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5章 现场版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澈?你手上拿的,可是我的珠钗?”

    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宇文澈猛然转头,只见孟漓禾正站在他身后一尺处,看着他手上的东西发呆。

    宇文澈一个大步冲过去,紧紧地,一把将孟漓禾抱在怀里,身子竟然有些颤抖。

    “你怎么了?”察觉到宇文澈的异常,孟漓禾关切的问着,想要退开看看他的脸,却发觉,他抱得愈发的紧了起来。

    “你去哪儿了?”宇文澈的声音有些沙哑,响在她的头顶,莫名的,让人听了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孟漓禾只好抬起手拍拍他的背,试图安抚道:“我方才走开的时候没注意,被人撞了一下,坐在路边好一会儿,才发现珠钗掉了,所以又反回来找珠钗,想不到被你捡到了。早知道我就不这么着急了。”

    孟漓禾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

    本来方才她真的是很生气的,甚至在一瞬间,兴起了干脆离家出走的念头。

    但是当她冷静下来,就觉得她应该相信宇文澈。

    再说,她了解宇文澈,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不管怎么样,也该听他解释一下才对。

    而且,自己这样冲动的离开,他要是找不到自己,应该会着急的。

    坐在路边揉脚的孟漓禾,不由敲敲自己的脑袋,哎,她怎么竟然犯小孩子脾气了呢!

    明明是和他一起出来玩儿的,结果竟然被那个苏晴影响了,明明她一早就知道苏晴居心叵测,而宇文澈根本无意的。

    然而懊恼的孟漓禾却忽然发现,头顶上那枚珠钗竟然不见了。

    直到那一刻,她才开始慌乱起来。

    因为严格来说,这是宇文澈第一次送自己礼物,还是在七夕这么重要的节日,那可算是他俩的定情之物了。

    所以,她便再也不顾及什么苏晴,什么衣裙,她只知道不能把这么珍贵的东西弄丢。

    于是,孟漓禾忍着脚痛,又一步一步的原路找回,甚至没有放过一寸土地。

    宇文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眼睛狠狠的闭了一下。

    他怎么会舍得让孟漓禾着急。

    他只知道自己那急切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这样爱一个人,爱到连他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

    “你……到底怎么了?”

    孟漓禾越发觉得不对劲儿,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要离开我。”宇文澈终于带着些颤抖的说出来。

    这一刻,他不再管尊严,不再管颜面,也不管自己的话有没有什么祈求的成分。

    总之,他此刻就是把心里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方才那感觉他这辈子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

    或许没有经历过寒冬的人不会懂,夏天的来临到底有多么可贵。

    孟漓禾就像是照进他心里的光一样,如果没有这抹阳光,他的世界又将重归阴冷黑暗。

    孟漓禾终于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有些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心疼,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宇文澈也这般没有安全感,有些自责的同时,也紧紧回抱住宇文澈:“我不会离开你,只要……你还需要我。”

    其实孟漓禾很想说,只要你身边只有我一个女人,但是她现在不想趁火打劫。

    反正她的心里觉得,如果有一天,宇文澈的身边有其他女人,那便是不再需要她了吧。

    两个同样没有安全感的人,此时紧紧的抱在一起,竭力的给对方温暖,给对方安抚。

    宇文澈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再也不顾其他,从她的头顶上抬起,朝着那张对他做出了承诺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这一吻,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那是一种带着占有的,侵略的吻。

    终于,懵住了一瞬的孟漓禾,感觉到这种令人心碎又心动的吻后,也干脆不再顾及身边人的目光,当即迎合了起来。

    比起让身边的这个人温暖,安心,其他任何事情,对她而言根本不再重要。

    身边,人们的议论声,嬉笑声,全部无法冲入他们的耳朵里,而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暗卫们呼啦啦四处飞过来的声响,也无法影响到他们半分。

    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亲吻着。

    仿佛时间就在这一瞬间静止。

    又仿佛,两个人的命运在这一刻紧紧交缠,再也密不可分。

    只是,让方才报完官,终于赶过来的官兵们却是目瞪口呆,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暴徒呢?

    不是有人报官说有暴徒吗?

    难道他们听错了,不是暴徒而是有人抱着?

    这暴徒和抱着,还是有一丢丢相近的说。

    但是抱就抱,你报什么官!

    毕竟,看起来还挺美观的说。

    而那呼啦啦四处飞来的暗卫们,此时更是呕出一口老血。

    所以他们的王爷,发出了百年难得一见的暗号,就是叫他们过来观赏他和王妃秀恩爱的?

    虐狗也没有这样虐的吧!

    简直是一万点暴击伤害啊!

    终于,人群中不知是那个脑残粉,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看,我怎么觉得这两个人像覃王和覃王妃呢?”

    接着,大家闻言一个惊讶,纷纷目不转睛得朝着两个人脸上瞧起来。

    甚至于,那些从未见过真人,但随身携带画像的终极脑残粉们,竟然当场比对起来。

    然后……

    天呐!

    这简直是活久见啊!

    真的是覃王夫妇啊!

    他们当真不枉今日出来逛上一逛啊!

    此刻简直要抱头痛哭,王爷和王妃果然如话本儿里说的那样恩爱!他们这些CP粉简直欣慰到想跪!

    而且王妃也果然是一代女侠,豪放,一点不拘于常礼,棒棒哒!

    而知晓是覃王爷和覃王妃,官衙之人自然不敢过去阻挠。

    不过要不要过去行礼,也成了极大的问题。

    这毕竟,很多人都目睹他们官衙来了人,遇到王爷王妃不行礼,若是王爷追究起来,他们这就是大不敬!

    但是此刻,人家正缠绵悱恻,自己若贸然过去行礼,打断了王爷王妃,那后果更是堪忧啊。

    官衙之人,顿时觉得自己苦逼无比,人生惨淡!

    以后坚决不能随便听到个报案就出现。

    简直就是坑官嘛!

    对对对,官衙之人忽然想起来,到底是谁报了这假案!

    他一定要追究到底!

    官衙头领一边擦着汗,一边在一旁纠结着。

    宇文澈的暗卫们,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一边暗暗唾弃着。

    他们奉王爷之命前来,如今即使是这个样子也不能贸然离去。

    算了,等着吧!

    看看王爷到底有什么事?

    万一,除了虐狗还有点正经事要做呢!

    暗卫们无比正直的想着。

    终于,原本以宇文澈为圆心四散的人们,如今又以这个圆心聚拢,竟是渐渐将两个人围起来。

    孟漓禾被吻的浑身发软,稍微一睁眼,便看到四周那聚集的人群,顿时吓得腿一软,要不是宇文澈眼疾手快,将手朝她腰部一捞,说不定她当真要直接跌坐在地。

    众人立即惊呆了!

    这覃王的功夫果然厉害!

    竟然当街把覃王妃给亲的没有了力气!

    天呐,简直好棒!

    连载的话本们又要开始了!

    只有孟漓禾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即便是在现代有人亲吻,也不会被这么多人围观吧?

    你们还有没有点羞耻心啊!

    宇文澈倒是一脸淡定地望了望四周,接着才抬手制止了,欲上前行礼的官衙之人。

    官衙之人立即表示理解,带着人匆匆绝尘而去。

    毕竟看王妃这个样子,接下来自然是要回府的,他们可不能打扰。

    而宇文澈看了看被他召集来的乌泱泱的一片暗卫,只说了一句话:“没事了,都回去吧。”

    让暗卫们全部脸上抽筋。

    王爷果然是让他们来看秀恩爱的!

    太可耻!

    以后看到这种信号简直有心理阴影!

    然而有什么办法呢?

    他们只能大老远跑过来,一句话没说,一个任务没执行,只是吃了一大堆狗粮又跑了回去。

    人生简直黑暗!

    虽然减少了很多人,但是周围越来越多的百姓们,也预示着宇文澈和孟漓禾今晚想低调观赏花灯一夜的打算是彻底破灭了。

    尤其是看着孟漓禾在自己怀里脸上绯红的样子,宇文澈更是一刻也不想在此多待。

    他可不希望孟漓禾现在的样子被别人瞧了去。

    所以干脆将她一揽,脚一点地,直接用轻功将她带走。

    直到带到一处无人之地,才将孟漓禾放了下来。

    热度慢慢从脸上褪去的孟漓禾,狠狠的剐了宇文澈一眼。

    再这样下去,那些小话本里都该出不良内容了。

    这个坏蛋!

    宇文澈好笑地将她拥在怀里。

    将珠钗重新戴在她的头上,慢慢道:“方才那件事是个误会,你可愿听我解释?”

    孟漓禾点点头。

    她从来都不是个矫情的人,既然方才已经打定主意听他解释,这会儿就不会故意为难他。

    看着孟漓禾如此的善解人意,宇文澈心里又心酸又心疼,才把方才那件事,仔仔细细地解释了一遍。

    甚至在最后,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让孟漓禾怔了很久很久。

    之后,才主动踮起脚尖,攀住宇文澈的脖子,朝着那张唇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