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3章 不许想别的男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愣,一向机灵的她,脑子还是很快转了个圈儿,看这家伙的意思,难道是之前自己理解错了?

    她这会儿不敢再随便开口,因为宇文澈如果不是那个意思,那她真的是太丢脸了。

    而且看宇文澈现在的样子,孟漓禾也反应过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不要在男人的身子底下乱动!

    唉呀妈呀!

    好羞耻!

    孟漓禾被自己的想法弄得越发脸红。

    她真的是蠢死了。

    “小雨,如果不是我了解你,我真的要怀疑你是在故意引诱我了!”宇文澈呼吸沉重的在她的头顶上方气闷的说道。

    “我没有。”孟漓禾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那小样子无辜极了。

    宇文澈简直要捶地!

    这个样子也很像引诱好吗?

    他真的是觉得,压抑了二十多年的火,被她一朝就这么全部勾起来了。

    偏偏看这女人的样子,现在还挺抵触。

    真是要气死他了。

    宇文澈无奈的闭上眼,狠狠的呼吸了两口,便从她的身上一跃而起。

    接着再伸出一只手,将孟漓禾从地上拉起来。

    他也觉得,现在真是不能和这个女人有太多肢体接触,不然肯定活活憋死他!

    孟漓禾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一番想法好像真的是错了。

    这会儿完全就是个做错事儿的小媳妇儿,可怜巴巴的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走吧。”宇文澈牵着她的手,无奈的往前走,“既然你这么有体力,那就自己走吧,等下晚上不要说自己脚疼。”

    好像生气了呢!

    孟漓禾偷偷的看着宇文澈的侧脸,默默的想着。

    因为这会儿宇文澈的脸,当真是十分严肃!

    虽然其实根本就是某人在努力屏除杂念。

    但是看在孟漓禾的眼里,却冷峻的很。

    于是眼珠一转,被宇文澈握着的小手儿上,一根手指蜷起,朝着宇文策的手心,挠了挠。

    “喂!我们到底去哪儿呀?”

    孟漓禾的话带着明显的讨好,那扬起的笑容,叫宇文澈当真是哭笑不得。

    使劲攥住她那还在作乱的小手指,挑眉看向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孟漓禾眨眨眼:“什么日子呀?”

    果然!

    宇文澈无奈:“今天是乞巧节,所以今天晚上会有绕城一周的花灯,会亮整整一个晚上。”

    孟漓禾不由一只手捂住因惊讶而张开的嘴。

    所以,方才宇文澈所说的耗费体力,是因为他们要绕城看花灯吗?

    还有他说在外面过夜,也是欣赏一夜花灯的意思?

    天呐,她这个龌龊的小脑瓜在想着什么?

    羞死人了!

    宇文澈看的好笑,方才那被她弄得有些气闷的心情也转了回来,干脆贴近她,低声道:“我没想到王妃你脑子里都是那些事情,听说女人一般说不要的时候,都是要,我现在在想,是不是你在提示我什么?或者怪我,行动太慢?”

    “不是!”孟漓禾瞪大眼睛一睁,义正言辞的否定。

    这个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听说的女人口是心非这一点的!

    虽然的确,女人大部分时候真的是口是心非的,但是天地良心,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啊!

    她就知道那些百姓们送的小话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看,这把宇文澈都教成了什么样子?

    说好的高冷王爷呢?

    怎么摇身一变就变成流氓王爷了?

    孟漓禾真的是欲哭无泪,她甚至担心自己说的这个不是也被他认为口是心非。

    “噗。”宇文澈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样子,终于不忍心再逗弄下去。

    他的小王妃,还纯纯的呢。

    将手放在她的头顶揉了揉,接着将她轻轻的揽在自己怀里,亲密却又不让她紧张的距离,之后才道:“放心,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强迫你,我会等你心甘情愿,准备好的那一天。”

    孟漓禾红着脸的点了点头,忽然觉得,她好像是找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

    都成了亲还愿意等她,真的不能再幸运。

    而原本对此有些恐惧的心情,也仿佛消散了不少。

    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怎样,她都会觉得幸福吧?

    “走吧?太阳落山就开始了。”宇文澈放开她,轻声说道。

    “走!”这一次,孟漓禾主动牵起他的手。

    太阳在他们的身后,渐渐消失。

    很快,换成一片星光,闪耀在天幕之上。

    行成一条长长的星河,仿佛在等着牛郎织女相会。

    而与之遥相呼应的,则是那护城河四周,闪亮的花灯。

    以及人世间,那一双双牵起来的手。

    夏日的河风吹拂在耳畔,孟漓禾看着这连成一片,在河边摇曳的灯光,只觉心都要醉了。

    这简直太美了!

    “喜欢吗?”宇文澈将一只珠钗不经意的插入孟漓禾的发髻。

    孟漓禾愣了愣,接着笑道:“真没想到,这满朝闻名的冷王宇文澈,竟然也会这么浪漫。”

    宇文澈不理会她的揶揄,而是看着远处的花灯道:“当年十里红妆,没有亲自去接你,今日只好带你看这十里花灯,就当将功赎罪。”

    孟漓禾好笑:“当年你我还不认识呀,而且你不是让五皇子去迎我了吗?”

    宇文澈脸色微微一沉。

    当时自己选择在一旁漠然而视,而让宇文峯前去,一直都是他最后悔的事。

    一想到宇文峯,骑着骏马去城门迎接她的画面,宇文澈就觉得心里十分不爽。

    但宇文峯当时是为了他好,而且若不是宇文峯,孟漓禾恐怕还要再受刁难。

    所以他的不爽,只是针对自己而已。

    若是一早就知道他会爱上孟漓禾,他绝对不会,让她受这么多的苦。

    “对了,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五皇子了呀?他最近在忙什么?”

    看宇文澈没有说话,孟漓禾忽然想到宇文峯来,所以就顺口问了一句。

    然而宇文澈却依然板着脸道:“和你的男人在一起,还敢想别的男人?”

    孟漓禾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无语道:“拜托,那是你的亲弟弟,我是他的嫂子好吗?”

    宇文澈认真的点点头:“嗯,是时候该告诉他,我们假戏真做这件事了。”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只觉这男人要是占有欲上来,还真的是比女人还要匪夷所思。

    简直是防火防盗防朋友防兄弟啊!

    真是无理取闹到懒得理他!

    至于是不是真的无理取闹,恐怕只有宇文澈心里清楚。

    说起来这件事也怪他。

    毕竟自己的王妃,连他这冷情了二十几年的人,都最后沦陷,又何况别人?

    于是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某王爷,只怪自己一开始和自己的王妃搞什么名义夫妻,所以才让宇文峯也没管住自己的心。

    毕竟,是不是自己的真嫂子,至关重要。

    还好,宇文峯大概比他先发现,他爱上孟漓禾这件事,所以及早避了嫌。

    不然恐怕连他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都要受影响。

    说起来,是自己害了宇文峯。

    只希望,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能想通,走出来了吧?

    其实看得出,孟漓禾觉得他莫名其妙,不过他也不打算解释。

    如果可以,他只希望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孟漓禾没有再说话,宇文澈也不知说什么。

    两个人各自怀着心思,莫名的沉默下来。

    天色愈发变晚,街上愈发喧嚣。

    不远处,已经有许多人开始猜灯谜,街边卖花儿的姑娘到处都是。

    宇文澈也决定买束花儿来,打破眼下和孟漓禾的状况。

    毕竟,他今晚是陪孟漓禾出来散心的,可不想因为别的事情而打扰了兴致。

    然而,他方转过身,却听得有个女子的声音带着疑惑忽然响起。

    “覃王?”

    宇文澈即将迈出的腿又收了回来,定睛朝前看去。

    只见眼前一名女子正惊讶的望着他,还没等他开口,便又说道:“真的是覃王!苏晴拜见覃王。”

    孟漓禾此时正背对于街,朝着河望着。

    听到这动静,只觉着名字有些熟悉。

    宇文澈已经认出眼前之人是谁,飞快闪过一抹诧异后回道:“不必多礼。”

    苏晴立刻起了身,眼里的惊喜更甚,几乎雀跃地说:“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王爷,王爷是自己来的吗?”

    孟漓禾终于想到这个人是谁了。

    苏晴不正是丞相家的嫡女吗?

    曾经在皇宫她们不仅碰过面,甚至还交过锋呢!

    她可没忘记这个女人对宇文澈一直抱着什么心思!

    所以这会儿,干脆转过身,直接站到宇文澈的身边。

    苏晴顿时一愣。

    方才她太专注于宇文澈,所以没看到他身边是否有人。

    这一下是孟漓禾有意的上前,所以她想忽略都难。

    “本王是和王妃一起前来的。”宇文澈直接回道。

    苏晴的脸色,立即有些僵。

    心里的醋意止不住的往上涌。

    印象里,宇文澈绝对不是会对这些花灯感兴趣的人,方才只是太过惊喜,所以忽略了这一点。

    所以,宇文澈竟然是陪孟漓禾来的吗?

    这个女人凭什么得到宇文澈这样的宠爱!

    看到眼前的女人看着自己那嫉妒的眼神,孟漓禾不由无奈,方才宇文澈还让她不要想别的男人。

    这下,别的女人已经扑到他面前了。

    自己本来就是招蜂引蝶的体质,还担心她!

    真是的!

    “澈,我想去那边看看,我们走吧。”孟漓禾不再看某某一眼,直接对着宇文澈说。

    “好。”宇文澈立即答应。

    甚至不再和苏晴打招呼,便要随孟漓禾而去。

    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苏晴眼里划过一抹狠毒,只是,原本眼里愤怒的火焰却忽然一亮。

    苏晴嘴角含笑地望着宇文澈的背影道:“王爷,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