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4章 就让你吃哑巴亏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回母后,此事不关王爷的事,是儿媳因为要遵守这后宫之宫规被搜身,所以才耽误了时间,母后如果要责罚,便责罚儿媳吧。”

    跪在地上的孟漓禾,却在皇后这一声问话之后,抢先一步开了口。

    只是那声音虽然轻柔,却是不卑不亢,没有任何惧怕之意。

    众嫔妃登时,惊讶不已。

    搜身?

    这是何时定的宫规?

    为什么她们进宫这么多年都不知道?

    想来,这又是皇后娘娘想出来侮辱人的新法子吧?

    不过,看起来这个王妃倒是没有被侮辱的样子,难不成,她反抗了?

    众嫔妃均未开口,但那八卦的眼神,却出卖了她们内心的小想法。

    看来,有好戏看了!

    目光扫到下面各嫔妃的面容,皇后原本因听到此话微变的脸色,此时阴沉不已。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说了出来?

    她原本,便是想派福公公去搜身,侮辱她的同时,再拖住她的脚步。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以误了时辰治她的罪,就算她再有理,被人侮辱在先,也不会有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难道……

    皇后的视线不着痕迹的向门外一扫。

    只见门口的福公公,正一脸诚惶诚恐,很明显,是自己交代的事情没有办好。

    这个废物!

    方想着要怎么搪塞过去,毕竟搜身这事,说到底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若是传到皇上那里……

    却听面前宇文澈忽然开口:“母后,儿臣与漓禾既是夫妻,便为一体。母后若要责罚,儿臣会亲自带着漓禾去父皇处领罪,请父皇恕儿臣不知之罪。”

    宇文澈一句话说的看似诚恳,但那声音,却是渗骨的冰冷。

    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女人,方才那一段话,为的便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并没有多少要承担罪名的成分。

    但,让女人出头,自己却成为缩在后面被保护的对象,绝对不是他的风格!

    只是,这话一出,所有人均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前这个人,还是那个从不把女人,甚至说从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冷王覃王爷吗?

    真的是他刚刚说的夫妻一体?

    而且,他竟然不惜抬出皇帝,也要保护这个王妃?

    看来,她们之前关于大婚后,覃王要如何冷淡王妃,那些所有的猜想都错了。

    这个王妃,果然是有手段啊!

    难怪,这个王爷脸色都有些苍白……

    众嫔妃联想到方才进屋时,孟漓禾那憔悴的模样,顿时眼里都是一副恍然大悟之样。

    这昨天晚上,洞房花烛夜,到底是有多……

    前一日因手臂受伤,失了很多血的宇文澈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众人浮想联翩的对象。

    只是将话抛出后,便冷冷的站在那里,不再言语。

    皇后怒从心来,这个覃王,竟然拿出皇上来压自己!

    但是,偏偏又不能发作。

    这事,如果要闹到皇上那里,于情于理,她的做法都站不住脚。

    如今,只有,咬牙忍下。

    心里的怒意尚存,脸上却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

    “搜身?本宫并未下令过对覃王妃搜身啊!”

    说着,忽然一声令喝。

    “来人,传福公公!”

    方才那宦官,也就是皇后嘴里说的这福公公,此时将话全部听了进去。

    听到皇后这一声传唤,心里登时一沉。

    只是,面上却并未表露,而是恭恭敬敬的走进,朝着所有人,按照等级,一一行了礼。

    “福公公,方才覃王妃说,本宫要对她进行搜身,是怎么回事?”

    皇后看着福公公,故意开口询问,并且,极快的向他使了个眼神。

    领会的福公公立即授意,连忙低头回道:“回皇后娘娘,宫规有一条对可疑之人进行搜身,老奴想着覃王妃的身份……”

    “放肆!”皇后一个拍案而起,假装大怒道,“覃王妃的身份便是覃王妃,怎会是可疑之人!”

    “皇后娘娘恕罪,是老奴糊涂了!”福公公赶忙跪下,重重的朝着皇后娘娘磕头,一时间,地上咚咚做响,好不震撼!

    “此事本宫也做不了主,你得罪的是覃王妃,要恕罪也要看覃王妃是否同意。”

    毕竟是跟在自己身边多年之人,皇后护下之意明显。

    还没磕几个头,便开了金口。

    她就不信,事已至此,这个女人还不赶紧顺着台阶下?

    福公公果然听话的转向了孟漓禾,头磕的依然如震山响。

    “覃王妃恕罪,老奴一时糊涂,念在老奴最后也未冲撞王妃的份儿上,饶了奴才这一次吧!”

    孟漓禾冷眼看着这一切。

    啧啧,这才叫做戏啊,瞧这地板磕的,真是敬业!

    不过,对自己起了坏心思的人,这么轻饶?

    可没那么容易!

    敛了脸上嘲讽的神情,孟漓禾温顺的低声开口:

    “母后,福公公也是为母后安危着想,儿媳感激还来不及,怎好责怪。”

    一抹冷笑从皇后娘娘的脸上飞快划过。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这个女人能有多大本事?

    在自己面前,还不是连句话,都不敢大声讲?

    借她几个胆,她也不敢对自己的人如何吧!

    却听孟漓禾紧接着再次开口:“只是,儿媳觉得,尽管如此,这位福公公,却是对母后您不敬呢!”

    一句话,轻轻飘飘,却将在场的人的心,砸的轰隆做响。

    任谁都看得出,这件事明显皇后所为。

    福公公只是按吩咐做事。

    如今,被皇后拉出来当了替罪羊,已是十分无辜。

    怎么又变成对皇后不敬了?

    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福公公果然脸色大变!

    方才他已和这个王妃正面交过鋒,他丝毫不怀疑她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重大的陷阱!

    绝对不能让她再说下去!

    赶紧抢着说道:“奴才在皇后娘娘身边多年,一直衷心耿耿,怎敢对皇后娘娘不敬呢!还请覃王妃不要误会!”

    孟漓禾又怎会因这一句表衷之语便退了战场?

    再次皱着眉头,状似思索般开口:“如福公公所说,已在母后身边多年,怕是因着母后的宠爱,平时擅自做主惯了,恐怕这才是不敬的原因呢!试想,福公公您将本王妃定为可疑之人时,也带着几分犹豫吧?不然,怎么到了最后,又说觉得不需要搜身的了?那既然有此疑虑,却不去请示母后,而是自己擅自做主,难道不是没有将母后放在眼里吗?”

    福公公被堵的一句说不出来,简直一口老血憋在胸口。

    这个王妃的嘴到底是怎么长的?

    怎么自己说哪句,就被她揪到哪句呢?

    一时间,竟是不敢开口,生怕自己多说多错,又被她抓到什么把柄。

    而在场无论嫔妃也好,奴婢也罢,却通通是一副十分解气的模样。

    这个福公公,平日作威作福惯了,就连贵妃,都不敢轻易得罪他。

    除了皇后,他可是真的不把谁放在眼里,如今,这个初来乍到的覃王妃,却是真真的让他吃了一次这么大的瘪。

    若不是现在这个场合,大家恨不得起来拍手叫好。

    皇后此时的脸色,可谓是黑如锅底。

    这个女人,竟然用这种为自己着想的姿态,打着自己的脸!

    偏偏,她还无法回击!

    她,当真是小瞧了这个孟漓禾了!

    恐怕,那些软弱可欺的传言,也是假的吧?

    这个女人,恐怕没那么简单。

    只不过,孟漓禾却再次悠悠的开了口:“母后,福公公这般,幸亏冲撞的是儿媳和覃王,覃王如此明事理,定是不会计较,但倘若是别人,说不定酿成大祸呢!所以儿媳觉得,这福公公,不得不罚。”

    “来人,将福公公拉下去,重打三十大板,小惩大诫。”

    皇后终于冷冷开口。

    福公公心如死灰,不再做过多挣扎。

    他今日确实错了,但不是错在别处。而是错在他低估了人!

    很快,那哀嚎声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众人脸色各异。

    这福公公已年过五旬,这三十大板下去,就算不死,也没了半条命,以后,还想在这皇宫横着走,怕是不行了。

    孟漓禾却神态未变,亦没有半分的可怜。

    今日,她本无意招惹人,谁让大家招惹她呢?

    不亮出点样子来看看!

    真当她孟漓禾生下来就是被欺负的么?

    宇文澈的目光,却从方才开始便从孟漓禾的身上没有移开。

    之前,若说她自己有危难时,她所表现出的冷静和睿智,自己只能说是欣赏。

    但今日,与她同处一个环境,面对同样的危机,他才深刻的理解到,她一个女子,要做到丝毫没有方寸大乱,甚至还可以四两拨千斤的制胜,到底有多难!

    因为她所面对的,也是整个后宫险有对手的对象-皇后娘娘。

    这个女人,果然会是自己很好的助力!

    哀嚎声退去,皇后的表情丝毫未变。

    事已至此,不过是个奴才而已。

    如若她仍不表态,众多嫔妃在场,她以后还要如何立威?

    眼下,只有将这事迅速揭过,她才好进行下一步计划!

    皇帝的嫔妃也好,皇子的王妃也罢,哪一个不是这样被她调教过来的?

    这,孟漓禾,也别以为自己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