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6章 挑拨离间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长夜漫漫。

    宇文澈和孟漓禾这一折腾,直到天色大亮才回了府。

    孟漓禾这一夜一惊一乍的,再加上前一日还走了将近一天的路,这会儿真是疲惫到不行。

    甚至连早餐都不想吃,只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宇文澈倒是颇为精神。

    但是本就告了假,只为了陪媳妇儿,所以也干脆直接同孟漓禾一起回了屋,抱着自家王妃一起睡了个昏天黑地。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赵雪莹,脸色却是黑的像锅底。

    昨日,一同出去的四人,只有两人回来,偏偏剩下了宇文澈和孟漓禾。

    这是怎么回事,赵雪莹一想便知。

    肯定是孟漓禾那个贱人,看到她来了府上,故意拖住表哥的脚步。

    只不过……

    赵雪莹的眼睛微微眯起。

    若是以前还好,现在有了姑母在,她这样岂不是太嚣张了?

    她现在正愁没有东西拿来做文章呢!

    “姑母,还是侄女陪你吃早餐吧,表哥和表嫂应该不会来了。”

    赵雪莹在芩妃的吩咐下,只在倚栏院的门外转了一圈,便回去直接复命。

    芩妃闻言皱了皱眉:“怎么,你表哥和表嫂已经用过早餐啦?”

    赵雪莹状似随意的回道,“应该没有,不过表嫂要休息,说是没有食欲,表哥便也陪着一起了。”

    “胡闹!”芩妃的脸色冷了下来,“澈儿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王妃没有胃口,他陪着做什么?”

    赵雪莹立即低下头,脸上装出一副泱泱的样子,带些委屈的说道:“姑母,这其实并不算什么,表嫂一直很得表哥的宠,别说只是陪着少吃一顿早餐,以前还为表嫂挡过刀子呢!”

    “你说什么?”芩妃这次脸上立刻凝重起来。

    她只有宇文澈这一个儿子。

    因为她的缘故,母子两人分别多年。

    而且如今她也看得清形势,宇文澈虽然早些年一直不受宠,但近年来却颇得皇上赏识。

    就说将来有可能继承大统也不足为过。

    所以于情于理,她都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有任何危险发生。

    更何况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她一直挺喜欢孟漓禾这个孩子不假,但她是一个妃子出身,最清楚一个男人绝对不能专宠,否则后患无穷!

    看来,即便没有雪莹自甘嫁入为妾一说,她也要为自己的儿子再纳上几房了。

    芩妃脸上那妃子许久没有出现的庄重,此时尽露无疑,连赵雪莹看的都有些心惊。

    不过心里却是在暗喜。

    她就知道姑母不会坐视不理。

    想了想,干脆添油加醋道:“所以,姑母,侄女也有些担心,表哥会不会听你的话儿纳我为妾啊?因为表嫂曾经亲口说过,如果王爷敢叫其他女人进门,她便将王爷痛扁一顿。”

    “你说什么?”芩妃这次直接拍案而起,“这是覃王妃亲口说的话?”

    “对,就在倚栏院门口,很多人都听到了。”赵雪莹低着头说,看样子十分委屈。

    然而,这句话却彻底挑断了芩妃的最后一根神经。

    在她看来,男人三妻四妾,皇上后宫三千佳丽都是再正常不过。

    这个覃王妃,竟敢扬言伤害他的儿子!

    她当真是不管不行了!

    “来人!等王爷醒来之后,请他立即来本宫这里。”

    芩妃吩咐了一句,便再没有胃口吃下去,干脆以身体不适为由,让赵雪莹也早早回去。

    赵雪莹自是求之不得,如此一来,基本上可以摆脱她怂恿的嫌疑,而且,说不定这一次,她嫁给表哥的机会更大了一些。

    她看得出宇文澈对芩妃有多尊重,只要芩妃拿定了主意,恐怕宇文澈这边便不好再推拒。

    孟漓禾,看看等我做了表哥的女人,再怎么收拾你!

    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让别的女人都无法进门!

    赵雪莹表面恭敬,内心冷笑着离开。

    她接下来就要等着看好戏。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她要等的这一出好戏的主角,直到傍晚才从睡梦里醒来。

    直让府里的上上下下又开始小剧场泛滥起来。

    啧啧,从一早关上门到了太阳下山才开门之类的,他们完全没有多想。

    至于那府外传来的覃王覃王妃当街拥吻的传言,他们也觉得完全不为过啊!

    妥妥的!

    不过孟漓禾,却也真的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在现代,她不需要办案时她便经常在家里这样,睡个天昏地暗,没有懒觉的假期,堪称什么休假?

    不过肚子是真的饿了。

    宇文澈好笑的看着孟漓禾一边洗漱,肚子一边咕咕作响,不由吩咐人先端些点心上来。

    然而,还没等垫肚子的点心上来,便有芩妃院子里的丫鬟来报。

    “王爷,芩妃娘娘请您过去用餐。”

    宇文澈点了点头,看向已经梳妆完毕的孟漓禾:“走吧,看来母妃已经准备好晚餐了。”

    说罢,便要拉起孟漓禾一同走出屋子。

    然而小丫鬟却面露难色,犹豫了犹豫,还是低声说道:“王爷,芩妃娘娘说的是请您一人过去。”

    宇文澈皱了皱眉,随即却又舒展开来:“母妃只是随口一说,王妃哪时不是一起用餐的?”

    听宇文澈这么一问,小丫鬟头低的更沉,明显十分恐惧,但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可是芩妃娘娘这次特意嘱咐了,要请王爷您一人过去。”

    孟漓禾在一旁也有些诧异。

    只不过却也立即想到,想来是芩妃娘娘想和他的儿子,说些什么私/密的话吧?

    毕竟母子两人之间,总有不方便第三者听到的话。

    倒也不奇怪。

    如果她整日和宇文澈在一起,让他没有和自己的亲娘说话的机会,那才是她的过错了。

    所以,赶紧道:“澈,没关系,你自己去吧,想来母妃是有事找你。”

    宇文澈皱皱眉,脸上却明显的不情愿。

    抛去他现在的心情的确想时时刻刻和孟漓禾在一起之外,母妃单独这样找他,并且特意避开孟漓禾,多多少少的,让他有些许不安。

    只是,他也不便强求带着孟漓禾一同前去。

    万一芩妃娘娘当真要说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也不想让孟漓禾听到,产生什么不愉快。

    既然如此,他便朝孟漓禾点了点头,但却在出门前还是唤来了人。

    “来人,速速为王妃准备一桌晚餐,越丰盛越好。”

    下人领命而去,只觉这王妃的地位真是越发的高了。

    抱了抱孟漓禾,宇文澈在她耳边轻声安抚道:“你先留下来吃饭,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等我回来再陪你。”

    直把孟漓禾说的又有些脸上发红,才转身离去。

    宇文澈快步走向芩妃的院子,只是一踏进去,便不由眯起了眼。

    因为出乎他的意料,餐桌上不止芩妃一人,在场的还有赵雪莹。

    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特意支开孟漓禾让他前来,还叫上了赵雪莹。

    他不是傻子,很容易便联想到了芩妃的目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赵雪莹竟然这么急切?

    “澈儿,过来坐,站在那里做什么?”

    看见宇文澈出现,芩妃还是一副慈爱的面容,对着他招手。

    宇文澈的脸依然有些发冷,但是面对自己的母亲,却也不好做出一副冷淡的样子,所以点点头,走向餐桌。

    只是还不等芩妃开口,便说道:“母妃,儿臣本以为你叫儿臣来是有什么事。既然表妹在场,那想来没什么要紧事,漓禾还没吃饭,我叫人请她过来。”

    说着便要招呼起人来。

    芩妃脸上一冷:“等等。”

    宇文澈不出意外地看向芩妃:“母妃有何吩咐?”

    “不过是一顿晚餐而已,澈儿就这么舍不得你的王妃了?”芩妃面色淡然,看不出喜怒,听起来像是打趣,但这语气很明显是有些不满。

    宇文澈不由皱眉,他当真是不知赵雪莹在背地里说了什么。

    明明孟漓禾和母妃的感情甚好。

    即便是母妃丧失了对孟漓禾以往的一些记忆,但也不至于让她对孟漓禾如此反感才对。

    宇文澈压了压心头的火,干脆回道:“让母妃见笑了,儿臣一向都与王妃一起共餐,儿臣不想让王妃觉得,王妃将母妃的病治好之后,儿臣反而因为母妃冷落了她。”

    芩妃的脸色微微一僵,宇文澈的意思,明里暗里都在提示她,孟漓禾对她有恩。

    忍不住想到别人对她的描述,当年她疯癫之时,她这个儿媳对她丝毫不嫌弃,依然像对正常人那样无比的尊敬她,这一点,即使她现在想起来也有些动容。

    眼见芩妃的脸色有些软下来,赵雪莹目光一厉,接着却忽然装作善解人意的说道:“表哥,你若是想请表嫂过来也不急,但是你已经饿了一天了,可以先吃些东西呀,总不能她不来,你的饭都不吃了吧?”

    赵雪莹问的天真,然而却提示了芩妃。

    孟漓禾这个人对她再有恩情,但这和影响到她儿子是两码事。

    有恩,她可以报恩,但影响到她的儿子,她也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所以,将方才心里那一闪而逝的心软略过,芩妃再次冷下脸来。

    “母妃只不过叫你过来吃顿饭而已,对于她来讲,就堪称冷落了?本宫如果没记错的话,从昨日清晨,到今日晚间,你二人从没分离,本宫可有说过受冷落?”

    芩妃冷言问着宇文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