变。

    “母妃,儿臣从来没有不看重赵家的女子,但表妹在儿臣心里,只不过是妹妹而已,儿臣对她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心思,还请母妃明鉴。”

    芩妃一愣,原来是这样,那就有些不好办了。

    眼见芩妃被宇文澈堵的有些哑然,赵雪莹眼珠一转,赶紧站起身,竟是直接跑到宇文澈的身边,拉着他道:“表哥,雪莹是真心喜欢你,雪莹不奢求你的喜欢,只要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即可。”

    “不可能。”宇文澈一把推开赵雪莹拉在他胳膊上的手,毫不留情的拒绝。

    赵雪莹忽然眼眶一红,这下倒不完全是装的,只不过却伪装了几分可怜出来:“表哥,雪莹还记得表嫂说的话,难道,你真的怕表嫂伤害你?”

    宇文澈眼睛一眯,这个女人明显是在挑拨离间!

    果然,闻言的芩妃立即问道:“澈儿,莹儿说的话可是真的?禾儿当真如此善妒到连你都敢伤?”

    听得出芩妃话里对孟漓禾明显的迁怒,宇文澈转头看向赵雪莹。

    “夫妻之间互相打趣是日常,你却要故意拿过来讲给母妃听,如此搬弄是非,到底是何居心?”

    赵雪莹吓了一跳,她断没有想到在芩妃面前,宇文澈竟然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她。

    赶紧解释道:“姑母,侄女并不知道这是玩笑,而且表嫂说的时候明明很生气,那个架势……”

    “闭嘴!”宇文澈冷然喝道。

    赵雪莹立即双眼含泪,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表哥,可以次次为了那个女人对她这样残忍。

    “澈儿,她是你的表妹,你怎么可以这个态度?”芩妃在一旁却看不下去了。

    不管孟漓禾的话是不是玩笑,但宇文澈为了那个女人,不惜呵斥自己的亲表妹却是真。

    明明之前的若干年,两个人都是一同生活在这覃王府里的。

    如今,却为了一个只来了半年的女人便彼此生恨。

    芩妃不得不真的正视起来这个孟漓禾的能力了。

    原本,她的确是想和宇文澈商量纳妾之事的,但如今看来,恐怕自己真的要强制了。

    “那我们先不讨论禾儿的话是真是假,但你是一个王爷,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何况,她半年都未有所出,这时候为你纳个妾也不过分,如果她有意见让她来找本宫吧。”

    芩妃不再同宇文澈多说,直接便下了死命令。

    宇文澈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他最亲的人,曾几何时,为了让他的母亲不再受苦,他宁愿去努力打下这个江山。

    而如今,这大半个在他手上的江山,又有多少是孟漓禾帮他得来的。

    结果呢?

    这个人却要求他,去做他不愿做的事。

    心里不由一阵阵发冷,好半晌,宇文澈才说道:

    “母妃,既然今日谈到这一点,儿臣也不怕直接告诉母妃,儿臣这一生只会有孟漓禾一个女人。这与她是不是善妒无关,这是儿臣心甘情愿的。”

    说完,根本不等芩妃再回答,便直接转身离去。

    徒留惊呆的芩妃和气的颤抖的赵雪莹,全部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宇文澈远去的背影。

    “姑母,表哥他……”赵雪莹不甘心的继续怂恿到。

    “你不要说了,本宫自己的儿子本宫会管!”芩妃气的脸色发青,心里却更加坚定起来。

    澈儿,你早晚会懂为娘的用心。

    哪怕,你现在再怪罪于我。

    然而芩妃的用心,宇文澈怎会不知。

    只要可以,他都希望坐下来好好和自己的母妃谈一谈,告诉她自己与孟漓禾之间的感情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告诉她,在没有她这个母亲的日子里,孤独的自己又是如何被这个女人拯救。

    但是,芩妃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所以尽管看起来很过分,但他也必须强硬的摆出自己的态度。

    不给她们一丝一毫的希望。

    也许会因此伤母妃的心,但是他也不能为了母妃,拿一辈子的幸福做赌注。

    宇文澈脚步匆匆,这一来一回之间,孟漓禾的饭菜也才端上来而已。

    正准备动筷子的孟漓禾,只觉门被一股大力推开,吓得她下意识想要站起来,却在看到来人之后,又放松了下来。

    摸了摸被吓的心跳加速的胸口,孟漓禾嗔怪道:“吓死我了,你真是改不了这个人吓人的毛病啊!”

    直到看到孟漓禾,宇文澈那一直绷的很紧的神经才松懈了下来,那冷峻的面容也才和缓下来。

    “吓到了?”宇文澈走到孟漓禾身边坐下,“自己的王府有什么好怕的?我这个倚栏院不下二十名暗卫,不可能有人能接近你。”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儿,也觉得自己好像反应过度了点儿,但是那是下意识的行为好吗?

    不过她也不会当真和宇文澈计较。

    只是有些疑惑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吃过啦?母妃找你有什么事?”

    宇文澈只是笑笑,他并没有打算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孟漓禾,所以干脆吩咐人再加一双碗筷,才故意转移视线道:“没有你,吃不好,所以,我很快回来陪你了。”

    孟漓禾果然脸上一红,完全忘记了方才问的是什么了。

    只是觉得,这家伙怎么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敢情智商高,学什么都快吗?

    对于她的反应,宇文澈满意的勾唇一笑,将菜在她的碗里堆积成一个小山:“快吃,吃完带你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