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72章 二人世界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心情很好的走出玉醇楼。

    她方才请凌霄去查的东西,便是梅青方的哥哥调查来的事情。

    没想到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梅青骏便已收集好所有人的资料。

    如果凌霄当真能查到她想要的信息,那这个凤岩门便很快可以归入她的麾下,听她指挥,最主要的是,这些人可以不用再被胁迫着做那些自己也不愿意做的坏事。

    越想越觉得心情大好,孟漓禾忍不住笑弯了眼。

    却发现好像自玉醇楼出来,宇文澈似乎一直没有说过话。

    “澈,怎么啦?不高兴?”孟漓禾歪着头询问。

    玉醇楼在城东,距离城中心有些距离。

    当初凌霄选址在此,怕是也是因为僻静,便于接头。

    所以,这周围的人并不多,两个人倒也没有可避讳的,直接徒步走在街上。

    宇文澈有些诧异,接着,嘴角却弯了起来。

    这个女人叫他澈。

    相比于她那爱脸红的样子,叫这么亲密的称呼,倒是大方得很。

    “没什么。”宇文澈温柔的牵起她的手。

    “是吗?”孟漓禾疑惑的打量着他,接着眼珠子咕噜一转,忽然笑嘻嘻的道,“澈,你该不会是吃凌霄的醋了吧?”

    宇文澈不由失笑,想说早八百年就已经吃了凌霄的醋了,怎么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所以干脆不答,只是好笑的看着她。

    “还真的是啊?”看着他没否认,孟漓禾不由惊讶,“凌霄的醋有什么好吃的呀?我对他也好,他对我也好,都没有那个意思。”

    宇文澈温柔的看着她点点头:“嗯,我相信你对他没那个意思。”

    “他对我也没那个意思好吗?”孟漓禾嗤之以鼻,“喂,你总不能觉得你喜欢的人,大家都喜欢吧?”

    宇文澈挑挑眉,对于孟漓禾有时候的大方,让他总是很意外。

    这嘴里说着喜欢什么的话,倒是一点也不含蓄。

    不过,很好,他喜欢。

    只是,对于孟漓禾在某些方面的异常迟钝,宇文澈决定不发表意见,但是甜言蜜语却也不会少。

    “我喜欢的人,自然有让一切世人倾倒的能力。不过,这个我喜欢的人,却只许喜欢我。”

    “噗。”孟漓禾禁不住失笑,她就知道宇文澈心里有很幼稚的一面。

    还只许喜欢她,倒是真有个霸道王爷样。

    只是笑着笑着又红了脸。

    这个家伙,好像是在借机和她说情话,对她表白呢!

    原来,还担心他谈起恋爱来,是个木头疙瘩,没想到,根本不是块朽木,是璞玉啊!

    孟漓禾越想越开心。

    原来谈恋爱真的可以让人因为一句话就心情变得很好。

    原来被喜欢的人肯定是这么一件幸福的事。

    宇文澈也舒展了眉,笑了笑,将她的手握的更紧。

    其实,从刚刚凌霄进来的一刹那,他的确是有一瞬间的气闷。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看到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女人油腔滑调。

    而且,两个人看起来还颇为默契。

    不知道为何,明明是孟漓禾先对他表达的心意。

    但或许是这个女人太过优秀,又或许是这个女人太难以让人把握。

    所以,尽管她还在自己身边,拉着他的手,对他笑,但是他还是时常想起孟漓禾说的那些会离开王府的话。

    仿佛就像一个魔咒,即使她现在不再提起,也还是时不时的会想起来,会担心。

    而且,偏偏她身边还有这么多的能人异士。

    她就像一个吸盘一样,轻易让这些人愿意留在她的身边。

    而同样,这些人中,不管是谁,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带走。

    他宇文澈还真是没有点危机感不行。

    一向孤傲,甚至目中无人的宇文澈,没想到,在这里,第一次感觉到了不自信。

    尤其是当孟漓禾将那张纸条递到凌霄手里时,他那不舒服的感觉最强烈。

    虽然知道孟漓禾不是故意隐瞒他,毕竟这些事情都是当着他的面所为。

    但毕竟有什么需要,孟漓禾也没有告诉他,而是选择让凌霄去帮忙。

    当然,他不会幼稚地去质问,你的男人在这里,为何有事不来找我?

    但孟漓禾和别人之间有秘密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只是细想想,这个女人某些时候,对感情又迟钝的厉害,还是不能和她过多计较吧?

    而且,这么多人的喜欢她,她却只喜欢自己,那种感觉,也是无法名状的。

    宇文澈就这样带着半分无奈,又带着半分甜蜜的想着。

    两个人就这样手牵手漫步,没有什么目的,甚至没有过多的话。

    只有那相通的心意,那默契的感受,那相视的笑容,便已足够。

    甚至于足够到,孟漓禾就这样与宇文澈在林间漫步了整整一个下午,也没觉出任何的劳累。

    让孟漓禾有些不由自主的想到,若是当时赈灾时,有宇文澈在一旁陪着,是不是那一天一夜的路也变得渺小?

    她从来不是唯心主义,所以此刻也只能感叹相对论的伟大!

    所以说,因为是爱情吧……

    “澈,你要带我去哪儿?”孟漓禾忽然停下脚步,笑意盈盈的看着宇文澈。

    虽然她不觉得累,但这家伙陪自己的方式,难道就是这样漫无目的的散步?

    这也太没创意了点儿吧!

    “累了?”宇文澈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竟然从正午一直走到了黄昏。

    孟漓禾摇摇头,刚想说话,接着整个身子一斜,下一秒就被宇文澈拦腰抱起,躺在他的怀里。

    “喂,我没说累啊!放我下来!”

    孟漓禾心跳加速的说着,不管经历了多少次,她都无法抵挡这男人公主抱的杀伤力。

    宇文澈却没有把她放下,而是看了看路坚定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待会儿还有事情,不能再过多浪费体力。”

    孟漓禾脸上一红,为什么她觉得这话说的这么暧昧呢?

    而且宇文澈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好像已经不是林间了,这是去城里?

    孟漓禾忽然心里一惊,这家伙不会是要带自己去开房吧!

    要不然为什么节省体力啊!

    “澈,你要带我去哪儿?”孟漓禾弱弱的试探着。

    “到了就知道了。”宇文澈嘴角一歪,很神秘。

    还学会卖关子了?肯定有什么阴谋!

    孟漓禾转着眼珠想着。

    “为什么需要体力呀,太阳都要下山了,我们难道不要回府吗?”孟漓禾继续试探着。

    听她这么问,宇文澈就好像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摇摇头,温柔的看向她:“今天对我们来说,日子很特殊,我不打算带你回府了,我们今晚在外面过夜。”

    他可是为了这个日子准备了许久,而且特意和父皇告了假,也是为了今天。

    孟漓禾却吓得抖了抖。

    日子特殊,在外面过夜?

    对于情侣而言,尤其是他们这种阶段,还能有什么日子比较特殊的?

    而且再加上要在外面过夜!

    这根本就和她想的完全一致吧!

    孟漓禾嘴角抽搐的说道:“要不还是回去吧,说不定母妃还在府里等着我们。”

    “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告诉母妃先行休息了。”宇文澈安抚道。

    孟漓禾顿觉有些绝望,敢情这家伙图谋已久啊!

    是不是昨晚没得逞,然后今天就闹出这么一出啊!

    孟漓禾越想越紧张:“既……既然需要体力,那你……是不是也需要,那还是赶紧放我下来吧!”

    孟漓禾决定,等他放自己下来就跑!十分勇敢!

    “无妨。”宇文澈这次不仅没放手,反而还抱的更加紧了些,“我就算是这样抱你一夜也没有问题。”

    孟漓禾更加瞪大眼,抱她一夜?

    这个回答已经很明显了吧?

    孟漓禾这次再也不疑有他,忿忿的想,宇文澈,真的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宇文澈!

    “快放我下来!”孟漓禾挣扎道,“谁要让你抱一夜啊,我才刚刚和你谈恋爱好吗?你的进展会不会太快了点儿?”

    宇文澈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在自己怀里疯狂挣扎起来,半响,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忍不住将她直接放到一旁的草堆上,自己也跟着趴下笑起来。

    他真的觉得,每天能和这个女人在一起是这辈子最快乐的事。

    因为他这两日加起来的笑,比他前面二十几年的笑都多。

    “你笑什么啊?”孟漓禾气恼的捶他两拳,而且你笑就笑吧,为什么把她放到草堆上自己还压上来笑啊!

    难道被她挣扎的想就地对她怎样?

    孟漓禾越想越惊恐,她不是不喜欢宇文澈,但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好吗?

    而且第一次就在野外,她的小心脏绝对受不了!

    孟漓禾一边捶他一边妄图从他的身子底下跑出来。

    甚至还故意恶狠狠地威胁道:“宇文澈,我和你讲,小心我催眠你哦!不要以为我喜欢你就会随便献身!”

    说着还真得手忙脚乱的准备掏出铜铃来。

    然而手还没碰到另一个袖子,却觉两只胳膊被宇文澈忽然一压。

    想要挣扎,却是纹丝都不能动。

    孟漓禾这下真的害怕了,然而刚想说话,就听宇文澈在头顶上,闷闷的说:“小雨,你如果再这样动下去,我恐怕真的不确定要做什么了。”